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8、到处的竞争
18、到处的竞争



更新日期:2013-02-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也就五六分钟的时间,我们就到了兰溪小学门口。
 
此时,还是上课时间,学校大门紧闭。
 
放眼望去,整个校园,一片沉寂,连个走动的人都没有。
 
那儿的教学楼、花坛、冬青树、旗杆,还是那样,似乎一点变化也没有。除了路两旁,多了两排的宣传栏。
 
这让我不禁回想起了,九五年时,刚刚转学过来,在这里读书的情景。
 
依稀还记得,进了教学楼,楼梯右边有个小商店,里面吃得喝得玩得用得,一应俱全。而当时,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在那里花上一毛钱,买一袋酸梅粉,或一包杏梅肉,然后,迫不及待地塞到嘴里,再然后,被酸得全身打颤。
 
还有的,就是收集当时小虎队方便面里的旋风卡,那时候,每天下课、放学,打旋风卡,是必做的一件事。
 
后来,旋风卡出了奥特曼和摩登大圣的。
 
而至今,在写字台的抽屉里,还保存着上百张的旋风卡。
 
九八年,我在这里小学毕业。
 
小学毕业之后,那些旋风卡就一直静静地躺在那儿了。
 
因为,初中时,旋风卡不流行了,开始流行世界杯球星卡和小浣熊的水浒卡。
 
再一晃,十几年过去了。
 
现在,时隔了十几年之后,我又一次站在了兰溪小学的门口。
 
不是来看望,不是来怀旧,而是为了招生。
 
这让我不禁有些感叹,时间过得可真快。
 
正当我感慨万千的时候,叶冰夏拽了下我的衣袖,指着不远处,“麦芽糖,你看那儿。”
 
我顺着叶冰夏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下子就愣住了。
 
那是一个卖文具的小商店,门上挂着一条长长的横幅“领航者教育 中小学课外培训的领跑者 建校8年多全国300余家分校 业内公认:最具实力和规模的教育培训品牌”。
 
而在横幅的下面,写着几个小字“寒假班报名处 详情可到店内咨询,或拨打电话@#¥#%&”。
 
这让我不禁干咽了口唾沫。
 
“喂,你看,它旁边那礼品店,也有个横幅,”叶冰夏说着,轻声读了出来,“新世纪教育 我们一直在用心打造,本土教育培训最佳品牌。宁溪市6家分校,同步推出‘1+2’寒假精品班,现在开始报名,送惊喜大礼,详情可店内咨询,或拨打电话@#¥#%&”。
 
叶冰夏读完之后,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她又惊呼出声了,“哇,那儿怎么还有一家啊?”
 
她这话不禁让我又倒吸了口冷气,定眼望去,果然,在那个礼品店旁边,隔了一家水果店,是一家复印打字店,门上也挂着一条横幅“程达教育 这些年,我们仅仅在做一件事,把学生的分数提上去。一月十二号之前报名寒假班,享受学费八折优惠。详情可到店内咨询,或拨打电话@#¥#%&”。
 
看到他们这抢先一步的宣传,我心里一下子急了。
 
还没等我开口,叶冰夏就先说话了,“麦芽糖,这些横幅,你以前见过吗?”
 
我摇了摇头,“昨天和前天我都在书店里的,嗯,之前从印刷厂拿回宣传单的时候,还没有。可能,是这两天挂上的吧。”
 
“两天?”叶冰夏愣了一下,“难不成,他们已经开始招生了?”
 
“不是吧?一月十号,这学校才放假,他们那么急着招生,干什么?学生正忙着考试,谁会分心关注这个啊?”我话虽然这么说,可是,一下子看到这几个培训班,都已经开始作招生宣传了,心里还是很没底。
 
“学生肯定不关注这个,但是,家长每天来接送孩子上学、放学,他能不关注吗?虽然,来培训班补课的是学生,可决定权在家长手里啊。”
 
听叶冰夏这么说,我心一下子凉了半截。
 
是啊,虽然是学生来补习,可决定权还在家长手里。
 
他们已经抢夺生源了,我们还一点动静也没有,这可真被动。
 
我又把几条横幅上的内容看了一遍,才发现,他们不仅有横幅,还在墙上贴满了花花绿绿的很多海报。
 
尽管隔着很远,看不清楚具体的内容,可是,那阵势,却实在是不容小觑。
 
我低下头,瞅瞅手里的宣传单,才发现,相比之下,委实寒酸透顶。
 
唉,只凭这些宣传单,那些家长看了的话,能相信吗?
 
