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39、又见杜凌
39、又见杜凌



更新日期:2013-03-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直到晚上九点多,学生们都被家长接走了,我、黄钧、叶冰夏三个人,才稍稍空闲了些。
 
整个晚上,叶冰夏都在楼上,给孩子们上课。
 
黄钧在给孩子们补习数学。
 
而我则单独辅导了几个学生的作文。
 
因为下午发生的事情,再加上那五十万的注册资金,我们每个人都显得很是疲惫。
 
    草草地打扫完卫生,正要锁门离开的时候,黄钧把我拉到一边,压低了声音跟我说,“阳子,我决定,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都不写毛笔字了。”
 
我愣了愣,不知道他怎么突然作了这么个决定。
 
“嗯,今天下午的事,让我想了很多。可能,我们董事长那番话是对的。只是,我没法坦然接受。所以,我想,用一年不写毛笔字这件事,来反思,提醒自己,这是我人生唯一仅有的一次,昧着良心,贿赂别人。”
 
黄钧说着,又低下了头。
 
“嗯,”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咱们用自己的实力,光明正大的做事。这一次,过去了,以后就永远都不再提起了。现在,我们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培训班继续办下去,这才是最应该做的。”
 
黄钧点了点头。
 
然后,我们便别过了。
 
当我锁好了门,推着自行车,去找叶冰夏,准备和她一块回去的时候,不想她来了这么一句,“麦芽糖,你先带我去金宇旅行社。”
 
金宇旅行社?我怔了怔。
 
那是我们宁溪市最大的一个旅行社,在世纪广场北边,骑着自行车过去的话,怎么说也得二十多分钟。
 
正当我想问叶冰夏去那儿做什么的时候,她又补充了一句,“我定了明天上午十点,回杭州的机票。”
 
啊?我一下子惊大了嘴。
 
“你,你,你要回家?”我几乎结结巴巴地问道。
 
“是啊,”叶冰夏点点头,“整个寒假我都没回家,这次就想回去看看了。另外,我想和我爸说下,咱们现在的情况,让他来帮着,解决这五十万的注册资金。”
 
我怔了怔,“你的意思是,让你家里,来出这五十万块钱?”
 
“嗯,”叶冰夏点点头。
 
“这不行,”我一口回绝了她,“你要明白,我和你,嗯,现在是在恋爱,可是,毕竟,你只认识了我不到半年,而且,你还在上学,我们,我们,”我说不下去了,皱着眉瞅着面前的叶冰夏。
 
“我们什么?”叶冰夏不解了。
 
我鼓了鼓勇气,“我们,又不是结婚了,你家人凭什么相信我?”
 
说完这句话,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灼烫。
 
然而,叶冰夏却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也臊红了脸。
 
她很认真地看着我,几乎一字一顿地说道,“可是,我相信你。”
 
“嗯,”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它表露出来。然而,泪水还是噙满了眼眶。
 
“你也要相信我,我会尽全力说服我家里,来帮这个忙,”叶冰夏的语气很是坚决。
 
我再次动容,然而,头脑却很清醒,自己要做的,是去给她泼盆冷水,而不是予以认同。
 
想方设法地拒绝她,这才是我应该做的。
 
因为,我不能拿感情来赌注事业。
 
尤其是一份连根基都不牢靠,未来更无法保证的感情,我又有什么资格,用它来奢求事业?
 
倘若拿它赌注了,结果就只有一个,两者皆空。
 
是的,我必须找一个合适恰当的理由,拒绝她。
 
让她也打消了这个念头。
 
    想到这儿,我稳了稳情绪,语气平静地说道,“你不能代表你的家人,再说了,这五十万块钱,又不是三万五万,你家人会放心地给你吗?他们肯定会觉得我是个骗子。”
 
“我会跟他们解释清楚的。”叶冰夏辩解道。
 
“五十万啊,谁会轻易拿着五十万,去给一个陌生人?”我语气中充满了无尽的嘲讽。
 
“你又不是陌生人,”叶冰夏有点不满地嘟囔道。
 
我愣了愣,“嗯,你不会说你们家不差这五十万块钱吧?宁愿拿着它,来测试一个人的人品吧?”
 
