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26、在网吧上课
26、在网吧上课



更新日期:2013-02-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二天早早地,我就赶到了培训教室。
 
打开门,我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七点零五。
 
七点十分的时候,叶冰夏过来了。
 
紧跟着,卢晓鹤也过来了。
 
秦初玥,则到了七点四十才过来。
 
和她一块过来的,还有那七个学生。
 
秦初皓开车帮忙送了四个学生,而另外的一辆出租车上,还装了三个学生。
 
这是时隔三个多月,我又一次见到秦初皓。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夹克,头发似乎得有两三个月没理过的样子,显得有些杂乱。下巴的胡子,也好几天没刮过了似的,参差不齐地冒了出来。
 
还未等我说话,秦初皓先打了个哈欠,说最近门头的生意不是很好,就在网上新开了个店,现在又得忙着门头,又得忙着网店,最要命的是小孩子这几天一直在拉稀,可把他忙坏了,几宿几夜都没睡个安稳觉。
 
我看着他脸上的疲惫,忽而便觉得面前的他,几乎和之前认识的那个他,判若两人了。
 
因为,我一直都认为,他属于那种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的浪荡公子哥,对于什么事情,都是骂骂咧咧,漫不经心。
 
而现在,从他的嘴里说出的这番话,着实让我诧异。
 
也许,这是因为他现在多了个儿子,家庭责任心重了的原因吧,所以整个的人,比以前成熟稳重了。
 
又简单地闲聊了一会儿,秦初皓便和我告别,说要去店里了。
 
于是,他便开车离开了,而我,则继续忙碌着安排来上课的学生。
 
那个叫卓文裕的孩子,是最后一个到来的。
 
七点五十五分的时候,他爸爸,也就是卓父,才开车过来。
 
车门打开后,让我们所惊讶的是,只看到了卓父,而没有见到那个叫卓文裕的孩子。
 
见我们脸上的惊讶,卓父就赶紧走上前,跟我们解释,说儿子死活不愿意来上课,生拉硬拽地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把他弄到车里。而现在,到这门口了,这孩子却说什么也不下车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卓文裕还在车里,不愿意下来。
 
于是,我招呼身边的秦初玥、卢晓鹤和叶冰夏,让她们三个人先给去孩子们上课。
 
然后,我让卓父在培训教室门口等我,自己径直走到了车前。
 
我先敲了几下车窗,然而,里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回头瞅了一眼卓父,他指了指车的前门,作了个开门的手势。
 
于是,我便把车子的前门打开了,猫腰钻了进去。
 
我一眼便瞅到了在后座上,正扭着头,冷着脸的一个男孩子。他双手插在上衣的口袋里,脸上没有一点的表情。
 
“你好,卓文裕,是吗?”我用十二万分的诚意,笑着打招呼道。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这个男孩,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完全把我当成了空气。
 
“嗯,我先说明一下,我过来,并不是想把你喊下车的,只是想过来和你说几句话。嗯,几句只有你、我,咱们两个人知道,而别人都不知道的话。”说着,我把车门给关上了。
 
这个叫卓文裕的男孩子,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
 
“我听你爸说,你平时很喜欢上网玩游戏,是吗?”我笑着问道。
 
面前的卓文裕还是一丝不动的坐着,甚至,连眼珠都没眨一下。
 
“嗯,你这样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对吧?那好,我接着往下说,”说着,我笑了一下。
 
“你现在是初二,那你知道,当我和你这么大的时候,在干什么吗?嗯,和你一样,也是非常叛逆,不安分,喜欢玩游戏。不过,我们那个时候,还没有网络游戏。那是九八、九九年的时候,没有电脑,我们就去游戏室里玩街机。玩的最多的,是《拳皇97》。我想这款游戏,你应该也知道一点吧。现在有个《DNF》,就是由它改编而来的。”
 
说到这儿,我顿了一下,“那个时候,我们玩游戏也很疯狂,中午一放学,就跑到游戏室里了,为了省点钱,买几个游戏币,经常要饿上一天的肚子。那时候,我最喜欢的是周末,和家里说,去同学家做作业,然后,便一头扎进了游戏室,玩得昏天暗地。当时,除了《拳皇97》,还有《三国战记》、《西游记》、《地狱神龙》,很多很多游戏,都让人非常入迷。现在回想起来,还是热血澎湃啊。”
 
