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42、从此是哥们
42、从此是哥们



更新日期:2013-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再次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了,我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洗漱、吃饭,然后,骑着自行车,带着叶冰夏去培训班。
 
整整一天,我都在培训班忙碌着。
 
自然地,也就没时间,去想那个梦境了。
 
而朱萱的事情,也随之被暂时地忘记了。
 
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不想,下午五点的时候,秦初玥又打来电话了,说她正在世纪广场等我。
 
电话里,秦初玥听起来,很是沮丧的样子。
 
这让我又开始为朱萱担心起来。
 
我简单地嘱咐了黄钧和叶冰夏几句,让他们两个人负责培训班的事情。
 
而我则坐出租车,去了世纪广场。
 
在我等出租车时,叶冰夏从培训教室里,追了出来,然后,她从兜里掏出了一沓一百元的钱,塞到了我手里。
 
我愣了一下。
 
“嗯,昨天晚上,我想把这两千块钱,给朱萱,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给她,也不知道,她会不会要。因为我怕她误会,觉得这是在施舍她,更怕因此伤了她的自尊。我昨晚上想了一夜,还是决定,把这钱,交给你,等会儿,你见了她,把这钱给她吧。让她给小文,多买点零食,衣服什么的。”
 
我看着叶冰夏一脸地真诚,点了点头。
 
在到了世纪广场后,我又去取款机,取了一千块钱。
 
我打算,把叶冰夏给的那两千块钱,加上这一千块钱,一块交给朱萱。
 
如果朱萱问的话,我就说,这是叶冰夏给小文的,只是出于她对小文的喜爱,只是想表达一份心意。
 
我一路盘算着,怎么跟朱萱解释说明。
 
很快,便来到了,昨天下午,我们见面的地方。
 
此时,天已经有些黑了。
 
可是,我还是一眼就看到了秦初玥和朱萱。
 
两个人正在那儿,说着话。
 
朱萱的心情,看上去,似乎好多了。
 
我走了过去。
 
看到我,朱萱朝我点头笑了笑。
 
而秦初玥,也略微对我笑了一下。
 
我也略略朝这两个人点了下头,正想找个借口,把秦初玥拉到旁边,问下她,朱萱心情是不是好多了。
 
不想,这时,秦初玥忽然来了一句,“我们去喝酒吧。”
 
“啊?”我怔在那儿,不敢相信似的,看着面前的秦初玥。
 
而秦初玥似乎早已料到了我的反应,她淡淡一笑,“今天,我们是不醉不归。”
 
说着,她侧过头,转向了朱萱。
 
朱萱勉强笑了一下,接着,她点点头。
 
我张大了嘴,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秦初玥和朱萱。
 
不,不是这样的。
 
这不是她们的本意。
 
只是因为,朱萱被骗后,心里太压抑,太难受,秦初玥看不下去了,才这么提议的。
 
对,一定是这样的。
 
这个打击,对朱萱来说,太沉重了,只有借酒消愁,才能让自己暂时忘掉这一切。
 
想到这儿,我似乎明白了一切。
 
心中紧接着,就开始顾虑了起来。
 
喝酒这种事,向来都是男人们的专属,现在,忽然让我和这么两个女孩子,去一块喝酒,而且还要不醉不归,这,怎么说得过去?再说了,真要喝醉了,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不行,我得想办法,打消她们这个荒唐的念头。
 
那我得说些什么呢?
 
喝醉了,是不用去想这些了,可是,酒醒了之后呢,生活不还得继续吗?
 
该面对的,还得面对。
 
是这样的吗?
 
正当我满脑子疑问的时候,朱萱又问道,“叶冰夏,怎么没来?”
 
“噢,她在培训教室的。怎么,要我喊上她吗?”我随口答道。
 
“不用了,”秦初玥摆摆手,“她不在,我们说话,还方便些。”
 
啊?!我又愣住了。
 
什么叫“她不在,我们说话,还方便些”?听这意思,是把叶冰夏当外人了?
 
