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维斯特蓝图I皇朝复辟 > 第一卷 > 第三章 黑衣人
第三章 黑衣人



更新日期:2013-08-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年后,王历1925年,暗黑系暗黑联合学院内,時中雨。
 
警报被拉响。
 
“给我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
 
一时间,一群人都在围追着一个身穿黑色斗篷的神秘人。
 
片刻,院长伊垣和事务长麟渊从房间里走出来,伊垣指着在学校里狂奔的一群人问,“他们这是在做什么?那个人是什么谁?”
 
麟渊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搖搖頭,随后就有一名警卫莽莽撞撞地冲过来喊道,“院长!院长!”
 
伊垣问,“发生什么事了?”
 
“院长,事务长,刚才我校区突然有人闯了进来,我们已经出动所有的警卫,目前警卫们都在追捕他。”
 
话音刚落,蓬衣人突然间不慎跌倒在地,众人随即将他包围起来。
 
“下雨天路滑,小心点看路,在这种时候出糗,可不是一件好事。”伊垣缓缓走下台阶,麟渊紧随其后。
 
两名警卫将蓬衣人压到他们的面前,他一直把头埋得低低的,麟渊立马冲到伊垣的身前,“校长!警防有诈!”
 
伊垣示意他让开,他自己便朝蓬衣人走去,“你把头抬起来。”
 
蓬衣人却一直低头不语,麟渊激动地又重复了一遍伊垣的话,“院长叫你把头抬起来!”
 
伊垣制止住麟渊,他打量了一眼蓬衣人身上的服饰,“你是中元会的人?”
 
周围的人都一片吃惊,“中元会!?”
 
中元会是宇宙间最神秘、规模最庞大的一个组织,其暗势力广布各系各地,黑底白藤图纹斗篷是组织的象征,其成员神出鬼没。中元会设有四大分会,四大分会的杀手冷血无情,他们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一切手段去完成任务。最诡异的是,他们不费吹灰之力便可获悉各政府、组织及集团内部的重要机密,但中元会上下又不稀世事,除非任务涉及会长及成员兴趣,会长拨令,否则他们绝不会出动手下的人。
 
总之,在维斯特星区里,中元会就是神秘的代言词。
 
蓬衣人忽然间抬头看向伊垣,他的眼神实在让人看不透当中的用意。
 
“这……”伊垣和麟渊内心都是猛地一惊,他们互相对视了几秒。
 
这眼神,好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但仔细一看却又好陌生,这当中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却又使他们不禁地蹙眉。
 
伊垣让警卫们全都退下,他自己又上前一步问,“你,究竟是何人?”
 
蓬衣人微微一笑,“我是……”刚说出两字他便拔腿就跑。
 
麟渊一下子就着急了,“站住!”
 
情急之下,麟渊转手一挥,就把蓬衣人击倒在地。
 
众人随即又将他包围起来,他捂住背后吐了口鲜血,伊垣和麟渊见此加快脚步赶上来,麟渊一见此状,就被惊住了,“你不会魔法!?中元会的人怎么可能不会魔法!?”
 
蓬衣人趴在地上,气宇低落地抱怨道,“我好不容易逃出来,没想到又被你们抓住。”
 
伊垣隐约听到他这句话,便问,“逃出来?你是从哪逃出来的?”
 
他毫无生气地回答,“中元会,总部。”
 
麟渊听到他的话就怒了,“中元会!?你别在这里给我瞎扯了,你以为那是你能够进去的地方吗?光是进去就已经难上加难了,更不用谈从那逃出来!还总部,门槛都来不及看见,你就已经被打趴下了!”
 
“我说的是真的,我从小就被他们软禁,不能出总部半步。最近我乔装成他们的成员,混入队伍逃了出来。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所以不小心误闯进来。”
 
伊垣问,“你叫什么名字?”
 
“袭影。”他回答道。
 
“袭影?”伊垣斟酌了片刻,便继续问,“你从小就被他们抓走?”
 