说到这儿,我感慨地叹了口气,“你知道,中国最早的那批网络游戏,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吗?二零零一年,正好那一年,我上高一。最早的时候,我们玩的是《千年》,后来是《天堂》、《传奇》、《奇迹》,还有《魔力宝贝》。整个高中,我都在逃学玩游戏,曾经连续十六天,窝在网吧里通宵,就为了打到一件衣服。我那时候,对网络游戏的疯狂,一点都不比你差。
 
不过,自从上了大学之后,一直到现在,整整七年了,我都没有玩网络游戏了。你知道,为什么吗?”说完,我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卓文裕。
 
这个叫卓文裕的男孩子,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似乎,我刚刚说的这些,都是和他无关似的。
 
看到这种情况,我呵呵一笑,“因为当时,我有个朋友说了一句话。也就是那句话,让我忽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我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并不是我以前想的那样。”
 
“嗯,我猜,你现在肯定在想,好不容易有了个寒假,本来可以好好玩会游戏,结果,你爸又把你送到这个寒假班,让你每天上课下课,上学放学,真是太可恶了,是不是?”
 
说完这话的时候,我看到面前的卓文裕朝我瞥了一眼,不过,还是没有说话。
 
“照你的想法,来这个寒假班,每天都有上不完的课,做不完的题,是不是?”说着,我笑了笑,“嗯,那我现在告诉你的是,你想错了。嗯,你知道吗?我们这个寒假班,除了这一个教室之外,还有一个教室,你知道在哪儿吗?
 
嗯,我告诉了你,你可别告诉你爸啊,不然,他要是知道了的话,肯定不让你补习了。我们另外的一个培训教室,就是——”说到这儿,我压低了声音,很认真地说道,“网吧。”
 
果然,当“网吧”这两个字,一出口的时候,我就看到卓文裕身子晃了一下,眼中掠过一丝的疑惑。
 
“你没听错,就是网吧。你现在转过头来,看着我的眼睛,就会知道,我没有撒谎骗人。”我用一种很肯定地语气说道。
 
说完,这句话,我便没往下再说了。
 
因为,我在等待卓文裕把头转过来。
 
我相信他会转头过来。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我在心中默数着,等待卓文裕的反应。
 
在我默数到十二的时候,卓文裕终于把头转了过来,他直直地地盯住了我的眼睛,脸上是一种狐疑不定地表情。
 
“嗯,现在,咱们想办法,让你爸先回去,咱俩一块去网吧,也就是第二培训教室上课去。上课的内容呢,就是你来教我,玩你最喜欢的那个游戏。不过,咱俩可得有言在先,这件事,只能你、我两个人知道,不能告诉你爸,更不能告诉其他来补习上课的同学,当然,也不能告诉其他那几个老师。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共同的秘密。”
 
说到这儿,我笑了笑,“想想吧,你自己一个人玩网络游戏,肯定很无聊,这样,我和你一块玩的话,绝对要有意思多了。”
 
然而,卓文裕脸上,还是难以置信地样子。
 
看他还在怀疑,我点点头,“嗯,这样吧,咱们拉钩好了,等你爸一离开,我们就去网吧。来,来,来,拉钩,拉钩,谁说话不算数,谁就是小狗。还有,我要给你说明一点,什么时候,你教我玩的那个网络游戏,我水平超过了你,咱们就什么时候结束在第二教室的上课。当然,如果我比较笨,而你又很聪明的话,那咱们这个课程,可能整个寒假班,都在网吧里上了。”
 
说着,我把右手的小拇指伸了过去。
 
卓文裕略一犹豫,把小拇指也勾了过来。
 
见状如此,我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好了,那咱们先支走你爸,去第二教室上课吧,”说着,我笑了下,便准备打开车门,“嗯,说好了啊,这件事,只有你、我两个人知道,不要告诉第三个人。”
 
说完,我推开车门,从车里走了出来。
 
然后,朝后座上的卓文裕,招了招手。
 
也就是那么两三秒钟的时间,后车门被打开了。
 
紧跟着,卓文裕从车里走了出来。
 
我朝他点头笑了笑,然后,朝旁边一直站在那儿的卓父,招了下手。
 
卓父见状,赶紧走了过来。
 
“嗯,您先忙吧,这孩子就交给我们了,我这就和他一块去上课。”我笑着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可真麻烦你们了啊,”卓父满脸堆笑地说道。
 