这么一想,我不免地,又有些泄气了。
 
我抬头看了眼叶冰夏,只见她也正看着我,四目相对,我赶紧避开了。我唯恐她看到自己内心的失望和沮丧,那样的话,她肯定也会受打击吧。
 
那样的话,肯定更没多少信心了。
 
“麦芽糖,你在想什么呢?不会是觉得我们接下来的招生,困难重重吧?甚至还可能招不到学生,这个培训班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半路夭折了?”叶冰夏似乎猜透了我心里的意思,她紧紧地盯着我,问道。
 
“唉,”我叹了口气,“之前,我根本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竞争对手。这仿佛是一夜之间,就突然冒出来的,并且,和他们竞争的话,我们简直就是拿着鸡蛋碰石头,不输才怪啊。”
 
“瞧你说的,我倒不这么认为,有道是,砌墙的砖头,后来者居上嘛,还说不定,他们也可能只是扯虎皮做大鼓,实力和规模并不怎么样呢。咱们肯定能找到咱们的优势、特长,指不准还把他们打得丢盔卸甲,落荒而逃呢。”叶冰夏说到最后,竟而呵呵笑出了声。
 
“嗯,但愿吧,”我努力笑了一下,心中却委实提不起一点的精神来。
 
“麦芽糖,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跟我说过的吗?‘任何一份气势恢宏的事业,总会有一颗壮志凌云的雄心,和一批敢作敢为,绝不言弃的人’。”叶冰夏说着,望着远处的兰溪小学。
 
她的眼中,是一种气贯长虹的的凛然。
 
我心头一震。
 
叶冰夏目不斜视地看着远方,几乎一字一顿地说道,“小时候,我们就被教育,‘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现在,我们想做一番事业,想追求梦想,吃苦受累,这定是难免的。什么样的困难阻力都可能出现,但是,我想,只要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肯定会有成功的那一天。”
 
叶冰夏的声音是如此地铿锵有力,而她的眼神又是如此地坚定不移,这让我在肃然起敬的同时,不禁又自惭形秽。
 
我想起了石头的那句话,堂堂七尺男儿,不去策马扬鞭,驰骋天下,岂不枉活一生?与蝼蚁蜉蝣,又当有何别?
 
这么一想,胸腔中,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又再次复燃了。
 
我紧紧地攥紧了拳头,看着叶冰夏,重重地点了下头,“我们一定会成功的。”
 
叶冰夏转过头,看着我,“麦芽糖,你知道吗?从认识你的那天起,我就觉得,你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你身上有一种能够感染带动别人的力量。所以,当初,你说要做培训班的时候,也许,换了别人,我可能会考虑,到底要不要跟着做,可是,对于你,我真的一点也没有犹豫。因为,我相信,你肯定会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感觉鼻子一酸,声音也哽咽了。“谢谢你,叶冰夏,”
 
“嗯,现在这个培训班才开始做,我们都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只要全力以赴就行了。假如这个寒假,真的就招了那么三五个学生,我也希望,我们能够乐观面对,真心实意地把这几个学生教好,而不是消极敷衍他们。我想,只要我们能够坚持住,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的。”叶冰夏说着,微微朝我笑了笑。
 
她的目光,已经缓和多了。
 
“嗯,”我点了点头。
 
“还有,这个寒假班招不够学生,赚不到钱的话,就不要给我发工资了,就当作我是来做义工好了,反正,我和你一块来做这个培训班,也不是为了赚钱。另外,如果你缺钱用的话,和我说一下,我把我卡里的钱先取出来,还不够的话,我给我爸妈打电话,让他们再给我打些过来。”叶冰夏说着,又是微微笑了笑。
 
而我,泪水已经在眼眶中团团打转了。
 
我竭力咬着嘴唇,不让眼泪流下来,“我们会成功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叶冰夏使劲点了下头,眼中是不容置疑地隐忍、坚定。
 
我没有说话。
 
叶冰夏也没有说话。
 
这样沉默了有七八秒钟,叶冰夏说话了,“麦芽糖,你说,我们要去打探一下他们的情况吗?”
 
