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6、杜凌的话
16、杜凌的话



更新日期:2013-02-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又是一个转眼,便到了元旦。
 
气温愈发的寒冷了,已经跌到了零下十度,然而,却还是没有下雪。
 
我每天都在为培训班的事情忙碌着。考虑到有些家长会问起教室供暖的问题,虽然我们条件还达不到,说去买个空调回来,但是,这取暖的问题,却是必须要保障和解决的。于是,我就去了家电市场,买了取暖专用的小太阳。而饮水问题,也是必须解决的,我便又买回了一个饮水机。
 
和取暖、喝水问题,同样让家长关注的,也许,就是厕所了。还好的是,我们一楼到二楼的楼梯拐口,有个五六平米的厕所,还有水龙头,另外,就是出了门,大约三四百米的地方,有个公共厕所。
 
把教室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之后,我又到家具城,买回了三十套桌椅板凳,再有的,就是去文体市场,买了黑板、粉笔、铅笔、橡皮、作业本、废纸篓等一些可能用到的东西,
 
最后,我又到了制作灯箱门匾的地方,做了一个门面。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红帆船课外培训——梦想,在这里起航。
 
红帆船,这个名字,是我和黄钧商量后,得到的。我想的名字是“小帆船”,而黄钧说,“小帆船”听起来有点不大正式,还是叫“红帆船”好了。
 
于是,名字就这样确定下来了。
 
我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写了份宣传材料。其中简单介绍了,我们红帆船课外培训是做什么的。
 
写完之后,我给叶冰夏、黄钧和卢晓鹤各发了一份,请他们提点意见。
 
在他们稍微补充之后,我把它拿到了印刷厂,加上拍摄的几张教室照片,做成了一份图文并茂的宣传单。
 
因为凌溪实验小学大约有三千多个学生,而它附近的宁溪十一中学,得有两千多的学生,再加上旁边的几个居民小区,我一共印刷了三千份宣传单。
 
我想好了,其中两千份,发到凌溪实验小学,另外的五百份,发到宁溪十一中学,剩下的五百份,发到那几个居民小区。
 
和印刷厂说好了,两天后过来,把三千份宣传单拿走。
 
然后,我出了印刷厂。
 
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我在心底又盘算了一遍,一月二十三号,是大年初一。一月十五号,也就是年前一个星期的时候,正式开课。年后初六到十三号,再开一个星期的课。
 
现在是一月四号,叶冰夏、卢晓鹤是八号才放假。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八号才能去宣传招生。
 
而五号和六号这两天,则是要去书店,选一些用作教材的辅导书。
 
这样一路盘算着,我走到了公交站牌。
 
正当我在等公交车的时候,一辆白色小轿车,“吱呀——”一声,在我旁边停了下来。紧接着,车窗摇了下来。
 
“唐碧阳——”车里有人喊道。
 
我愣了下,开车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长得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的杜凌。
 
“哎——”我应了一声。
 
“等公交吗?”看到我旁边的公交站牌,杜凌问了句。
 
“是啊,”我点了下头。
 
“上车吧,我捎你一程。”说着,杜凌把一侧车门打开了。
 
我没有犹豫,拉开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坐下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后面坐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烫着个玉米穗地头发,穿着一身白色,类似娃娃装的衣服,给人一种娇小可爱的感觉。
 
我愣了一下,“这位是——”
 
“噢,我女朋友,李梦洁,”杜凌冲我笑了下,然后扭过头去,说道,“梦洁,这就是唐碧阳,我之前给你提起过的那个很有才华的朋友,曾经得到过一个全国作文大赛一等奖,差点就成了个作家。”
 
“我想起来了,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高中逃学上网打游戏,差点被学校开除的铁哥们?”李梦洁笑着问道。
 
“是啊,”杜凌一边说着,一边把车子发动了起来,“想当初,他要是不逃学的话,我估计,怎么着也得是个本科二批。”
 
听到杜凌又扯到了当年逃学的糗事,我笑了笑,把话题岔开了,“杜凌,你什么时候找的这个女朋友?上个月打电话,还没听你提起过呢。”
 
“噢,我和她认识了,三个多月吧,不过,我们已经订婚了,今年十月份结婚。”杜凌笑呵呵地说道。
 
我怔了下,“不会吧?这么快?对了,你们怎么认识的?她也是咱们宁溪的吗?”
 
