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20、永不放弃
20、永不放弃



更新日期:2013-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的时候,我赶到了培训教室。
 
过了有半个多小时,叶冰夏也过来了。
 
一见面,她就嚷嚷,宿舍六个人,五个都回家了,临走之前,扔得地上满是垃圾,她打扫了一上午,到现在都还没吃早饭。
 
于是,我们两个人便又去了那家小笼包店。
 
小笼包店的伙计,见又是我们两个,很是热情地过来和我们打招呼。
 
当我们把昨天的招生情况说完之后,小笼包店的伙计,倒是很意料之中的样子,“这很正常,我昨天就说了,这儿的生源,基本上都让新世纪和领航者给垄断了,还有那程达,人家招生也有门路,那人是这儿的退休教师,每个班,每个老师,多少都买他点情面,随便和学生一说,就有孩子往那儿去。”
 
也许,这番话,昨天我要是听到的话,心中肯定会掀起不小的波动,然而,此刻现在,却是很平静了。
 
即使整个寒假,一个学生也招不到,这个培训班,也还是要办下去。至多,我们等学生寒假过完了,再开学的时候,以补习功课的名义,慢慢发展下去就是了。
 
这是因为,昨天晚上,回家之后,母亲正在做饭,看到我回去后,脸上很是不快的样子,于是,问我怎么了。我说招了两个多小时的学生,一个都没招上。
 
母亲跟我说了这么一番话,“你知道你的姥姥今年九十七了,你爷爷今年都九十二了,你奶奶也都八十多了。为什么他们在农村,生活那么苦,却一直都活得好好的,活了这么大年纪?”
 
我摇头说不知道。
 
母亲当时说了这么段话,“因为,他们一直都在努力好好活着,从来都不会放弃。就像是你姥姥,虽然手脚不利落,颤颤巍巍,做饭都难,可是,即使她一天三顿都在煮稀饭,可是,她内心一直都有强烈的念头,支撑着自己活下去。
 
你的爷爷也是,还记得有一次,他生病了,你爸背着他去看病,当时要去医院九楼看病,需要坐电梯,当时,电梯门就要关上了,你爷爷用手牢牢地扒住电梯门,硬生生地从人群中挤了进去。你爸问他为什么的时候,你爷爷说,早一点看医生,治好病的机会就更大。”
 
母亲说完这些,用一种信任的目光凝视着我,“很多时候,我就想,像他们那么大的年龄了,都还不会放弃,一直给我们作出了榜样,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好好面对生活?”
 
母亲的这几句话,让我睡觉之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很久。
 
我也暗暗下了决心,无论如何,这个培训班,一直要办下去,再大的压力和阻力,我都要扛住。
 
吃完早饭,我和叶冰夏又回了一趟培训教室,取完宣传单后,便直接去了兰溪小学。
 
此时,已快十一点了。
 
学生们又要放学了,自然地,门口围聚了不少等待的家长。
 
而新世纪的面包车,已经早早地就开来了。
 
领航者的桌子,也搬出来了。
 
程达的工作人员,也开始宣传了。
 
我和叶冰夏,用眼神简单地交流了一下,然后便开始分头行动。
 
而为了避免重复发放,我们吃饭时,就约定好了,发传单之前,先问一下,昨天有没有看过红帆船培训的宣传单,没看过的话,就发过去,而如果看过了的话,就不再发了。
 
我暗暗给自己加油鼓气,然后,走到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家长面前,拿出十二分的诚意,恭恭敬敬地笑着打招呼,“阿姨,您好,请问您昨天看过我们红帆船培训的宣传单吗?”
 
对方愣了下,然后摇头。
 
“噢,您好,这是我们的宣传单,您可以看一下,”我一边说着,一边把宣传单递了过去。
 
中年妇女点了下头,接了过去。
 
“谢谢您,”我礼貌地向这个家长笑着道谢。
 
中年妇女也抬头回了我一个笑,然后,低下头,认真地看宣传单。
 
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让我内心又有源源不断地力量和勇气涌了上来。
 
唐碧阳,加油!
 
我在内心对自己说。
 
略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我继续向旁边一位六十多岁的大爷走过去,然后,打招呼,发宣传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现在是中午,没有寒风凛冽,而是阳光高照,比较温暖的缘故,人也显得热情了很多。
 
刚发了十几份宣传单,就有两个家长问具体的上课时间、地点、上课的内容。虽然,他们没有立刻就报名,可是,还是让我心中充满了希望和欢喜。
 
至少,这说明,我们这个培训班,能得到家长的肯定认可,让他们感兴趣。
 
于是,我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了,取而代之的,是艳阳高照,是晴空万里。
 
手中的两三百份宣传单,不知不觉,也就都发完了。
 
前后一共有七八个人,向我打听询问,这个寒假班的事情。其中,还有个家长说,正打算给两个孩子找个寒假班补习的,现在正犹豫不决,到底哪家好,想这两天考虑一下再说。
 
这样的话,让我砰然心动的同时,又不免喜形于色。
 
很快,叶冰夏手里的宣传单,也都发完了。
 
我们两个人又聚在了一块。
 
看到我脸上的兴奋,叶冰夏笑道,“麦芽糖,看你这么高兴的样子,不会刚刚有人找你报名了吧?”
 
