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45、出奇制胜
45、出奇制胜



更新日期:2013-04-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忙碌的日子,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 一转眼,又是一个多月过去了。 我们的报纸,已经发行了六期。 而培训班的人数,也由最初的二十六个人,变成了现在的三十七个人。 天开始变冷了。 我和黄钧商量后,决定这个冬天,不再用小太阳取暖了,而是改成空调取暖。 于是,我们去买回了两个空调。 这样一来,整个教室里,从早到晚都是暖烘烘的。 家长们自然也就都放心了。 三十七个人的培训班,让我们带起来,明显地能感觉吃力不少。 我开始考虑,要不要去人才市场,招两个老师过来。 和黄钧、叶冰夏讨论了一番后,我们决定,还是先熬完这一阵子,等寒假班都办完了,也就是春节之后,再去招人。 而经过这几乎一年的时间,我们已经攒下了八万块钱。 当然,这距离二十万的那个目标,还差太多。 不过,这已经让我相当满足了。 这一直以来,我和叶冰夏都没有拿工资。 而在年初,黄钧刚进来的时候,我们就说好了,这个培训班两年之后,再考虑股权分红这些事。 前两年,我们只有工资。 第一年,每人每月三千元,黄钧的是每月结账,我和叶冰夏的,则是年底结账。 第二年,在第一年结束时,根据具体的发展情况,再确定每月的工资。 这也就是说,到过年的时候,如果把我和叶冰夏的工资都取出来,加在一起的话,我们会有七万两千块钱。 如果用来还债的话,还完这七万,我们还要还十三万整。 如何尽快地还上这十三万,这就应该是我们下一年的目标了。 而黄钧的目标,则是如何尽快地还上剩余的那些房贷。 这些深深背负在我们身上的债务,房贷,虽然沉重不堪,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某些程度上来说,成了鞭策我们,每天奋斗打拼地最大动力。 当然,对于叶冰夏不要一分的工资,而是愿意把它们都拿出来,帮我还债这件事,我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很多时候,我都会有这样的感慨,如果没有遇到叶冰夏,又不认识黄钧,这个培训班,还会存在吗? 倘若办这个培训班,我用了百分之二百的心血和气力的话,他们两个人用的,也绝不会比我少。 这个培训班,寄托着我的希望和梦想,同样地,也寄托着他们两个人的希望和梦想。 私立小学,私立中学,私立大学,网络课堂,视频教学,这是我在最初办这个培训班时,给叶冰夏和黄钧描述过的。 教育一批人,改变一代人。 这是叶冰夏曾说过的。 我不觉得我们仅仅是办一个培训班,补习班,我觉得,我们做的,是和国家,和民族,未来命运息息相关的大事。 这是黄钧曾说过的。 而这,也是当初黄钧为什么痛下决心,一年之内,不练毛笔字了的原因。 他说,我觉得我的行为,玷污了我们的梦想,教书育人,应该是踏实本分,容不得半点虚假的。 虽然,现实逼迫着我们,只能注重成绩,只能专抓分数,可是,“物尽其用,人尽其能”和“因材施教”的理念,无时不刻,不在我的脑子里盘旋打转。 只是,现在,我们做不到。 那是我们永远追求的梦想。 虽然这个梦想,平时的时候,我们几乎从来不提起。 我们在一起讨论的话题,似乎永远都是,这个月招生了多少个人,学费是多少,哪个学生,哪一科,该重点补习一下,哪个学生,成绩进步了,哪个学生,又遇到了什么新问题。 寒假,在呼嚎怒吼的北风中,又一次来临。 而因为暑假班,我们别出心裁的宣传,效果很是显著。 所以,这次的寒假班,我们早早地就开始讨论,该用什么方式宣传。 “你们觉得,要不,咱们办一期彩版的报纸,用一个整版来宣传寒假班的招生,怎么样?”黄钧首先提议道。 “彩版的报纸?”我想了下,点点头,“这主意不错。不过,如果只是彩版的报纸,是不是有点太单薄了?我们能不能再增加点其他的宣传手段?嗯,还要像我们暑假班那样,出奇制胜,与众不同。” “嗯,是有点单一了,那再加点什么宣传手段呢?”黄钧说着,又陷入了沉思。 我瞅了眼身边的叶冰夏,她正拿着笔,在纸上飞快地演算着什么。 那是一堆看不懂的数字,这让我不禁略微皱了皱眉。 “我们要做个类似于新生手册的那种小册子吗?比如,寒假须知,告诉小学生,不要玩火啊,不要碰电啊,什么的。”黄钧又提议道。 “这个——”我顿了下。 这时,叶冰夏抬起头来了。 她朝我们两个晃了晃,手里的那份演算纸。 见我们两个愣了下,她呵呵笑起来,“我今天上午,突然就想到了一个很不错的宣传方案,但是不知道,可行不可行,刚刚我大致估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我这个方案的话,投入得需要可能得一万块钱吧。” “什么方案?”我好奇地看着叶冰夏。 黄钧也来了兴趣。 叶冰夏却并没有直接告诉我们答案,而是反问我们两个道,“你们说,那些大卖场,在春节的时候,会举行什么样的活动,宣传自己,吸引人气?” “这,他们会搭台唱歌,跳舞啊,”我脱口道。 叶冰夏点点头,又继续问道,“还有呢?” “还有?”我愣了愣。 “还有打折促销,”一旁的黄钧补充道。 “你们说得都对,但是我想,除此之外,应该还有摸奖、刮奖,转盘摇奖什么的吧?” 我不解地看着叶冰夏。 “如果咱们印三千份宣传单,嗯,就像平时的体育彩票那么大,在右下角,可以刮开。