叶冰夏白了我一眼,“我不和你多说了,现在,你只需要带着我去金宇旅行社就行了。我要去拿我的机票。”
 
见叶冰夏有些生气了,我知道她误会了我的意思。
 
我想为自己解释一下,可又怕越解释越乱,而让她更加的误会和气恼。
 
思忖一番之后,我决定先试探她一下。
 
“你确定要回家?”我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这人真啰嗦,我半年多没回家了,这次想回家看看,你又想拦着我,不让我回去吗?”说着,叶冰夏转过了身,背对着我。
 
我看得出,她这次是真得要生气了。
 
于是,我赶紧解释道,“噢,我并不是拦着你,不让你回家。嗯,如果你这次回家,不是因为这五十万的注册资金,而只是回家看看父母的话,我才不会拦你呢。”
 
“好了,好了,不和你多说了,你就当作我是回家心切,想看看父母就行了,”叶冰夏有些不耐烦地朝我摆了摆手,“走吧,去金宇旅行社。”
 
“什么叫‘我就当作你回家心切?’”我咕哝道。
 
叶冰夏却不再和我多说了,而是一下坐到了自行车上。
 
“走了,走了,”她一个劲地催促道。
 
我见状,只能无奈地摇摇头,然后,跨上自行车,带着她向世纪广场骑去。
 
一路上,叶冰夏都没和我说话。
 
这让我心中有点后悔,觉得刚才自己语气太重了。
 
到了金宇旅行社,叶冰夏刷卡交钱时,那个工作人员不经意地说了句,“你要是两天后走,能省三百多块钱呢。

我愣了愣神,叶冰夏已经把机票装进了随身的小挎包。
 
出了旅行社,我又带着她,往回走。
 
一路上,我几次都想问她,到底是回家看父母,还是为了帮忙解决这五十万块钱。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却都又咽了下去。
 
回到家,已是十一点多了。
 
因为在路上的时候,我就给母亲打了电话,说培训班有点忙,我们可能晚点到家,所以,母亲也便没有多问。
 
略为洗漱了一下,叶冰夏便去睡觉了。
 
而我,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然而,躺在床上,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我胡思乱想着。
 
想那五十万的注册资金,想一个星期后,因为没有手续,而被迫关门,想黄钧刚从公司辞职了一个多月,这一下子,又没了工作,想叶冰夏回家,为什么不是坐火车或者汽车,而偏偏要,花上千块钱,买这飞机票。
 
这样想来想去,却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却使得脑子里昏昏沉沉地,一片混沌。
 
后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终于睡过去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东方拂晓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才发现昨天晚上,自己竟然连衣服也没脱,就去睡觉了。
 
看了下旁边桌子上的闹钟,我才发现,已经快七点了。
 
自从培训班白天不用上课,我几乎都是这个时间起床。
 
然后,洗漱之后,和叶冰夏一块吃完早饭,她坐公交车去学校上课,而我,则骑着自行车,去培训班。
 
忽然地,我就想到了,昨天晚上,去买的机票。
 
我连忙拉开房门,只见叶冰夏早已起床了,此时,她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准备早餐。
 
而父母卧室的门,还紧闭着。
 
显然,他们还没有起床。
 
我连忙奔向厨房,打开厨房的门,走了进去。
 
“噢,你醒了,”叶冰夏朝我略微笑了笑。
 
“你十点的机票,”我说道。
 
“嗯,”叶冰夏点了点头,“我昨晚上没跟叔叔、阿姨说,是怕他们今天早早就起床,给我准备早饭。他们每天都那么辛苦劳累,还是让他们早上多睡一会儿吧。到时候,你跟他们解释下好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叶冰夏一脸的疲惫,我又是心疼又是不忍。
 