“不啊,她家是南方的,广州人,嗯,我二叔长年在广州做生意,她爸爸和我二叔生意上有往来,一直关系不错,于是,就介绍我们认识了。”杜凌呵呵笑着说道。
 
“那要是你们结婚后,是她过来这边,还是你去她们那边?”
 
“噢,她还有个弟弟,今年在读大三了,所以,肯定是她来我们这边。虽然这边冬天,比她们那要冷,可是,白天在店里,有空调,晚上回家,有暖气,也冻不着。”杜凌说道。
 
“今年我还等着看雪呢,长这么大,我还没见过雪,可是,一直老是不下,真是让人失望。”坐在后面的李梦洁看着窗外,抱怨了句。
 
我笑了下,“可能很快就下了吧,往年这时候,都早下雪了,不知道今年为什么,迟迟不下。”
 
“是了,你上次跟我说,要办个什么培训班,现在办得怎么样了?”杜凌忽然问道。
 
“现在筹备的差不多了,打算再过两天,就去招生。”我说道。
 
“这次你可要好好注意,可别再像上次那样,到头来,又落得人财两空,白忙一场,”杜凌说着,叹了口气,“毕竟,咱们都老大不小的,该让父母少操点心了。”
 
我点点头,“你呢,最近生意挺好吧?”
 
“这一个月都很不错,正好赶上了圣诞、元旦,这两个节日。下个月,我们的第七家和第八家门店,就要诞生了。一个在栾溪区,一个在宁河县。”
 
“那恭喜你啊,”我笑着祝贺道,“怎么一下子,开两个店啊?”
 
“噢,我们有个规定,要么直营开店,要么内部加盟,而不会对外加盟。只要工作满五年,表现优秀的员工,就可以申请去开店,而我们总部会给以各种的支持和帮助。现在,就有两个工作满五年的老员工,要自己来开店的。”
 
“这面包店在你的管理下,越来越正规了啊。我还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去你们店,还只是个小作坊的样子,没想到,这短短几年,就发展这么快了。”
 
“规模扩大了,各种问题也就来了,现在我也正加紧学习管理知识的。这个月,我刚刚报了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进修班,过完年,就要去北京进修培训。这一个月,光学费就两万八千呢。”杜凌笑着说道。
 
“哇,杜凌,你太让我惊讶了。”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有什么啊,现在花钱培训,是为了接下来赚更多的钱,有投资,才有回报。并且,这个社会,竞争这么激烈,如果我不赶快学习的话,很快就会被淘汰掉。再说了,我又不属于那种富二代,家里也没那么多的钱,让我来挥霍。”杜凌说着,笑了一下。
 
我点点头,“那你对于三年后,五年后,有目标和打算吗?”
 
“我想用十年的时间,在全国开一千家连锁店。”杜凌说着,踩了下刹车。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正好是红灯。
 
“一千家?”我愣了下,然后重重地点了下头,“杜凌,加油。”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到胸腔里,一股热血在沸腾燃烧。眼前的杜凌,又让我想起了,石头曾说过的一句豪言壮语,堂堂七尺男儿,不去策马扬鞭,驰骋天下,岂不枉活一生?与蝼蚁蜉蝣,又当有何别?
 
想到这儿,我在内心不禁暗暗下了个决心,无论如何,再苦再累,再大的牺牲和付出,也要把这个培训班做起来。如果杜凌能够十年的时间,开出一千家面包店的话,那么,同样地,我也有信心在十年的时间,开出一千家培训班。
 
是啊,不懂不会的地方,我可以去学习,去了解,做人就像石头和杜凌这样,能拼能打,敢想敢做。
 
“碧阳,我希望你接下来做这个培训班,每一个决定,一定要深思熟虑,从现实利益去考虑,不要想那些很远很美的东西,就像我,虽然,我想开一千家的面包店,但是,现在,我每天还是在踏踏实实地管理现在这六家门店,做什么打算,都从现有的这些资源来考虑,从顾客的角度来考虑,一步一步地来,而不是靠一些技巧,或者走捷径,耍小聪明,弄虚作假什么的。”
 
“嗯。”
 