说着,她朝挂横幅的地方,努了下嘴。
 
“这——”我迟疑了一下,“之前我在网上搜到过领航者和新世纪,但是,这个程达,我没见到。好像他们收费很高,一天都得上百。”
 
“哇,这么高啊?”叶冰夏惊呼出声。
 
“嗯,”我点了下头。
 
“那你说,咱们每天收费才三十块钱,是不是有点低了?”叶冰夏想了下,说道。
 
“也不算低吧,每天三十,一个月就是九百,一年下来,就是九千八啊,大学一年学费才四五千呢,再说了,咱们才刚起步,这收费,我觉得不低。”
 
“噢,”叶冰夏点点头,顿了下,她又似乎在自言自语地小声咕哝道,“这寒假班只有两个周呢。”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才发现,因为天冷,加上又有风的缘故,这偌大的一块空地,就我们两个人,这样傻傻地站在这儿。
 
而叶冰夏,虽然她戴着棉帽、围巾和手套,可脸颊还是被冻得红扑扑地,像擦了粉似的。
 
这让我有些于心不忍了,于是提议道,“要不,咱们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吧,反正这会儿,也没有家长过来,等到四点多钟,家长都来接学生了,咱们再过来,挨个地发宣传单好了。”
 
叶冰夏想了一下,然后,点点头,“那好吧。”
 
说着,她开始向四周环望,“你看,那儿有家小笼包店,要不,咱们去那儿坐会儿吧。顺便,再弄点吃的。”
 
“你饿了吗?”我有些惊讶,这距离刚刚吃过的午饭,也不过三四个小时而已。
 
“不啊,”叶冰夏摇了摇头,“不过,他们放学可能还得一两个小时呢,这一两个小时下去,难免会饿的啊。再说了,等会忙着发宣传单,肯定就没时间吃晚饭了,那倒不如现在先吃好了。另外,我们还可以趁吃饭的机会,打听一下,这些横幅什么时候挂出来的,去年这个时候,又有几家培训班在这儿招生。”
 
听叶冰夏说得很是在理的样子,我点点头,“嗯,那好的。”
 
于是,我们两个向那小笼包店走去。
 
很快,便来到了店前,推开门,我走了进去。
 
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晚饭又还远远不到,因此,店里没有什么客人。只在柜台边有个收钱的女孩子,和一个擦桌子的服务员。
 
见我们两个人走进来,那服务员赶紧停下手中的活,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
 
“请问两位吃点什么?我们这儿的包子,种类和价格,都在这墙上写着的呢,您看一下,点什么好?”
 
我瞅了下墙上,那儿写着种类繁多的小笼包,还有八宝粥、银耳羹、鸡蛋汤、小米粥什么的。我转过头来,看着叶冰夏。
 
叶冰夏略略愣了下,“噢,你们这卖得最好的肉的和素的,是哪两份?”
 
“辣汁牛肉和香菇白菜的,还有呢,就是芸豆肉丝和青椒木耳,”服务员笑着介绍道,“来我们这的都是常客,一般都喜欢点这几份。”
 
“那好,每份来一笼,嗯,再来两份银耳羹。”
 
“一共四笼,是吗?”服务员笑着问叶冰夏。
 
“四笼?”我也愣了下。
 
“是啊,”叶冰夏点点头。
 
“好嘞,”服务员一声长吆,“两位请稍候,包子马上就给您送过来。”
 
说着,服务员转身,向厨房走去。
 
我瞅了下叶冰夏,只见她正笑呵呵地看着我。
 
“这么多能吃下吗?”我作了个怀疑的表情。
 
“慢慢吃呗,吃不了的话,就打包啊,”叶冰夏笑道。
 
“那好吧,”我点了下头。
 
我们两个在刚刚擦拭干净的一张桌子旁,坐了下来。
 
约莫两三分钟的时间,四笼热气腾腾的小笼包,被端了上来。
 
紧接着,银耳羹也被端了上来。
 
接着,服务员又拿起刚才旁边桌子上的抹布,继续擦起桌子来。
 
想起叶冰夏之前说的,趁着吃饭,打听下横幅和招生的事情。
 
我略一皱眉,计上心来。
 
我先夹了个小笼包,咬了口,尝了尝,然后啧啧有声道,“你们这的小笼包味道真好。平时,一定很多人来吃吧。”
 
“可不是嘛,每天到饭点的时候,这队伍都能排上几十米呢。一天到晚,也就这个时候,才稍微空闲点,也就正好打扫下卫生。”
 
