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4、浑身冰凉?一身温暖!
14、浑身冰凉?一身温暖!



更新日期:2013-02-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从地下超市出来,再回到广场上的时候,已经是万家灯火了。
 
尽管没有风,然而还是让人觉得,整个世界,冷如冰窖。
 
纵使如此,仍驱散不了人们心头,圣诞之夜的狂欢热情。
 
那棵高高竖立的圣诞树上,已经挂满了红黄蓝绿,各种颜色的小彩灯。而旁边的舞台,则是一片歌舞。
 
舞台前面,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旁边是一排十几个,临时搭起的帐篷,挂满了各式的羽绒服。
 
明晃晃地灯光,照得帐篷里的羽绒服,颜色有些发白。然而,还是一眼就能看到上面醒目的大字——“豪达羽绒服冬季特卖会,原价399元,现价99元,原价578元,现价158元,原价798元,现价218元。”
 
我和叶冰夏,向舞台走了过去。
 
那儿正有几个女孩子,跳着热舞。
 
时尚地衣着,劲爆地音乐,脆落地动作,既显出了青春的狂放不羁,又显出了年轻人的如火热情,因此,引得人群中不时响起一阵阵地掌声。
 
一番热舞之后,上来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唱起了凤凰传奇的《等爱的玫瑰》。
 
歌声空灵、悠远,又透进了沧桑和刚强,如电石火花一样,瞬间划破了苍穹。然后,久久地在夜空徘徊。
 
然后,主持人上场了。这是一个三十多岁,胖胖的男子。任何人从他脸上,都可以感受到,那发自内心的亲切、随和。
 
“大家好,我是今晚的主持人大友。下面开始我们今晚的现场互动节目。首先,我先读一段话,然后,我请现场的朋友,回答我的问题。我问题的答案,就出自于这这段话中,下面,请大家认真听好了。等会对于回答问题正确的朋友,我们将赠送价值八十八元的保暖内衣一套。”
 
人群登时鸦雀无声了。
 
“豪达羽绒服大卖场,成立于2002年10月1日,是宁溪市规模最大、品种最全的羽绒服大卖场,整个卖场营业面积达三千八百多平方米。豪达人一直坚守‘诚信为本、顾客至上’的经营理念,以质量求信誉,以信誉得谋发展,保证每一位顾客的合法权益。
 
豪达大卖场成立的当年,就开通了以400开头,消费者专属的售后服务电话。迄今为止,我们已经接通了六千五百七十四个消费者打来的电话,对于消费者反应的问题,都在二十四小时内给以了答复和解决,从而在消费者心中,对豪达是有口皆碑。
 
豪达人同样还是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的一群人,迄今为止,我们推出的‘冬季暖心’活动,已累计向贫困学生、社会孤寡老人赠送价值七十多万元的羽绒服产品。”
 
说到这里,主持人大友顿了下,“下面,我开始提问我的问题了。请问,豪达羽绒服大卖场成立于什么时间?知道的朋友,请举手。”
 
说着,主持人大友扫视了一下现场的观众,“好,这位小朋友。你上台来一下,告诉大家,我们豪达羽绒服大卖场成立于什么时间。”
 
接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跑上了台,接过话筒,“成立于2002年10月1日。”
 
“2002年10月1日?”主持人转向了观众,“大家说,这位小朋友回答的对不对?”
 
人群中很多人高呼,“对!”
 
