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7、眼看着,眼看着
17、眼看着,眼看着



更新日期:2013-02-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接下来的两天,我一直在书店里。
 
选了几本教辅书,作为教材。
 
而叶冰夏和卢晓鹤在忙着考试,黄钧则还是像往常一样,每天上班、下班。
 
很快,时间就到了八号。这天,是我们开始招生的日子,也是叶冰夏考试结束的日子。
 
而在之前,叶冰夏就和我说好了,让我八号的中午,直接去学校里找她。然后,在食堂吃完饭后,我们再一块去招生。
 
而我早就打听过了,兰溪实验小学放假的时间,是十号,十一中学的放假时间,则是十二号。
 
我们便盘算着,八、九、十,这三天,在兰溪小学招生。十一和十二号,去十一中学招生。十三和十四号,则去旁边的几个小区招生。
 
吃过早饭,我看了下时间,才八点钟。于是,我把在书店买回来的几本辅导书,拿了过来,随手翻看了起来。
 
按照我和黄钧、叶冰夏、卢晓鹤,四个人确定下来的思路,我们一共补习两个星期。年前的这一个星期,主要是帮着来补习的学生,把学校里布置的寒假作业都做完。有不懂不会的地方,帮着解决了。同时,把这个学期,学过的知识,都系统的总结和梳理一遍,然后,按照每个学生自身的情况,重点补习一下弱势的科目和章节。
 
也就是说,每天上午是老师讲课,下午呢,则是学生做作业,并单独指导。
 
而时间上,我们则是安排的,上午八点上课,十一点半放学,下午是两点上课,五点放学。
 
我们还计划,在年前补习结束的时候,再参考买来的这几本辅导书,根据每个科目和年级,拟定一张试卷,学生把它拿回去,在过年的时候,把它做完。
 
年后呢,则把试卷收上来,进行讲评,再继续根据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补习弱势的科目和章节,除此之外,就是提前预习一下新发的课本,将要学习的内容。
 
这样一直看到十点多,我站起身来,准备出门,去学校里找叶冰夏。
 
此时,母亲正在洗衣服。
 
见我要出门,便喊住我,说外面天冷,多穿件衣服。            
 
我一边摇头说不用,一边开门走了出去。
 
才出楼梯口,就有一股寒风迎面袭来,我把衣服的拉链往脖口使劲拉紧了。然后,把口袋里的手套,拽出来,戴上了。
 
阳光温暖明媚,然而,地上仍然到处都是冰渣,呜呜作响地寒风,不时吹动地上的纸屑、废弃塑料袋,上上下下地打着卷。
 
我仰起头,才发现,天空是如此的清澈、明净,又是如此的深邃、安谧,彷佛记忆中,就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湛蓝。
 
这也许,是冬日才独有的吧。
 
因为风大的缘故,把一切漂浮的尘埃,都吹走了。
 
这样想想,我倒有点觉得,此刻的寒风,不是那么的招人厌恶了。
 
那么,希望,也正如此刻的天空,湛蓝、澄净,让人满心欢喜,是吗?
 
裹着领口,我来到了公交站牌。等了五六分钟,就有6路车过来了。到蓝天科技广场的时候,我下了车,转上了去宁溪大学的22路公交车。
 
这样,等我到了宁溪大学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十分了。
 
按照事先的约定,我直接去了大学生活动中心对面的食堂,在门口等叶冰夏。
 
从学校东门到食堂的这一路上,很多学生拎着大包小包,拽着旅行箱,正去车站赶车。
 
许是因为天冷风急,又许是回家心切,每个人都走得步履匆匆。光秃的树干,枯黄的草坪,和低着头一言不发,匆忙赶路的学生,整个校园,显得清冷肃杀。
 
这让我不禁又想到了,曾经的大学时光。
 
曾经以为,大学很遥远,可是,一转眼,四年就过去了;曾经以为,爱情很遥远,可是,一伸手,就抓在手里了;曾经以为,长大很遥远,可是,不觉中,就已经开始变老了。
 
在时间面前,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以前的时候,看那些八、九十岁的老人,总觉得他们的一生,是何其漫长。现在,才明白,也不过是倏忽而过,一眼之间罢了。
 