“我们吃饭吧,”叶冰夏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下旁边的案板。
 
那儿,已经盛好了两碗面条,面条上,还放着一个荷包蛋。
 
我点点头,把饭端到了外面的餐桌上,又把旁边的板凳和马扎摆放好。
 
然后,开始吃饭。
 
吃完饭,已经是七点二十了。
 
稍微收拾了一下,我和叶冰夏一起,找了辆出租车,便去了机场。
 
等我送完叶冰夏,出了机场时,已经是九点半了。
 
我便坐公交车,直接去了培训班。
 
赶到培训班的时候,黄钧已经在那儿了。
 
他正埋头在一个本子上,写着什么。
 
看到我来了,他抬头和我打了个招呼,便继续写东西了。
 
整个上午,我一直都在惦记着叶冰夏。
 
十二点半的时候,叶冰夏给我发来短信,说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
 
我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
 
吃饭的时候,黄钧把他上午在写的东西,拿给了我。
 
原来,那是一份商业策划书。
 
他把我之前说过的,那些想法、念头,林林总总地都整理了出来。并且,又加了一些他自己的思路,使之更加系统、完善。
 
正当我不解黄钧为什么要写这个东西时,黄钧解释说,之前在公司里,有个同事,他亲戚在上海一家投资公司做事,他就想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也许,这样一来,那五十万的注册资金,就可以解决了。
 
    黄钧说话的时候,我可以看出他对这份商议策划书所寄予的期望。
 
然而,在我看来,找投资这种事,却是比买彩票还不靠谱的一件事。
 
因此,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便过去了。
 
吃过午饭,我觉得这样整天呆在培训班里有点闷了,便想要出去走走。
 
和黄钧打了个招呼,我就出门了。
 
一个人坐公交车,去了世纪广场。
 
漫无目的地在广场上转了一圈,我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来。
 
而那家切诺汉斯的西餐厅,正好便在我所坐长椅的正前方。
 
我出神地望着那儿,想象朱萱正在里面忙碌的情景。
 
自从那次圣诞节之后,我便再也没有来过世纪广场,自然,也就再也没有去过那家西餐厅,没有见过朱萱。
 
后来,她给我打了两次电话,说是请我和叶冰夏吃饭,在被我婉言谢绝后,我们便再也没有联系过了。甚至过年的时候,连个拜年短信,都没有发。
 
正当我看着切诺汉斯想起朱萱的时候,忽然,便一眼瞅到了切诺汉斯旁边,竖立的一个巨大的广告牌——“谁是宁溪市西餐、糕点第一品牌?往左五十米,就是答案。”
 
顺着广告牌,我向旁边望去。
 
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那是一家门面装饰,绝对可以用豪华、气派这两个词,来形容的店面。
 
然而,让我吃惊的,不是它的装潢,而是门上那个硕大的招牌——杜氏蛋糕。
 
杜凌?
 
什么时候,他把面包店,开到了这广场对面?
 
要知道,这可是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啊。
 
是了,之前他不是说过,过完年后,要开两个门店的吗?
 
可是,我记得,当时他明明是说,一个在宁栾区,一个在宁河县。而并没有说要在世纪广场对面开店。
 
难道,是开完那两个分店之后,又开的这个分店?
 
嗯,那次圣诞节的时候,还没有这家店呢。
 
这么想着,我不禁站起身,向这杜氏蛋糕走去。
 
也许,人有时候,真的是,一个无意的举动,便能改变全局。
 
我只是那么下意识地,想到那家杜氏蛋糕店门口,去看看,不想,杜凌正好从店里出来。
 
正当我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个招呼的时候,杜凌已经看到了我。
 
“好啊,阳子,”他笑着朝我招了招手。
 
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杜凌,你什么时候,开的这个店?”
 