“好,我们这套价值八十八元的保暖内衣就送给这位小朋友了。小朋友拿好啊,你可以送给你的爸爸,或者等以后你长大了,自己穿也行。”
 
人群中又发出一阵哄笑声。
 
“好了,我现在开始提问第二个问题。豪达人的经营理念是什么?嗯,这边这位大爷,看你是第一个举手的,你说下。”
 
说话的时候,话筒已经递给了一个六七十多岁的大爷。
 
众人把目光都聚焦在了那个穿着件破旧夹克衫,戴着个黑色棉帽的老人身上。
 
“说啥咧?”老人一脸的不解。
 
“你刚刚不是举手的吗?还要我重复下,我刚刚的问题吗?豪达人的经营理念是什么?我给你提示下,一共是八个字。答对了,我手中的这套价值八十八元的保暖内衣就是你的了。”
 
“我不知道啊。”老人摇了摇头,“什么什么理念?我耳朵背,听不清楚。”
 
主持人又好气又好笑,“那你举手干什么的啊?”
 
“噢,我掖下帽子的,冻着脖子了。”老人一本正经地回答道。
 
人群中又是一阵哄笑。
 
主持人也笑了起来,“那我们再找个人来回答好了。嗯,旁边这位小伙子吧。看样子,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吧。”
 
说着,话筒递给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手里。
 
“诚信为本、顾客至上”。小伙子声音洪亮地答道。
 
“回答正确。恭喜你,小伙子,这套保暖内衣送给你。”主持人笑呵呵地把保暖内衣递了过去。
 
“下面是第三个问题,豪达推出了什么一个什么活动,累计一共向社会上捐赠了价值多少钱的羽绒服?好,这位美女,你来回答。”
 
“‘冬季暖心’,七十多万。”
 
“非常正确,感谢这位美女的热心参与,这件价值八十八元的保暖内衣送给你。”
 
说到这里,主持人顿了一下,“我们接下来的活动,要换一个玩法。大家看到了吧,我背后的这个大幕布上的几个大字——豪达羽绒服冬季特卖会,一共是十个字。要求呢,用每一个字,来说一个成语。
 
当然,你可以用谐音字,比如这个‘达’字,你可以说‘大小不一’‘大材小用’啊,等等。但是呢,我们还有个要求,还是这个‘达’字,你可以说‘大小不一’,也可以说‘拳打脚踢’,都是‘达’的谐音字,但是呢,‘大小不一’就比‘拳打脚踢’要好。因为,它是第一个字谐音,而‘拳打脚踢’,是第二个字谐音。嗯,大家都明白了吗?”
 
看下面的人,脸上还是有些不解的样子,主持人笑了下,“这么说吧,十个字,十个成语,一共是十分,每个成语一分,‘豪达’的‘达’和‘大小’的‘大’,还有‘打架’的‘打’,都是谐音,但是,成语‘大小不一’就能得一分,而成语‘拳打脚踢’,只能得零点五分,而像是‘嘀嘀嗒嗒’这样呢,也只给是零点五分。也就是说,必须是成语字首谐音,才能得一分。其他是半分。
 
这一组呢,我们一共找五个人上台,每人一支笔,把成语写在我背后的这几张白纸上,谁得分最高,我们这个价值三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就送给谁了。而如果分数一样的话,就看谁答题的时间最短,谁就赢了。”
 
说着,主持人扬了扬手中,那件蓝色的羽绒服。
 
“当然了,我们这个款式,还有红色、橙色、棕色、黑色、绿色几个颜色,可以供大家选择,但是呢,款式就是这样的。下面有想上台挑战,拿走这件羽绒服的朋友,请不要犹豫,赶快来抓住这次机会吧。”
 
这时,叶冰夏拽了下我的胳膊,悄声说道,“麦芽糖,你要上去吗?”
 