袭影点点头。
 
伊垣缓缓扶起袭影,待他站稳,伊垣摘下他的斗篷帽,他的容貌完全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风雨之中,墨黑色的长发正未绾未系地披散在身后,光滑顺垂的就如同小溪流水一般。他的肌肤白皙胜雪,微微散发着银白莹光一般。薄薄的嘴唇与那高挺的鼻梁,完完全全的巧夺天工恰到好处。他双唇微抿,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他长着一双清澈明亮,还透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乍眼看去的那一瞬间,他的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皇者的气息。
 
当场所有人看到他的容貌时,全都惊住了,或许是因为他那俊美盖世的容颜,又或许是因为……
 
“像,真像。”伊垣轻抚着他的脸,手不停地在颤抖。
 
“您这是?”袭影汗颜!
 
“校长!这小子绝不可能是他!你要知道我们早已确定他的死讯……”
 
伊垣没有多去理会他,他现在正全身心地投入眼前的这个来历不明的男子,他激动的险些说不出话来,“你,你……”他迅速地解下袭影身上所披斗篷上的纽扣。
 
“您,这……”袭影不明白他的用意,身上直冒冷汗。
 
周围的人看着也纳闷。
 
伊垣解下袭影身上的斗篷衣递给身旁的人,如今他的身上只剩一件单薄的内衣,紧接着他又将藏在袭影衣内的黑曜石项链挂至衣外,周围的气氛可就变得更加紧张了。
 
伊垣不断地小声念叨着,“帝青黑曜石……”
 
麟渊见此也愣住了,“黑曜石多得去了,这个未必就是黑暗族的那块啊?”
 
“是不是那也要我验过才知道!你别插嘴!所有人听我命令,退后十步。”伊垣示意让众人向后退,在学校周围上空设下结界,屏蔽内外物质能量的交替,众人倒退后,他便指着黑曜石念出一道咒语,“紫槐之意念,黑暗主入嵌,黑曜石光现,尽显吾所前。”
 
稍后黑曜石便散发出一道道黯淡诡异的紫光,就在所有人为之惊乍的时候,袭影突然捂住脑袋,站也站不稳,近乎跌倒。
 
伊垣连忙上前扶住他,“你怎么了?”
 
“疼,疼得厉害。”此时他的语气就像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孩一样,惹人疼爱,“好多,好多零零碎碎的画面,袭影,从来,从来就没有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我解除了这帝青黑曜石上的封印,我先抵住你的感官,这石头是有灵性的,快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袭影感觉身上的疼痛感是少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令一种感觉,麻,麻得很,他紧闭双眼,将自己看到的一切一一地叙述给这个老头子听,“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相遇,然后像是在婚堂,可又有点不像。”
 
“那应该便是帝后与龙帝的婚礼,你继续说,不要停。”听到这里,伊垣明白这黑曜石是在阐述它前主人——紫槐的记忆。
 
“然后女人生下了一个小孩,有许多两个孩童打闹的场景,有两个男人在打斗,其中一个男人输了,女人抱住一个男孩在哭,之后男孩被带走了,接着有个男人闯进来,带走了女人……”说到这里袭影的脸色都变了,看样子他应该是说完了,可却迟迟不肯睁眼。
 
麟渊冲到他身旁,对着他一阵狂吼,“那个男孩呢!?那个男孩后来在哪!?”
 
袭影先是摇摇头,可随后又犹豫不决地说,“我只看见他好像站在一个地方,四周有很多很多的难民在奔跑,之后就没了画面。”
 
麟渊狠狠地叹了口气,抱怨,“我都说了不应该抱有希望!”可他抬头一看伊渊,他正死死地盯着袭影,“你呀,就别看了,他不可能是他!他可是连一个小小的魔法都不会!”
 
伊垣意味深重地看了眼麟渊,从他刚才触碰袭影的那一刹那开始,他就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并非羽尊,可是不知为何,此时他的心中竟流露出一丝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