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13、鱼鳔的故事
13、鱼鳔的故事



更新日期:2013-02-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我忙着东奔西走找房子的时候,圣诞节悄然到来了。
 
然而,宁溪却还没有下一场雪。
 
只是天气仍旧冷得厉害,一直徘徊在零下八度、九度、十度之间。
 
北风依然肆虐,刮得街面寸土不留,也刮得来来往往的行人,加快了脚步。
 
然而,圣诞节这天,还是显得热闹非凡。大大小小的店面,门上都贴满了圣诞老人的头像,比之更突出醒目地,是打折促销的大字。
 
似乎,每年都是这样,刚刚进入十二月份,商家们就开始处心积虑的准备圣诞和元旦的节日促销,而离圣诞节还有半个月,很多商家就开始铺天盖地的宣传了,到了还一个星期的时候,促销更是愈演愈烈,张灯结彩,引得人头攒动。
 
然而,这些和我,究竟是没有半点关系的。
 
对我来说,这个圣诞节最大的一个意义就是,在我辗转奔波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看了十多个正在出租的房子后,终于,确定下来了一个我所满意的房子,来作为接下来培训学校的教室。
 
这是一个上下两层的沿街商品房,一共一百一十多平米,月租三千五,距离兰溪实验小学大约有七八百米远的地方,原来是个卖窗帘的门店,后来,搬迁到其他地方去了,因此,便把房间空了出来。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在我苦口婆心、软磨硬泡地和房东说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让他同意,我可以按月交房租,而不是按季度交。
 
房子确定下来后,我给黄钧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房子定下来了。
 
电话那边黄钧的语气也有些兴奋,说随时可以辞职过来。
 
打完了电话后,我给叶冰夏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房子确定下来了,并问她考试准备得怎么样了。
 
其实,自从认识叶冰夏的那天起,几乎每天我都在和她联系。我加了她的QQ,她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线,于是,我就会和她不咸不淡地聊上几句。
 
聊得都是一些再客套不过的话了,可是,这仍让我感觉满足和快乐。
 
给叶冰夏发完短信之后,我看到了秦初玥两个小时前发来的,圣诞节祝福的彩信。我又给她回复了一个,然后告诉她刚刚把房子租下来。
 
自从在帝豪大酒店那次见面之后,她要了我的手机号码和QQ号码后,便隔三差五地和我联系一下。我原本没打算把自己接下来做教育培训的事情,告诉秦初玥,因为,我不想在自己一件事还没有正式开始做之前,就声张得沸沸扬扬。不过,她还是知道了。是从朱萱那儿得到的消息,然后她问我,什么时候开始招生,需不需要老师。
 
我只好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她,并请她在我学生没有招到之前,一定别给她哥哥说,不然,秦初皓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给我宣传得尽人皆知。因为,我一想到刘博东对陈一光养鸡失败的那些冷嘲热讽,就有些气愤。而说不准,自己在他们嘴里,也会成为第二个陈一光。
 
等了不到半分钟,手机震动起来,提示收到短信了。
 
我打开了一看,却是秦初玥的短信。
 
只见她回复道:太棒了,那说好了啊,到时候,我去给代课,语文、数学、英语,随便哪一门都行,就这样说定了啊。
 
看到这个短信,我稍微愣了一下。
 
在我还没有去宁溪大学招聘之前,秦初玥就说好了,寒假的时候,过来帮忙代课,而且分文不要。因为,她从小就想做段时间的老师,但是一直没这个机会,这次,终于等到机会了。
 
不过,我总觉得她这只是一句玩笑话,便一笑置之了。
 
而现在,看到秦初玥这么说,竟似乎很坚定决心的样子,我便不和她计较了,心想,她只是图个新鲜,过几天肯定就厌烦了吧。
 
于是,我给她回了个短信:好的,你愿意帮忙的话,过来就是了。只是,别耽误了你的考研就行,不然,我可担当不起啊。
 
紧接着,秦初玥发了一句:请领导放心,保证学习、工作两不耽误。\(^o^)/
 
看着秦初玥发来的表情,我笑了笑。
 
这时,叶冰夏发来短信了:真为你高兴,麦芽糖,你这一个星期的辛苦,肯定没有白费,到时候招生,一定会非常顺利的。嗯,我刚回宿舍呢,今天从早上八点,就去自习室看书,一直到现在,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上午收到了条短信,说世纪广场羽绒服全年最低折扣促销,我们宿舍几个人,就说等会去世纪广场逛逛看看。你呢?有什么打算?
 