我愣了下。
 
还不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有六七个人抢先跑上台去了。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嗯,那等下次机会吧。”
 
“好,这位小伙子,答得又快又好,来,来,来,我们看看他的答案:豪言壮语 答非所问 玉石俱焚容光满面 富丽堂皇 东拉西扯 集思广益  忐忑不安  埋头苦干 悔不当初,好,我们这价值三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就送给这个小伙子了。”
 
主持人话音刚落,人群中传来一片的唏嘘声。
 
看着热情高涨的人群,主持人笑道,“下面,我再给大家出一个字谜。看谁对的又快又好,然后,我手里这价值二百九十八元的羽绒服,就送给他了。”
 
说着,主持人轻咳一声,以示肃静。
 
人群,登时安静了下来。
 
每个人,都竖着耳朵,全神贯注地听着。
 
“一点一点又一点,一共十个点。”
 
主持人话音刚落,就听人群中有人抢答道,“汁。”
 
“好,回答正确。”主持人说着,一边笑容满面地把手中的羽绒服,递给刚刚抢答正确的人。
 
“七上八下,打一个字。”主持人再次说道。
 
这一次,人群中,却出奇地安静。
 
没有任何人,说话了。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
 
“有没有人知道这个答案的?”主持人笑着问道。
 
终于,人群中,有人举起了手,“卡片的‘卡’”。
 
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虽然话音不大,可是,因为格外安静的缘故,每个人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怎么是卡片的‘卡’呢?”人群中有人小声嘀咕道。
 
然而,主持人脸上的笑容,表明了,这就是正确答案。
 
“一个上,一个下,加起来,不正好是一个‘卡’吗?”主持人笑着说道。
 
人群这才恍悟过来。
 
“下面,我再给大家出最后一个字谜,‘人’字加一笔,不是‘个’,也不是‘大’,那么,是个什么字呢?谁猜对了的话,我手中这件价值二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就送给他了。”
 
人群又一下子安静了。
 
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走动。
 
大家都在想着答案。
 
每个人都在绞尽脑汁,挖空心思的想着答案。
 
时间,不急不慢地走着,一秒,一秒,一会儿就过了一分多钟。
 
人群中仍然是一阵地沉默。
 
还是有人打破了沉默,“及时的‘及’。”
 
人群先是一愣,瞬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是啊,及时的‘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我还以为是个‘囚’呢。”
 
“‘囚’字,可不是加一笔了。”
 
人们议论纷纷着,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男孩子,走到台上,从主持人手里,接过了羽绒服。
 
刚才,就是他回答的,及时的“及”。
 
“英雄出少年,高手在民间,这话果然一点没错啊,”主持人笑道,“下面,我们送出今晚重量级的奖品——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不过呢,是两件。也就是,传说中的‘情侣羽绒服’。大家看到了吗?就是我手中,这两件,青绿色的羽绒服,当然,还有紫色和蓝色的款系,可以选择。”
 
人群中又是一阵呼声。
 
“不过呢,既然是重量级的奖品,肯定,想要得到就更不容易了。咱们送出的是情侣羽绒服,那么,得奖的人,得是情侣,对吧?那么,在我们现场,选三对情侣,看咱们这三对情侣,哪一对,能把我下面的三组问题,都回答正确,并且,再合唱一首歌,现场的朋友们都觉得满意之后,我就把手中这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情侣羽绒服,送给他们,大家说,怎么样啊?”
 
“好!”人群中,开始有人高呼起来。
 
“那么,才子佳人们,准备好了吗?今晚上,这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大奖,到底会花落谁手呢?来,来,来,举手报名。”
 
正当我迟疑地时候,叶冰夏已经抓着我的手举了起来。
 
我愣了一下,只见叶冰夏狡黠地冲我吐了下舌头,“说不定,这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就是我们的呢。等会省下了这钱,咱们吃顿大餐去。”
 
“可是——”我张了张嘴,后面那句,“我们不是情侣啊”,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看叶冰夏脸上的疑惑,我无奈地笑了下,“要是得不到呢?”
 
