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22、斗志昂扬
22、斗志昂扬



更新日期:2013-02-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月十一日。星期六。
 
这一天是兰溪小学放假的日子。
 
也是我们招生的第三天。
 
第一天,我们没有招到学生。
 
第二天,我们招到了一个学生。
 
尽管如此,可我仍然对这第三天,也就是最后一天的招生,充满了希望与期待。
 
早上八点钟的时候,我便赶到了培训教室。
 
我想,也许,会有家长,赶早去咨询报名。
 
八点半的时候,叶冰夏过来了。
 
接着,秦初玥也赶来了。
 
然后,是卢晓鹤。
 
吃过早饭之后,我们便回了教室。
 
商议最后一天的招生,该怎么做。
 
这时,只听门口“吱呀”一声。
 
我抬起头,只见门口站着一位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
 
我们几个谁都没有说话。
 
这时,那个中年妇女扫视了一遍众人,紧接着,便把目光转移到了旁边的秦初玥身上,“是了,昨天就是你给我发的传单吧,现在,我来给我女儿报个名。”
 
听到“报名”这两个字,我浑身一震,登时便来了激情。
 
这就像是溺水挣扎的人,哪怕手中抓住的仅仅是一根稻草,也能给他极大的鼓舞,让他拼力活下去。
 
接下来,我们几个一边“阿姨长、阿姨短”地喊个不停,一边忙不迭地端茶倒水,擦桌子,递凳子,拿资料,找单据,俨然把这位突然登门的中年妇女,当成了拯救我们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大恩人、大救星。
 
如此热情而又周到的服务,让这位家长,很是满意,她一个劲地点头,说如果邻居的朋友孩子也要上培训班的话,一准给我们都介绍过来。
 
这让我们又是一番千恩万谢。
 
送走家长后,我们每个人脸上都是难以抑制的喜悦和激动。
 
尽管,这只是我们招来的第二个学生,可是,这意义却是相当重大,它让我们有理由相信,既然能招到第二个学生,就肯定能招到第三个、第四个、第五、六、七、八个的学生。
 
“至少,这个寒假,咱们不用四五个人,都围着一个孩子转了啊。”秦初玥笑嘻嘻地说道。
 
“我看啊,要不,你们两个负责照看那个叫丁大毛的小男孩,而我和玥玥姐呢,我们负责照顾今天报名的,这个叫王芳菲的女孩子吧。”卢晓鹤笑着说道。
 
“这不公平啊,那个小男孩,很调皮的呢,而小女孩照顾起来当然省事了啊。”叶冰夏辩解道。
 
“那,要不,换我和螃蟹哥哥负责照顾那个小男孩,你们两个照顾那个小女孩吧。”秦初玥笑道。
 
“这——”叶冰夏愣了下,“那个小男孩,很麻烦的啊。还是我来照顾吧。”
 
“没事的,我对小孩子一向比较有耐心,”秦初玥笑着说道,“两个星期下来,我肯定让他既乖巧听话,又把成绩给他提高上一大截。”
 
“噢,那好吧,”叶冰夏略略笑了下。
 
“那我看,不如这样吧,咱们再招到学生,分配到人好了,我和夏夏一组,你们两个一组。咱们比赛看看,到寒假班结束了,谁带的学生,成绩进步的快,怎么样?”卢晓鹤提议道。
 
“没问题,”秦初玥一口便答应了下来,“这样吧,开课的第一天,先给他们出一张试卷,就像是摸底考试。到寒假班结束的那天,再出一张试卷,然后对比一下,谁成绩进步了,进步的程度怎么样。再根据这个,算出到底是谁赢谁输。你们说,怎么样?”
 
卢晓鹤思考了一下,然后点点头,“那行,对了,怎么分配学生?哪些学生,是属于我们的,哪些学生,又是属于你们的?就像是,有些学生,很调皮,有些学生,很听话,这怎么办?”
 