我看了下时间,刚刚三点半了。
 
我所在的地方,距离世纪广场大约得有七八里地,有班25路车,正好经过。
 
在我抬头,望向公交站牌的时候,只见一辆25路车,正缓缓驶来。
 
我略一犹豫,便拔足向站牌的地方奔去。
 
车门刚打开,我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去。
 
在车上的时候,我给叶冰夏发了一条短信,说正巧我也打算去看看羽绒服的,等会儿广场见吧。
 
公交车走走停停,用了半个多小时,才到世纪广场。
 
虽然仍是天寒地冻,呵气成冰,可因为是圣诞节的缘故,广场上依旧三五成群,聚集了不少的人。
 
隔着很远,我就看到,广场中心巨型的圣诞树和圣诞老人。树上张灯结彩的挂满了小礼物,而圣诞老人则是满面的笑容。
 
在圣诞树的旁边,一些工人正忙碌着搭建脚手架,似乎在筹备一场晚会的样子。而挂了一半的幕布,写着几个“豪达羽绒服大卖场冬季特卖会 全年最低折扣 买一赠一 赠完为止”。
 
我想起叶冰夏之前发短信说过的,有商家在打折促销羽绒服的事情。
 
在广场上转了一圈,我便去了广场下面的购物街。因为开了空调,很暖和的缘故,人明显要比上面多得多。
 
这儿有几家时尚礼品店,里面挤满了年轻的情侣。要么挽着手,要么扯着肩,很是亲昵的样子。这让原本打算进去逛会儿的我,又止住了脚步。
 
这圣诞节,原本就是恋人专属的节日,我一个单身人,又凑得什么热闹呢。我在内心对自己说。
 
漫无目的地在购物街逛了一会儿,忽然手机响了起来。
 
我低头一看,是叶冰夏打来的。
 
稍微愣了一下,我摁了接听键,电话那端传来叶冰夏的声音,“我们到世纪广场了,正在这个大圣诞树这儿,你呢?也在这的吗?”
 
“噢,我马上过去。”我说道。
 
“那好的,我们在这等你一会儿吧。”
 
“好,那待会儿见,拜拜。”说着,我挂了电话,然后,向超市出口走去。
 
刚出超市,走过楼梯,我就看到了圣诞树那儿,穿着件红色风衣,戴着个白色的小棉帽,挎着个咖啡色小包的叶冰夏。在她的身边,是一个穿着黄色羽绒服,胖乎乎的女生,还有一个穿着淡蓝色的外套,脖子前围着条红围巾的女孩子。
 
叶冰夏也看到了我,冲我招了下手。
 
我快步走了过去。
 
“好啊,嗯,我先给你介绍一下,这个黄衣服的呢,是我们宿舍的李慧,在我们宿舍六个人中,排行第二,我们都喊她叫慧慧姐,她啊,我们班的团支书,人缘特好,对谁都很和气,还特喜欢吃甜食,这个蓝衣服的呢,是我们宿舍的老五,叫陈宜卿,别看她现在一本正经的样子,其实她特喜欢闹腾,喜欢刨根究底的追问,一刻也不肯清闲,还爱捉弄人,我们宿舍都喊她‘小辣椒’。”
 
说到这儿,叶冰夏指着我,向两个人介绍道,“这位呢,叫唐碧阳,唐是唐诗宋词的唐,碧是碧海蓝天的碧,阳是阳光明媚的阳。”
 
叶冰夏话音刚落,那个穿蓝色衣服,叫陈宜卿的女生就说话了,“你为什么不说,唐是唐老鸭的唐,而要说是唐诗宋词的唐呢?我认识的很多姓唐的人,介绍自己都是说,唐老鸭的唐。”
 
叶冰夏愣了一下,看了下陈宜卿,又看着我。
 
“因为你认识的,都是些喜欢看动画片,心灵还处在萌芽状态的人,而我,则已经到了读唐诗宋词,品小桥流水的年龄。”我笑道。
 
“可是,喜欢看动画片,保持童心未泯,用一颗简单纯洁的心灵,去看待世界,这难道不好吗?非得要无病呻吟,故弄玄虚,把事情复杂化吗?”陈宜卿继续问道。
 
“这不叫无病呻吟,故弄玄虚,这是层次上、档次上的不同。你让喜欢喝二锅头的人,去品葡萄酒,是不会品出什么感觉的。同样的,那种‘大漠空烟’和‘雨打芭蕉’的意境,是唐老鸭们,永远体会不到的。”我一边笑着,一边看陈宜卿。
 