“你们这位置很不错啊,离学校很近。很多家长应该放学接孩子的时候,正好也来这捎几笼包子回去吧。”我一边吃,一边说道。
 
“是啊,我们这的包子,一半以上,都是卖给这学生和家长吃的。几乎他们来一次,就成了回头客,然后,再一个传一个,来吃包子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那主要还是你们这包子味道好,还有,就是你们这服务热情啊。”我笑道,“等我回去之后,也介绍身边朋友,来这吃你们的小笼包。”
 
“那可真谢谢你们了啊,”服务员呵呵笑着说道。
 
“对了,我还想找你们打听个事呢,”说着,我把桌子上的一摞宣传单,拿起一张递给那服务员,“我们办了个寒假班,想在这兰溪小学招生。这儿生源怎么样啊?好招到学生吗?还有,来这招生的培训班多吗?怎么我看到好几家都挂横幅在招生了?”
 
“嗬,你们可真找对人了,”服务员说着,把宣传单大致扫了一遍,“去年暑假,我一朋友,也办了个培训班,那是个暑假班,就在这兰溪小学招生的,俩月下来,赚了三万来块钱吧。不过,当时招生的时候,那可真是费尽周折。竞争太激烈了,怎么着也得有六七家培训班吧。”
 
“他当时招了多少个学生?”我问道。
 
“三十来个吧。”
 
“那,寒假班他还继续办吗?”略一迟疑,我又问道。
 
“不了,他说寒假班太操心,还赚不到什么钱,就不打算办了。”
 
“是寒假班很难招到学生吗?”我继续问道。
 
“也不能这么说,嗯,你们看到那个新世纪教育了吧,听我朋友说,暑假班的时候,他们招了二百多个学生呢。”
 
“哇,这么多啊?”我惊呼出声。
 
“是啊,这儿的生源,几乎都被这个新世纪和领航者垄断了。嗯,那个程达培训,是兰溪小学一个退休老师办的,做得也挺不错,不过,比起这两家,差距还是大了去了。听我朋友说,新世纪和领航者的老师,都是宁溪一中、宁溪二中,专门聘请过去的,还经常有北京的教师,过来给学生上课。所以,那些家长就觉得,即使多花点钱,也要去他们那儿。”
 
“那你知道,他们收费怎么样吗?”
 
“好像一小时是二百块钱吧。”
 
“二百一小时?”我愣了下,“你弄错了吧,一天二百吧?”
 
“具体我也忘了,我只知道,收费挺高的,一般家庭是绝对上不起,”说到这儿,这个服务员顿了一下,“说实话,我还是对你们这个寒假班,”说着,他摇了摇头,脸上是一种很不看好的表情。
 
我和叶冰夏对望了一眼,还没等我说话,叶冰夏先笑道,“哎,其实,我们这个寒假班,也没打算一开始就怎么赚钱。我们是想办个长期存在的培训班,于是,就打算从这寒假班开始着手。可能我们很快就会遇到你说的那种情况,生源都被垄断了,几乎招不到什么学生。不过,我们既然决定了要办这个寒假班,就肯定会坚持下去的。”
 
“嗯,你们两个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还是正在上学?”服务员看看叶冰夏,又看看我。
 
“噢,我已经毕业了,她还在上学,今年大二。”我说道。
 
“暑假的时候,有几个正上学的大学生,放了假,回来办暑假班。不过,这寒假班可就没办的了。”
 
“我想,这主要是假期太短了吧,而且,中间又隔了一个新年,所以,他们都觉得麻烦,就不愿办了吧,”说着,我略略笑了下,“我们也正是瞅准了,暑假班办得人多,竞争激烈,才选择在寒假这个时候,开始办班的。没想到,这寒假班竞争得也不少啊。”
 
服务员笑了下,正要说话的时候,有客人推门进来了。于是,他连忙搁下手中的宣传单,笑脸相迎了上去。
 
我看了眼叶冰夏,又看了下桌子上,四笼的小笼包,我们才吃了一笼。
 
“赶紧吃吧,不然都凉了。”叶冰夏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然后,一边回想着,刚刚这服务员说过的话,一边夹起包子,吃起来。
 
至于包子是什么滋味,甚至什么馅料,我已经都顾不上了,脑子里来回想的,只是如何多招几个学生,把这个寒假班办起来。
 
这样,不知不觉中,竟然把三笼包子,都了吃下去。
 
等到叶冰夏问我,还要不要再来两笼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连忙摇头说,不用了。
 
这样,在店里又坐了一会儿,我看到墙上的钟表走到了三点半的时候,朝叶冰夏示意了一下,说该出去了。
 
然后,我们结账,离开了小笼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