眼看着,一天天便过去了。
 
眼看着,一点点就变老了。
 
眼看着,眼看着,花开花落,春去春来。
 
眼看着,眼看着,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也许,我们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去眼看,去感慨,一半糊涂,一半清醒,一半认真,一半马虎,过完这一生,即可了吧。
 
凡事,可以全力追求,但不能强求,妄求,
 
凡事,可以严格要求,但不要过求,苛求,
 
这样的人生,未尝不也是一种的活法。
 
还是那句话啊,怎么活,都是一辈子。
 
然而,转念之时,我便不禁觉得自己有些消极、悲观了。
 
嗯,还是石头说得对,堂堂七尺男儿,不去策马扬鞭,驰骋天下,岂不枉活一生?与蝼蚁蜉蝣,又当有何别?
 
是啊,别庸人自扰,徒增烦恼了,到头来,落得岁月蹉跎,悔不当初。
 
我现在,还没有这个资格,来感慨这些呢。
 
那就等到以后,真功成名就,万户封侯的时候,再来感慨吧。
 
现在,我所需要做的,只有两个字,奋斗。
 
只有通过奋斗,才能改变现状,才能实现梦想,才能去策马扬鞭,驰骋天下。
 
不奋斗,毋宁死。
 
这才应该是我现在,心中时刻所念所想的。
 
寒风凛烈又怎么样,债台高筑又怎么样,举步维艰又怎么样,我一定会把这个培训班做起来的!
 
我要向所有人证明,我一定行,我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
 
这样想着,我感觉胸中一团火在燃烧,浑身上下,又充满了绵绵不断的力量。
 
对,这才是我想要的状态。
 
无牵无绊,无畏无惧。        
 
神挡弑神,魔挡灭魔。
 
正当我内心澎湃而起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麦芽糖——”
 
我怔了下,抬起头来,只见叶冰夏正在几米开外的地方,一边笑着朝我招手,一边碎步跑来。而在她身后,是之前在广场上见过的李慧和陈宜卿。
 
很快,叶冰夏跑到了我的面前。
 
她冲我顽皮地吐了下舌头,“你在这等很长时间了吗?”
 
还没等我说话,李慧和陈宜卿也走了过来,李慧朝我笑了下,算是打过招呼。可这外号叫“小辣椒”的陈宜卿可就不依不挠了,只见她朝叶冰夏啐了一口,“小虾米,你太不够义气了,一见到你朝思梦想的心上人,就把我们这些好朋友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叶冰夏脸一红,白了陈宜卿一眼,“喂,你可别乱说啊,人家可在这等我很久了呢。换了你,你好意思啊?”
 
“对了,唐老鸭,我还要找你告状呢。上次小虾米带回来的那两盒巧克力,给我们每人就分了一块,然后,怎么找她要,她都死活不肯给。不就两盒巧克力嘛,当什么宝贝似的,整天藏着掖着,唯恐我们给偷吃了。”陈宜卿一边说着,一边故意朝叶冰夏作了个不屑一顾的表情。
 
“喂,喂,喂,我给慧慧姐她们分了一块,可是,给你分了两块啊。”叶冰夏急忙辩解道。
 
“哼,不就个巧克力嘛,谁稀罕。还有啊,唐老鸭,小虾米的这羽绒服,真的是你们得奖得来的吗?你是不知道啊,小虾米在宿舍,把这事说的是彩云漫飞,天花乱坠。把你说得啊,简直就不是个人。”
 
我愣了下,干咽了口唾沫,“简直就不是个人?”
 
“是啊,是啊,你听听她用在你身上的这些词语,什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什么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啊,什么旷世奇才,前无古人啊,什么百里挑一,鹤立鸡群啊,”陈宜卿喋喋不休地说着。
 
“喂,小辣椒,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的啊,你就一个劲地编吧,谣言止于智者,公道自在人心。”叶冰夏说着,把头偏过一边。
 
“哇,唐老鸭,你听到了吗?小虾米说我刚刚这些形容你的话,都是编的啊,还说什么谣言止于智者,公道自在人心,那岂不是说,你这人又蠢又笨,又傻又愣,愚昧无知,荒谬可笑,简直就是那雕不成器的朽木,糊不上墙的烂泥,”陈宜卿这一连串地话语,像机关枪一样,得得得得,扫射出来。
 
“慧慧姐,你快把小辣椒带走吧,她太能搬弄是非了啊,”叶冰夏说着,向旁边一直笑而不语的李慧求救了。
 
只见李慧呵呵笑着,拉了下陈宜卿的衣服,“好了,好了,小辣椒,晚上你就坐车回家了,再见到夏夏,就是明年了,好歹你给人家留个好印象,让人有个念想不是?”
 