这时,旁边的李慧也说话了,只见她笑着点点头,“唐诗宋词、碧海蓝天、阳光明媚,这三个词,用来作介绍词,可谓是既‘清新雅致’又‘大气豪放’,小辣椒,你就别再追根究底,穷追猛打了。再说了,好歹咱们这也是初次见到人家,可别吓到人家了啊。”
 
“我只是好奇啊,到底什么样的人,会让咱们涉世未深,又情窦初开的小虾米,这样每天魂不守舍,神魂颠倒的,每天晚上,抱着个手机,躲在被窝里,自个儿吃吃地笑。”陈宜卿笑嘻嘻地说道。
 
我愣了一下,只见叶冰夏地脸一红,“小辣椒,无凭无据,你可别瞎说啊。”
 
陈宜卿笑道,“嗬,还无凭无据呢,本来我早上的时候说,下午来世纪广场,你还不愿意呢,这不,你们家唐老鸭一打电话,你就迫不及待了,一个劲地催促我和慧慧姐,说快点动身呢。”
 
“我哪有的嘛?”叶冰夏小声咕哝着,“我是真的想来这看看羽绒服的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宿舍六个人,就我一个人没有羽绒服,天又这么冷,还让不让人活啊。”
 
“哦,哦,哦,”陈宜卿故意嘬起了嘴,眼珠往上滴溜溜地转着。
 
看到陈宜卿这个样子,叶冰夏无奈地摇了摇头。
 
“嗯,嗯,嗯,咱们几个别站在这大圣诞树下乘凉了,不然感冒了可不好办。咱们还是到下面购物街逛逛吧。那儿开着暖气,肯定比这暖和多了。”李慧提议道。
 
“是啊,这儿挺冷的。要不,咱们下去吧。刚才我在下面逛了逛,比这暖多了呢。”我也点头说道。
 
“哎,哎,哎,女主人,听到了吗?男主人发话了,咱们下去吧。”陈宜卿笑着说道。
 
叶冰夏佯作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拽起李惠的胳膊,“慧慧姐,咱们走,别理小辣椒了,净多嘴多舌地招人嫌。早知道啊,就我们两个人来好了,不让她跟来了。”
 
“喂,喂,喂,小虾米,你等等我啊,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帮你说出了心里话,你不但不感谢我,还反而忘恩负义,恩将仇报,你让我这个加速剂、助推器,何情以堪啊?”陈宜卿一边说着,一边推了我一把,朝我努了努嘴,又朝叶冰夏努了下嘴。
 
我明白她的意思,笑着点点头。然后,也快步跟上叶冰夏和李慧。
    
和叶冰夏认识这么长时间,我也是刚刚通过陈宜卿的话,才知道,她原来并没有男朋友。
 
这让我的心里,快活地像只刚刚饱餐完地松鼠一样,上窜下钻,又蹦又跳。
 
然而,只是一个转念,我心又冷如冰窟了。
 
尽管叶冰夏现在没有男朋友,可是,追求她的人,肯定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我又有什么条件,能让她动心的呢?那汪晓晴不就是觉得,和我一起没有希望,没有前途,才弃我而去的吗?
 
更何况像叶冰夏这么有条件,有资本的女孩子,要想找男朋友的话,还不是挑着捡着。唉,这到现在还没男朋友,肯定是属于那种眼光特挑剔的女孩子。一般人看不上,那自然我也就不用自讨没趣了。
 
这么想想,我内心叹了口气。
 
得了吧,还是好好做出份事业来吧,别异想天开,期望着天上掉馅饼的事了。这个社会,没有钱,再英俊潇洒的青蛙王子,也不过是一只田鸡罢了,是鸡,就是要被吃的,想要见到心上人,也只有被炸熟了,端上餐桌的那一刻。
 
我跟在叶冰夏和李慧后面,又进了购物街。
 
“慧慧姐,你不是也想买个帽子的吗?嗯,那儿有家卖帽子的,咱们过去看看吧。”叶冰夏说着,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一家卖皮包、腰带、帽子、围巾的小店。
 
李慧点了点头。
 
叶冰夏扭头看了我和陈宜卿一眼,“咱们一块过去,帮慧慧姐选个好看的帽子吧。”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们两个进了店。陈宜卿也紧跟着走了进来。
 
店内一面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提包、挎包,还有一面墙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帽子。
 
