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41、朱萱被骗了
41、朱萱被骗了



更新日期:2013-04-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杜凌和我打完电话的第二天上午,我和他一块去了市工商局。
 
他又找到了他那个朋友的父亲,帮我硬是在一个星期之内,把公司注册完成了。
 
并且,杜凌还另外帮了我一个大忙,就是公司成立后的财务、税务等问题,都交由他来暂时解决。
 
这就不用让我去操心这些事情了,而是一门心思地去把培训班办好。
 
当然,那五十万的注册资金,在公司注册下来之后,我当天就如数还给了杜凌。
 
叶冰夏在家里,呆了两天,便回来了。
 
我没有找她再问那五十万的事情,因为,我已经用杜凌的钱,去注册公司了。
 
我们就像是约定好了似的,这个事情,谁也都没有再提起。
 
而对于之前给孩子们承诺的,周末去郊游踏青的事情,我们也如实履行了。
 
我们找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先在培训教室集合,然后,一块坐公交车去的河边。
 
整整一天,我们都陪着孩子们,在河边的树林里,嬉闹玩耍。
 
孩子们都玩的很是尽兴,而我们几个人,自然也是非常的开心快乐。
 
接下来的生活,又开始了,和往常一样地工作、生活。
 
早上的时候,叶冰夏坐公交车,去学校,而我骑着自行车,去培训班。
 
晚上的时候,则是,我骑着车,带她回家。
 
黄钧则还是照样租住在他那一室一厅的房子里。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慢慢发展着。
 
时间一个打眼,就到了五·一。
 
兰溪小学和十一中学,都是放假三天。
 
而我们早早地就安排好了,一号休息一天,二号、三号,则和周末一样,早上八点上课,晚上五点半放学。
 
五·一的这天,因为不用上课,黄钧便回家了。
 
而我因为在家,也无事可做,就和叶冰夏,去了培训班。
 
把整个教室整理打扫了一遍之后,我开始看一本从图书馆借来的关于营销策略方面的书。
 
而叶冰夏则在逐个地整理批注,上一个月,孩子们的成绩进步情况。
 
这是我们培训班,从三月份,就定下来的一个规矩,每个周,都对学生成绩作一次批注,然后,每四个周,也就是每一个月,再根据这个批注,做一个当月的成绩变化曲线图。
 
最后,在每个学期结束之后,再做一个更加详细完善的曲线图。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忽然地,秦初玥打来电话了。
 
“在哪?小唐哥哥。”电话那端的秦初玥,听上去很是急切的样子。
 
我怔了怔。
 
自从寒假班结束后,我和秦初玥,一直在断断续续地联系着。
 
然而,自从那帮公检法的人来了之后,我一直在忙着注册资金和成立公司的事,这已经二十多天了,我都没和秦初玥联系过。
 
现在,她突然打过来电话,而且,还表现的这么焦急,我不禁一下子措手不及起来。
 
“嗯,我在培训教室。”我稍一犹豫,说道。
 
“我在世纪广场,你现在能过来吗?”
 
“怎么了?”我愣了下。
 
“噢,刚刚萱萱姐给我打电话,说中午的时候,被骗走了五千块钱,她正在这哭的呢。”秦初玥说道。
 
“啊?!”我瞪大眼睛。
 
“嗯,你现在能过来吗?帮我一块劝劝她。”
 
“好,你在那等我一会儿,我这就过去。”
 
“行,那一会儿见。”
 
“好。”
 
挂了电话,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叶冰夏,她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嗯,秦初玥给我打电话,说朱萱中午的时候,被别人骗了五千块钱。现在正哭的,让我过去看看她。”我说道。
 
“啊?你问她,什么人骗的了吗?”叶冰夏说着,很是忧心忡忡地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我摇了摇头,“不过,这五千块钱,可能对别人来说,不算什么,不过,朱萱一个人带着小文,整天省吃俭用的,这五千块钱,对她来说,可不是什么小事啊。”
 
