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叶落,碎了一地忧伤 > 第一卷 > 【43】是否把世界想的太美
【43】是否把世界想的太美



更新日期:2013-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切安排妥当,凌旭走出酒店的大门,她觉得自己该到处走走,呼吸下久违的新鲜空气,欣赏下大城市的风景。街上车来车往,比起自己居住的小城车流要多了几倍。她站在人行道旁的一棵树下,望着这靓丽风景,又一次想起了叶飞。如果当初叶飞没有去W市,如果他不是为了给自己买礼物,如果他没有匆匆穿越马路,也许此刻的他们正幸福的如神仙眷侣似得。如果,这世上有如果该多好。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从前方传了过来。循着声音她看到一辆车撞飞了一个横穿马路的行人。鲜血溅的一地都是残红,这样的情景是否和多年前的情景相似呢?她仿佛看到躺在地上的那个人是多年前的叶飞。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又是个鲜活的生命转瞬消失了,而且消失的那么彻底。或许生活就是这样,每天上演着悲欢离合的戏码,这就是所谓的酸甜苦乐的人生。
  
  凌旭毫无目的的顺着人行道前行,她觉得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那么多匆忙而去的身影是那么的冷漠,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每个人像带着一副面具似得。给这个繁华的大都市添了一份无奈和凄冷。
  
  四月的风还是有点凉,吹到脸上有刀割般的疼痛。凌旭一路走走停停,她不敢乱走,怕会迷失了方向,找不到回酒店的归途。前方不远处是个公园,她走了进去,公园中的桃花开的正艳,榆叶梅开的满树都是,随风摇曳着,展现着它的笑颜,那些嫩绿的小草也是生机勃勃的。春天无处不在啊。凌旭找个石凳,随意坐了下来。春天蔓延的绿色一直融进她心底,染在她那双渴求春天的眼眸中。
  
  “姑娘好像有心事啊!”一个陌生的声音飘入耳膜,冷不防吓了凌旭一跳。
  “没有什么心事的。”凌旭朝那个声音望过去,迎着的是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多岁的一个优雅的男人的脸孔。
  “我看你心神不定,眼神忧郁,是不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了?”男人一脸的真诚。
  “没什么,只是心情不太好罢了。谢谢你的关心。”凌旭为陌生人的关心而深深的感动着,还是好人多啊。
  “如果有什么难处也许我可以帮你的。当然如果你相信我的话。”男人看着毫无戒备的凌旭。
  “我们都不认识,你为什么愿意帮我?”凌旭心生一丝疑虑。
  “姑娘,难道人与人之间必须要设防吗?也许几分钟前我们不相识,现在我们不是认识了吗?自我介绍下,我叫李涯,是一名警察。今天休息,就顺便到公园走走,然后就看到了你。也许因为职业的习惯,我判断你一定有心事。所以才问你。”男子说话语气有几分的笃定,加上他说自己是警察,让凌旭心中顿时解除了疑虑。
  “谢谢你,警察同志,知道吗?我一生最崇拜警察了。这个神圣的职业是我曾经向往的,可惜自己与这个职业无缘分。”凌旭淡淡的笑了下,为突然对这个男人不安好心的怀疑。
  “姑娘,你笑起来很好看,你看就连公园的花都害羞的飘落了。”男人笑了下,“如果有困难可以说下吗?帮你是一个警察的责任,也是每个普通人应有的良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凌旭。不是本市人,我想找份工作,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工作适合我。”凌旭对这个自称警察的男人彻底失去了防备。
  “哦。”男人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凌旭,那么你以前做过什么工作吗?或者说有过工作的经验吗?”
  “没有,我以前什么也没做过,所以有些担心自己找不到工作。”凌旭一脸的忧愁。
  “你没工作的经验,确实有些困难,不过,我应该可以帮你的。我有个亲戚是开饭店的,生意特别的好,最近刚好要招服务员。你这么漂亮,也许很合适的。”
  “可是我没做过,我担心自己笨,做不好。”凌旭有些犹豫。
  “姑娘,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开端的,我看你是个聪明的女子,我相信你能做好的。”男人对自己的肯定让凌旭的心中充满了感动。没想到刚来W市就遇到个这样好的人。都说外面的世界中坏人到处都是,看来都是一些传言罢了,现实生活中美好的一面还是大于阴暗的一面的,
  “那就谢谢你了,不知我何时能去饭店上班呢?”凌旭有点急了,为了尽快适应外面的生活,为了能够自食其力摆脱对子鹤的依靠。
  “这样吧,你稍等,我打个电话问下。”男子边说边起身拨起电话。
  凌旭看着他踱着方步边说边走动到远处的一棵树下。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男子走到凌旭身边。
  “今天就可以过去的,他们生意太好了,急需服务员。如果你觉得可以我现在就带你过去如何?”男子脸上看不出是什么样的神情,他眼中的真诚让凌旭感动的一塌糊涂。
  “我住在不远处酒店,不过还没来及享受星级酒店待遇,就要走了,还真有点不舍。不过没关系,工作重要。”凌旭有点失落。
  “你住在星级酒店?”男子微微有些吃惊,他打量着这个一脸稚嫩的女子。凭自己的感觉这是个不谙世事,不曾涉足人生的女子。男子诡异的笑了下,在阳光灿烂的天空下,似乎有些阴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