“噢,还没呢,不过,我有把握,今天肯定会有人报名的。”我呵呵笑着说道。
 
“你这么有自信?”叶冰夏笑着问。
 
“那当然了,想想看,再怎么说,这两天,咱们也发出去了有一千多张宣传单了,百里挑一的话,也得有十多个报名的了啊。”
 
“可是,现在,怎么还没有人来?”叶冰夏略一皱眉,又问道。
 
“他们应该还在考虑中吧,估计下午的时候,就来报名了。”我想了下,说道。
 
“嗯,有这可能,”说着,叶冰夏点点头,然后,掏出手机看了一看,“现在十二点半多了,要不,咱们回培训教室吧。”
 
我扫视了一下周围,孩子们都已经让家长接走了,新世纪、领航者、程达的宣传人员,也便都走没了。
 
只有两个拾荒的老人,还在捡拾地上散乱的宣传单。
 
看到这儿,我点了点头,“那咱们回去吧。”
 
说着,我和叶冰夏一起回了培训教室。
 
回到培训教室,拉过一张板凳,我坐了下来。
 
叶冰夏也在旁边坐了下来。
 
我扫视了一遍空空荡荡的教室,然后,目光又落在叶冰夏的身上。
 
只见她正逐个地剔着自己的指甲。
 
一阵短暂的沉默。
 
正当我想找个话题,和叶冰夏聊一会儿的时候,只听到兜里的手机,“嗡嗡——”地响了起来。
 
叶冰夏抬起头,看了我一眼。
 
我笑了笑,“可能是来报名的呢。”
 
她没说什么了,只是笑着点了下头。
 
掏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三个字——秦初玥。
 
这让我一下子就怔住了,我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是秦初玥打来的电话。
 
“怎么了?”叶冰夏看我脸上的诧然,不解地问道。
 
“噢,我一个哥们,他妹妹打来的。”我有点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摁了接听键。
 
电话那端,立刻传来秦初玥的声音,“小唐哥哥,你在哪的啊?”
 
尽管秦初玥一直这么称呼我,可是,现在,叶冰夏坐在我对面,听到这个称呼,我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烫。
 
我偷偷瞅了一眼叶冰夏,只见她又继续在剔弄自己的指甲,似乎对于秦初玥的电话,她一点都没有听到的样子。
 
这让我心中稍稍平静了些,“噢,正在培训教室的呢,刚刚去招生的,下午三点多还要过去。”
 
为了防止秦初玥一不留神爆出什么猛料来,我站起了身,向门外走去。
 
“哇,小唐哥哥,你做事还真有效率啊,我刚刚下火车,正拉着行李箱,出站台呢,”电话那端,传来嘈杂地一片声音。
 
“嗯,”我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出奇地纳罕,怎么她在这个时候,就打来了电话。
 
“你不会忘了吧,我之前就跟你说好了的,你办寒假班,我去帮你上课啊,”秦初玥一句话,便解开了我心中的疑惑。
 
我这才回过神来,想起一个星期之前,她短信里说过的,要来培训班当老师的事情。
 
可是,一直以来,我都没有当真,以为她只是玩笑罢了。
 
现在,她突然打来的这个电话,让我不禁有点措手不及。
 
“噢,噢,”我不知道怎么答复她了,含糊其辞地应承着。
 
“我哥这会儿应该开车来接我了,等会儿,我回家放下行李之后,就去找你吧。你不是在招生吗?反正,我下午也没事,就过来帮忙喽。”秦初玥笑嘻嘻地说道。
 
“啊,这个,”我愣了下,下意识地扭头回看了一眼叶冰夏。
 
只见她已经不再剔弄指甲了,而是在摁手机。
 
看她那聚精会神的样子,似乎,对于门外,正在打电话的我,是一点也没有在意。
 
“怎么了?”秦初玥似乎也听出了我的回答,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爽快,于是问道。
 
“嗯,我在想,你刚刚回来,是不是,应该先回家陪陪父母啊。我们现在正招生的,距离上课,还有一个星期,嗯,也就是一月十五号,”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一下子很不愿见到秦初玥,尤其是叶冰夏也在场的时候。
 
所以,这说起话来,就像短了半截舌头似的,语焉不清。
 
“噢,没关系的,你现在不正招生的吗?肯定缺人手吧?我正好过来帮忙啊。”电话那端,秦初玥很是情真意切的样子。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唯恐自己说错了话,扫了她的兴致。
 
“嗬,你不会担心,我帮你招生,还要找你拿提成吧?放心好了,我是来免费帮忙的,肯定不会找你要钱的啊,嗯,你只需要,管顿饭就行啦。”秦初玥说着,嘿嘿一笑。
 
“噢,”看秦初玥这么说,我没了主意,只能点点头,“那好的,等下,我就把培训教室的地址短信发给你。”
 
“好的,小唐哥哥,我先去找我哥了,挂啦,拜拜。”
 
“嗯,拜拜。”
 
挂上电话,我垂头丧气地回了屋。
 
看到我脸上的低落,叶冰夏放下手机,冲我呵呵一笑,“怎么了,麦芽糖,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该不会是人家追着你讨债的吧?”
 
