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43、如何突破?
43、如何突破?



更新日期:2013-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因为聚贤亭通宵营业,不打烊。
 
所以,那天晚上,我们一直都在聚贤亭。
 
天快亮的时候,朱萱醒来了。
 
看到旁边一夜未睡的我,她很是歉然。
 
就提出由自己来照看着秦初玥,让我回去就是了。
 
于是,我便找出租车回了培训班。
 
因为之前我就和叶冰夏,以及父母,都打过了电话的缘故,他们对我这次的彻夜不归,也就没有多问。
 
日子又开始恢复了正常。
 
我把全部的精力和时间,都投入到了培训班。
 
每天早出晚归地忙碌着,虽然日子还是照样清贫,可是,毕竟,一天天的好起来了。
 
时间一晃,便到了七月份。
 
叶冰夏放暑假了。
 
而我们的暑假班,也开始招生了。
 
我们开始不遗余力地宣传,呐喊,制造声势。
 
而我们的竞争对手,新世纪、领航者、程达,还有新冒出来的几家暑假班,更是搞的热火朝天。
 
总共十多家的培训班,就这样“你方唱罢我登台”地在兰溪小学上空轰炸盘旋着。
 
所幸的是,我们早早地就预料到了这种铺天盖地的宣传阵势,特地制作了一份别出心裁的宣传资料。
 
那就是,把每一份宣传单,制作成奖状的样子,奖状的正中间,写着“王小小同学 因为你平时在红帆船培训的补习上课,才短短这么些天,就把分数就提高上去了。所以,特发此奖,以资鼓励。同时,希望你能继续参加红帆船培训的暑假班,成绩更上一层楼。”
 
而在奖状的背面,则缩印了一份我们的营业执照,以说明我们是完全正规合法,有招生资质的培训班。再有的,就是我们的招生宣传。
 
这份与众不同的宣传资料,果然,让我们在众多的培训班中,脱颖而出,出尽了风头。
 
整个暑假班,我们一共招了三十二个学生。
 
而在这之前,我们最多的时候,才仅仅有二十一个学生。
 
所以,这突然一下子,增加了十多个学生,让我不禁是喜忧参半。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我、叶冰夏,还有黄钧三个人,来给学生们代课,我担心暑假班,还是我们三个的话,会忙不过来。
 
正当我暗自发愁时,卢晓鹤打电话过来了。
 
在这之前,好几次,叶冰夏告诉我,她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都遇到了卢晓鹤。
 
而卢晓鹤的身边,总有个瘦高个子的男生。从卢晓鹤口中,叶冰夏才知道,她开始忙着谈恋爱了。
 
所以,在平时上课期间,她也便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培训班给学生代课了。
 
现在,放暑假了,她那瘦高个的男朋友回陕西老家了,所以,她便有些无所事事了。于是,就决定过来,继续帮我们代暑假班了。
 
这个消息,让我又惊又喜。
 
于是,我、叶冰夏、黄钧,还有卢晓鹤,又开始了忙忙碌碌的暑假班生活。
 
嗯,这里再来说下秦初玥。
 
暑假班还没开始招生的时候,她就给我发短信说,自己要准备考研,可能暑假班帮不上什么忙了,希望我能够理解。
 
她这个选择,我自然是百分百的理解和支持。
 
因为,那次在聚贤亭的醉酒,叶冰夏没有问我原因,我也就没有告诉她。
 
本来,我还有些担心,如果秦初玥暑假班也过来,给学生上课,那样的话,她每天和叶冰夏在一块,会不会觉得尴尬或者是不快。所以,当她说自己要准备考研的时候,我心中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在我们暑假班开课的时候,还产生了几个很振奋人心的消息。
 