想到这儿,我瞅了眼朱萱,只见她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心中更加疑惑了。
 
然而,当我的手,触到鼓鼓囊囊的裤兜,想到叶冰夏刚刚还给了我两千块钱,让我交给朱萱时,我心中就有些不痛快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
 
秦初玥说话了,“今天喝酒,算我请客。”
 
说着,她用眼睛,瞟了下广场南边,停着的一排出租车,“走,咱们去聚贤亭。”
 
我再一次地愣住了。
 
这聚贤亭,是我们宁溪市,数一数二的知名酒楼。
 
它和之前秦初皓摆儿子满月酒时,那个帝豪大酒店,可以说是不分伯仲。
 
而且,让我惊讶的另一个原因是,这聚贤亭,不在市区,而是距离市区有二十多里的一片竹林中。
 
如果,只是为了喝酒,只是为了喝醉,干嘛非得跑那么远?
 
周围这么多的饭店酒馆都不去,偏偏要去那么远,这图什么呢?
 
    只是因为它名气大吗?
 
我茫然不解地看着秦初玥。
 
“我和萱萱姐,今天都是第一次喝酒,去了聚贤亭,就没有退路了,只能酩酊大醉一场。”
 
说着,她哈哈一笑,拉起身边的朱萱,疾步向广场外那一排出租车走去。
 
我怔了怔,也只能紧随其后。
 
而刚刚想劝她们两个,打消喝酒念头的想法,也只能放弃了。
 
到了广场南边,秦初玥找了辆出租车。
 
她先一步跨进了副驾驶的位子,接着,朱萱也坐进了车。
 
我犹疑片刻,也跟着坐了进去。
 
出租车向聚贤亭方向驶去。
 
透过出租车前面的后视镜,只见秦初玥怔怔地望着窗外,脸上是惘然若失地迷茫,任是谁,也一眼都能看出,她满腹地心事。
 
这让我更加想不明白了,明明是朱萱被骗了钱,怎么让她也这么一副心不在焉,魂不守舍地样子。
 
然而,我终究是没法开口去问的。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一句话。
 
出租车行驶了有二十多分钟,又或许是三十多分钟,便来到了一座装饰得金碧辉煌的酒楼前。
 
我木然地跟着她们两个身后,走了进去。
 
秦初玥要了一个单间。
 
服务员领着我们上了二楼,到一个单间门前,推开门,把我们领了进去。
 
秦初玥拿起桌上的菜谱,递给了我,我没有点,而是把它递给了朱萱。
 
不想朱萱,又把它递给了秦初玥。
 
于是,秦初玥这回不再客气,她一口气点了十几个菜。
 
要不是朱萱拦住她,说我们只有三个人,她肯定还要再点几个。
 
接着,她又要了一提啤酒。
 
我坐在靠近门地一张椅子上,木然地看着秦初玥和朱萱。
 
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动作。
 
有的,只是对着面前的碗筷发呆。
 
想她们两个,到底是怎么了。
 
真的只是,朱萱被骗了钱吗?
 
很快,有菜被端上来了。
 
秦初玥把啤酒打开了,先给我倒了满满一杯,又给朱萱倒了满满一杯,最后,她给自己也倒了满满一杯。
 
咕噜咕噜地冒着泡的啤酒,流的满桌子都是。
 
然而,却没有一个人拿纸巾揩拭一下。
 
也没有人说话。
 
我默默地看着面前的秦初玥。
 
秦初玥一伸手,把酒杯端了起来,她情绪有些激动了,“小唐哥哥,萱萱姐,咱们今晚上可说好了,不醉不归,一定得喝痛快了。来,我先敬你们一杯。”
 
说着,秦初玥把酒,在和朱萱面前晃了晃,然后,把它端到嘴边,仰起脖子,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了下去。
 
一杯酒灌完之后,她用手背抹了下嘴角的酒水,看到我脸上地惊讶,她干笑了下,“该你们了。”
 