我苦笑了下,摇摇头,“嗯,从小到大,上了这么多年的学,我就三个要好的哥们,一个是我高中同学,一个是我初中同学,还有一个,就是复习班里,认识的黄钧。这个打电话的女孩子,就是我那初中同学的妹妹。
 
两个月前,我那同学有了个小孩,请我们这些人喝满月酒。那时,和他这妹妹聊过一次,后来,又在QQ上聊过几回,我说我想办个寒假班,当时,她就说要过来帮忙,给孩子们上课。本来,我以为她是玩笑的,也没有当真,可是,刚刚她打来电话,说现在放假回家了,要过来帮忙。”
 
“这是好事啊,”叶冰夏笑道,“咱们现在正缺人手呢,你那复习班的同学,现在不正在上班吗?也没时间过来帮忙啊,正好,你这同学的妹妹,可以过来帮忙啊。”
 
听到叶冰夏这么说,我无奈地笑了下。其实,内心之中,我不愿意和秦初玥联系,或者说,我有意躲避着她,另外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她和朱萱关系一直很好,而上次在西餐厅发生的事,让我觉得,心里很堵,很难受。
 
在那次西餐厅的冲突事件之后,朱萱给我发过两次短信,说请我和叶冰夏吃饭,但是,都被我以最近忙着培训班为借口,婉言谢绝了。
 
我想,这也许是因为,我曾经向朱萱表白过,她却拒绝了我,而选择了其他的男孩子,现在,她过得却很不如意。这个时候,如果我和她联系频繁的话,也许,只会让她误解了,我和叶冰夏之间的关系,觉得我是在刺激她,让她后悔,为什么当初不选择和我在一起。
 
当然,这些,叶冰夏并不知情。
 
而我也不知道,怎么去澄清解释这些,剪不断,理还乱,又错综复杂关系。便在内心觉得,还是维持现状的好,省得越添越乱,越抹越黑。
 
“麦芽糖,我有点困了,”叶冰夏说着,打了个哈欠。
 
“嗯,要不,你趴桌子上,休息一会儿吧,”说着,我略略笑了笑,“接下来,你得适应,累了,困了的话,有张桌子,趴头就睡,这样的生活。”
 
“你呢,中午平时都午休的吗?”叶冰夏枕着胳膊,看着我,问道。
 
“噢,以前上学那会儿,还午休呢,现在得有四五年,都没午休过了吧。”
                       
“我也就这几天没午休,之前一直都午休的呢。”叶冰夏说着,又是一个哈欠。
 
“那你好好休息下吧,我先不打扰你了。”说着,我把培训教室的地址,给秦初玥发了过去。
 
很快,“嗡嗡——”地几声震动,秦初玥回短信了:好的,一会见。
 
我放下手机,抬头看了眼叶冰夏,只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正在睡梦中的样子。
 
唉,她一定是累坏了,算了,让她好好休息会吧,我先出去走走。
 
这样想着,我站起身来,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轻轻推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头顶上依然是悬空而挂的太阳。
 
尽管地面上还有很多的冰渣,然而,因为阳光直射地缘故,已经让人感觉不到多少寒冷了。
 
只有倏忽而起的阵阵北风,吹在脸上,纸片刮擦似的微微发疼,提醒人们这仍是在寒冷的冬季。
 
我这样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想到,是不是该给黄钧打个电话了,问问他现在什么打算,再告诉他,一千多份宣传单发出去了,还没有招到一个学生。
 
于是,我掏出手机,找到黄钧的号码,拨了过去。
 
很快,黄钧接通了电话,“喂——”
 
“现在忙吗?”我问道。
 
“还行,正整理这个月,我们部门的财务报表呢。”
 
“噢,你要是忙的话,我就先不打扰你了,我也没什么事。”听黄钧这么说,我说道。
 
“没事,我都整理的差不多了,明天早上才交过去。嗯,你这两天在招生吗?什么情况?”
 
“昨天和今天都在招生,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一个报名的,倒是有七八个找我打听情况的。估计,今天或明天会报名的吧。”
 
“你可别着急啊,招生这种事,得慢慢来。毕竟,咱们这才刚起步,人家不肯相信,这也正常,等咱们做出了成绩,生源肯定就不愁了。”电话那端,黄钧安慰我道。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现在咱们是摸着石头过河,深一脚,浅一脚,走得踉踉跄跄,可是,等我们上了岸,就可以甩开大步,快速前进了。”
 
“你也这么想,那我就放心了。本来我还想着,晚上给你打个电话,告诉你别太心急了。既然,咱们决定了干一行,就摆正心态,什么样的困难、障碍,咱们遇到了,逐个解决就是,没什么能吓住我们的,这关键呢,咱们要一直保持热情和耐心,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不然地话,根基打不好,后来稍有风雨,咱们就被打趴下了啊。”
 
“嗯,我会的,现在肯定不能急于求成。我想,反正已经下决心来办这个培训班了,哪怕只招到一个学生,或者没招到学生,我们也要把它办下去。顶多,也就是不办寒假班了,等明年春天,学生开学了,再办课外辅导班。”
 
“行,你既然这么决定了,我肯定百分之百地支持你。你那边什么时候需要我过去,和我说一下,我这边先请假过去。”
 
说到这儿,黄钧停了一下,又说道,“我们这边,最多可以请假一个月。这一个月内,工资是给一半。我想,一个月后,你那边培训班肯定也做得差不多了,我也就能够直接辞职了。”
 
“好的,嗯,你那房子,贷款交的什么样了?”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噢,首付交了十五万,三个月后,正式开始交月供,”黄钧说着,呵呵笑道,“怎么,你不是担心,我这每个月的两千三百块钱,得交到猴年马月吧?”
 