那就是,经过一个多学期的培训补习,那个叫瞿彩霞的初三女生,在十一中学,以全年级第二名的好成绩,顺利考入了宁溪一中。
 
而“年年有余”的那兄弟俩,大年李庆有,也顺利考入了宁溪一中,小年李庆余呢,则以全班第四名的好成绩,考入了十一中学。
 
另外,还有一个叫胡梦蓝,一个叫李宏梁的五年级学生,也顺利考进了十一中学。
 
这让我们每个人,都很是高兴。
 
而瞿彩霞的妈妈,更是专门请我们去吃了一顿饭。
 
在吃饭的时候,叶冰夏开玩笑的说,还不如不吃这顿饭,把钱省下来,给我们买个锦旗挂着呢。
 
没想到,隔了两天,瞿彩霞的妈妈,竟然真就给我们送了一面锦旗。
 
锦旗上,写着几个大字,“师恩浩荡 终生难忘”,而下面落款呢,则是瞿彩霞全家。
 
对于上面的字,我总觉得很是别扭,于是,便说,这个锦旗,应该送给瞿彩霞的班主任,更合适一些。
 
瞿彩霞的妈妈就笑着说,她一下子做了两幅锦旗,一幅送给她们班主任,另一幅,就送给我们了,而上面的字,都一模一样。
 
这让我们几个人,才恍然大悟。
 
我们把锦旗挂在了墙上,而旁边,是一张瞿彩霞,手拿着分数单的笑脸。
 
照片上,“全年级第二”几个字,非常的耀眼醒目。
 
叶冰夏、卢晓鹤她们都说,这是我们接下来招生宣传,最有力的一把武器了。
 
因为瞿彩霞和李庆有,暑假开学后就是高一了。
 
而我们一直辅导的,都只是小学和初中的学生,所以,经过商量,我们决定,由叶冰夏每天抽出几个小时,来专门负责他们两个人的课程。
 
相比瞿彩霞和李庆有,我一直觉得,在这个培训班,进步最快的,还不应该是他们两个,而应该是卓文裕。
 
自从那次在孤儿院门口,卓文裕把他埋藏在心底好多年的话,都告诉了我之后,他俨然变了一个人。
 
每天按时补课,按时完成作业,还经常主动帮我们打扫卫生。
 
期末考试的时候,他在班里的成绩,也由原来的倒数第二名,前进了十四个名次,到了班里的第三十二名。
 
这让卓父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成绩出来的那天晚上,他连拉硬拽的,开车把我们带到一个大酒楼,大吃了一顿。
 
而当他看到瞿母给我们送的锦旗之后,他当天下午,也去做了个锦旗,送给我们。
 
那上面写的是——山高水长 师恩难忘。
 
这样一来,两幅锦旗,再加上黄钧刚来培训班时,挥毫泼墨写下的“天道酬勤”,“宁静致远”等几幅毛笔字,还有叶冰夏买来的名人格言,我们这个培训教室,显得充盈多了。
 
整个暑假班,就在这样一种其乐融融的氛围中,过完了。
 
而那三十二个学生,有二十六个,决定继续留下来,补习上课。
 
这让我感觉,我们的培训班,总算是步入正轨了。
 
因为卢晓鹤开学后,又要忙着谈恋爱了,也就没有时间过来代课了。
 
黄钧便问我,要不要再招个人,给学生们上课。
 
他的这个提议,让我想了很长时间。
 
最后,我还是决定和叶冰夏商量一下。
 
而叶冰夏,想了一会儿,还是摇摇头,说,算了吧,先我们三个坚持着好了,等到后来三十多个学生了,再说吧。
 
我有些不解,因为经过这半年,扣除所有的开销,我们还剩下两万多块钱。
 
叶冰夏看到我脸上的疑惑,笑了笑,嗯,还记得你的新年愿望吗?今年,我们要赚上二十万呢。
 
二十万?我们这半年才赚了两万,这接下来,不到半年的时间,怎么赚那剩下的十八万?
 
然而,叶冰夏却没有我脸上的这种惊讶,她语气坚定地说,有这个可能。
 
虽然我不怎么相信她的话,但我心里很清楚,她不愿意我去再招人,只是因为不想去多发一份工资,而省下来这份工资,我就可以更早地帮家里还债了。
 
而黄钧也知道,这半年下来,我们仅有两万多块钱,并且,这还是我和叶冰夏半年都没拿一分钱工资的前提下。于是,他也就不提招人的事了。
 
暑假后的九月份,比起寒假后的三月份,要忙碌很多。
 
然而,比起暑假班来,却要轻松多了。
 
白天的时候,我还是在那儿看书。
 
而黄钧,有时候是在看书,有时候是在伺弄他那些花草。
 
还有几次,我看到,他在对着墙上的那些毛笔字愣神。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只是,我什么也不会去说。
 
也许,一年后的他,才会痊愈淡忘吧。
 
后来,一个无所事事的下午,我和黄钧一块,去电脑城,买了台笔记本电脑,又买了两个音箱。
 
从那之后,培训班里,就经常传出悠扬动听的轻音乐。
 
九月,刚在指尖上滑落。
 
十月,就又从指缝中钻出。
 
演绎着,新一轮的花开花阖。
 
而在我看来,却只是短袖T恤,变成了长袖的T恤,这么一点的区别。
 
我们的培训班,一直都是二十六个人。
 
整整两个月,既没有增加,也没有减少。
 
我并没有觉得哪儿不对,可是,突然有一天,在我看书的时候,黄钧问了这么一句,阳子,你说,咱们的培训班的发展,是不是遇到瓶颈了?
 
瓶颈?我愣了一下。
 
不然的话,暑假班都过去两个月了,怎么还是二十六个学生?就没有一个来报名的吗?
 
黄钧的话,让我思考了整整一天。
 
我把整个培训班的发展过程,前前后后地仔细想了一遍,才发现,竟然真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止步不前了。
 
我们安于现状了。
 
我们丧失斗志了。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梦想?
 
难道,我们接下来,就这样不温不火下去?
 
不!
 
这不是我想要的培训班!
 
凭什么,新世纪、领航者,就能有七、八十个学生?
 
凭什么,我们就不能招到第二十七,第二十八个学生?
 
凭什么,我们就要止步于此?
 
我们要改变!要奋斗!
 
是的,要改变!要奋斗!
 
而且,就是现在!
 
可是,我们到底,又该怎么做呢?
 