“这样吧,等招生结束了,咱们来抓阄。把所有的学生编号一下,然后,只抓编号就行了。”秦初玥眼珠一转,随口说道。
 
“行,就这么定了。”卢晓鹤点头说道。
 
“不过,招生的时候,咱们大家可要一起努力,不分什么你我他啊。”秦初玥笑嘻嘻地说道。
 
“这肯定啊。”卢晓鹤点点头,她目光扫视了一遍教室,便落在了我和叶冰夏身上,“对了,这半天光是我们两个在商议,还没问他们两个呢。”
 
“没关系的,螃蟹哥哥,就由我来代表了,而小虾妹妹,就由你来代表好了。”
 
“那好,大闸蟹、皮皮虾,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啊。”卢晓鹤说着,冲叶冰夏和我呵呵一笑。
 
“噢,”叶冰夏抬起头来,看我们三个人都在看着她,努力笑了笑,“我没什么意见,就按你们说的来好了。
 
我正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只听叶冰夏说话了,“啊,这都快十一点了,咱们得准备去招生啊。再晚会儿的话,他们就都放假了。”叶冰夏说着,便伸手去拿桌上的宣传资料。
 
“是啊,这会儿,领航者、新世纪他们,肯定都在忙活了,咱们也赶快过去吧。”我说着,也拿过桌子上的资料,顺手给身边的秦初玥,也递了一份。
 
“那,我要和你们一块去招生吗?”卢晓鹤犹豫了下,问道。
 
“嗯,刚才不是说好了吗?你在这儿负责接待,有家长过来询问报名的话,就交给你了,”说着,我把头转向了秦初玥和叶冰夏,“咱们走吧。”
 
“好,”秦初玥点了下头。
 
紧接着,我、叶冰夏、卢晓鹤三个人,便每人抱着一沓宣传单,出了门。
 
看叶冰夏一直低着头,似乎有心事的样子,我就把秦初玥喊到一边,交代了她几句,让她等会儿发传单时留点神,照顾一下叶冰夏。
 
交代之后,我便把注意力,又转到了兰溪小学门口。
 
和前两次只摆宣传桌不同的是,现在,领航者还支起了两个蓝色帐篷,帐篷前支了充气拱门,上面挂着横幅,写着“寒假班报名开始了”几个大字。
 
新世纪,则开来了两辆宣传车,而且,还在两辆车之间,挂起了一道“寒假班报名点”的横幅,而横幅前面,是一排的X型宣传支架。
 
而程达,宣传手段上更是有所创新,竟然在背着的每个书包上,拴了五六个粉红、桔黄、天蓝、草绿等颜色的氢气球,用一米多长的线拽在半空中,显得格外显眼。而对于每个家长,她们也同样赠送印有“程达教育”字样的氢气球。
 
于是,一时间,兰溪小学门口,几乎每个家长,手中都拿着五颜六色的氢气球,自然地,这也极大地帮程达进行了宣传。
 
看到这一幕幕地人流交错,穿梭不息地画面,我内心不禁开始躁动不安起来。
 
胸腔中,就像是有一团熊熊烈火,让我整个人都在沸腾燃烧。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冲过去,使出浑身解数,和他们一较高下。
 
三步并作两步,我来到了家长们面前。
 
打招呼、作介绍、发资料。
 
再一次打招呼、作介绍、发资料。
 
一个又一个的家长,一张又一张宣传单,我不知疲倦地忙碌着。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战场上厮杀的勇士。眼中、心中,已别无他物,只剩下了,这一个个的家长,一张张的宣传单。
 
是的,我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让他们都知道,我们红帆船也在办寒假班。
 
而且,我们不比领航者、新世纪、程达他们差。
 
我的精神面貌,我的昂扬斗志,就表明了这一切。
 
尽管他们是霸者,是大鳄,可是,我们并不惧怕他们,我们在和他们竞争,我们在和他们赛跑,在火中取栗,在虎口夺食,在兰溪小学,这三千多家长的心中,插上一杆我们自己的旗帜。
 
不管最后结果如何,即使惨败,我们也不会一蹶不振,更不会自暴自弃,而会重整旗鼓,准备下一次的冲锋,准备下一次的抢攻。
 
总有一天,我们会用行动,用结果,旗帜鲜明地告诉他们,这个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世界,我们才是最大的赢家,最后的王者。
 
尽管当初,我们是如此的羸弱,如此的渺小,可是,只要有不屈不挠的斗志和激情,我们就永远都有成功的可能。
 
我的心中,一直都在热血澎湃着,而手中,那两三百份的宣传单,不知不觉,便都全部发光了。
 
看着那仍然鱼贯而出的学生,和一拥而上的家长,我有点后悔了,没再多带点宣传单。
 
我四处张望着,寻找叶冰夏和秦初玥。
 
很快,便在人群中找到了,正忙着发宣传单的她们。、
 
我拨开人群,快步跑了过去。
 
叶冰夏看到我,愣了下,“你那些宣传单,都发完了?”
 
