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9、开始招生
19、开始招生



更新日期:2013-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走出门,寒风似乎刮得更猛烈了。扯着路边的广告旗,呼呼作响。
 
而兰溪小学门口,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家长聚集在那儿,等着接孩子了。
 
我和叶冰夏,向学校门口走去。
 
走出没多久,就听到叶冰夏在喊,“麦芽糖,你看。”
 
我抬起头,只见从刚刚挂横幅的校园商店里,两个穿着蓝色工作服的女孩子,抬着一张桌子出来了。
 
虽然隔着五六十米远,但工作服上“领航者教育”那几个字,还是依稀可辨。
 
“她们不会是要开始招生的吧?”叶冰夏问道。
 
我愣了愣,赶紧又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看到,那个桌子上,还贴着一张空白海报,上面用粗笔写着几个大字——领航者教育 寒假班报名开始了。
 
啊?!
 
不用闭上眼,我就能够想象,今天下午,便是狭路相逢,刀戈相见的时候了。
 
除此之外,那另外的两家,肯定也会同样的举动,和我们争夺生源。
 
我瞅了一眼身边的叶冰夏,只见她也正看着我,脸上是惊讶、疑问的表情。
 
在和叶冰夏短暂的商议之后,我们决定,先按兵不动,看看对方怎么出招。
 
毕竟,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这样远远观望着。
 
尽管是北风凛冽,然而心中,却因为那种兵临城下的剑拔弩张,而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了。
 
这样等了大约有十来分钟,开始有家长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向兰溪小学门口涌去。
 
而领航者教育的工作人员,也过去发宣传单了。
 
正当我心中纳闷,新世纪和程达怎么一直没有动静的时候,只见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缓缓开了过来。
 
车身上贴着彩喷,上面写着“新世纪教育 本土最佳教育品牌”。
 
我转过头,只见叶冰夏目光也盯在面包车的身上。
 
“恐怕那个程达,也很快就来了吧。”我说道。
 
话刚出口,我就看到那个复印店门口,走出来两个年轻的女孩子,手里都抱着一沓宣传单。和领航者不同的是,她们没有搬桌子,而是每个人身后都背了一个橘红色的书包,书包上印着几个大字——程达教育。
 
“嗬,现在是三足鼎立,等会咱们也上场了,可就是四面出击了啊。”我笑着说道。
 
“你说他们会不会达成个战略同盟,先围剿了我们,再开始竞争啊?”叶冰夏说着,扭头看了我一眼。
 
“你想得太美了啊,”我呵呵笑起来。
 
叶冰夏一愣,“怎么美了?”
 
“这就像是蚂蚁和大象,他们才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呢。”我说道。
 
“可是,大象有它的优点,也有它的缺点啊。大象太笨拙了,而蚂蚁虽然微小,却很灵活,能爬树,能上墙,能迅速对周围环境作出反应,而且,它适应能力还强。所以,蚂蚁在哪儿都能见到,而大象却只能生活在特定的环境中。”叶冰夏反驳道。
 
看到叶冰夏脸上那种不肯服输的样子,我笑着点点头,“是啊,咱们虽然现在看起来不起眼,可是,船小好调头,一旦我们上了轨道,跑起来就快了。”
 
“嗯,”叶冰夏点了点头,她目光又转向了兰溪小学门口。
 
那儿正人头攒动,嘈杂一片。
 
这样顿了一会儿,叶冰夏又说话了,“麦芽糖,你说我们能招上多少个学生?”
 
“你是指的兰溪小学吗?还是包括了十一中学和其他小区?”
 