很快,李慧就看上了一顶带毛毛球的橙色棉帽。她又和叶冰夏,还有陈宜卿商量了一下,然后,付钱把帽子买了下来。
 
出了小店,忽然,李慧电话响了起来。
 
“张老师?您好,噢,好的,您现在在办公室?嗯,好的,那我现在过去好了。只是我正在世纪广场的,估计得半个小时,才能到呢。那好的,我先挂了,老师再见。”李慧挂了电话,然后看看旁边不知所然的叶冰夏、陈宜卿和我。
 
“嗯,张老师打电话,让我过去一趟,说是关于这个学期班级百分考核统计的事。要不,你们先逛吧,我就不陪你们了,真是不好意思。”说着,李慧歉意地笑了笑。
 
“真是的,这都圣诞节了,还有什么可忙的。这辅导员真太不近人情了,可以明天上午再弄啊,非得现在,这都几点了。”陈宜卿抱怨道。
 
“张老师说本来要上午打电话的,可是开会就把这事忘记了。嗯,不和你们多说了,张老师还在办公室等着我的呢。”说着,李慧便要离开了。
 
陈宜卿不满地撇了李慧一眼,“你要回去的话,我也和你一块回去好了。这么冷的天,我还要在这儿当这电灯泡,太受罪了。你等下,我回去。”
 
“你也回去?”
 
叶冰夏和李慧几乎同时抢口问道。
 
“喂,你好端端地,回去干吗?你又不是团支书,又不需要管理班级事务啊。”叶冰夏不满地白了陈宜卿一眼。
 
“就是啊,你在这儿,和小虾米逛一会儿,然后,再一块回去就是了啊。”李慧说道。
 
“我说了的嘛,一个是天太冷了,另外一个,今天可是圣诞节啊,你瞅瞅这周围不都是成双成对的吗?一年才过一个的圣诞节,却被我这个大灯泡给搅黄了,小虾米心里肯定恨死我了,回去肯定找我出气的呢。我啊,还是和你一块回去好了。”陈宜卿嘟囔着嘴说道。
 
“喂,喂,喂,谁说你是灯泡了啊。我再强调一下,我和唐碧阳,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也就是同事关系,而私下里,我们是很好的朋友,就这些啊,你可不要胡乱说的哦。当心这样造谣瞎说,鼻子会长长的哦。”
 
“反正谁喜欢谁,谁对谁有好感,谁心里清楚,不需要我多说。”陈宜卿说着,故意气叶冰夏似的,斜斜地往外歪着头。
 
“算了,不跟你多说了,你爱怎么想,那是你的事情。脑袋长在你身上,我也没办法非得强制你相信什么。”叶冰夏无奈地叹了口气。
 
“嗬,你就硬撑着吧,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谁把谁的短信,保存的完好无缺,坚决不肯删除,这谁自个儿心里清楚。”陈宜卿撇嘴道。
 
“喂,你什么时候看我短信了啊?”叶冰夏脸一下子红了。
 
“还不是昨天我手机没电了,借你手机给我妈发的短信。不过,你放心好了,你的短信,我一条也没看,只是看到了发信人,写着‘麦芽糖’三个字。当时,我就想,这麦芽糖是谁呢?后来,我终于想到了,原来这‘麦芽糖’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喜欢‘大漠空烟’和‘雨打芭蕉’的Mr唐。”陈宜卿笑嘻嘻地看看我,又看看叶冰夏。
 
只见叶冰夏脸,刷地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
 
我愣了一下,难道,真的像陈宜卿说的,叶冰夏会对自己有好感?嗬,肯定是开玩笑,拿我开涮的,我才不信呢。
 
“真是的,早知道这样的话,就不给你用手机了。”叶冰夏懊悔连连的样子。
 
“小辣椒,你还回去吗?不回去的话,那我可走了啊。张老师,正在办公室等着我的呢。”李慧看陈宜卿还没有走的意思,不禁有点着急了。
 
“噢,好了,不跟你们多说了,祝你们有个美好的夜晚,别忘了,今天是圣诞节,一年才有一次的哦。”说着,陈宜卿走过来,朝我晃了下手,“麦芽糖,好好照顾我们家小虾米哦。她可是我们整个宿舍的宝贝啊,你可千万别出什么差错了。不然的话,哼哼哼,我们307宿舍可不会放过你的哦。”
 
“好了,好了,咱们走吧。”李慧这时候过来拽了一把陈宜卿,然后,转过来头,冲我和叶冰夏笑了下,“嗯,等会你陪小虾米去买个羽绒服吧,不然晚上冷的话,冻感冒了可不好呢。”
 
“好的,”我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她的。”
 
“你可要说到做到,不准食言哦。”陈宜卿撅着嘴说道。
 
“好了,好了,我们先走了,祝你们玩得高兴。”说着,李慧拉了一把陈宜卿,向外走去。
 
看着李慧和陈宜卿掀开门帘,走出了购物街。
 
看她们两个走了,我转过头来,“嗯,我们现在去买羽绒服吗?”
 
