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33、不做女王,做公主
33、不做女王,做公主



更新日期:2013-02-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叶冰夏是下午两点多,才和我们一块到的老家。
 
尽管零下十几度的天气,把她冻得哆哆嗦嗦,一路上都在不停地呵气取暖。
 
可她脸上的兴奋,还是远远大过这种煎熬。
 
父亲才刚把机动三轮停下,她便迫不及待地把披在身上的大衣掀了下来,准备从车上跳下。
 
我唯恐她摔着了,赶紧拉了她一把。
 
叶冰夏此行的目的,便是想去看看,我姥姥家,东边的那条小河。
 
所以,来之前,我便和父母商量过了,把叶冰夏放在我姥姥家。
 
而我的爷爷奶奶家,就不让她过去了。
 
父亲的几个兄弟,也就是我的那些叔叔伯伯们,都住在农村,而母亲的几个姐妹,也就是我的几个姨妈,则都住在县城。
 
我的爷爷奶奶就一辈子都生活在农村,而姥姥则被经常接出去住。
   
不过,过年的这几天,姥姥是一直在家里的。
 
我还有个舅舅,和姥姥家,住同一个村子。
 
然而,我那个舅妈,却是个蛮横无理而又市井自私的女人,和姥姥一家早早地便断绝了来往。
 
纵使逢年过节,也根本不会过去。
 
所以,过年的时候,也就只有几个亲戚,会过去看望下。
 
而我的姥姥,今年已经九十七岁了。
 
尽管她腿脚都很不错,身体也一直硬朗,可毕竟这么大的年纪了,使得她耳朵多少有些背,有时候,头脑也是一时糊涂,一时清醒,偶尔地,还会认错人。
 
所以,姥姥家,是我认为安置叶冰夏,最为稳妥的地方。
 
在姥姥家,坐着闲聊了一会儿,我便带叶冰夏,去看那条小河。
 
翻过高高的堤坝,是一片小树林,都种着碗口粗细的杨树。然而,究竟是冬天,叶子都落尽了,只剩下光秃秃地枝杈。
 
头上方的太阳,斜斜地照在这些光秃秃地杨树上,投出一条条笔直而又瘦削的树影,使得这个冬日的午后,更显得冷清。
 
“这儿可真安静,”走在小树林里,叶冰夏禁不住感慨出声。
 
“是啊,”我点点头,“一片萧条肃杀,不过,这却是最真实的北方冬天了。”
 
“嗯,”叶冰夏点点头,“你知道吗?走在这儿,我突然就想到了,他们所说的,人生三重境界。”
 
“三重境界?”我愣了一下。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叶冰夏笑了下,说道。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略略一笑,接了过来。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叶冰夏又说道。
 
我点了点头。
 
“麦芽糖,这三重人生境界,你是怎么认为的?”叶冰夏问道。
 
“孤独,探索,顿悟,”我笑了下,说道。
 
叶冰夏愣了愣。
 
“莫名其妙的孤独,苦苦追寻的执着,幡然顿悟的超脱,”我笑了笑,又补充道。
 
叶冰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嗯,还有个人生三重境界,是这么说的,起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后来,‘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最后,‘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我笑了下,说道。
 
叶冰夏没有说话,只是笑着看着我。
 
“起初,不谙世事时,别人说的,我们就认为是对的。在学校里,老师教的,书上写的,我们都认为是对的。见义勇为,邪不压正,正直,善良,真诚,宽容,这些,我们都相信是对的。那时候的我们,一直认为山是山,水是水,对是对,错是错,是是是,非是非。
 
后来,渐渐长大了,才发现,原来并不是那么简单。到了社会上,我们才发现,一直认为对的,有时候,却是错的,而我们认为错的,有时候,却是对的。正直,善良,真诚,宽容,却让我们处处碰壁,跌得头破血流。我们才发现,这竟是一个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世界。于是,我们开始怀疑,开始迷茫,不相信学校里老师教的,书上写的那一套了。
 
最后,慢慢老去了,经历了人生的起起落落,是是非非之后,我们才明白过来,原来正直、善良、真诚、宽容,这些道德品质,永远都没有错。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对还是对,错还是错,永远都是邪不压正,坏人永远不会有一个好下场。尽管他会得意一时,猖獗一时,可最后,还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而假的永远成不了真,真的也永远不会假。”
 
说完这些,我又想到了,自己之前办公司,被骗的经历。那段时间的我,一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这两年的多的沉默、反省,已让我心中慢慢释然了。
 
“山还是山,水还是水”,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到,才能感悟到,也才能拿得起,放得下啊。
 
“嗯,麦芽糖,咱们不聊这些比较沉重的话题了,换点轻松愉快的吧,今天是大年初一,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叶冰夏笑了下,说道。
 
“这——”我愣了愣,“嗯,可能我说了,你会觉得我这人太世俗了吧。”
 
“世俗?”叶冰夏笑起来,“就冲你刚刚那番‘山山水水’的人生理论,你啊,即使世俗,也是惊世骇俗。”
 
我笑了起来,“嗯,咱们不是要去河边吗?边走边说吧。”
 
