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维斯特蓝图I皇朝复辟 > 第一卷 > 第一章 红色瞳孔
第一章 红色瞳孔



更新日期:2013-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小时候,你是那么的爱我。
 
小时候,你却那般的对我。
 
你剥夺了我爱的权益,所有恨的灵感仿佛都来自于你。
 
过去将来,我都会用世俗的眼光看你,只应你在乎的仅是富贵和权力。
 
痛苦和懦弱的得失,早已在内心刻划窒息。
 
---------------------------------------------------------------------------------------------------------
 
宇宙广阔无比,我们难以涉及其边际。地球,人类的家园,是目前我们得知的唯一一个有生命体存在的星球。
 
然而,其实我们并不孤单。
 
宇宙的另一极端,生活着一个高等的种族——龙族,这个种族统治星区千百年。
 
维斯特星区,一个恐怕人类永远都无法涉足的星系领域。
 
元历4517年6月12日(即王历0001年6月12日),龙族皇室建立那威王朝,龙帝为王朝最高统治者,定都龙台迪拜。这整个星区的千百个星系都是王朝的疆域范围。
 
千百年以来,龙族一直统治着维斯特星区,歌舞升平、河清海晏。王朝最后一任龙帝在位期间,各族和睦不已,黑暗族已闭关自守百年,现仍与外隔绝。
 
一日黑暗天皇之女紫槐与龙帝巧遇,数月后紫槐被立为那威王朝帝后。女儿被立后,这反倒勾起了黑暗天皇称霸宇宙的野心,他计划推翻龙族在宇宙的统治,建立傀儡政府。
 
王历1912年6月12日,王朝庆典当天,紫槐之兄傺(chi4)弑(shi4)杀害龙帝,那威王朝随即灭亡。次日,傺弑建立圣迪拉王系,由傀儡西泰担任王系首任首席,黑暗族幕后操纵政局。
 
王朝灭亡当晚,那威龙特系龙台迪拜星,龙族皇室宫殿内。
 
一个身着华丽礼服的女人抱着一个孩童坐在床的一边,突然间有人闯了进来,紫槐立马站了起来。
 
麟渊跪倒在地上,绝望透顶地说道,“帝后陛下,龙帝惨遭傺弑毒手,现今已逝,王朝朝不保夕,我族族人命运堪忧,恐怕难以保全,还请陛下尽快裁决。”
 
紫槐听完他惊慌的话语之后紧紧地抱住孩子,神情显得很恍惚,“皇儿,怎么办啊……”
 
她痛苦地流泪。
 
“陛下,时间不多了,您还是和储皇殿下一起离开这里吧,否则他一到来后果不堪设想。”麟渊深沉地感叹道。
 
“麟,你去后园准备好飞船,在他来之前我们一定要把羽安全地送走。”紫槐蹲下身子替羽拭干脸上的泪水,接着继续说,“这孩子是我们龙族唯一的希望,我希望你以后可以替我好好地照顾他。”
 
麟渊震惊地看着她,“可是陛下您不是应该和我们一起走吗?如果您一个人留下来那是会很危险的。”
 
“我知道,可是我不能做一个逃兵,而羽是我们皇家、整个龙族仅剩的希望,他绝对不能有任何的意外。”说着说着她的泪水便止不住了,她取下自己脖子上那串耀黑的宝石项链,将它挂在羽的脖子上。
 
离别之即,羽紧抓着紫槐的手不放,她狠狠地掰开羽的手,任由他在自己的手上留下一道道血痕,麟渊抱着他渐渐远离,他不断地回头,在他那红色的眸子里,似乎透露着一丝悲哀与苍凉。
 
见搭载着羽的飞船缓缓地起航飞离了,紫槐也总算松了一口气,“孩子,原谅妈妈,我是为你好啊。”
 
*-*-*-*-*-*-*-*-*-*-*-*-*-*-*-*-*分界线*-*-*-*-*-*-*-*-*-*-*-*-*-*-*-*-*-*
 
没过多久,又有一群人闯了进来。
 
紫槐被人狠狠地推倒在地上,根本无力反抗,她发自内心地冲着眼前的男人冷笑,“呵呵,你以为你现在夺得的一切会永远属于你吗?”
 