“没事,您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再和您电话联系。”
 
“那行,我先回去了啊。”卓父喜不自禁地说道。
 
“对了,中午的时候,您就不用过来接孩子了,让他在这儿和我们一块吃饭吧。晚上的时候,您来接孩子之前,先给我打个电话。到时候,我好提前把当天上课的内容,系统地再给他复习一下。”我笑道。
 
“好,好,好,我记住了,中午不用接孩子,晚上接孩子之前,先给你们打个电话说一声,免得耽误你们的课程安排。”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那您赶紧忙您的事情去吧,再见了。”
 
“再见。”
 
说着,卓父上了车,接着,汽车发动了起来。
 
看着小轿车驶远了,我转过头来,看了眼身边的卓文裕。
 
只见他正看着我,眼中仍然是疑惑重重地样子。
 
我笑了笑,“嗯,咱们走吧。”
 
说完,我们两个一前一后,向兰溪小学旁边的一个网吧走去。
 
路上的时候,我给叶冰夏发了个短信,说我和卓文裕一块的,让她们不用担心,她们忙自己的事情就是,而给卓文裕补课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
 
走到网吧,我去收银台,开了两台机子。
 
然后,和卓文裕一块坐了下来。
 
趁着打开电脑的时间,我瞅了下前后左右。因为学生们都放寒假的缘故,几乎每台电脑前,都坐着个和卓文裕年龄相仿的孩子,尽管看起来还是一脸稚气,可是,玩起游戏,手法却娴熟得不得了。
 
很多人都在玩一款叫《穿越火线》的游戏,弄得整个网吧,都是噼里啪啦地键盘声。
 
正当我想问下卓文裕是不是也玩的这款游戏时,只见他已经把桌面上,《穿越火线》的快捷图标点开了。
 
接着,飞快地输入了自己的QQ号码。
 
点完确定后,就进入到了游戏画面。
 
他抓起耳机,往头上戴的时候,瞅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下,他鼠标的位置——上海一区,角色姓名——龙帝の影。
 
“我先建个角色,等下就去找你。”说着,我也点开了桌面上的快捷图标。
 
《穿越火线》这款游戏,我只玩过一次。那是去找黄钧的时候,他让我先到他同事的宿舍里等他下班。碰巧他同事的电脑上有这款游戏,而且设置的自动登录账号和密码。于是,我就玩了一会儿。
 
而因为高中的时候,一块逃学玩游戏的同学中,有不少人喜欢打CS,所以,我便也多少玩了段时间的CS。当时,水平说不上好,但也不算很差,也就是个中间水平吧。
 
不过,毕竟,到现在来说,已经七八年的时间了。
 
所以,当看到身边的卓文裕,灵活自如地操作着键盘和鼠标时,我不禁心生感慨,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很快,建好了角色。
 
此时,卓文裕已经建好一个1VS1的房间,等着我了。
 
我登录了进去。
 
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人影已经冲到了身前,接着抬手一枪,我便倒在了地上。
 
再次复活后,我吸取了刚刚的教训,先找了个角落躲了起来。
 
等到卓文裕跑进来的时候,我便狂点鼠标。
 
结果,还没等我打到他,他已经把我又一次打挂了。
 
这样,一连打了十多局。
 
我只打挂了他一次,而他则几乎每次是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把我打挂了。
 
还有一次悲剧的是,我炸弹刚刚扔出去,还没来得及跑开,自己就把自己炸死了。
 
这样打了半个小时的时候,我觉得有些口渴了。
 
于是,去买了两瓶可乐回来,然后,递了一瓶给卓文裕。
 
卓文裕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拧开盖子,他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口。
 
因为天冷的缘故,这可乐一下肚,他就有些受不了了,伸长舌头,一个劲地往外呵气。
 
我看着他,笑了笑,“这么冷的天,你喝这么急,对胃可不好啊。”
 
让我惊讶地是,卓文裕这一次,竟然冲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这使我很受鼓舞,于是,我把可乐往桌子一放,抓起鼠标,“来,来,来,咱们继续。还是这个地图。”
 