“得不到,就算了呗,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管那么多干嘛,重在参与。”叶冰夏说着,轻松地一笑。
 
“好,左边这对情侣,这还有一对。嗯,这边还有一对。”
 
我看到主持人,朝我和叶冰夏站得位置,作了个请的动作。
 
我知道,我和叶冰夏,被选中了,要到台上,去回答那三组问题,如果回答正确的话,那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就是我们的了。
 
不过,发自内心得说,我对于能否得到这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没有一点的想法。
 
我还在顾虑的时候,叶冰夏已经拽起了我的手,拨开人群,向主席台跑去了。
 
被叶冰夏这一拽,我猝不及防,差点摔倒了。
 
“喂,麦芽糖,想什么呢?”叶冰夏朝我嘟了下嘴。
 
 “噢,”我这才反应过来。
 
尽管叶冰夏和我都戴着手套,可是,现在,她手拉着我的手,仍然让我心中,怦怦一阵乱跳,脸上则是火烤一样地灼烫。
 
然而,叶冰夏却似乎一点没有注意这些,“借光,借光。”她一边拽着我的手,一边用提着小挎包的手分开人群,从人缝中,向主席台跑去。
 
被她这样连拉带拽地,我也来到了主席台前。
 
此时,台上已经站了两对情侣。
 
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理着个平头,戴着个黑框眼镜,看起来很腼腆的男孩子,旁边站着一个穿着红色外套,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
 
另外一对,则看起来比较时尚一些,男孩子穿着个灰绿色的呢子大衣,戴着个米白色围脖,女孩子则是穿着咖啡色的风衣,披肩直发,耳朵上戴着对圆圆的大耳环,她那特意描过得细细眉毛,加上涂抹得猩红的嘴唇和脸上厚厚的粉底,看起来显得很是骨感魅惑的样子。
 
叶冰夏已经拉着我的手,“蹬蹬蹬——”地便上了台阶。
 
很快,我和她就一起站在了另外那两对情侣旁边。
 
主持人一脸微笑地走了过来,“请你们三位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然后,我们就开始准备答题了。”
 
说着,主持人把话筒交给了那个看起来很腼腆的男孩子手里。
 
“我叫张文远,今年二十二岁,宁溪人,希望大家多支持我。谢谢。”男孩子说着,向台下鞠了一躬。
 
台下掌声响了起来。
 
“我叫王梅,今年二十一岁,也是宁溪人。谢谢大家。”穿红色外套的女孩子,略略朝大家笑了下。
 
“我叫李玉娟,二十四岁,我家是辽宁沈阳的,嗯,希望大家等会能给我加油,谢谢大家。”
 
“我叫陈斌,二十五岁,宁溪人,希望家乡的父老乡亲们都给我加油啊,谢谢大家。”
 
说完,话筒递到了叶冰夏手里。
 
“我叫叶冰夏,十九岁,我家是浙江杭州的,现在宁溪大学读书。宁溪是座很美的城市,我喜欢这里的一年四季,喜欢这里热情好客的宁溪人,所以,等会大家记得给我加油啊。”
 
叶冰夏说完,向我莞尔一笑,把手中的话筒塞给了我。
 
我略一迟疑,接了过来,“我叫唐碧阳,二十五岁,宁溪人。希望大家支持我。”
 
人群中一阵噼里啪啦地掌声之后,主持人走了过来。扫视了一眼,我们这六个人。
 
“刚刚我说了,一共呢,是三组问题。谁答得又快又好,并且,最后,再合唱一首歌曲,我们的奖品,就属于那个人了。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我们每个人都点了点头。
 
“那好,下面开始我们第一组的题目。绕口令,你们都会吧?我这里呢,有三组绕口令,你们可听仔细,记清楚了,我就说一遍,然后,只需要你们每一对情侣中,有一个人,不管是男是女,能重复一遍,就算过关了。都听明白了吗?”
 
“第一组,请听题。大大小小,了了草草,多多少少,炊烟袅袅,一个瓢,一个舀,一个倒,一个扫,一个桃,一个枣,一个烤,一个炒,地瓜不用炒,西瓜不用烤,冬瓜是个宝,南瓜味道好。”
 
主持人几乎是一口气便说了下来。
 
我还在愣神的时候,就看到戴黑色边框眼镜的男孩子,像连珠钢炮一样,啪啪啪啪地就重复了一遍。
 
这惹得台下一片叫好声。
 
主持人也满意地直点头。
 
紧跟着,他走到了第二对情侣面前,“你们准备好了吗?”
 