“噢,开了两个来月吧。本来过完年,是要在宁栾区开店的,不过,因为合同上的一点纠纷,就没在那儿开,而是选了这个地段,”杜凌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店面,“走,走,走,一块到我店里玩会,咱们这都好久没见面了呢。”
 
“你这不是要去忙的吗?”我看到杜凌手中拿着车钥匙,不禁问道。
 
“嗬,也没什么事。就我那女朋友,嗯,上次你见过的,她弟弟下个周过十八岁生日,我女朋友就想让我表示下,买个像样的礼物寄过去,也算是讨得她爸妈的一份欢心吧。毕竟,我们还半年就结婚了,”杜凌说着,笑了笑。
 
“那,要不,你现在去买吧,别耽误你的事,”我忙说道。
 
“嗬,这算什么事?来,来,来,一块到我店里坐坐,我呢,一会儿亲自给你弄个奶酪蛋卷什么的,让你也尝尝,我在澳大利亚学了一个多星期的手艺,到底怎么样。”
 
“在澳大利亚学的?”我愣了愣。
 
“是啊,”杜凌点点头,“嗯,不光是我一个人,还有两个门店的店长呢。
 
杜凌说着,拉开门,朝我招了下手,示意我也一块进去。
 
我点点头,跟着他走了进去。
 
走进店内,我才发现,此时的杜氏蛋糕,已远非六七年前,那个面包房了。
 
屋子左边是一排排整齐摆放的蛋糕架、面包架,上面是当天制作的新鲜糕点。而旁边是餐盘和镊子,供顾客直接夹取。然后,端着盘子,去柜台边结账,并且,可以在柜台边,要各种果汁饮品,各类水果拼盘和特色小零食,这些都可以盛在餐盘里,去旁边的桌子上吃。
 
这让我不禁想到了,高中时,杜凌就跟我说过的,他想开全世界第一家蛋糕超市,像卖自助餐一样,卖蛋糕。
 
而如今,他当初的愿望,算是实现了。
 
看到我脸上的惊讶,杜凌笑了笑,指指旁边的一个空桌,示意我先过去坐会儿。他呢,去给我拿些吃的。
 
我点点头,走过去,坐下了。
 
这时,我看到旁边的一个女孩子,餐盘里,不仅有糕点、面包,还有炸鸡和汉堡,这让我有点疑惑了。
 
杜凌这蛋糕店,怎么卖起了这些东西。
 
这时,杜凌端着餐盘过来了,里面盛着各种类型的糕点面包,还有两杯奶茶。
 
我指了指旁边那个女孩子餐盘里的炸鸡和汉堡。
 
杜凌一下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他笑了起来,“嗯,我们这主打面包,但是总有顾客,说想吃炸鸡和汉堡,于是,我们就推出了炸鸡和汉堡。不过,我们这就一份炸鸡,两份汉堡。要是顾客想吃其他口味的话,我们就直接跟他说,对不起,你到别的店里去吃吧。”
 
听杜凌这么解释,我明白了过来,笑了笑。
 
“嗯,我们那几个师傅,正在厨房里忙的。等会儿,我再给你做糕点吧。来,你先尝尝这些,这都是我们店,最受欢迎的几份甜点,你吃吃看,”说着,杜凌把旁边的塑料叉子、切刀、纸盘等都放在我面前。
 
我点点头,拿起叉子,叉起一个圆形小面包,咬了一口。
 
“草莓味的?”
 
“是啊,”杜凌笑起来,“味道怎么样?”
 