“嗯,”我应了一声。
 
“很多人都这么说我,不过,即使真交到猴年马月,日子不也得每天照样得过吗?这次,我为什么愿意冒险,跟着你来创业?就像你说的,更大的成分,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是兄弟,你既然找到我了,又苦口婆心地说了那么多,我再不过来,帮你一把,那是不是也显得,我这个人太不够兄弟了?”
 
说着,黄钧又笑道,“当然,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比较理智,不会一下子头脑发热,就作出草率的决定。我搜集了很多资料,觉得这教育培训,确实是一个前景非常光明的行业。而之前,你给我看的那份策划书里,提到的后来怎么打开市场,又朝哪个方向发展,让我感觉,可行性很高。所以,我现在是坚定不移地跟着你来办这个培训班。
 
嗯,如果说,我的人生只有一次冒险,一次赌注,我愿意,这就是那唯一的一次。无论结果如何,我都不会后悔。”
 
黄钧声音不大,但是,每一个字,却都是如此地铿锵有力。
 
 “谢谢你,黄钧,”我强忍着自己的泪水,深深吸了口气,“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会的,一定会的,我们一定要相信自己,也一定要坚持下去。”黄钧声音也有些哽咽了。
 
“嗯。”
 
“对了,如果你那边还缺钱,可能多了我出不起,三五千的话,还是能拿得出来。你和我说一下,我当天就给你打过去。”黄钧说道。
 
“不用,我现在暂时还用不着。接下来,最大的开销,可能也就是房租了。我家里之前给我的一万块钱,现在还剩三千吧,能再续交一个月的房租。所以说,暂时维持两个月,还没问题。”
 
“可是,你不是在大学里,还招了两个学生吗?不需要支付她们工资吗?”黄钧问道。
 
“噢,其中有个女孩子说,如果招不到学生,赚不到钱的话,就先不用支付她工资,她呢,就当自己是来做义工了。”
 
“还有这样的女孩子啊,可真不多见。”
 
“是啊,”我点了下头,“嗯,还有我一个初中同学,他妹妹也过来帮着代课,不要工资。”
 
“阳子,你看这么多人,都支持我们。我们可不能辜负了他们,让他们失望啊。”
 
“嗯,可能一个人的力量,很微不足道,但是,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我想,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团结一致,再大的山,再宽的河,也一定能过去。”
 
“是啊,只要我们拧成一股绳,就没有困难能挡住我们。嗯,我现在没法过去帮忙,你帮我跟其他人,道个歉,解释一下,回头我过去了,再把这些日子少干了的活,补回来。”
 
“黄钧,你这话,就见外了,刚刚不还说,我们是一个团队吗?团队最基础的一点,就是理解信任。现在,你那边还在工作,没法抽身,我们其他人,多分担一些,也是正常的。再说了,你现在不是有房贷吗?说太多就见外了啊。”
 
“那行,这客套话,咱就不多说了。嗯,你等会儿还得去招生吧?要不,就先挂了吧,回头再聊。”
 
“好的,我挂了,再见。”
 
“再见。”
 
挂上电话,我看了下时间,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想到叶冰夏可能还在午休,我又稍微逛了一会儿,然后才往回走。
 
又用了十多分钟,我回到了培训教室。
 
透过玻璃门,只见叶冰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此刻,正在一个本子上,写着什么。
 
我愣了一下,轻轻拉开门走了过去。
 
一瞬间,我呼吸就屏住了。
 
只见,她胳膊旁边,放着一沓钱和一个收据本。
 
难道,刚刚有人来报名了?
 
我脑子里飞快地旋转着,也猜测着。
 
这时,叶冰夏也抬起了头,见到是我,她停下手中的笔,笑呵呵地看着我,“嗯,刚刚有家长领着孩子来报名了。”说着,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那些钱。
 
“并且,人家还一下子交了两个周的钱呢,一天三十块钱,一个周七天是二百一十,两个周,一共是四百二十,都在这儿呢。”
 
“我们总算招到学生了,”说着,我只感觉鼻子一酸,似乎眼泪就要奔涌而出了。
 
这一刻,我的内心,已经不知道期盼了多久。
 
一瞬间,自己仿佛成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而那些吃过的苦,受过的累,那些辗转反侧的夜晚,那些犹豫不决的迟疑,也统统都有了回报。
 
“是啊,这真是一个好开头,我相信,接下来,学生肯定会越来越多的,说不定,我们这屋子都装不下了,马上就得开第二个分校了呢。”叶冰夏笑着说道。
 
“嗯,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了,”我用手背擦拭了一下鼻子,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那个家长还说,他们这孩子,比较调皮,让我们多费点心,好好照顾一下呢。嗯,是一个上小学二年级的小男孩,叫什么丁大毛。”
 
“丁大毛?”我愣了一下,“怎么还有孩子起这个名字啊?”
 