朱萱点点头,也像秦初玥那样,仰起头,张开嘴,整一杯酒倒了进去。
 
紧跟着,她们两个把目光都聚焦在了我面前的酒杯上。
 
我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酒杯,知道该轮到自己了。
 
于是,我端起酒杯,一仰脖,将杯中的酒,也是一倾而尽。
 
瞬间,胃中开始灼烫开来。
 
    我把空杯子放回了桌子。
 
这时,秦初玥又拿起一瓶啤酒,把我面前的空杯子,又倒满了酒。接着,她把朱萱和自己面前的酒杯,也倒满了酒。
 
“嗯,咱们吃点菜吧,”朱萱努力笑了下,拿起筷子,招呼我和秦初玥道。
 
我点点头,然后,拿起筷子夹菜。
 
这样吃了几口菜。
 
又再次喝酒。
 
依然是秦初玥第一个喝,朱萱第二个,而我是最后。
 
然后,酒杯又被倒满了酒。
 
吃菜,喝酒。
 
谁都没有说话。
 
当第三杯酒,喝下去的时候,秦初玥终于开口了。
 
她幽然叹了口气,“小唐哥哥,以后,我要给你换个称呼,不喊你‘小唐哥哥’了。”
 
我放下酒杯,极力睁大眼睛,看着面前醉意醺然地秦初玥。
 
“来,再喝一杯,喝完这杯之后,咱们,咱们,咱们就是哥们了,”秦初玥说着,微微打了个酒嗝。
 
而她端着酒杯的手,似乎因为情绪激动,又似乎因为酒醉,也跟着开始晃悠了起来,这使得不少的酒水,因此而洒到了桌上。
 
“对,没错,就是哥们。来,干了它,咱们做哥们,铁哥们,”秦初玥说着,竟而咧嘴笑了起来。
 
我呆呆地看着秦初玥,知道她此刻性情大变,肯定是受了很大的刺激,而且,可能又都是和自己有关,可是,在自己身上,我着实找不出个所以然。
 
唉!我在内心叹息了一声。
 
秦初玥一抬手,把手中的酒,又是一饮而尽。
 
接着,只见她脖子一哏,“哇——”地一口,她就吐了出来。
 
满地的秽物,让屋子里开始刺鼻起来。
 
我赶紧走上前,从她手里接过空酒杯,拿起一张餐巾纸,帮她揩抹嘴角。
 
而朱萱也放下手中的酒杯,走过去,帮她小心捶打着后背。
 
这时,不想秦初玥“哇——”地又是一口,直接吐到了我的肩膀上。
 
一口浓烈刺鼻的酒腥气,登时扑面而来。
 
我胃里一阵翻腾,几乎也要把持不住,呕吐起来。
 
朱萱连忙把水壶递了过来,又递了几张的餐巾纸。
 
胡乱地擦了几下肩头,我又把注意力放在了秦初玥身上。
 
唯恐她一个不留神,再摔倒了或者是磕碰了什么的。
 
而秦初玥经过这两次呕吐,似乎好受多了。
 
看到我正看着她,她又眯楞着眼睛,傻笑起来,“小唐哥哥,对,对,对不起。”
 
“我没事,”我摇了下头。
 
秦初玥朝我又一次傻呵呵地笑了笑,然后,跌坐回了椅子。
 
朱萱愣了一下,看到门口有把扫帚,她走过去,拿起扫帚,开始扫起地面上的污秽。
 
扫完之后,她又出门去倒垃圾了。
 
屋子里只剩下了我和秦初玥两个人。
 
这时,秦初玥忽然想起似的,她拿手戳戳点点地指着我旁边的酒杯,“你的酒,还,还,还没喝。”
 
我扭头瞅了一眼,果然,自己的那杯酒,还一滴未动地放在那儿。
 
如果不是秦初玥的提起,我早已经忘记了。
 
“喝,喝,”秦初玥不依不饶地说道。
 
看到秦初玥那副不肯罢休的样子,我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口气把它喝了下去。
 
喝完之后,我把酒杯又放回了桌子。
 
“知道什么是哥们吗?”秦初玥眯楞着眼睛,瞅着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她。
 
“哥们就是,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用为情所困了,”秦初玥说着,嘴角扬起一抹笑容。
 