“是啊,”我点点头。
 
“可是,这才不到半小时啊,”叶冰夏脸上是难以置信的惊讶。
 
“不是吧?”我愣了愣,之前几次发宣传单,同样的数量,都要花上一到两个小时,才能发完。
 
“嗯,不多说了,咱们快把这些宣传单都发出去吧,能抢一秒是一秒。”说着,叶冰夏往我手中塞了一沓的宣传单。
 
我点点头,简单打了个招呼,我便又一头扎进人群中,分发宣传单。
 
等到我手中的宣传单,都发完的时候,叶冰夏和秦初玥,也把各自的宣传单,都发完了。
 
我们三个又凑在了一块。
 
此时,仍有学生,不断地从校门口走出来。
 
不过,比起刚才,学生已经明显少了很多,家长也明显少了很多。
 
我本来还想再回去拿一些宣传单,补发一下的,可叶冰夏说,我们估计只剩下八九百份宣传单了,刚刚够去发到十一中学和居民小区。
 
于是,我便打消了补发的念头,而是和她们一块,回了我们的培训教室。
 
这时,已经是十二点多了。
 
我便提出一块去吃饭,卢晓鹤本来还打算继续留下来看门,可是,叶冰夏说自己不大饿,只是有点累,还是留下她看门好了。
 
我们拗不过她,于是,就把她留了下来。
 
然后,我、秦初玥、卢晓鹤三个人一块去吃饭。
 
还是去的那家小笼包店,之前一直招待我们的那个伙计,见到我们,又免不了热情洋溢地拉扯一番。
 
我跟他开玩笑说,我把朋友们都介绍来这吃小笼包了,什么时候,有家长想给孩子补习功课,也介绍到我们那培训班来。
 
那伙计笑着点头说,那是一定,只要有家长问哪个补习班好,他就绝对推荐我们这家。
 
吃完小笼包,我们又给叶冰夏带了一份饭,然后,和那伙计简单告别,离开了小笼包店。
 
下午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商量了,这一次,换叶冰夏留下来看门,我、秦初玥、卢晓鹤,则去十一中学,发宣传单。
 
那三千份的宣传单,只剩下八九百份了,所以,我们计划,在十一中学,就发五百份,剩下的,都发到居民小区。
 
我、秦初玥、卢晓鹤,每个人数了一百五十份宣传单。
 
因为兰溪小学只招到了两个学生,我们便很重视在十一中学的招生,想着在这个中学能够多招几个学生,弥补一下。
 
所以,三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出了门,去十一中学。
 
这样走了大约二十多分钟,就到了十一中学门口。
 
和兰溪小学门口两旁都是校园商店不同的是,十一中学门口是一条主干道,两边很多卖家用电器的商店,比如饮水机、电暖炉、吹风机什么的。
 
我左右瞅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像兰溪小学门口,门口挂着领航者、新世纪的横幅。
 
“你们说,等会儿学生放学后,会不会,也像兰溪小学那样,有新世纪、领航者、程达的人,过来招生啊?”
 
卢晓鹤话音刚落,就听到秦初玥说话了,“喂,你们看。”
 
我顺着秦初玥手指的方向,只见校园两旁的路灯上,都挂着一个大大的广告牌,“本土教育培训最佳品牌——新世纪教育  爱护校园环境 创建和谐校园 上楼要慢步轻声 不乱丢果皮纸屑”。
 
我怔了一下,再往路灯旁边的垃圾箱看去,只见上面也印制着“新世纪教育”几个大字。
 
不用说,这新世纪教育几个字,已经在学生的心中,根深蒂固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想在这十一中学招到学生,肯定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没想到他们早就侵入内部了,那咱们招生肯定又不好招了?”卢晓鹤说着,一脸的懊丧。
 
“没事,你想想,兰溪小学竞争那么激烈,咱们不还招到学生了吗?虽然说只有两个,可是,既然有了两个,就一定会有第三个,第四个。换了这十一中学,我还真不信,咱们做足了功夫,这偌大一个学校,还会招不到人。”我语气坚定地说道。
 