“人家名字很好啊,而且在我看来,这小孩子很机灵的呢。刚刚他妈妈给报名的时候,一直在这儿这儿翻翻,那儿碰碰,什么都很好奇新鲜的样子。”
 
“对了,你有没有给他妈妈说,我们肯定会好好照顾好他们孩子的。”
 
“我当然说了啊,我说,我们一定会尽职尽责,绝不敷衍了事。”
 
“嗯,嗯,嗯,我们说到就一定会做到的。”我连连点头道。
 
“是了,你猜下,领航者、新世纪他们收费,一天是多少?”
 
“一百吗?”我愣了一下,说道。
 
叶冰夏摇了摇头,“刚刚那个家长告诉我,领航者、新世纪、程达她都去看过了,领航者的四人小班,每天是一百五,八人小班是一百二,新世纪的四人小班,每天是一百二,八人小班是一百,而程达的四人小班,每天是八十,八人小班是五十。”
 
“这么高啊?”我惊地一咋舌。
 
虽然,之前,我就看过他们的宣传单,但是,上面只是说了辅导的科目,还有师资、规模等,并没有写明具体每天的收费价格。
 
当然,我们自己的宣传单上,也没有写明收费价格。
 
“嗬,这还高啊?领航者的一对一辅导,每小时二百呢。”叶冰夏见到我脸上的吃惊,笑了下说道。
 
“一小时二百?”我目瞪口呆道。
 
“别看就这个价格,刚刚那个家长说,她去问的时候,那儿的工作人员说,就这个价,他们都快招满人了呢,再不报名的话,就没位子了。”
 
“不会吧?一小时二百块钱,这一天补习两个小时,就是四百块钱了啊。一个月,就得一万二千块钱,一年就是十五万啊。”这样一算下来,我自己都被震住了。
 
“初中辅导三年,花五十万,考个好高中,高中再辅导三年,花五十万,考个好大学,也就是说,花一百万,能考个名牌大学。如果一个人,是千万富翁,亿万富翁,这区区一百万块钱,就花得很值啊。尤其再要是独生子女,那就更值了。子女教育,本来就是一项长远投资嘛。”叶冰夏脸上倒没有多少的诧然。
 
“对了,那个家长说他们这几家培训班都招了多少人了吗?”我忽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叶冰夏摇了摇头,“我当时也问这个家长了,她说好像每家都在三四十个学生以上吧。”
 
“三四十?”我以为耳朵听错了。
 
“是啊,”叶冰夏点点头,“具体多少,就不大清楚了,不过那个家长说,她有个朋友的亲戚,孩子长年在新世纪补习。所以,对新世纪了解的多一些。每次的暑假班和寒假班,都是新世纪招的学生最多,暑假班有二百多,寒假班,至少也得五六十。并且,这还不包括那些长年补习和一对一辅导的学生。”
 
五六十?
 
我怔了怔。
 
心中刚刚而起的那份热情,也一下子被打消了不少。
 
“你怎么了?”叶冰夏看到我脸色的变化,不禁问道。
 
“噢,”我这才反应过来,木木地笑了下,“没,没,没什么。”
 
“我想,这接下来有不少学生来报名。你想想,新世纪、领航者他们每天收费那么贵,都那么多学生去,像咱们这样,每天收费就三十块钱,这么低的价格,如果咱们的教学质量再提上去了,你说,家长们能不来我们这吗?谁还去新世纪、领航者花那个冤枉钱啊?”叶冰夏笑着说道。
 
“嗯,”我点点头,内心陷入了思考。
 
他们每天收费一百五、二百,那是因为他们的成本费用高,而我们支出费用很少,所以,收费三十块钱就够了。如果一样质量的产品,不是请客送礼,而是自己用的话,没有人愿意把钱花在产品包装上。
 
这么想想,我感觉自己又找到了出路。
 
避其锋芒,错位竞争,这完全可以做到的。
 
只是,该如何让学生家长知道,我们这里每天收费只有三十块钱,可是,教学的质量,并不比他们差。
 
这总不能再去印刷一批宣传单,上面写着大字,寒假班,全市最低价,每天只需三十块钱,保质保量吧。那样,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呢?再说了,明天中午,兰溪小学就放寒假了,印刷也来不及了。
 
那么,现在该怎么办呢?
 
我又想到了之前发宣传单的时候,有个家长曾说过的,“送孩子去培训班,还是找那种正规的好,虽然花钱多点,可是,那儿的老师认真负责,能把学生的分数提上去”。
 
家长们最愿意看到的,莫过于自己的孩子,成绩提高上去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现在即使,每个家长都知道了,我们这儿,寒假班收费一天三十块钱,只是新世纪、领航者、程达他们三分之一、五分之一的价格,然而,他们也未必肯过来。
 
因为,他们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到底,在这儿补习了之后,孩子的分数能不能提高上去。
 
正当我这样考虑的时候,只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了。
 
我连忙抬起头。
 
秦初玥?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此时的她,和之前在帝豪大酒店的相比,有了不小的差别。
 
那如瀑般的长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陶瓷烫的头发,还染成了酒红色。再搭配上浅黄色的毛衣,灰色的针织外套,藏蓝色的牛仔裤,咖啡色的雪地靴,整个人,显得既温雅大方,又成熟内敛。
 