那个打扮时尚,叫李玉娟的女孩子点了点头。
 
“好,请听题。西边的张三,一早去爬山,捡到一个马鞭,看到一根旗杆,遇到一个人姓潘,要买张三的马鞭,张三说马鞭价值五千,因为我已把它削尖,那人气得冒烟,张三快活似神仙。”
 
主持人又几乎是一口气说完。
 
然而,那个叫李玉娟的女孩子,却是毫不迟疑地,紧接着,一口气也说了下来。
 
这让台下围观的人群,禁不住又是一阵掌声如潮。
 
主持人再次笑着点头,走到了我和叶冰夏旁边。
 
“你们两位,现在心里有压力吗?”主持人故作轻松地笑着问道。
 
叶冰夏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过头去,点头道,“没问题。”
 
“这最后一个绕口令,可有点拗口啊。比前两个难度要大多了,你们可听仔细了啊。”
 
叶冰夏眨了眨眼,嘻嘻一笑,“好嘞。”
 
“那好,请听题。鹅是鹅,坡是坡,河是河,锅是锅,火是火,磨是磨,鹅能过河,不能爬坡,鹅能爬坡,不能刷锅,鹅能刷锅,不能生火,鹅能生火,不能推磨。要想推磨,还得找骡。”
 
主持人的语速,似乎比前面要慢了一些,然而,饶是如此,听得我仍然是一头雾水。
 
就在我满脑子都是鹅和河的时候,叶冰夏已经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了。声音如同玉石坠地般地清脆、响亮,这让台下响起了经久不息地掌声。
 
“好,好,好。”主持人一连说了三个好,来表示他的满意。
 
“怎么样,麦芽糖?”叶冰夏朝我嘿嘿笑着。
 
我连连点头,“你太厉害了。”
 
主持人这时又走到了台中央,“第一组题目,三道绕口令,都回答得非常好。下面呢,开始我们第二组题目。这呢,其实算是一个小游戏,规则很简单。还是台上的三组情侣,只出一个人来回答问题。只需要把我说得话,倒过来说一遍就可以了。比如,我说,今天人真多。你呢,只需要说,多真人天今,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主持人看了我们几个人一眼,“你们都听明白了吗?嗯,我这里,一共是四句话。那么,下面,哪一组先来呢?”
 
我们六个人彼此看了一眼,这时,那个打扮时尚的女孩子站了出来,“我们这组先来吧。”
 
主持人笑了下,“那好的。还是你来回答吗?还是换你男朋友?”
 
穿着灰绿色风衣的男孩子向前走了一步,“还是我来吧。”
 
“那好,请听题。”
 
“今天是圣诞节。”主持人说道。
 
“节诞圣是天今。”
 
“我们玩得都很快乐。”
 
“乐快很都得玩们我。”
 
主持人皱了下眉,“你说错了。”
 
“错了?”穿灰绿色风衣的男孩子愣了一下,“我没说错啊。”
 
“你确定?”主持人反问道。
 
“是啊。”穿灰绿色风衣的男孩子点了下头。
 
“好了,第一组,回答结束。下面,我们开始第二组,你们准备好了吗?还是四句话。”
 
只见那个扎着马尾辫子,穿着红色外套的女孩子点了点头。
 
“那好,请听题。”
 
主持人说完,朝着女孩子略略笑了下,“你往左边站一下。”
 
“下一站边左往你。”
 
“就这个样子。”
 
“子样个这就。”
 
“今天我们大家玩得非常非常非常高兴。”
 
“兴高常非常非常非得玩家大们我天今。”
 
“你回答得太棒了。”
 
“了棒太得答回你。”
 
“好,第二组,回答结束。下面,我们开始第三组。老规矩,四句话。”
 
叶冰夏朝我看了一眼,“你上,还是我上?”
 