“兰溪小学吧。”
 
“嗯,我估计,可能有十几个人吧。”我想了一下,说道。
 
正当我以为叶冰夏会撇嘴说“不至于这么少吧”时,不想,她来了这么一句,“我倒觉得,看现在竞争的这样激烈,能招到五个学生,就不错了。”
 
我愣了愣,“就算是每人每天招一个,这三天下来,也能招到六个学生了。嗯,现在正是家长接学生的高峰期,要不,咱们也过去发传单吧。”
 
“好,”叶冰夏点点头。
 
“加油,”我说着,攥紧拳头,作了个鼓舞士气的手势。
 
叶冰夏重重点了下头。
 
我们两个人,一前一后,向兰溪小学门口走去。
 
走近兰溪小学,我这才注意到,刚刚新世纪面包车上,下来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已经开始发他们的宣传资料了。
 
和领航者、程达不同的是,他们发的,是一个印刷精美的彩色小册子,乍一看,很像电视机或洗衣机的说明书。
 
等到走近了一点,我才发现,原来他们发的是一个新年挂历,里面放了很多特级老师和优秀学员的照片。
 
看着小册子上那些孩子手捧奖状的笑脸,再看看自己手里的宣传单,相比之下,不禁让我有种低人一截的感觉。
 
然而,当我看到领航者和程达,它们也是和我们差不多的宣传单时,我心中又增添了不少的信心。
 
此时,那三家教育培训的宣传人员,早已开始向家长们分发宣传资料了。
 
而围堵在学校门口,等着接孩子的家长,也越来越多了。三轮车、自行车、电动车、私家车,把学校门口堵得水泄不通。
 
我瞅了身边的叶冰夏一眼,“开始吧。”
 
叶冰夏点了下头,朝我作了个OK的手势。
 
然后,我们按照之前说好的,分头行动。
 
我先走到旁边一个推着电动车的中年妇女面前,笑着打招呼,“阿姨,您好。”
 
这个中年妇女愣了下,接着点点头。
 
“我们是红帆船教育培训的,这是我们的宣传资料,您可以看一下。如果觉得不错的话,可以把孩子送到我们的寒假班补习功课。我们的地址离这学校挺近的,就五六百米的距离,也方便您平时接送孩子。这儿有我们的联系方式,您可以到时候打电话给我们。”
 
“嗯,”中年妇女点了下头,接过宣传单,扫了一眼,便搁到了车筐中。
 
“噢,谢谢您,”尽管这中年妇女态度始终不冷不热,可是,我还是微笑着和她打完招呼,又走向她旁边的一个中年男子。
 
“叔叔,您好,打扰您一下,我是红帆船教育培训的,这是我们的宣传资料,您可以看一下。”说着,我把手中的宣传资料,递了过去。
 
中年男子接了过去,然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学校大门。
 
我想再多说几句,可还是作罢了。
 
我又走到了旁边,一个骑着三轮车的老奶奶身边,递过去一张宣传资料。
 
然而,那个老奶奶却对我摆摆手,表示不要。
 
正当我不解的时候,老奶奶笑了下,说道,“我不识字,给我没用。”
 
我只能抱歉地笑了一下。
 
然后,再次找其他人发宣传资料。
 
就这样,我的招呼词,也从“叔叔,阿姨,您好,打扰您一下,我是红帆船教育培训的,这是我们的宣传资料,您可以看一下”,慢慢变成了“叔叔,阿姨,您好,打扰您一下”,后来便变成了“您好”。
 
而当我发了有四五十张的时候,不经意地一低头,才发现,地上扔着很多五颜六色的宣传单。
 
其中,有领航者的,有程达的,也有新世纪的小册子,自然,也有我们自己的。
 
被风一吹,便四散开来。
 
我在内心叹了口气。之前的那万丈豪情,又被这寒风吹散了不少。
 
这时,有拾捡垃圾的老人,过来捡了起来,塞到手中的塑料袋里。
 
这让我心中,又感觉更加悲凉了。
 
回头想想,尽管发了四五十张宣传单,然而,只有一个妇女问了句,“你们收费多少?”
 