“小唐哥哥,这位是——”还没等我开口,秦初玥就笑呵呵地指着叶冰夏,先问道。
 
“噢,”我连忙介绍道,“嗯,她叫叶冰夏,是我们现在团队中的一分子,宁溪大学大二的学生,读的外语专业。”
 
说着,我扭过头,转向叶冰夏,“嗯,这个就是刚刚我说过的,我那初中同学的妹妹。”
 
“你好,我叫秦初玥,省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今年大三,”说着,秦初玥礼貌地伸出右手。
 
“你好,我叫叶冰夏,”叶冰夏说着,也伸出了右手,“我今年大二呢,你比我大一个年级啊。以后得喊你玥玥姐了啊。”
 
“玥玥姐?”秦初玥愣了愣,接着便笑出了声,“我们宿舍,一直是我最小,还没有人喊过我姐呢。”
 
“我九一年的,你呢?”叶冰夏怔了怔,问道。
 
“噢,我也九一年的啊。”秦初玥笑道。
 
这一下把叶冰夏有点弄糊涂了,“你和我一样大?”
 
“是啊,”秦初玥点点头,“嗯,我六月的呢。你呢?”
 
“我是十月的,”叶冰夏说着,俏皮地吐了吐舌头,“你才比我大四个月,但是要大我一个年级啊。”
 
“我上学比较早吧,”秦初玥想了一下,又笑道。
 
“可是,我上学也不晚的嘛,刚七岁就开始上学了。”
 
“啊?我也是七岁上的小学。”秦初玥有些惊讶。
 
“那怎么回事呢?都是七岁开始上学,我又没有留过级,怎么会比你小一级呢?难道,你跳级了吗?”
 
“没有啊,”秦初玥摇摇头。
 
“是了,我上小学的那会儿,虽然一直都说是九年义务教育,不过,小学五年,初中三年,一共才八年呢。”我说道。
 
“八年?怪不得呢,我们家那边,小学都是六年,初中三年。”叶冰夏说着,无奈地摇了摇头。
 
秦初玥笑了笑,目光从叶冰夏身上又转到了我的身上。
 
“对了,刚刚你电话里,不是说要回家陪会你爸妈,再过来的吗?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啊?”我看着秦初玥问道。
           
“噢,就我爸自己在家的,我和他说了一会儿话,心里想着,你这正招生呢,就赶紧过来帮忙了。要是我妈在家的话,估计至少得说上半个小时吧。还好,她没在家。”秦初玥说着,便嘿嘿地笑了起来。
 
看着她那孩子气似的笑,我也跟着笑了一下,
 
“对了,玥玥姐,你吃饭了吗?要不,你先去吃点饭吧?”一旁的叶冰夏,忽然便想到了这个问题。
 
“不用啦,我在火车上,吃了个快餐,现在一点都不饿呢。”秦初玥说着,走过去拉起了叶冰夏的手,“嗯,我觉得,你还是喊我玥玥好了,我妈一直这么喊我,我们宿舍也都这么喊我。加上个姐字,听的很不习惯呢。”
 
“你不会是觉得把你喊老了吧?”我忍不住笑着插话道。
 
“看小唐哥哥说的,我怎么会觉得喊老了呢。只是有点不习惯罢了。再说了,我只比她大四个月啊,又不到半年。”说着,秦初玥嘟了嘟嘴。
 
“嗯,要不,你喊他小唐哥哥,我就喊你小玥姐姐吧。这样,可以了吗?”叶冰夏说着,笑嘻嘻地看看我,又看看秦初玥。
 
听到叶冰夏也说“小唐哥哥”,我只觉得脸上一阵发烫。
 
“好啊,好啊,那以后就这样了,你呢,喊我小玥姐姐,我呢,喊你小夏妹妹。怎么样?”秦初玥说着,很是很快活地样子。
 
“小夏妹妹?”叶冰夏瞪大了眼睛,然而,瞬间,她脸上便是笑容满面了,“也蛮好听的。那好,就这样了。以后,我喊你小玥姐姐,你喊我小夏妹妹。”
 
看着两个人很亲昵的样子,我略略皱了皱眉,“我倒是觉得,你称她为小鱼姐姐,她称呼小虾妹妹,这样比较好。”
 
“那你岂不是成了螃蟹哥哥?”叶冰夏说着,掩口笑了起来。
 
“哎,你们甭说,鱼姐,虾妹,螃蟹哥,这称呼还真不错呢。”秦初玥说着,笑嘻嘻地瞅瞅叶冰夏,又瞅瞅我。
 
“那以后就这么称呼了?”叶冰夏笑道。
 
“嗬,那咱们也不用办什么培训班了,直接开水产店好了。”我笑道。
 
“水产店有什么不好啊?再说了,咱们培训班的名字不是叫红帆船吗?当然得有鱼有虾喽,不然的话,名不符实嘛。”秦初玥抢先说道。
 
“嗯,你话是不错,可是,你没有考虑道的是,这儿不仅有鱼,有虾,还有它们的天敌呢。”我想了一下,说道。
 
“天敌?”秦初玥愣住了,一脸诧然地望着我。
 
叶冰夏眼中,也满是疑惑。
 
我笑了笑,“你们都忘了,咱们这儿,还有只大鸟呢。”
 