“味道好极了。”
 
“这是哈密瓜味的,这是菠萝味的,这是香蕉味的,这是橙子味的,这是红枣味的,这是椰子奶糖味的,这是巧克力奶糖味的,这是……”杜凌向我一一介绍着。
 
而我,则把餐盘里每样糕点,都尝了个遍

然后,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和杜凌聊天。
 
聊着聊着,便聊到了我现在正办的这个培训班。
 
我就说到了,之前来的那几个执法人员,要我们在一个星期内,办出手续,不然就查封我们的事情。
 
杜凌忽然就插话道,自己认识的一个朋友,正好他父亲是工商局的一个领导,可以让他来帮下忙。
 
我苦笑了下,没有说话。
 
杜凌以为我是怕给他添麻烦,便笑道,“阳子,你别多想,咱们兄弟两个,认识这么多年了,谁不了解谁?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帮你,也是理所应当的。”
 
看着杜凌一脸的诚恳,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心想,杜凌啊,杜凌,我这是还有其他的苦衷啊。我又怎么该和你说呢?
 
唉!
 
“嗯,阳子,你等着,我现在就跟我这朋友打电话,让他帮你把这手续的事,赶快弄了,”说着,杜凌从兜里,掏出手机,就翻起了电话薄。
 
“不用了,杜凌,”我朝他摆了下手。
 
“怎么了?你不是一个星期内,就得办出手续吗?”杜凌疑惑地看着我。
 
“嗯,我需要注册个公司,可是,这注册资金,”说着,我叹了口气。
 
杜凌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他笑呵呵地看着我,“你看我,都忘了这事呢,嗯,注册个公司,不就是十万八万的事情吗?没事,你那缺钱的话,我这有,你先拿过去用,回头注册完了公司,再还给我就是了。”
 
“谢谢你,杜凌。”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感激地冲他连连点头。
 
“嗯,注册一个公司,最低十万块钱,是吗?”杜凌又问道。
 
我愣了愣,然后,摇了摇头。
 
“你不会是,想要注册三万元的那种有限责任公司吧?”杜凌有些惊讶了。
 
我又摇摇头。
 
“什么意思?”杜凌不解了。
 
我没说话,而是低下了头。
 
“怎么了?”杜凌看我不说话,又问道。
 
我在内心叹了口气,还是没有说话。
 
“阳子,你当我还是哥们的话,你就别跟我见外。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了,咱不来那套虚的。”
 
“这——”看到杜凌眼中的真诚,我欲言又止。
 
“阳子,你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磨叽了?嗬,你还真拿我当外人了啊,”杜凌说着,似乎有点不高兴了。
 
唉!
 
算了,还是跟他直说好了。这五十万的注册资金,也不是小数目,我也不指望着任何人能给我帮忙解决。
 
无论如何,这份情,我心领了就是。
 
想到这儿,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得需要五十万。”
 
“五十万?”杜凌一下子愣了。
 
“是啊,要想招生,就得注册个学校,最低是五十万的注册资金。”
 
“这——”杜凌眉头一下子锁住了。
 
我看着他,心像掉进了冰窖。
 
虽然,我没指望着杜凌可以给我帮忙,可是,从那点私心上来说,我还是希望杜凌可以拉我一把,度过这个难关。
 
现在看着杜凌也犯难了,我所有的希望都随之破灭了。
 
唉!
 
这五十万,可不是三万五万,也不是十万八万,换了谁,都要犹豫不决的。
 
“阳子,不瞒你说,我这个店,光装修雇人什么的,就花了二百多万,不然的话,借你五十万,还真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你注册个公司,顶多十天半个月的,也就能还我了。不过,现在要是说,一下子拿出五十万,还真有点困难。我手头,现在就三十来万的流动资金了。这样吧,我晚上再给你打电话,如果这事,我能帮上你的忙,就一定帮你,实在帮不上,那咱们再另想办法。”
 
杜凌的话,很是真诚。
 
我点了点头,“嗯,我这事,你也不用放在心上,顶多,我这培训班,先关门一阵子,后来再想办法,再开就是了。”
 
“阳子,你自己也想开点。要是实在没办法的话,就像你说的,先把培训班,暂时关门下。等我这边,钱够了的话,你就拿过去注册公司。放心吧,还是那句话,咱们兄弟两个,认识这么多年了,谁不了解谁?我能拉你一把,肯定会拉你一把。”杜凌说着,向我笑了笑。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