在我回答完“每天三十块钱”之后,她“哦”了一声,便没有下文了,然后,就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对我们这个培训班感兴趣了。
 
我下意识地抬起头,只见,新世纪宣传车那儿,围着几个家长,正在问东问西,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满意的样子,而领航者桌前,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正拿着宣传单,给前来咨询的几个家长,拿着宣传单来回比划,旁边还有个家长正低头填写资料。
 
而程达教育那两个背着书包的宣传人员,也在和家长们愉快地交流。
 
我忽然感觉到一种铺天盖地,接踵而来的拥堵,仿佛气都快要喘不上来了。
 
散了学的学生,陆续从校门口出来了,有家长迎了上去,有人离开了,又有人围了过来。
 
不断有人从我身边擦过,围聚,离开,再围聚,再离开。
 
我呆呆地站在那儿,仿佛天地之间,一切万物,都不复存在了似的。
 
心冷如灰,不过如此吧。
 
直到一股冷风袭来,冻得我一个激灵,这才清醒了过来。
 
举目四望,我很快便找到了叶冰夏。
 
只见她正在卖力地发着宣传单,脸上没有一点松懈的样子。
 
我又想到,不久前叶冰夏说过的,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只要全力以赴就行了。
 
是啊,想这么多干吗,随他去了,即使就招了一个人,不也还是要正常开课吗?
 
万事开头难,熬过去这阵子,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这么想着,心情也便多云转晴了。
 
我再次走到一个支着电动车,等待孩子的家长面前,微笑着热情打过招呼,然后递过去宣传单。
 
还是和之前一样,对方问都没有多问一句,只是表情漠然地接过宣传单。
 
我礼貌地微笑致谢,然后又去发其他的宣传单。
 
在发给两个正在说话的家长时,其中一个家长,上下打量了一遍我,“你们是学生办的寒假班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我儿子暑假的时候,也去了一个大学生办的暑假班,结果,你说怎么着,那儿的老师根本不负责任,检查作业,也不认真,还一个月收了我们八百块钱。”
 
我怔了怔,只能尴尬地笑了笑,“我们这个,不是那样子的。虽然也是学生办的,可是,肯定对学生负责任。”
 
“话都是这么说的,可真做起事来,就不知道了呢。”这家长又继续抱怨道。
 
我只能再次讪笑了下,然后,离开了。
 
这时,只听另外一个家长说道,“要我说,送孩子去培训班,还是找那种正规的好,虽然花钱多点,可是,那儿的老师认真负责,能把学生的分数提上去。这些学生办的培训班,就是朝不保夕,敷衍了事,做一锤子买卖的。”
 
这让我心头猛地一沉,我在心中叹了口气,然后装作没有听见的样子,继续分发手中的宣传单。
 
在我和叶冰夏刚刚来的时候,每个人手中大约有二三百份的宣传单,渐渐地,手中的宣传单,越来越少,越来越少,而招生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越来越渺茫。
 
尽管之前,我们两个,对这种情况,已有所预料,可是,当结果出现的时候,内心那种难以抑制的失望、沮丧,还是铺天盖地一个劲地袭来。
 
我一遍遍机械性地重复着“您好”,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生硬。
 
直到后来,让我感觉,把宣传单发出去,成了我的一份任务。我所做的,只是把宣传单,全部发完,就可以了。
 
什么时候,家长们离开的,我已经记不清了。
 
什么时候,天色变暗了,我也已经记不清了。
 
只记得,地上扔了很多花花绿绿的宣传单。
 
只记得,二三百份宣传单发完了,却没有一个家长过来询问,是的,一个也没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叶冰夏到了我的身边。
 
“喂,麦芽糖,怎么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叶冰夏拍了我一下肩膀,问道。
 
我这才反应过来,看看手中,已经没有宣传单了。而叶冰夏的手里,大约还剩下十几份。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而周围,之前那些围聚着,接孩子放学的家长,早已都散开了。
 
新世纪的面包车,也开走了。
 
领航者的桌子,也搬回屋子了。
 
地上那些丢弃的宣传单,也都拾捡垃圾的老人捡走了。
 
整个学校门口,变得空旷、安静。
 
只有北风,从头上方,呼啸而过。
 
路灯下,看着叶冰夏被吹得四处飞散的头发,和被冻得红通通的脸颊,忽然,我有一种想大哭的感觉。
 
沮丧、失落、压抑、愤闷,犹如决堤的洪水,汹涌而来,几乎便要把我湮没了。
 
就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洗礼,此刻的我,身疲力尽,只想要找个带靠背的椅子,倚靠着休息一会儿。
 
沉默了一会儿,叶冰夏说道,“我们去吃饭吧。”
 
我机械式地点了点头。
 
“还吃小笼包?”
 