我苦苦思索着。
 
晚上回去的时候,我跟叶冰夏就提到了,黄钧提到的瓶颈。
 
叶冰夏说话,而是也同样陷入了沉思。
 
显然,她也是第一次注意到这个问题。
 
    是啊,我们遇到了瓶颈。
 
那么,该如何突破?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怎么说话。
 
到了小区,在楼下放自行车时,叶冰夏忽然问道,“麦芽糖,你觉得,这是急功近利吗?”
 
我愣了愣,然后摇摇头,“不,我只是不想这么被动。”
 
叶冰夏点点头,“确实,如果我们现在不改变点什么的话,年底的时候,根本不可能赚到二十万,顶多也就赚个三四万。那样,距离还债,还差太多。”
 
我没说话。
 
叶冰夏又说道,“麦芽糖,你觉得,你最大的优势,是什么?”
 
我不解地看着她。
 
“或者换句话说,你最擅长的,是什么?”
 
我想了一下,“嗯,两年前,我办过文化公司,那时候,我以为自己最擅长的是,做杂志,因为从大二起,我就开始做这个了。在那三年多的时间,前前后后,我一共办了二十七期的杂志。”
 
叶冰夏点点头,示意我接着说下去。
 
“当时,我最自豪的一件事是,给我三天的时间,我一个人,就可以做出一份杂志。并且,是原创的杂志,而不是到处复制粘贴的那种。我认识很多写文章的朋友,可以找他们要到稿子。而我自己,则可以根据杂志缺少的那些专栏,来写稿子。”
 
说着,我笑了下,“曾经有一本杂志,我一口气写了八篇稿子,而内容包括了,星座分析,电影评论,散文随笔,现代诗歌,还有校园小说,武侠故事,娱乐杂评等。杂志印出来后,我拿给朋友们看,竟然没有一个人,能看出来这都是我一个人写的文章。”
 
叶冰夏呵呵笑道,“你没去当个作家,真可惜了。”
 
“也许,我去当作家了,而不是办培训班,就遇不到你了呢,”我想了想,说道。
 
听我这么说,叶冰夏又笑了起来。
 
“嗯,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我这个啊?”我一边锁储藏室的门,一边问道。
 
“我觉得一个人,做他最优势,最擅长的东西,才容易成功。”
 
“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再去办份杂志?可是,你要知道,办一份杂志,成本很高的啊,”说到这儿,我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对了,我有主意了。”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把叶冰夏吓了一跳。
 
她疑惑不解地看着我。
 
“杂志的成本很高,但是,我们可以做报纸啊,”说着,我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什么意思?”叶冰夏听不明白了。
 
“嗯,我们在办杂志的时候,也顺便办过几期报纸。而报纸的排版比较简单,我曾用了不到一个下午,就都学会了。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办一份报纸,每周发一期。兰溪小一共不是五个年级,七十多个班吗?每个班十份报纸。也就是说,一共印七百份报纸,就可以了。”
 
我几乎是没有停顿,就脱口而出了。
 
叶冰夏稍微愣了一下,就明白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我们从这个周,就开始做报纸,免费发到兰溪小学的学生手里,是吗?”
 
“对,”我点了下头,“你想想,一份报纸,如果印刷量大的话,成本也就一毛多钱。即使我们做上三千份,让兰溪小学的学生,人手一份,也就花个三四百块钱。而一个月,只需要一千多块钱的支出就可以了。但是,这些报纸的影响力,绝对会超乎我们的想象。”
 
说着,我又笑了笑,“尤其这份报纸,是我们原创的,是我们自己一手编写的。都是那些学生,喜闻乐见的内容。这杀伤力,绝对大啊。”
 
“可是,我们哪来那么多的原创啊?”叶冰夏迟疑了一下,又问道。
 
“嗯,比如一个报纸,四个版面,一个版面,可以写平时我们和学生沟通交流的心得体会,一个版面,可以是学生们的平时作文,还可以是,兰溪小学学生们的投稿文章,另外一个版面,可以写点短篇小故事,比较适合小学生看的那种,还有个版面呢,我们——”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个能够吸引这些学生,长期看下去的版面,”叶冰夏补充道。
 
“那你觉得什么版面,最能吸引这些孩子?”
 
“这个,”叶冰夏想了一下,“嗯,我觉得,应该是长篇连载的童话故事。”
 
“不是吧?”我愣了一下。
 
“是应该有个长篇连载的,”叶冰夏点点头,“嗯,麦芽糖,这个就交给你了。你之前不是一本杂志,都能写八篇文章吗?这给孩子们写个童话故事,应该不是问题吧。”
 
叶冰夏说完,笑呵呵地看着我。
 
“可是,可是,”我有点急了。
 
“怎么了?”
 
“我没写过长篇啊。之前写的那些,都是短篇,最多也就五六千字,”我面露难色地说道。
 
“没事,你现在可以尝试下的嘛。我呢,有什么能帮上你忙的,肯定是全力以赴,”叶冰夏笑道。
 
“这——”我看了眼叶冰夏,只见她眼中是殷切的期待,我赶紧避开了她的目光。
 
“麦芽糖,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你也要相信自己啊,”叶冰夏说着,朝我作了个加油打气的手势。
 
“嗯,好吧,我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