“好,”叶冰夏点点头,“不过,你得先告诉我,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那你的新年愿望呢?”我反问道。
 
“这个嘛,得等你先说完后,我才能告诉你,毕竟,是我先问你的。”叶冰夏笑着说道。
 
“那好吧,我的新年愿望,就是今年可以赚上二十万块钱,”我说着,看着不远处的河岸。
 
“你赚那么多钱,干什么?”叶冰夏愣住了。
 
“还钱,”我没有看叶冰夏,而是把目光一直落在结冰的河上。
 
“还什么钱?”叶冰夏继续不解地问道。
 
我看了眼叶冰夏,看到她眼里的惊讶,略略笑了笑,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用力一甩手,石子在空中滑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落在了硬邦邦的冰面上。
 
扔完第一颗石子,我又接二连三地,一口气扔了五颗。
 
正准备扔第六颗的时候,叶冰夏说话了,“麦芽糖,你还没回答我呢,到底还什么钱啊?”
 
我看了看叶冰夏,然后,一甩手,第六颗石子飞了出去。
 
然后,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转过头来,“零九年的时候,我办了个文化公司,结果被人骗了,现在还欠别人十五万以上的钱。”
 
叶冰夏愣住了。
 
看她脸上的惊异,我笑了笑,“公司成立了不到半年,就倒闭了。然后,我在家沉默了整整两年。直到三个月前,我去一个朋友那散心,他是做连锁幼儿园的。我在那儿住了三天,他跟我聊了很多。回来后,我就打算去做教育培训。后来,便有了现在的这个培训班。”
 
叶冰夏瞪大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的样子。
 
“昨天晚上,你在我家过的,你应该能看出来,我们家很穷。穷的原因,就是我当初办公司,失败了,欠了别人十五万以上,也许是十六七万吧。所以,我们家一直省吃俭用地来还钱。”我说着,努力笑了下。
 
叶冰夏点点头,隔了一会儿,她抬头看着我,“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
 
被叶冰夏这一问,我也愣住了,“噢,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其实,刚刚我也不想告诉你的,这些都是我自己家的事,没必要让你也跟着操心。不过,你问我新年愿望,说实在,除了赚钱还钱,真没什么新年愿望了。父母为了我,每天都在奔波忙碌,我想,如果自己能赚出这笔钱,就不用他们这些辛苦了。”
 
“嗯,”叶冰夏点了下头。
 
我们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话。
 
忽然地,叶冰夏就抱住了我。
 
我怔了下,也用力抱住了她。
 
“麦芽糖,我要帮你完成这个愿望,”叶冰夏靠在我肩头,轻轻说道。
 
“嗯,”我只感觉鼻子酸酸的,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能把怀中的叶冰夏,抱得更紧了。
 
“其实,你知道吗?今天我来这儿,不是想看这条小河的,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老家。想知道我爱的那个男孩子,童年是在哪儿度过的,哪条小路,他曾经走过,哪间屋子,他曾经住过,哪块石头,曾经记得他,哪棵小树,曾经认得他。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爱上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的你,我想假装这一切没有发生,没有到来,可是,我发现,我骗不了自己的心。我想和你在一起,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和你在一起。从小到大,我都没有喜欢过任何一个男孩子,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种什么感觉。
 
于是,我就问我们宿舍,正在谈恋爱的洛可可。她跟我说,喜欢一个人就是,明明日夜思念,却见面之后,假装漫不经心,不理不睬,或者闲扯一些无关紧要,不痛不痒的话题。两个人在一起时,会很刻意地在乎自己的言行,生怕自己哪儿出现了差错。而心情则波动很大,有时候会因为一句话,高兴半天,有时候又会因为一件小事,而伤心很久。甚至,有时候,还会吃点小醋。
 
当洛可可把这些,都告诉我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已经深深喜欢上你了。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却总是忽左忽右,游离不定,这让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直到昨天晚上,在翡翠桥,我才鼓足勇气,去暗示你。你知道吗?如果当时,你没有抱住我,我就找出租车,回学校了。等到初六的时候,再去培训班,而帮你做完这一期之后,就离开了。嗯,永远地离开你。虽然我心中也会有不舍,可是,我没有其他的选择。
 
然而,昨天晚上,你抱住了我,还对我说,我爱你,你知道当时,我心中什么感觉吗?我真的觉得自己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那一个人了。如果,我人生中,只能爱一个人,那么,那个人,就是你。无论后来发生什么事,我们最终是贫是富,我都像现在一样,深爱着你。”
 
叶冰夏的声音并不是很大,可是,每一个字,却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上。
 
“夏夏,谢谢你,给我的爱。你永远都是我的女王陛下,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来侍候你,照顾你,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捍卫你,不让你受一点的委屈,不让你受一点的伤害,永远一心一意,永远不离不弃。”
 
“我不要做女王陛下,要做你的公主。”叶冰夏嘟囔了一句,“而且,还要你把这些话都重复一遍。”
 
“好,我唐碧阳在此立下誓言,叶冰夏,永远都是我的公主,我愿意用我的一生,来侍候她,照顾她,用我的生命,来保护她,捍卫她,不让她受一点的委屈,不让她受一点的伤害,永远一心一意,永远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