“嗯。”
 
接着,我们两个又向那小笼包店走去。
 
隔着很远,就看到那儿已是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要不,咱们买了小笼包,回去吃吧。”叶冰夏看我心情很低落的样子,于是提议道。
 
“嗯。”
 
“那,你在这等我一下,我过去买饭。”
 
“嗯。”
 
叶冰夏不再说什么了,而是转过身,快步向小笼包店走去。
 
很快,她就拎着饭出来了。
 
“走啦,”叶冰夏说着,朝我粲然一笑。
 
看她这样乐观,我也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走吧。”
 
“嗬,麦芽糖,总算见到你笑了,可真不容易啊,”叶冰夏笑呵呵地看着我。
 
“我只是没想到,二三百份宣传单,发下去了,连一个过来问的家长也没有,太打击人了,”我苦笑了下,从叶冰夏手里接过自己的那份饭。
 
“嗬,我不是也发了那么多宣传单吗?也没有家长过来问我啊。不过,我觉得,这并不代表,就没有家长感兴趣。说不准,等会儿,就有人打电话来报名了呢。”叶冰夏脸上倒是一副信心满怀的样子。
 
我不忍泼她冷水,于是,含糊地笑了笑,“希望如此吧。”
 
“看你那没精打采的样子,至于吗?我一直觉得,今天下午,我们已经做的很好了。至少,我们让很多人知道,除了新世纪、领航者、程达之外,还有我们红帆船,也在做寒假班。来不来报名,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们只管做好自己的就是了。”
 
我叹了口气,“一直听别人说,办培训班,最难的就是招生,可是,没想到,招生这么难。我真怕这整个寒假,都招不到一个人。”
 
“招不到就招不到呗,平常心对待。”叶冰夏很是不以为然的笑道。
 
看着叶冰夏脸上的轻松表情,我在心中叹了口气,自己和她终究是不一样。
 
因为,这个寒假班,被我寄予了太多的希望,也背负了太多的压力。如果这次再失败了,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自己的未来。撇开父母的期待不说,单是那十几万的欠款,就足够让人绝望透顶了。
 
我不允许自己失败,这其实,是我的现状,我的家庭,我的生活,不允许我失败。
 
换句话说,我太渴望,这一次,自己能成功了。
 
帮家里还上债款,把整个家庭从这个巨大的桎梏、枷锁中,解脱出来,生活得轻松一点。
 
也许,太在乎一件事情,一个结果,才会在经历的过程中,如此地煎熬、揪心,如此地恐慌、不安吧。
 
那么,我该怎么办,才能战胜克服这一切?
 
整个路上,我一直都在苦苦思索着。
 
回到培训教室,吃完饭后,又稍微闲聊了几句,我们便彼此别过了。
 
我本来是想送叶冰夏回去的,可她一再强调,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我也就不和她计较了。
 
锁好门后,我和她一块去了公交站牌。
 
12路车来了。
 
叶冰夏先上车走了。
 
又等了一会儿,我也等来了自己的25路车。然后,我坐了上去。
 
到蓝天科技广场的时候,我中途下车,又去转6路车。
 
快到家时,叶冰夏给我发了个短信,说汽车站门口,等17路车的人太多了,没挤上,就打了个出租车回学校。
 
短信中,她一再地给我打气加油,说现在不等于未来,只要我们有足够坚定的信念,就一定能把这个培训班办起来。
 
这让我心中,很是温暖和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