为情所困?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这时,朱萱倒完垃圾回来了。
 
    秦初玥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而是自顾自地,又往下说道,“小唐哥哥,你知道,偷偷喜欢一个人,有多苦,又有多累吗?怕被他知道,又想让他知道,这是多么矛盾,你知道吗?八年了,整整八年了。终于,这样的煎熬,要在今天结束了。我把这一切,都说出了,它也就结束了。
 
是的,结束了,再也不会提起了。
 
小唐哥哥,还记得寒假开学的时候,你去车站送我吗?你帮我拎行李,还给我买了水果,又把我送上了火车。
 
其实,在踏上火车的那一刻,我就想跟你说的,说我喜欢你。这一喜欢,就是整整八年。也是为了你,我才变成今天,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我考大学的动力,是因为你,我在大学里,打扮自己,去学什么健美操,是因为你,过年的时候,我和父母吵架,还是因为你,我想毕业之后,和你一块做培训教育,但是,他们要求我考研,要求我考公务员,可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
 
那么多的日日夜夜,我都在想念着你,想着会有那么一天,我和你,可以走在一起,牵着手,逛街,偎依着,在夜空下数星星,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我愿意用我的生命中的一个月,去换取你在我身边的一天。
 
所以,寒假班的那两个星期,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一段时光。谢谢你,小唐哥哥,让我生命中,有这么一段美好的记忆。
 
只是,只是,再美好的梦,终究也有醒来的时候。”
 
说着,秦初玥眼泪不由地出来了。
 
她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又放回了桌子,“直到今天上午,萱萱姐,才告诉我,原来,原来,你和叶冰夏,早就在谈恋爱了。”
 
说完,秦初玥捂住了眼睛,泪水顺着她的指缝,流了下来。
 
我心中,像是捅了一把刀。
 
似乎,随便的一低头,就会血喷如注。
 
我也是这才明白,为什么刚刚来之前,秦初玥说叶冰夏是外人。
 
这样哭了有两三分钟,秦初玥止住了哭声。
 
她把捂着脸的手,拿了下来。
 
理了理额前的头发之后,她抬头看着我,“小唐哥哥,从今以后,咱们是哥们了。不谈情,不说爱,但是,一样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可以把你的心里话,告诉我,我也可以把我的心里话,告诉你。我们永远都是哥们,就不用担心,像恋人那样,说不准哪一天,就分手了。
 
我也终于可以做回我自己了,想在你面前哭,就哭,想在你面前笑,就笑。不需要羞羞答答,不需要遮遮掩掩,不需要矜持,更不需要矫作,只因为,我们是哥们。哥们之间,就不用那么多的顾虑,也不用那么的规矩了。
 
做哥们了,以后,我高兴的时候,也能和你分享快乐,我委屈,难过的时候,你也能安慰我,我生病的时候,你也可以来看望我,照料我,也不用担心别人会说三道四。因为我们是哥们啊,哥们不就是应该这样的吗?
 
我们是哥们,哥们,哥们,”秦初玥喃喃自语着,把剩下的那半杯酒,又喝了下去。
 
等秦初玥喝完之后,我才想起,自己应该阻拦一下她的。
 
然而,却已经晚了。
 
好在的是,这一次,秦初玥没有像刚才那样,又大吐起来。
 
“嗯,你们倒酒,你们喝,”秦初玥说着,朝我和朱萱摆了摆手,“我先睡会儿,等会儿醒来,再继续喝。”
 