“是啊,螃蟹哥哥说得对,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只要咱们多用点心,肯定能招到学生的。”秦初玥笑吟吟地看着我和卢晓鹤。
 
“对了,大闸蟹,你不是说,十一中学是十二号放假吗?今天才十号。咱们也用两天半来招生吧,目标就定为两个好了。”卢晓鹤说到这儿,笑了笑,“当然,招的学生是多多益善。不过,两个,这是咱们的目标。”
 
我笑着点点头,“行,我看这目标,定的可以。不过,咱们在兰溪小学发出了两千多份宣传单,而现在,咱们只有五百份,可以发到十一中学。所以说,这宣传单该怎么发,咱们可得好好考虑下了,总不能说,一个下午,就把宣传单,都发完了吧。”
 
“那你说,要是咱们有认识的学生,正好在这个学校读书,咱们让他,在课间的时候,每个班发几份,让同学们都传着看看,不就可以了吗?即使一个班有五六十个学生,也只需要五六份,就足够了。”卢晓鹤提议道。
 
卢晓鹤的话,让我眼前一亮。
 
确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我们的这五百份宣传单,已经是完全足够覆盖整个学校了。
 
“那,你们谁有认识的人,在这个学校读书呢?”我说着,看了一眼卢晓鹤和秦初玥。
 
卢晓鹤摇了摇头,“我就一个表妹,在读高二的。其他,都是表哥表姐和堂哥堂姐。嗯,大闸蟹,你没认识的吗?”
 
我摇了摇头,“我也没有。”
 
“那,娃娃鱼,你呢?你不也是宁溪的吗?那你有没有亲戚的孩子,在这儿读书啊?”卢晓鹤说着,目光转向了秦初玥。
 
只见秦初玥咬着嘴唇,脸上很是错综复杂的样子。
 
这让卢晓鹤有点费解了。
 
我也是不解地看着秦初玥。
 
“嗯,我有个二伯,他儿子就在这个学校上学。不过,去年的时候,我爷爷病了,一住院就是半年,而因为这个事,我爸和我二伯闹翻了,到现在为止,两家人都不打交道。所以,我也不确定,我这个二伯的儿子,能不能帮上忙,所以——”秦初玥说着,面露难色。
 
我和卢晓鹤相互对望了一眼。
 
“嗯,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吧,”说着,秦初玥勉强笑了一下,“这件事,主要还是我二伯的不对,我爷爷住院一共花了三万多块钱,当时,钱是我爸垫上的,后来,我爷爷出院了,他们算账,我爷爷四个儿子,每家要分摊八千块钱。可是,我二伯却胡搅蛮缠,一分钱也不肯出。最后,差点告到法院,他才交了这八千块钱。”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还是一个家庭恩怨,于是,略为笑了下,“嗯,你试试吧,如果实在不能办的话,那就算了。”
 
“是啊,娃娃鱼,如果这行不通的话,咱们再想其他办法吧,刚刚你不还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吗?咱们肯定有办法完成两个人的招生目标的。”卢晓鹤说着,走过去,轻轻握住了秦初玥的手心。
 
“嗯,”秦初玥抬起头,“那好,我今天晚上就想办法联系一下我这堂弟,明天可能给你们消息吧。”
 
“嗯,”我点了点头。
 
“那咱们这些宣传单,还要发吗?”卢晓鹤说着,晃了晃手中那一百五十份的宣传单。
 
“要不,咱们每个人就发五十份好了,看看效果怎么样。”我想了一下,又说道,“反正咱们也来了一趟,多少得做点事吧。”
 
“行,那就每人发五十份吧。剩下的,咱们再都带回去。”
 
“好。”
 
我们在十一中学门口,又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等到学生放学。
 
用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我们把那一百五十份的宣传单,都发了出去。
 
然后,我们便往回走。
 
刚回到培训教室,就看到叶冰夏笑着和我们打招呼,说下午又有个家长,给孩子报名寒假班了。
 
这让我们每个人再次兴奋不已。
 
我们几个人又东拉西扯了一番。
 
很快,外面天色都已经黑了。
 
于是,锁完门,简单告别之后,我们便踏上了各自返回的公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