我略一迟疑,“我上吧。”
 
叶冰夏朝我点了下头。
 
“准备好了吗?”主持人问道。
 
我点了点头。
 
“好的,请听题。”
 
“这个游戏很简单。”
 
“单简很戏游个这。”
 
“你说得很对。”
 
“对很得说你。”
 
“恭喜你过关了。”
 
主持人说完,笑着向我走了过来。
 
我怔了下,过关了?
 
我瞅了下叶冰夏,只见她朝我摇了下头。我马上反应了过来,“了关过你喜恭。”
 
“游戏已经结束了。”
 
我略一迟疑,继续从容地说道,“了束结经已戏游。”
 
“好,现在我们三组问题,都已经回答完毕了。除了第一组,四句回答对了两句,错了两句之外,全部回答正确。很遗憾,我们的第一组情侣,遭到淘汰。下面,请台上剩下的两组情侣,角逐我们最后的大奖。”
 
主持人说话的时候,旁边那对衣着时尚的情侣,垂头丧气地走下了主席台。
 
这让我暗自有些庆幸,如果我第一组回答问题的话,可能,也会被淘汰下去了。
 
“下面,开始我们第三组问题。这一组呢,比较难一些。对联,大家都很熟悉吧。我们这一组呢,就是来对对联。一共呢,是三组对联。看台上这两对情侣,哪一对对得又快又好,然后,没有对上来的那一对情侣,就要遭到淘汰了。”
 
我愣住了,没想到,第三组的题目,竟然是对对联。我瞅了下身边的叶冰夏,只见她冲我笑了下,“麦芽糖,这下可全靠你了啊。”
 
我苦笑了一下,“就我肚子里那点墨水,还对联呢。我都没这个信心。”
 
“怎么说,你也是饱读诗书,长于笔墨之士啊,我很看好你哟。等会领了羽绒服的话,咱们吃大餐去。”
 
“尽力而为吧。”我无奈地撇了撇嘴。
 
“好了,下面开始对对联了,请听题。圣诞之夜 举世狂欢 你乐我乐大家乐”
 
“麦芽糖,想出来了吗?”
 
我摇了摇头。
 
这时,旁边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男孩子说话了,“元旦之日 万人期待 你盼我盼大家盼。”
 
“元旦之日 万人期待 你盼我盼大家盼。”主持人点了下头,“对得虽然不是很般配,倒也算工整。嗯,好,算你通过了。”
 
“喂,麦芽糖,你怎么搞的?人家已经答出来了啊。”叶冰夏有点着急了。
 
“嘿,刚才你还说得不得奖没关系,重在参与的嘛。”我瘪了下嘴。
 
“可是,可是,”叶冰夏嘟囔了下嘴。
 
“没事,下一个对联,看我的吧。”
 
“你有把握?”
 
“没,我说了的啊,尽力而为啊。”
 
“那好吧。”
 
“请听题。宁溪处处好 好山好水好人家 一眼好景”
 
主持人话音刚落,一股刺骨寒风迎面刮来,刮得灯光左摇右摆,也刮得我禁不住缩了下脖子。
 
我略一迟疑,信口答道,“北风年年刮 刮头刮脸刮下巴 浑身冰凉”。
 
台下一下子哄笑了起来。
 
叶冰夏也被逗得笑了起来,“麦芽糖,真有你的。”
 
主持人笑了下,“这个对联,大家说,怎么样啊?”
 