叶冰夏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
 
“噢,刚才我在圣诞树那儿的舞台幕布上看的,好像今天晚上七点后,羽绒服特卖会,全场最低折扣呢。”叶冰夏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到时候再买了?”
 
“等会儿再买吧,不然买了之后,还要拎着,好麻烦的啊。”叶冰夏说道。
 
“可是,你可以直接穿身上就是了啊。”我说道。
 
“噢,是啊,我都忘了这点呢。”叶冰夏笑起来。
 
“那咱们去买羽绒服吧。”我说道。
 
“可是,现在人好多的啊。要不,咱们先去其他地方转转吧。”叶冰夏说道。
 
“去其他地方转转?”我愣了愣,忽然想了起来,“是了,我领你去个地方吧。一个我每次来这世纪广场,都必然要去的地方。”
 
“哪儿?”叶冰夏果然来了兴趣。
 
“噢,到了你就知道了。”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看你神秘兮兮的样子。”叶冰夏努力笑了下。
 
“这个如果先说出来,就没意思了的啊。”我一边笑着,一边向旺万家超市入口走去。
 
因为是圣诞,超市里也挤满了人。大人、小孩,一起享受着这节日的欢乐。
 
在超市里,左转右拐了一番,就到了超市的生鲜专柜。
 
“嗯,就是这儿。”我转头,向叶冰夏笑道。
 
“生鲜专柜?”叶冰夏愣了下。
 
“是啊,”我点点头,“没错,就是这儿。”
 
“你不会要买条鱼带回去的吧?”叶冰夏表情很是惊讶的样子。
 
“不啊,”我略微笑了笑,“每次到这些大型超市,我总要到生鲜专柜这儿看看的呢,这里就是我的水族馆啊。”
 
“水族馆?”叶冰夏不解地看着我。
 
“是啊,”我点点头,“在我眼里,超市的生鲜专柜就是动物园的水族馆,你看看,这河虾海虾,花蟹湖蟹,甲鱼鱿鱼,海蜇扇贝,样样都不缺,这不是水族馆,又是什么?”
 
叶冰夏被我这一说,禁不住笑了起来,“那你怎么不去动物园看啊?那儿水生物不是比这要多得多吗?”
 
“噢,”我笑了下,“长这么大,我都不知道宁溪市动物园在哪儿,又或者,宁溪市有没有动物园。不过,在我看来,这大型超市的生鲜专柜,俨然就是一个小小的动物世界。来这儿,就足以一饱眼福了。你不知道,有一次,我在这儿见过非常大的一块鲨鱼肉,还有一整只的鳄鱼。那体形,足足有这么大。”我一边走着,一边给叶冰夏比划着。
 
叶冰夏笑了起来,“那以后,我也经常到超市这免费的水族馆来看看。”
 
“嗯,你不知道呢,除了这大超市的生鲜专柜,还有花鸟市场,其实也是很好玩的地方啊。我去过几次,虽然都是两手空空而归,可是,这其中,乐趣可真不少呢。鹦鹉、画眉、喜鹊,很多很多地猫啊,狗啊,金鱼啊,松鼠啊什么的呢。”
 
“我都没去过呢,那你以后有时间,可要带我去一趟啊。”叶冰夏说道。
 
“噢,不过现在是冬天,太冷了,要去,也得明年春天才行。”
 
“那明年春天,你要带我去啊。”
 
“啊?”
 
“怎么了?”
 
“你真要去啊?”
 
“是啊。”
 
“那好吧。”
 
“哎,麦芽糖,你过来看看这个。”叶冰夏朝我招了招手。
 
我走过去,只见叶冰夏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水箱里的一只胖头鱼。乍一看,那鱼正愁眉苦脸,满腹忧郁的样子。
 
“你说,它是不是病了啊,还是担心自己,接下来就要被人买回家,煮熟吃掉了。”叶冰夏问道。
 
“噢,我想,它只是孤独罢了。”
 
“孤独?你怎么看出来的。”
 
“你想想啊,圣诞之夜,普天同庆,举世狂欢,而它却在这里,形单影只,孑然一身,这不是孤独,又是什么啊?”
 