说着,她头一沉,倚着椅子背,竟而睡了过去。
 
我和朱萱相互看了一眼。
 
“来,咱们喝,”朱萱朝我干笑了下,拿起桌上的一瓶酒,把我面前的杯子又满上了。
 
我下意识地把手往兜里揣了下,这时,正好摸到了叶冰夏让我交给朱萱的那两千块钱,和我在取款机取出的那一千块钱。
 
“嗯,喝完这杯酒,你得答应我件事,”我看着面前的朱萱,认真地说道。
 
朱萱愣了愣,不解地看着我。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看到朱萱眼中的意外,我努力笑了笑,“来之前,叶冰夏给了我一点钱,想让我交给你,让你给小文买几件衣服,零食什么的。”
 
说着,我端起面前的酒杯,“等会儿,我喝完这杯酒之后,就把钱交给你,嗯,这钱是给小文的,不是给你的,所以,你一定不能拒绝它。”
 
说完之后,我把手中的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然后,把兜里的钱,掏了出来,递到了朱萱手里。
 
钱递到朱萱手边的时候,“哇——”地一声,她哭了出来。
 
我一下不知如何是好了,“喂,喂,喂,你怎么了?”
 
“谢谢你,嗯,也谢谢叶冰夏,”朱萱说着,却没有拿钱。
 
我有点急了,“刚刚不是说好了吗?这钱是给小文的,你不能替她做主,拒绝这钱。”
 
“嗯,”朱萱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已经睡着了秦初玥,“嗯,昨天晚上,在我家的时候,秦初玥偷偷留下了两千块钱。今天我拿衣服的时候,才看到。而现在,你们又——”
 
朱萱说不下去了,眼泪噼里啪啦的落在桌子上。
 
我鼻子一酸,泪水也涌入了眼眶。
 
“嗯,你把钱拿好,什么都别多说了,咱们继续喝酒。来之前,不是说了的吗?不醉不归。”
 
我一边说着,一边把钱硬塞给朱萱,又拿起一瓶啤酒,开始倒酒。
 
“这些年,我一个人带小文,日子是苦,可是,再苦再累,我觉得也没什么。只要小文能高兴快乐,就行了。她是我的全部希望,我的生活动力。说实话,我真不知道,假如有那么一天,小文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我该怎么活下去。”
 
说着,朱萱抬起头,她眼中的绝望,让我的心也跟着揪痛起来。
 
“小文会好起来的,她那么懂事,那么听话。一定会没事的,你别想那么多了。不是还有我们大家吗?你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困难,就告诉我们,我们一块来帮你,”我说着,勉强地笑了下。
 
“如果,能用我的生命,换小文的生命,该多好啊,”说着,朱萱兀自摇了摇头。
 
紧跟着,她脖子一横,把面前的那杯酒,又喝了下去。
 
我在心中,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把面前酒杯里的酒,也喝了下去。
 
等酒倒在嘴里的时候,已经尝不出什么味道了,仿佛连舌根也都已经麻木了。
 
然而,我却不愿因此而停下来。
 
于是,就那样地,我和朱萱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
 
这样,一杯接一杯,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杯。
 
只是当我明白过来的时候,朱萱已经醉了。
 
她趴在桌子上,只是嘴里,兀自还叫着,“小文,小文。”
 
我无力地坐在椅子上,看看已然不省人事的秦初玥,又看看同样沉醉不醒的朱萱,忽然,心中又一次地隐隐作痛起来。
 
唉!
 
一个,是我暗恋了整整六年的女孩子,一个,是暗恋了我整整八年的女孩子。
 
也许,我终究没有秦初玥那么勇敢,把心中的话,都一吐而出。
 
也许,朱萱知道,我喜欢过她。
 
又也许,她并不知道。
 
只是,我这么多年以来,都没有对她说过。
 
没有说过,我曾经喜欢她,喜欢的如痴如醉,喜欢的欲罢不能。
 
那现在呢?
 
要说吗?
 
要!
 
不然,我就只能永远地埋藏心底了。
 
想到这儿,我望着朱萱,把那句埋在心底很多年的话,借着酒意,终于说了出来,“朱萱,我喜欢你。从一九九八到二零零四,整整喜欢了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