这样,整个上午,我一直都和卓文裕在打游戏。
 
而我的水平,也从最初的十局胜一,变成了十局胜三,甚至有一次,是五比五打平。
 
这让我看到了成功的希望,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我就能打过卓文裕,让他回教室上课。
 
中午的时候,我们一块去旁边的快餐店,草草吃了点午饭。
 
吃饭的时候,我给叶冰夏发了个短信,我正在和卓文裕一块在吃饭,就不用给我留饭了。
 
吃完午饭,我和卓文裕一块又回了网吧。
 
又整整地玩了一下午的游戏。
 
而趁着打游戏累了,休息的档儿,我们又在网吧,要了两份大碗面。
 
五点多的时候,叶冰夏给我发短信说,准备放学了。
 
于是,我和卓文裕一块出了网吧,往培训教室的方向走。
 
路上的时候,卓父打来电话了。
 
我看了身边的卓文裕一眼,他则一直在低着头。
 
我便笑着说,卓文裕一天都表现很好,我们相处交流地非常愉快。
 
然后,我挂了电话。
 
回到教室,秦初玥和卢晓鹤正在找出租车,准备送那七个孩子回家。
 
叶冰夏,正忙着整理课桌。
 
其他的那些学生,则都已经走完了。
 
因为我之前电话里,就交待了叶冰夏,让她和秦初玥,还有卢晓鹤先不要过问卓文裕的事情,所以,当我和卓文裕回来之后,她们只是稍微打了个招呼,便忙各自的了。
 
很快,出租车找到了,秦初玥和我们打完招呼,便和孩子们离开了。
 
接着,卢晓鹤因为家里有事,也回去了。
 
教室里,只剩下了我、卓文裕和叶冰夏。
 
我招呼卓文裕先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等他的爸爸来接。
 
然后,我帮着叶冰夏打扫教室。
 
叶冰夏在一楼扫地,而我去二楼帮着整理桌椅。
 
当我在二楼忙完了,回到一楼的时候,我才发现,卓文裕竟然拿着扫帚,在帮着叶冰夏扫地。
 
这让我几乎惊大了嘴。
 
卓文裕把地扫完之后,又把垃圾都倒进了垃圾桶里。
 
然后,便拎着垃圾桶出门了。
 
本来我想和他一块去倒垃圾的,可是,转念一想,让他自己一个人去锻炼一下也好。于是,我便帮着叶冰夏整理桌子。
 
这时,卓父推门进来了。
 
“好啊,”他一进门,就跟我和叶冰夏笑着打招呼道。
 
我连忙拉过旁边的一个凳子,让他坐了下来。
 
“文裕今天没给你们添麻烦吧?”卓父笑呵呵地问道。
 
“肯定没有啊,”我笑着,指指他脚下的地面,“你看看,这地面多干净啊,都是刚刚卓文裕帮着打扫的呢。”
 
卓父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相信地看看我们,又看看脚下的地板。
 
“是啊,”叶冰夏笑了下,“卓文裕这孩子又听话又懂事,看我在打扫卫生,二话不说,拿起扫帚,就帮着扫地。这不,刚刚又抢着去倒垃圾了。”
 
“真的吗?”卓父半信半疑地看着我们。
 
正好这时,卓文裕拎着垃圾桶走了进来。看到卓父在这儿,他低下头,一声不吭地把垃圾桶放到了门后,然后,又帮着整理课桌。
 
而卓父,则瞪大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看着儿子。
 
似乎,在他眼中,这一切,都太意外太意外了。
 
看到他脸上的惊讶,我笑了笑,“嗯,文裕一天都很听话呢,我们相处地非常友好,他还教会了我很多事情呢,”说着,我把头转向了卓文裕,“嗯,文裕,你说说,今天在这儿过得怎么样?还满意吗?”
 
卓文裕抬头看了我一眼,又看看叶冰夏,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卓父的身上,他努力地作出了个笑容,并点了点头。
 
我再看卓父时,他脸上是按捺不住的欢喜。
 
看到这样的情形,我心中也充满了喜悦。
 
这时,忽然有人推门进来了。
 
我抬起头,只见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叶冰夏停下手中的活,笑着走上前去。
 
面前的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下,问道,“你们这是办寒假班的吗?”
 