“哪来的大鸟?”秦初玥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
 
这时,叶冰夏已经反应了过来,“扑哧——”一声,她便笑了出来。
 
我也呵呵地笑着。
 
只有秦初玥,还是一脸的茫然。
 
“那是我们团队另外的一个人,今天在考试的,估计明天就过来了吧,叫卢晓鹤,丹顶鹤的鹤。”叶冰夏笑着解释道。
 
秦初玥愣了有三四秒钟,终于明白了过来。
 
“卢晓鹤,”她重复了两遍,“明明是只小鸟,怎么又叫大鸟了啊。不行,她不能叫大鸟,还是叫她小鸟好了。”
 
这时,旁边的叶冰夏笑了起来,“有鱼有虾,有螃蟹,还有只小鸟,这可真是,世间万物,相生相克啊。”
 
“嗬,那如此一来,咱们四个都已经是声名远扬了,只是我那哥们黄钧,至今仍寂寂无闻,要不,二位也赏个脸,赐个号,也让他一名惊人下?”我呵呵笑着道。
 
 
“他叫什么名字?”秦初玥眨了下眼珠。
 
“黄钧。”
 
“日本人?”秦初玥脸上写满了疑问。
 
“嗬,”我一脸正色道,“你在他面前,可别当面这么说啊,之前上学的时候,我们班正好有个女生姓花,叫‘花玉洁’,结果,班上就有人拿他们两个开玩笑,说什么‘花姑娘,皇军大大的喜爱’,黄钧恼了,一下子就把那人课桌掀翻了。两个人差点就打了起来,从来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和他开这种玩笑了。”
 
我这话,把秦初玥吓得一乍舌,“那,起名字的事情,还是后来再说吧。”
 
我笑了笑,忽然又想起了一个问题,于是问道,“对了,刚刚是你哥送你来的吗?”
 
“不是说好了吗?培训班没有办起来之前,先不告诉我哥。刚刚,我是打的过来的呢。”
 
“打的?”我怔了怔。
 
“嗬,螃蟹哥哥,你不是想着,给我报销车费吧。”秦初玥眼珠一转,接着笑嘻嘻地问道。
 
“还报销车费呢,”我撇了下嘴,“你猜猜,我们一共招了多少个学生?”
 
“这个嘛,”秦初玥歪着头好好想了一下,然后伸出了两个指头,“二十?”
 
我摇了摇头,“要这么多,就好了啊。”
 
“那,十五?”秦初玥说着,作了个十五的手势。
 
“这不是元宵节,也不是中秋节,哪来的十五啊,”我干笑了下,说道。
 
“不会只有七八个吧?”秦初玥很是吃惊地看看我,又看看叶冰夏。
 
“好了,你也别猜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一共就招了一个学生,而且,是刚刚半个多小时前,才招到的。”说着,我很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啊?一个学生?”秦初玥瞪大了眼睛,很是不信的样子。
 
“你不信的话,问问她咯。”说着,我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叶冰夏。
 
“嗯,”叶冰夏点了下头,“是啊。”
 
秦初玥一下子就错愕住了。
 
“咱们还有时间在这里闲扯?走,走,走,赶紧招生去。”
 
秦初玥一边嚷嚷着,一边推搡了一把身边的叶冰夏。
 
我怔了怔,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只见时间正是下午三点。
 
“现在他们还不放学,我们去了也没用。”说着,我看了一眼地叶冰夏。
 
“是啊,他们要近五点才放学,现在学校门口都没人呢。”叶冰夏也附和道。
 
“那也总比这样干在这儿等要强吧。一共就一个学生,那怎么办寒假班啊。”秦初玥的口气,有点的不快了。
 
看着秦初玥脸上焦灼不安的样子,我知道她是为了我们好,为这个培训班的前景担心,我叹了口气,“其实,就算我们现在使出浑身解数,我想,咱们这整个寒假班也招不到几个人了。因为,生源都被别人招走了吧。”
 
“谁招走了?”秦初玥愣了下。
 
“嗯,加上我们,现在一共有四家培训班,都在这个兰溪小学招生。刚刚那个来给孩子报名的家长说,那三家每家都已经招走了三十多个学生。想想吧,这寒假班不是暑假班,又会给我们剩下多少生源啊?”我说着,眉头蹙紧在了一起。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招走一百多个学生了?”秦初玥愣愣地看着我,似乎还是不愿相信的样子。
 
“这很快,兰溪小学就要放假了。这会儿,该报名寒假班的,也已经都报名了。所以说——”
 
我话说不下去了,看着秦初玥,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不会真的整个寒假,就只教那一个学生吧?”失望,悲哀,压抑,难过,一起涌上了秦初玥的脸,“那不叫培训班,叫家教了啊。”
 
没有人再说话了。
 
屋子里的空气,也似乎变得厚重、粘滞了。
 
我们每个人似乎都在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又似乎都在想着同一件事。
 
这个培训班,到底该怎么去招生,到底又该怎么办下去。
 
沉默良久,叶冰夏说话了,“我们商量过了,即使,只有一个学生,我们这个寒假班,也要办下去。万事开头难,只要我们可以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点了点头,“是的,中午我和黄钧打电话,他电话里也是这么说的,既然决定了干这一行,那就摆正心态,什么样的困难、障碍,咱们遇到了,逐个解决就是。这关键,就是咱们要一直保持热情和耐心。”
 
“好,小唐哥哥,不,螃蟹哥哥,既然你们都这样义无反顾,那我就更没得说了。前面纵然是刀山火海,我也要跟着你们跳下去,绝不回头。”秦初玥说着,脸上是一种不容置疑地决然。
 
“那咱们也给它来个‘华夏儿女多壮志,敢叫日月换青天’!”
 