“那好吧,我就先不跟你计较这巧克力的事了,不过,小虾米,下不为例啊。”说着,陈宜卿颇为大气地朝我和叶冰夏挥了下手,“唐老鸭,小虾米,你们两个接下来愿意去哪快活,就去哪快活吧。本姑娘呢,要和我们亲爱的慧慧姐先走一步了,恕不奉陪啦。”
 
说着,陈宜卿朝旁边的李慧轻轻招了招手,正当她要挪步离开的时候,忽然,她又转过头来,一脸严肃的样子,“对了,唐老鸭,我还有一件事,要专门交代你你一下,你可听仔细了啊。”
 
看着陈宜卿脸上的认真,我稍微愣了下,瞅了眼旁边的叶冰夏,只见她脸上也是莫名其妙的样子。
 
然而,想到陈宜卿外号叫“小辣椒”,我唯恐她又有什么纠缠不清,于是,换了一副笑脸,赶紧点头道,“好啊,你说吧,我洗耳恭听就是。”
 
陈宜卿点点头,“这个寒假呢,小虾米不回家。你在这里,可一定要照顾好她,不能让她受什么委屈啊,欺负啊,不然的话,等过年回来,我们宿舍找你算账呢。”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陈宜卿的所谓交代,便是如此,于是,赶紧点头道,“这个你们放心吧,我肯定会照顾好她的。寒假过后,把她一丝不变,毫发无损的还给你们。嗯,对了,怎么一直见你们三个人一块,没见你们宿舍其他人啊?”
 
“噢,你说我们宿舍的老大、老三、老四啊,她们都忙着谈恋爱,陪男朋友的呢。也就我们三个,不,接下来,也就我和慧慧姐,这样,无门无派,逍遥自在,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陈宜卿看我刚刚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心情很是大好的样子。
 
“嗯,其实,一个人挺好的,不需要去牵挂那么多,不是那么句话吗?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人不饿。”我笑呵呵地看着她,说道。
 
没想到的是,这本来无心的一句话,竟然就冒犯了小辣椒。
 
她脸上一下子变了颜色,很是不满地瞪着我,“唐老鸭,你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嫌我们家小虾米,让你担心牵挂,你觉得麻烦了?”
 
看到小辣椒那凶巴巴的眼神,我心中暗叫不好,心想还是赶紧支开她为妙。
 
于是,连忙摇头道,“我可没这个意思啊,我只是,只是,”我一边说着,一边偷看了眼叶冰夏,她似乎还没有弄明白过来,我和小辣椒之间,到底起了什么冲突,正好奇地看着我们两个。
 
“噢,我只是说说而已的啊,这就像是,你朋友感冒了,发烧,还鼻塞,去医院打吊瓶,你去看望,安慰他说,这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真难闻,还不如鼻塞,闻不到的好呢。”
 
“嗬,唐老鸭,你果然反应够快的啊,嗯,刚刚我只是玩笑罢了,别介意啊,”说着,陈宜卿脸上又换了刚才那副笑呵呵的样子,“我和慧慧姐去吃饭了,就不打搅你们了。好啦,不多说了,这样站在外面说话也挺冷的,我们就先进去了啊。”
 
说着,陈宜卿冲我笑着摆了摆手,拉起旁边的李慧,向食堂走去。
 
啊?我略一愣神,心想还是让她赶紧离开好了,不然,不知道又扯出什么麻烦来。
 
于是,便赶紧地向她们两个挥手作别了。
 
看着陈宜卿和李慧挑开门帘,走进了食堂,我心才稍稍放下来,转过头来,看到叶冰夏的时候,我突然才意识到,我们也要进去吃饭的,于是,不自然地笑了下,“嗯,我们也进去吃饭?”
 
