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48、大年的恋爱
48、大年的恋爱



更新日期:2013-04-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叶冰夏初六才回来。
 
而那一天,正好也是培训班开课的日子。
 
上午十点的时候,她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教室门口。

顾不上和我们说话,她就开始了给学生们的代课。
 
五十六个学生,就像五十六根鞭子,抽得我们几个人,就像陀螺那样,一刻不停地转着。
 
直到寒假班结束的那天,我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卢晓鹤又要继续忙着她的恋爱了。
 
而寒假班的那五十六个学生,走了九个,还剩下四十五个。
 
四十五个学生,再加上每周一期都的报纸,这工作量之大,已非是我们三个所能承受。
 
于是,在和叶冰夏、黄钧商量之后,我去人才市场,发布了一个招聘启事。又到我们本市最大的一个论坛——宁溪家园,发了个招人的帖子。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接到了六七个电话。
 
经过筛选和考核,我们留下了两个人。
 
一个戴着眼镜,说话声音不大,看着很腼腆的男孩子,叫崔冶良,还有一个脸上散散点点,很多小雀斑,但是,笑起来的时候,就会露出两个可爱小酒窝的女孩子,叫徐悠悠。
 
他们两个,都是宁溪人。
 
崔冶良的家,在宁栾区,而徐悠悠,则是市区,也就是兰溪区,而她家距离我们培训班,也就四五里路程。
 
于是,黄钧便主动提出,让崔冶良,和他一块住就是了。
 
我们就去家具城,又买回了一个小床,放在黄钧租住的,那一室一厅的房子里。
 
而这样一来,也极大地方便了我们的工作。
 
因为吃住在一块,所以哪儿要是有不懂的话,崔冶良就可以直接找黄钧询问了。
 
五个人的工作,自然比三个人时,要轻松很多。
 
我也有足够的精力和时间,放在每周一期的报纸上了。
 
时间,就这样不紧不慢地又过了几个月。
 
冬去春来,又接着,进入了炎热的夏天。
 
而在我看来,我们的发展,自从开始办报纸之后,自从突破了那二十六个人的瓶颈之后,就一直都顺风顺水。
 
每天开课的时候,楼上、楼下,满满地都是学生。
 
我们的收费,则一直都没有变过。
 
除了暑假班、寒假班,每人每天三十元之外,平时都是每人每天十五元。
 
这样的收费,比起新世纪、领航者,动辄一个月就要两三千来说,委实是少。
 
然而,我们的教学质量,却并不比他们差。
 
我们一样的尽职尽责,一样的倾心倾力。
 
五月份,我们迎来了第五十个来补习上课的学生。
 
而我也开始考虑,什么时候,我们再找个更大点的地方搬过去,或者是再开个分校。
 
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已经不是招生的问题了,而是,学生挤满了,搁不下了,该怎么办。
 
正当我考虑搬迁和分校的时候,培训班里发生了一件事。
 
一件让我们每个人,都感觉既不可思议,又麻烦棘手的事。
 
确切的说,还不是什么大事。
 
年年有余中的大年,有一天晚上,突然和卓文裕在课间时,打了起来。
 
然后,就有学生,跑到一楼,告诉了我。
 
而当时,我、黄钧、叶冰夏、崔冶良、徐悠悠,正在楼下说话。
 
等我们跑到二楼时,他们两个已经打的是难舍难分了。
 
卓文裕一只手紧紧地卡住李庆有的脖子,另一只手抡起拳头,狠狠地砸在李庆有脸上。
 
李庆有的嘴角被打出了血,而卓文裕脸上也挂了彩。
 
小年李庆余,则死死地抱住了卓文裕的腰,想把他拽倒在地。可无奈他年龄小,力气也小,任他怎么拉拽,都不能把卓文裕从李庆有身上拖下来。
 
屋子里,狼藉一片。
 
到处是扔的课本和文具。
 
旁边角落里,还有几个受到惊吓、惶恐不安的女生。
 
我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去,一把拽住卓文裕的胳膊,把他从李庆有身上,拽了起来。
 