“你觉得,这个世界,什么样的人,最可能成功?”杜凌问道。
 
“这个,”我愣了下,“正直,诚信,勇敢,做事果断,思维缜密,不拖泥带水,不得过且过,既足智多谋,又有自知之明,能扬长避短,还善于学习。”
 
我掰着指头说完后,不解地看着杜凌,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我起这个。
 
杜凌朝我笑了一下,“嗯,你说得这些都很对,不过,我一直觉得,能够脚踏实地做事的人,最可能成功。”
 
杜凌的话,一下让我想起了石头曾经说的那个词,务实。
 
他们两个,比较相似的是,都算是白手起家,虽然杜凌的家庭情况要好很多,可是,毕业的时候,家里给他的只是一家四十多平米的面包店。零六年的时候,他买房子,还贷了四十多万的贷款。也就这三四年的时间,他才把面包店发展起来,才有了现在的今天。
 
杜凌看我不说话,略微笑了一下,“你发现没有,刚才你说得这几个条件里,没有善良这个词。这是不是说,如果一个人很善良,就很难成功?或者说,取得的成功,相对来说,就比较小呢?”
 
我愣了一下。
 
善良,是一种美德。这是从小到大,上学时,老师一直教导我们的,可是,如果一个人很善良的话,在商业上,又会怎么样呢?
 
善良的人,就会想前想后,考虑别人的利益,考虑别人的感受,有时候,甚至要牺牲自己的利益,去帮助别人。
 
而商业竞争是残酷和激烈的,这样瞻前看后,顾虑重重,只会错失良机,只会让自己的道路越走越窄,而到最后,走投无路。
 
这么一想,我有些迷茫了。
 
难道,这就是杜凌想告诉我的?
 
如果一个人要创业,要成功,就要让自己变得冷酷无情?
 
我在心中猜测着。
 
“再问你一个问题,你觉得,为什么我们国家,这些企业家对于慈善的热衷程度,相比于国外,要差得多?是我们国家的企业家没有社会责任感,比较冷血吗?当然,我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是要你回答说,外国给予更多地税收减免和企业福利。”
 
“这——”我愣了愣。
 
“这是上个周,在一个聚会上,有人问的这么个问题。回来后,我想了一个多星期,我觉得,还是咱们自身的问题。如果你拼命努力想要爬山,结果上面的人,不但不拉你一把,拽你一把,有些人,还可能反过头来,瞪你一眼,踢你一脚。
 
等到后来,你爬上去了,到那时,你已经是遍体鳞伤,气息奄奄了,你下面的人,再想让你拉拽一把的时候,可能,你也就会无动于衷了。
 
我们每个人,在成功之前,经历了太多的辛酸,太多的嘲笑,太多的侮辱,让我们体会到了人情冷暖,所以,内心慢慢也就麻木了,冷漠了。如果你成功了,别人眼馋你,嫉妒你,诋毁你,诽谤你,如果你失败了,别人嘲笑你,打击你,蔑视你,侮辱你。所以,你说,换了你的话,到时候,你还会对慈善热衷吗?”
 
说到这里,杜凌笑了一下,“嗯,这些我也只是随便说说罢了。前面就到你家了,我也不和你多说什么了。你好好努力,办培训班,如果有什么困难,一定和我说一下。能出钱我出钱,能出力我出力,绝不含糊。”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是真心地希望你,可以成功,比我更成功,比所有人都更成功。因为,你是我这一生,永远的哥们。人这一辈子,交不了几个朋友,尤其到了社会,更是难遇到说知心话的人,到处都是尔虞我诈,防不胜防,我很高兴,认识你这么个朋友。你这个朋友,交得值。”
 
杜凌地话,说得我鼻子一酸,心里堵得难受。
 
我看着面前的杜凌,他脸上的表情是如此地坦诚、刚毅。
 
“谢谢你,杜凌。”我声音有些哽咽了。
 
“谢什么,我又没给你帮上什么忙。嗯,好好办你的培训学校,等你办好了,咱们一块喝酒。”杜凌说着,慢慢把车停在了路边。
 
“嗯,”我重重点了下头。
 
推开车门,我挥手向他作别。
 
看着白色小轿车消失在夜幕中,我这才转身,往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