叶冰夏似乎明白我不大想和陈宜卿,有意相遇,只见她笑了下,“嗯,我带你去二楼吧,那儿饭菜稍微好一点。”说着,她用眼神示意了下旁边的楼梯。
 
我这才注意到,食堂不远处有个楼梯拐口,那儿,来来往往的也有很多学生。
 
于是,我们两个向食堂二楼走去。
 
因为正是饭点的原因,吃饭的学生很多。
 
到食堂窗口,买好饭之后,我们找了两个空位,开始坐下来吃饭。
 
尽管这是我和叶冰夏,第二次一块吃饭,可是,之前的那一次,是在西餐厅,严格来说,并不算正儿八经地吃饭。
 
这一次,才算是吧。
 
我一边小心地夹好菜往嘴里送,一边偷偷地看叶冰夏吃饭。
 
只见她脸上挂着安静祥和的微笑,慢慢地小口咀嚼着,眼睛还不时一眨一眨地,这使得她那弯弯细长的睫毛,跟着一上一下地跳跃,显得优雅而又可爱。
 
这让我不禁有些欣然沉醉了。
 
以前的时候,对于秀色可餐这个词,总是不能领会,此时此刻,却是茅塞顿开,大彻大悟。
 
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一种女孩子,吃饭的时候,会是如此地优雅迷人,如此地让人忘乎所然。
 
吃得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一块吃。
 
这可真是放之四海,颠扑不破地一个真理啊。
 
正当我这样浮想联翩的时候,叶冰夏发现了我正在看她,她脸一红,啐了我一口,“喂,喂,喂,看什么呢?还不快吃饭,吃完饭,咱们还要去招生呢。”
 
我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点点头,往嘴里扒了几口米饭,使劲地咽下去。
 
而心中却是抑制不住地欢喜。
 
“你看你,说快点吃饭,也不用这么急啊,”叶冰夏一边说着,一边把汤推到我面前,“你赶快喝点汤吧,别噎着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讪笑了下,端起面前的汤,喝了起来。
 
吃完饭后,我们稍微休息了一下,叶冰夏又回了一趟宿舍,然后,两个人向培训教室赶去。
 
叶冰夏本来想打出租车过去的,我说时间还早呢,还是转公交车过去吧。
 
这样转完两趟公交车,再加上等车浪费的时间,一直到下午三点,才赶到我们的培训教室。
 
打开门,叶冰夏一眼就看到了,摆在桌子上,那厚厚一摞的宣传单。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过去,拿起了最上面的一张宣传单,看了起来。
 
这是她第二次来这个培训教室,第一次的时候,是我把桌椅买回来的当天,她帮着又是擦又是抹,打扫了很长时间的卫生。
 
这样大约看了有半分钟,她把它放下了,扭头看看屋里,只见那一排排整齐排列的桌椅,干干净净地地面,还有黑板、讲台等一系列教学用品,叶冰夏显得很是兴奋,“再过一个星期,这楼上楼下,就是朗朗书声,谆谆诲语啊。”
 
“是啊,”我笑着点了下头,“不过,不知道咱们接下来招生,会什么样呢。办过培训班的人都说,老师不是问题,场地不是问题,关键是招生。有生源了,一切都好说,都容易解决。”
 
“咱们不是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招生吗?再怎么说,二三十个学生,总能招上来吧。并且,明天卢晓鹤也放假了,她就能过来,和我们一块招生了啊。”
 
“是啊,不过,要是黄钧也能过来,帮我们招生,就好了。四个人招生,肯定比三个人招得要多。”
 
“可是,他不是还得上班吗?没事,我们三个就够啦。我想,最坏的打算,就是,我们三个人,一对一的和家长去交流,去说服。每人每天招生一个学生,这一个星期下来,也得招到二十个了啊。”
 
“嗯,我也这么想的,多了不说,招上二十个人,把握还是比蛮大的。”我说道。
 
“现在都三点多了,要不,咱们现在就去兰溪小学吧。时间这么宝贵,咱们就别站在这儿干耗站着浪费啦,”说着,叶冰夏从桌子上拿起一摞宣传单,便想要出门了。
 
看她脸上那急不可待的样子,我笑了笑,点点头,“那好,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说着,我们两个人,每人拿了一沓宣传单,锁了门,向兰溪小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