“怎么回事?”我大声地呵斥道。
 
卓文裕没有看我,只是紧紧地咬着牙,恶狠狠地瞪着地上的李庆有。
 
叶冰夏和黄钧,则赶紧扶起地上的李庆有,帮他整理衣服,拍打身上的灰尘。
 
而崔冶良和徐悠悠,也开始帮着,捡起地上散乱的课本,并把桌椅板凳摆好。
 
然而,卓文裕和李庆有两个人,却始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纵使是我把卓文裕,从二楼带到一楼,又带到培训教室门外,他也只是低着头,一声不吭。
 
我让崔冶良和徐悠悠他们继续代课,又让黄钧叶冰夏看着李庆有,自己则单独和卓文裕呆在一起。
 
我想从卓文裕身上找到突破点,解开这所有一切的谜底。
 
在我和卓文裕,围着兰溪小学,前前后后转了有四五圈时,他终于说话了。
 
“唐哥,对不起,今天我又给你惹麻烦了,”卓文裕说的很诚恳,“事情是这样的。”
 
接着,他向我一点点地解释说明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我才明白过来,原来两个人打架的原因,竟然是因为,那个叫瞿彩霞的女孩子。
 
也就是那个一年前,曾经以全年级第二名的好成绩,考入宁溪一中的女孩子。
 
大年李庆有,竟然和她谈恋爱了。
 
而卓文裕则因为在课间,不小心把钢笔墨水,甩到了瞿彩霞的身上。
 
瞿彩霞就说了他一句。
 
他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
 
李庆有便觉得瞿彩霞受了欺负,帮瞿彩霞说话了。
 
这时,卓文裕便说了这么一句,“别以为我上个星期天下午,没看见你们两个,拉着手在街上逛”。
 
这一下子,可把李庆有惹火了。
 
接着,两个人就厮打了起来。
 
也就是我们到楼上时,所看到的那一幕。
 
我这才知道,李庆有和瞿彩霞,这两个在我们培训班补习了一年多课程的孩子,竟然瞒着我们所有人,偷偷恋爱了。
 
自然,他们两个人的家长,肯定不知道这件事。
 
怎么解决,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放学之后,我把叶冰夏、黄钧、崔冶良、徐悠悠都留下来,商量对策。
 
早恋让人分散精力,使得成绩下滑。
 
这一点,从学生时代起,我们每个人就都知道。
 
因为在我们上学的时候,老师就曾不止一次地跟我们耳提面命,分析早恋的种种危害。
 
可为什么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还有那么多的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而想到这种事情,竟发生在我们培训班,这更是让人觉得抓狂。
 
因为培训班,本来是提高成绩的地方,现在却成了牵线搭桥,促成学生早恋的平台。
 
这自然是每个人都不想看到的。
   
    又该怎么解决呢?
 
是堵还是疏?
 
又该怎么去堵,怎么去疏呢?
 
我们讨论了很长时间,而讨论的结果,就是他们四个把整个事情都交给了我,由我,去找瞿彩霞和李庆有两个人,来一次单独地谈话。
 
谈什么?怎么谈?
 
整个晚上,我一直都在思考。
 
我又想起了朱萱的故事。
 
我才彻底地明白,为什么当时自己上学的时候,老师一而再,再而三的苦口婆心地跟我们强调,上学期间,不准谈恋爱。
 
因为,对于我们几乎每个人来说,考大学,是唯一的出路。
 
而要想考一所好大学,就需要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学习上。自然,也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谈恋爱。
 
这样浅显的道理,每个人都知道。
 
然而,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
 
就像是很多年后,我才懂得,什么叫“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什么叫“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什么又叫“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而阿Q、孔乙己、祥林嫂、华老栓这些人,为什么又成就了永远的鲁迅,而直到今天,我们还在怀念他。
 
也许,很多事情,只有我们经历过后,蓦然回首,才会发现,原来,最伟大不朽的,就是那些最浅显,却又最有用的道理,而那些,也是妇孺皆知,四海皆准的道理。
   
第二天课间,我先把瞿彩霞喊了出来。
 
我没有提前一天晚上,打架的事情,而是告诉了她这么一番话。
 
“可能,我说的很多话,你一时还理解不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记住它。这样,以后哪一天,可能你就会忽然明白过来。而那一天,也就是你成长的一天。
 