因为我之前跟叶冰夏略微捎带着,说过一点朱萱的事情,所以,她也知道一点。
 
“嗯,要不,我和你一块过去吧,”叶冰夏迟疑了一下,提议道。
 
“好的,”我点了点头。
 
紧接着,我们两个锁了门,喊了一辆出租车,赶往世纪广场。
 
出租车拐了几个红绿灯,就到了世纪广场。
 
一下出租车,我和叶冰夏,就连奔带跑地赶向,我和秦初玥事先约好的那个地点,广场东边一块很大的菱形草坪。
 
隔着很远,我就看到了长椅上,正埋头哭泣的朱萱。
 
小文站在旁边,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而秦初玥则半蹲在地上,正在安慰朱萱。
 
见此情形,我急忙跑了过去。
 
这时,秦初玥已经抬起了头,看到我和身后的叶冰夏,她怔了怔。
 
“噢,刚刚我和叶冰夏一块在教室里的,我告诉了她朱萱被骗的事,她也很是担心,就一块过来了。”我努力笑了下,解释道。
 
叶冰夏和秦初玥略一微笑,算是打过了招呼。
 
接着,她走到小文身边,轻轻抚了抚小文的头,然后,又走到了朱萱面前,弯下腰,拉起朱萱的手,轻轻晃了晃。
 
“萱萱姐——”叶冰夏轻声喊道。
 
看到这个情形,秦初玥又愣住了。
 
她看看朱萱,又看看叶冰夏,然后,把头又转向了我,眼中很是难以理解的样子。
 
“噢,叶冰夏和朱萱,之前在切诺汉斯见过一次面。”我解释道。
 
秦初玥点点头,却没有再多问。
 
“朱萱是怎么被骗的?”我看着正兀自哭泣不止的朱萱,问道。
 
“因为五一放假,萱萱姐就带小文,去盛达游乐园玩。快到游乐园的时候,她看到有几个人,在那摆了一个桌子,说是卖一个中奖的景区门票。
 
起初,萱萱姐并没有注意。可是,听见那个人喊,价值九千八百元的‘香港迪士尼乐园’豪华三日游,便宜打折出售,她就走了过去。
 
只见那人拿出了一张盛达游乐园的门票,给萱萱姐看。果然,刮奖部分,写着“香港迪士尼乐园”豪华三日游。
 
因为盛达游乐园,年年都搞这个活动,买门票,然后刮奖,就有机会免费去香港迪士尼乐园游玩。而朱萱,也知道这个事。
 
于是,萱萱姐就问,这门票怎么卖。
 
那人说,八千。
 
萱萱姐问,能不能便宜点。
 
那人想了一下说,最低六千,绝对不能再低了。他还说,这个门票,盛达游乐园,就只有五张。这价值九千八百元的门票,随便卖给谁,都能卖个七八千。
 
萱萱姐又问能不能价格再低点。
 
这时,又围上来一个中年男子,说,这门票四千块钱,他要了。
 
那个卖门票的人,自然不同意。
 
于是,那个中年男子就说,我再给你加五百块钱,四千五好了。
 
萱萱姐还在犹豫的时候,那个卖门票的说话了,你再加五百,五千块钱好了。
 
那个中年男子,不愿意了,说就四千五,不加了。
 
而那个卖门票的坚持说,最低五千。
 
萱萱姐当时一咬牙,就花了五千块钱,把门票买下来了。她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还是去旁边的一个自动取款机,取的钱。
 
而那个卖门票的,一直信誓旦旦地对她说,这门票绝对假不了,不信的话,可以和他一块去游乐场,找那儿的工作人员验证。
 
萱萱姐买之所以买那个门票,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小文一直梦想着,可以去迪士尼玩,而那个门票,是套票,一家三口都可以去。
 
可没想到的是,当萱萱姐把那个门票买下来,去游乐场,找那儿的工作人员,问他们是不是还报销车费的时候,游乐场的工作人员,却告诉她,她那个门票是假的。
 
当时,萱萱姐就傻眼了。去找之前卖门票的那些人,可是,他们都早就没人影了。”
 
秦初玥说完,禁不住叹了口气。
 
我也这才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嗯,报警了吗?”
 
“是啊,”秦初玥点点头,“不过,警察说,几乎不大可能逮到那些人。因为他们骗的钱,数额也不是特别大,不值得花费那么大的人力物力去抓。”
 
“警察这么说的?”我愣了下。
 
“嗯。”秦初玥又点了点头。
 
“这帮混蛋,真是可恶,”我忍不住骂道,“五千块钱,就不值得去抓?那人民还要他们干吗?还不如养条狗!”
 
“唉,”秦初玥叹了口气,“如果小文,身体好好的,而没有病的话,就好了。”
 
我看着秦初玥脸上地悲伤,心里也跟着叹了一口气,如果小文身体好好的,朱萱就不用这么努力的工作,这么的省吃俭用了。而去迪士尼乐园,一直是小文的一个梦想,朱萱只是想在小文还活着的时候,满足她的这个梦想,可是——
 
我转头看了一眼朱萱,只见她已经抬起头了。而叶冰夏,正用纸巾,帮她擦去脸上的泪水。而旁边的小文,也学着叶冰夏,去给朱萱擦脸。
 
我心中又如刀割般地难受。
 
这是我曾经朝思暮想,在心中暗暗喜欢了六年的女孩子啊。
 
可是,现在却落得如此境地。
 
朱萱啊,朱萱,你可知道,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我是多么地心痛。
 
可是,我又能说什么,能做什么?
 
也许,只有一句,对不起,才是我最想说的吧。
 
唉!
 
整个下午,我和叶冰夏,还有秦初玥,一直都在世纪广场,陪着朱萱。
 
天色快黑了的时候,我提出一块去吃饭,可是,朱萱却说不饿,我让叶冰夏和秦初玥,好说歹说,总算是劝得她,和我们一块去旁边一个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
 
吃饭的时候,叶冰夏又和她说了很多的话,朱萱的情绪,总算稳定了些。
 
然后,我们又回到了广场上,秦初玥和朱萱说话,而叶冰夏,则和小文在玩。
 
这样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开始起风了。
 
我们担心小文着凉感冒了,便决定送朱萱回家。
 
然而,秦初玥却执意说,自己送朱萱和小文回家就可以了,就不用麻烦我和叶冰夏了。
 
看她态度那么坚决,我们只得同意下来。
 
于是,分乘两辆出租车,我们便各自回去了。
 
回到培训教室,取了自行车,我便载着叶冰夏一块回家了。
 
夜里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我、朱萱,还有小文,我们三个人一块去了迪士尼乐园。
 
摩天轮、过山车、旋转木马,我们玩的是那样地开心。
 
后来,我们又在一块草地上休息。
 
我一只手拉着小文,另一只手,则揽着朱萱的腰,而朱萱顺势把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正当我满心的幸福和陶醉时,忽然叶冰夏出现在了我面前。
 
她怒气冲冲地瞪着我。
 
啊?!
 
我惊得一身冷汗。
 
紧接着,整个人一下子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黑暗中,我倚着墙壁,坐了很久。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我又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