“你应该知道吧?我美丽动人的妹妹。你的预言能力,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傺(chi4)弑(shi4)轻轻地托起她那张美艳绝伦的脸。
 
“我不知道!但我希望不会!永远都不会!”紫槐奋力甩开傺弑的手,自己慢慢地爬起来。
 
“妹妹。”傺弑缓缓转过身,心不在焉地问道,“为什么你总要否认我呢?”
 
“因为你不配!”紫槐睁大双眼瞪着他,她冲着在场的所有人吼出那句如同咒语般的语句,“你们的罪孽永远无法抹去!叛者的灵魂永远无法得到龙帝的宽恕,你们就带着你们的罪恶下地狱去吧!”
 
“你!”傺弑气愤地瞪大了双眼,正当他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似乎透过窗户看见了一个人,紧接着他又发出一阵冷笑,“龙帝?恐怕他连他最应该守护的东西都守护不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以为靠你的力量能够与龙族对抗吗?龙族几千年的基业,岂是你说毁就能毁的?”紫槐欲哭无泪。
 
“你以为呢?总之很快,这里就会变成一片废墟,而龙族的所有人,他们就连想屈居于我脚下的机会恐怕也没有了,他们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而你们所谓的龙帝陛下是如此的英勇善战,最后还不是惨死在我的手里?至于羽尊那小子,妹妹你就不必担心了,我已经抓住他了。”停顿了片刻,看着紫槐那张怎么都不肯相信的脸,傺弑冷冷地继续说道,“如果你还想再见到他的话,那你最好不要再反抗,反正这场联姻本来就是为了我们黑暗族称霸宇宙的大业。而你,根本就不应该对这里的人动情。所以你还是乖乖的跟着我们回去吧,否则我就让羽尊这个小子永远地消失。”说完他便拿出羽尊随身携带的玉印扔在地上。
 
她看着地上的玉印一直发着抖,他克制不住内心的情绪,冲着傺弑破口大骂,“羽可是你的亲侄子!你不能这样对他!你这个千古的罪人!为什么!!?他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舅舅!!?我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哥哥!!?”
 
随即,傺弑把她带上战舰,战舰飞速地驶离了这颗星球。
 
舰内时不时的传来一阵冰冰冷的声音,“库卡迪龙战舰已待命。”
 
“奉黑暗天皇之命,库卡迪龙战舰预备,摧毁龙台迪拜星。”傺弑说完就转身离去。他说得毫无保留,毫无情意可言。
 
与此同时,龙台迪拜星,羽尊仍站在地上。四周乱民慌乱的奔走,被熊熊大火包围的建筑,他就站在这中间望着那远远离去的战舰。他没有哭泣,没有恐惧,也没有惊慌,这一世的他只配拥有一件东西——仇恨。
 
挂在羽尊脖子上的那串黑曜石开始隐隐发光。
 
顿时间,“你不配摧毁这颗星球。”这句发自地心深处的咆哮充斥着整个大地。
 
随后整个星球便开始出现异样。
 
“羽啊,你可不能怨我啊,要怨就只能怨你自己的运气不够好,出生在这颗星球,出身在这个家族里。你就原谅我吧。”傺弑看着那片依稀的星光哀叹道。
 
“羽尊好像不在我们的战舰上吧,您为什么要编这个谎言救走她?如果让帝青王知道的话他可能会不高兴的。”傺弑的身后传来一阵低沉声音。
 
“他不高兴那也是他的事,我现在在乎的是我的良心。毕竟她是我的妹妹,同时也父王唯一的女儿,我们黑暗一族实在亏欠她太多了。”傺弑遥望着离自己愈来愈远的废墟。
 
事情过后,傺弑走进紫槐的房间,原本只是想看看她,却意外地发现她脖子上像是少了点什么,于是他开口问,“妹妹,你的黑曜石呢?”
 
紫槐看也不看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傺弑在房间里不停地打转,久久才恍然大悟,他指着紫槐说,“你是不是把黑曜石给了羽尊那小子!?”
 
紫槐默而不语,这下傺弑是可以肯定他自己的想法了,他无法克制心中的怒火,“你!你知不知道那块黑曜石对我们黑暗族而言有多么重要!你啊!”
 
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看来那块黑曜石也早已随着龙族和龙台迪拜星一起消亡殆尽了。傺弑的脑袋都快被气炸了,他无奈地离开房间。
 
剩下紫槐独自一个人看着窗外的苦景,心都操碎了一般。
 
爆炸的余光慢慢地消逝,而恨的乏味从此孕生。此生,只为有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