一等奖一个,送价值三千元的笔记本电脑,二等奖两个,送价值一千元的手机或数码相机,三等奖三个,送价值三百元的MP4或羽绒服,另外呢,还有十个特别奖,送十个免费的寒假班名额,只要拿着它,就可以来我们这儿,免费上课。” 说到这儿,叶冰夏停下来,她扫了我们一眼,又继续说道,“而假如,这十个免费名额中,有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过来,那么,他就可以把这个名额,转送别人,或者是来和我们兑换成现金。比如说,我们寒假班,两个周,十四天,一天三十,一共是四百二十块钱,他就可以过来和我们兑换八点八折的钱,四舍五入后,也就是三百九十七块钱。” 我张大了嘴。 而黄钧也是愣住了。 叶冰夏的这个想法确实很是大胆创新。 “虽然,这个方案需要不少的宣传费用,但是,我想,投入肯定和产出成正比。这样一来,我们的宣传资料,肯定会遭到家长们的欢迎和哄抢。而为什么我要特别奖十个名额,而且,还能和我们兑换现金呢?” 说着,叶冰夏顿了顿,“你们想想,假如有个学生一直在新世纪、领航者补习,可是现在,他忽然有个机会,来我们红帆船补习,他可能就会来尝试一下。结果呢,他发现,我们并不比新世纪、领航者差,可能接下来,他就有可能长期在这儿补习。” “那假如,那十个名额,都来兑换现金了呢?”我想了一下,问道。 “我倒觉得,这些拿到特别奖的人,与其来兑换,倒更有可能,是尝试着,把孩子送过来补习一下,看看效果怎么样。” “那我想知道,假如,这十个名额,就全部来兑换了,怎么办?”黄钧不依不饶地问道。 “那也没什么,即使我们损失了三千九百块钱,但是,我们口碑打出去了,我们的教育,是实实在在,不打一分钱折扣的。而不是像领航者、新世纪那样,虚高。” 黄钧不说话了,而是又一次思考起来。 “那你觉得,这对于其他交钱来补习的学生来说,是不是一种伤害?”我又问道。 “不,这就像是,一个家电大卖场,有人买冰箱的时候,刮奖得了个电视机,那么,其他本来要买电视机的人,就都不买了吗?你能说,这对于那些还要花钱买电视机的人,是一种伤害吗?有买电视机需求的人,还会继续买他的电视机。” “嗯,”我点了点头。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在宣传的时候,写上‘红帆船培训’成立一周年的纪念活动,这样,也显得刮奖这个环节,是名正言顺,其他来交了钱,来上课的那些人,即使没有得到特别名额,也不会有多少的心理落差?”黄钧看着我和叶冰夏,问道。 “对,对,对,这样我们就师出有名了,”叶冰夏连连点头。 忽然地,我就想到了,之前朱萱买景区门票,受骗的事。 我连忙问道,“要是有人造假怎么办?” “造假?造什么假?”黄钧愣了愣。 看他一脸茫然的样子,我就把之前朱萱被骗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黄钧点了点头,“嗯,这好办,我们在奖券的背面,加盖一个章。咱们公司不是有公章吗?盖一下就行了。” “是啊,这样就不会有人造假了。其实,我这个方案,也是今天上午,无意中想到朱萱,想到那所谓的抽奖门票,才产生的呢。” “嗬,”我笑起来,“那咱们要是这次宣传成功了,后来可得谢谢人家朱萱啊。” “好啊,咱们可以请她吃饭呢,”叶冰夏呵呵笑道。 听叶冰夏提到说请朱萱吃饭,我脑子里,“轰——”地一下子,又想起了曾经聚贤亭的那个晚上。 紧接着,我浑身上下都开始不自然起来。 索性的是,叶冰夏和黄钧没有留神到我,而是把注意力继续放在了这次的宣传方案上。 “那你说,我们就这样定下来了?咱们的宣传方案就是,彩版报纸,加奖券?”黄钧还是有点犹豫。 “我觉得这方案比较适合,你们想想,经过每周发报纸,兰溪小学的学生已经百分之百的都知道了我们这个培训班,可为什么,我们的人数还没有突破四十,五十呢?我想,可能暂时地,市场就这么大了,那么我们如果想要再接着发展,那怎么办呢?一是,继续把市场挖大,二是,从新世纪和领航者那儿抢回生源,”叶冰夏不徐不缓地说道。 “而你的所谓十个免费名额,也就是针对性地挖市场和抢生源,对吗?”黄钧又问道。 “对,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产品,都有试用装的原因。” “好的,我都明白了,你这个方案,我支持。不过,我们也得预算到它的风险啊。” “风险就是, 我们投入了一万多块钱,可是,寒假班却并没有多招来一个学生,那么,这个后果,我们能承担起吗?损失又是多大呢?如果寒假班只来一个学生,两个学生,那么,损失又是多少?”叶冰夏说着,把刚才放在桌子上的演算纸,递给了黄钧。 “我把风险也都估算在里面了,你们两个看一下。” “好的,”黄钧说着,接过演算纸,细心地看了起来。 “还有,我想这奖券,都用订书机,统一订在报纸右上角好了,”叶冰夏又补充道。 “嗯,”我点了点头,“对了,你们说,咱们还要去十一中学宣传吗?” “我个人觉得,在十一中学,也招不到多少的人,不如,咱们就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兰溪小学上吧,”叶冰夏想了一下,说道。 “也不去小区了?”我又问道。 叶冰夏点点头。 “那,接下来,我准备报纸内容和排版,你们负责奖券吧,噢,我忘了,接下来你得忙考试了呢,嗯,奖券的事,就交给黄钧了。”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