“好!”秦初玥重重地点了下头。
 
这时,叶冰夏说话了,“咱们等会儿,得有个人,专门在培训教室,等着家长来报名吧?不然的话,家长看到教室门都不开,会不会就走了啊?”
 
“这——”我愣了一下,看着叶冰夏,“嗯,要不这样吧,等会儿,我和秦初玥两个人去发宣传单,你呢,就在培训教室守着,等家长来报名好了。”
 
“那好,”叶冰夏点点头。
 
接着,我和叶冰夏,把具体的收费标准,上课内容等家长可能问到的问题,一一告诉了秦初玥。
 
等把这一切都交代完成之后,时间已经是四点多了。
 
想到兰溪小学四点半就有放学的学生,于是,我和秦初玥拿着宣传单,便匆匆忙忙地出门了。
 
等我们赶到兰溪小学的时候,此时,已经聚集了不少等待孩子的家长。
 
我和秦初玥彼此打了个招呼,就忙着各自去发宣传单了。
 
一直忙到六点多,天都已经黑了,我们两个才往回走。
 
而效果,和我们预料的差不多,两百多份宣传单发出去了,只有五六个询问的家长,却没有一个直接报名的。
 
这让我们感觉很是失落。
 
回到培训教室,叶冰夏一眼就看到了,我们脸上疲惫和失落。
 
她安慰了我们几句,便没再多说什么了。
 
我们三个人,去小笼包店简单地吃了点饭。
 
然后,我们去站牌,坐公交车。
 
秦初玥回家的公交车,是第一个来的,看着她上了公交车,然后朝我们挥手再见之后,叶冰夏也等来了回学校的公交车,我又把叶冰夏也送上了公交车。
 
此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喧闹了一天的城市,慢慢沉寂下来。
 
忙碌了一天的人们,匆匆急着回家。
 
然而,我却明显觉得,自己回家的愿望,并不像周围等车的人那么强烈。
 
心中,是一种很无奈又很悲凉的感觉。
 
这样不知等了多长时间,6路车缓缓开来了。
 
就在我拿着硬币,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后面人群一挤,手中硬币便咕噜噜一下子,滚了出去。
 
等我捡回硬币的时候,6路车已经开走了。
 
昏黄的路灯下,公交车渐行渐远,渐渐消失在了视线中。
 
正在我愣神的时候,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提示有短信收到。
 
我掏出手机,短信是秦初玥发来的。
 
小唐哥哥,别想太多了。招生的事情,我们大家一块想办法,肯定能解决的。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我们还要继续招生呢。一起加油!↖(^ω^)↗
 
我苦笑了一下,给秦初玥回了短信。
 
回到培训教室,我没有开灯,而是找了个板凳,坐了下来。
 
我想让自己安静一会儿。
 
我又想到了父母,想到他们一直对自己的期望,想到他们为了这十几万的债款,而每天奔波忙碌,想到父亲为了省钱,一年到头,从来都不给自己添一件新衣服,想到母亲因为操劳,满头都是白发,我忍不住地惭愧起来。
 
也许,我本应该好好读书,毕业之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安安分分地过完这一生。那样的话,也就不会因为自己,心比天高,去做什么文化传媒,而后来一败涂地,弄得债台高筑了。
 
也许,当初没有做文化传媒,而是做培训教育的话,可能,今天也是另一番境况了。
 
那些不着边际的行业,需要太多的条件和资源。
 
而当时,我只是一个胸怀大志,却两手空空的穷小子,是远远不能胜任和掌控的。所以,我只能放弃,也只有失败。
 
终究,还是自己太过于自信,也太过于浮躁了。
 
这个社会,有的人,整天无所事事,却可以日进斗金,而更多的人,每天辛苦忙碌,却只是解决温饱。
 
那么,它公平吗?
 
可是,什么又叫公平?
 
每一个人的成功,都浸染着泪水和鲜血,每一个人的辉煌,也都暗藏着鲜为人知的辛酸苦楚。
 
每个人都曾努力追求,只是,有些人,坚守到了最后,有些人,中途放弃罢了。
 
两年前,我放弃了,失败了,这一次,我却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下去。
 
用行动和结果,去回报那些,帮助我、相信我的人,去回报那些,一直都在支持、鼓励着我,而不是怀疑、抛弃我的人。
 
我欠他们的,太多,太多。
 
只有成功,才是唯一的证明。
 
他们没有看错人。
 
我,没有辜负他们。
 
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他们一直都深深地爱着我,而我,也一直深深地爱着他们。
 
从未离开。
 
是的,从未离开。
y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