我们很多人,都对现在的教育不满,觉得埋没了人才。他们说,应该推行素质教育,而不是应试教育。曾经,我也这么认为。可是现在,我改变了观念,觉得现在的应试教育,就是最合情合理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我们国家有十几亿的人,如果,人人都素质教育,上哪找那么多的老师?上哪又找那么多的学校?谁又敢说,自主招生,就一定公平公正?就不会有人徇私枉法?应试教育,有它的缺点、弊端,但是,谁都不可否认它的公平公正。因为,我们没法选择自己的出身和父母,但是,如果我们好好学习,考上了好的大学,就一定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说考大学没用的,那是因为,你考的都是些二流三流的大学,而你在这样的大学里,每天还无所事事,浪费时间。四年下来,你学不到任何东西,当然,大学就白上了,也就没用了。每个人的主动权,都在自己的手里,如何取舍,都是自己的事情。
 
这也是我曾经用了很长时间,去思考的一个问题。为什么,有的人,建功立业,声名煊赫,有的人,忙忙碌碌,平庸一生。原来,只是因为,他们把除去吃饭、睡觉的这些时间,都用在哪儿?别人刻苦用功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别人学习努力的时候,你又在做什么?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就这样,一点点地渐渐拉大。
 
不要觉得,你现在还小,你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支配,可以浪费,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因为,你今天的一举一动,哪怕一个微不足道的细小念头,也会影响你的明天,影响你的未来。当你习惯了生活安逸,你就会懒惰,就会散漫。而当你习惯了物质享受,你就会颓败,就会堕落。
 
而这,最终决定了你这个人,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一个人,要想成功,要想有个光辉灿烂的人生,那么,他就必须得抵得住这大千世界,各式各样的诱惑。而也许,你会说,我不需要这样的人生,我只需要平平淡淡,过完这一辈子就行了。那么,在这儿,我真的无话可说。因为,任何人的人生,都是自己选择的。别人只能建议,不能干涉。
 
平平淡淡的人生,也很好。风平浪静,没有涟漪。只是,我不喜欢这样的人生,更不愿意自己,也这样活完一生。尽管有人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怎么活都是一辈子,都是那百儿八十年。可是,有追求,有梦想的人生,追求时的酸甜苦辣,成功后的激动喜悦,是习惯了平平淡淡,安逸生活的人,所感受不到的。
 
今天,我不会跟你说,现在你应该好好学习,像一些浪费时间,耽误学习的事情,应该等到后来考入了大学,时间充裕了再说。而是告诉你一句,曾经我朋友告诉我的,‘生命脆弱、短暂,而且,只有一次,不要让那些看上去很美的东西,欺骗了自己’。
 
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很多的话,不需要我点破,你就能明白。最后,我还想跟你说的是,我自己的一个观点。我一直觉得,我们每个人,活在这个世上,都有一份自己的使命。可能每个人的使命,有大有小,但是,如何把它圆满完成,却是我们每个人应该做的。
 
有的人,使命很大,经过不懈地努力,他最终完成了,有的人,使命很小,他就对这份使命,不屑一顾,认为像自己这么聪明,还这不是小事一桩吗?然后,就到处玩乐,享受生活。可是,到最后,等到他准备拿出时间,去完成自己那份使命,才发现,尽管它看起来很小,自己却已经是力不从心了,这也就是龟兔赛跑那个故事。
 
所以,无论你的使命,是大还是小,无论你的头脑,是聪明还是鲁钝,都不要大意,不要松懈,你必须,全身心的完成它,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的完成它,因为这样,你的人生,才会是了然无憾,也才会是完整圆满。”
 
当我把这些,跟瞿彩霞说完,又跟李庆有说完之后,我就没有再去过问他们的事情。
 
后来,快放暑假的时候,他们两个人,一人送了我一张成绩单,我看到那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瞿彩霞,全班第二,全年级第十。李庆有,全班第六,全年级第三十一。
 
而我所记得的是,当初,他们刚刚考入宁溪一中的时候,一个是全班第六,一个是全班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