“是啊,”叶冰夏点点头,说道。
 
“我想给我女儿找个寒假班的,不过,你们这条件也太简陋了吧,这么冷的天,连个空调也没有。这怎么行啊?”这个妇女抱怨道。
 
“你别看这儿条件现在不怎么样,可这儿的老师都很负责呢。嗯,这是我儿子,之前在新世纪上了一个多月,那儿条件是好,四个人一个班,空调暖气,一应俱全,可是,你看,我现在还不是把我儿子送到这儿来了?”卓父忍不住说话了。
 
这个中年妇女愣了一下,看看卓父手中的车钥匙,又回头看了下门口停着的奔驰车。
 
“我觉得,找培训班,规模和档次是一个条件,可是,更关键地,我认为应该是老师的责任心,究竟对孩子负不负责,愿不愿意和孩子用心交流,理解孩子,关心孩子,和孩子作朋友,一块把孩子的分数给提上去。”叶冰夏笑着说道。
 
“嗯,您看一下,这是我们昨晚上给孩子出的摸底试题,为了出这些试题,我们有的老师,昨晚都忙到快十二点呢。”说着,我把桌子上,我们昨晚出的那些摸底试卷,拿给了这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接了过来,半信半疑地翻阅起来。
 
“您看,这是我们通过摸底考试,给每个孩子量身定做的学习计划表,等会儿,我们就要把它贴墙上去的,”说着,叶冰夏把一份手写的计划表,也递给了那个中年妇女。
 
“嗯,那好吧,你们学费多少,我给我女儿交钱。她在她们班,成绩可一直都是班里的前三名。本来,我打算让她去新世纪或领航者的,不过,看你们做培训班做的这么认真,就让她在你们这学好了。”说着,这个中年妇女放下手中的摸底试题和计划表,从身上掏出钱包。
 
“您女儿也是这兰溪小学的吗?”叶冰夏一边找收据单,一边问道。
 
“她都上初三了呢,还有半年中考,”这个中年妇女说道。
 
“嗬,正好,我们这也有初三的学生,在这补习的,对了,她也是在十一中学读书吧?”叶冰夏又问道。
 
“是啊,”中年妇女点点头,“嗯,你们可一定得对我女儿用点心,把她分数再提高一截啊,明年我想让她考宁溪一中的。”
 
“行,我们一定全心全力,帮她提高分数。对了,她叫什么名字?”
 
“瞿彩霞。”
 
“嗯,这是我们的收据单,每天三十元学费,扣除今天这一天,还剩下十三天,一共是三百九十元。”
 
“三百九?”
 
“是啊。”
 
“你们这儿可真便宜,我打听过了,新世纪和领航者的寒假班,都得两千多呢。”这个中年妇女一边说着,一边递过来四张一百元的钱。
 
“别看这收费不高,可您放心好了,我们这老师都很有责任心的。”我笑着说道。
 
“每天早上八点正式上课,让您女儿到时候别迟到了啊。”叶冰夏说着,递过去单据和找零的十元钱。
 
“行,那麻烦你们了,”中年妇女接过单据和找零,和我们打完招呼,便离开了。
 
这时,卓文裕也帮着把课桌都整理好了。
 
看卓父一直在等孩子,我笑着说道,“嗯,文裕,天也快黑了,你和你爸一块先回去吧,我们明天早上见。”
 
卓文裕点了点头,接着,卓父也站了起来,又向我道谢了一番,然后,父子俩向门外走去。
 
我把他们送到车边,卓父先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卓文裕拉开车门,准备上车的时候,他忽然转过头来,凑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谢谢。”
 
他的声音很小,可是,我却听得真真切切。
 
我愣一下,再看卓文裕的时候,他已经坐进车里了。
 
我冲着他笑了笑,挥挥手,和他作别。
 
然后,小轿车开动了。
 
我回过头来,看到正站在门口的叶冰夏。
 
晚起的寒风,吹起她的头发左右飘摇,显得整个人都很是单薄的样子。
 
我心里忽然就产生了想要过去抱住她的冲动,然而,只是那么一个片刻,这个念头便烟消云散了。
 
“我们也回去吧,”我努力笑了下,说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