“好。”人群中有人起哄道。
 
“那可以通过吗?”主持人又问道。
 
“可以。”人群中有人扯着嗓子喊道。
 
“那好,我们这就算通过了。下面呢,是我们最后一个对联,谁答得又快又好,谁就是今晚的最终赢家。旁边这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羽绒服,就送给他了。来,来,来,大家先来点掌声,鼓励一下,台上的这两对情侣,现在双方暂时是势均力敌,看看一番龙争虎斗之后,最后到底花落谁家。”
 
人群中又响起了掌声。
 
“好,请听题。豪达冬季特卖会 一年一次 全城轰动”
 
人群一下子又安静了下来。
 
我瞅了一眼戴眼镜的那个男孩子,和他身边的穿红色外套的女孩子,两个人正竭尽全力思考的样子。我又看了下叶冰夏,只见她也是眉头紧皱。
 
我朝旁边的放羽绒服的桌子看了一下,只见外面白色的包装,写着“洁美情侣羽绒服”几个大字。
 
我稍微迟疑了下,脱口道,“洁美情侣羽绒服 两人两件 一身温暖”。
 
啊?!
 
全场一下子安静了。
 
主持人愣了下,“洁美情侣羽绒服 两人两件 一身温暖,”他重复了一遍。
 
台下瞬间响起了雷鸣般地掌声。
 
“刚才还是浑身冰凉,现在变成一身温暖了啊。”主持人笑道。
 
“可不是嘛,没有得到这羽绒服的时候,这北风一刮,肯定是浑身冰凉啊,这等会穿上这羽绒服的话,肯定是一身温暖了,再大的风雪,也不用怕了啊,”我笑呵呵地说道。
 
主持人笑了起来,“大家说,这个对联通过了吗?”
 
“通过了。”人群中有人喊道。
 
“那好,我们这价值九百八十八元的情侣羽绒服就送给这对情侣了啊。”主持人说着,拿起桌子上的羽绒服,朝我和叶冰夏晃了下。
 
我满脸地兴奋,瞅了下身边的叶冰夏,她也是同样得乐不可支。我和叶冰夏走到了主持人面前,主持人忽然正色道,“是了,这羽绒服还不能给你们。”
 
我愣了下,“怎么了?”
 
“难道,你们忘了刚才我们的规则,答对三道题之后,还必须合唱一首歌,等台下的观众都满意了之后,这羽绒服才能送给你们。”
 
“噢,”我一下子想了过来。是啊,在开始的时候,主持人是这么说的,答对了三道题,并且合唱一首歌之后,才可以领走羽绒服的。
 
我看了一眼身边的叶冰夏。
 
只见她眨了眨眼,也是面露难色的样子。
 
“大家说,想不想,听他们两位唱歌啊?”主持人一边说着,一边把话筒对着台下的观众。
 
“想——”台下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回答。
 
“怎么样?”主持人转过头,笑着看我和叶冰夏。“要不,来首凤凰传奇的情歌,怎么样?”
 
“凤凰传奇?”我怔了下,然后,赶紧摇头,“这个我可唱不来。”
 
“麦芽糖,你QQ空间不是有首《缘分五月》吗?要不,我们就唱这首歌吧。”叶冰夏提议道。
 
“噢,那是我们大学的班主任位老师,有一次在班上放了这首歌呢,从那以后,就一直觉得这首歌不错。”我笑了下。
 
“那要不,我们就合唱这首吧。这首歌,歌词写的不错,唱起来也比较容易些。而且,正好我随身带着的MP3里,也有这首歌。”
 
“好。那就这首歌吧。”
 
叶冰夏把身上的MP3交给了主持人,很快,《缘分五月》的旋律响了起来。
 
“下面,由我们给大家带来一首《缘分五月》,茫茫人海,我们在此有幸相遇,相识,希望我们能够珍惜彼此的缘分,一生快乐美满。”叶冰夏说着,开始唱了起来。
 
就算前世没有过约定 今生我们也曾痴痴等 茫茫人海 走到一起算不算缘分 何不把往事看淡在风尘多少旅途多少牵挂的人 多少爱会感动这一生 只有相爱相知相依相偎的两个人 才能搀扶走过风雨的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