“嗯,也许真是这样子的啊。”叶冰夏点点头,“不过,从小到大,我还没有感觉到一次孤独呢。”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长大吧,或者说是,你还没有踏入社会,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了,孤独是种什么样的滋味。”我笑了下,说道。
 
“听你这话里的意思,你肯定知道孤独是种什么样的滋味喽?那你说说呗。”叶冰夏忽然来了兴趣的样子。
 
“这——”我迟疑了一下,“‘欲将心事付瑶琴,弦断有谁听?’。”
 
叶冰夏愣了一下,“这可真够伤感的啊。”
 
“无奈、悲凉,大概就这么个意思吧。”我略略笑了下,“嗯,今天是圣诞节呢,咱们不说这些伤感的话题了,说点快乐的吧。这样吧,我跟你说个小故事好了。”
 
“什么故事?”
 
“鱼鳔的故事。”
 
“鱼鳔的故事?这可真新鲜,你说来听听。”
 
“最初的时候,上帝造了一群鱼,大大小小的,什么鱼都有。有一天,上帝忽然发现,他忘记了给这些鱼安一个鱼鳔。众所周知,鱼没有鱼鳔的话,就会沉到海底,从而受到海水的压力挤压,然后窒息死亡。
 
于是,上帝就贴出了一个公告,说让每个鱼过去,给它们安一个鱼鳔。这样呢,鱼有了鱼鳔,可以随时调节鱼鳔里面空气的多少,而不会沉落到海底了。可是,由于鲨鱼很顽皮,上帝也没有找到鲨鱼。于是,就没有给鲨鱼安鱼鳔。
 
这样,过了很多年之后,上帝又回来了,他想看看曾经自己制造的那些鱼,现在活得怎么样。让他很惊讶的是,当时没有安装鱼鳔的鲨鱼,不仅没有沉落到海底而窒息死亡,反而是在他造的这所有鱼中,个头是最大的,而且被其他的鱼称为‘海中霸王’。上帝有些不解了,就问鲨鱼这是怎么回事。
 
鲨鱼说,因为我没有鱼鳔,所以,我必须一刻不停地游动,不然的话,我就会沉到水底,而窒息死亡,而其他的鱼,因为有鱼鳔,就没有这个生命的威胁。所以,对于我来说,生命就是一刻也不停地游动。因此,我比其他的鱼,更强壮,也更勇猛。”
 
叶冰夏点了点头,“怪不得鲨鱼这么厉害呢,原来还有这么一说啊。想想,其实也是啊,因为没有鱼鳔,只能一刻也不停地游动,自然地,身体就慢慢变得强壮了。”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也就是这么个道理啊。”
 
“嗬,刚刚你还说要找个快乐轻松的话题呢,这不,又大发感慨了啊,”叶冰夏笑起来,“今天是圣诞节,咱们去糖果区看看吧,我打算给我们宿舍带盒巧克力回去的呢。”
 
“嗯,好的。”
 
说着,两个人向旁边食品区走去。
 
隔着很远,就看到堆积如山,各种各样的巧克力糖果。
 
我和叶冰夏刚走过去,就有个满脸堆笑地年轻导购员过来了,“您好,这是我们今年最流行的‘爱情之心’巧克力,送给女朋友是最合适不过了。现在正在搞活动,买一送一,机不可失,您不给您女朋友买一个吗?”
 
女朋友?我愣了一下,看了下叶冰夏。
 
只见叶冰夏地脸,“刷——”地一下子红了。
 
“您如果不喜欢这种红色的包装,我们还有一种金色包装和一种蓝色包装。想想看,平时买一盒都要三十九元的,现在,花三十九元就能买两盒,这多划算啊。并且我们仅仅在今天才搞活动,一年才有这么一天呢。你放心好了,您女朋友肯定喜欢的。又有哪个女孩子不希望男朋友,在圣诞节的时候,能给自己送上盒巧克力啊?”
 
“可是,”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您看我们这包装盒上写的,‘只和自己最爱的人分享’。您看您的女朋友,这么美丽漂亮,气质不凡,我想您平时一定对她百般疼爱,万分宠惯。那么,在今天,花这么区区三十多块钱,买一盒能讨得女朋友欢心,象征天长地久,矢志不渝爱情的巧克力,难道还有什么犹豫的吗?”导购员的巧舌如簧,更让我有些手足无措了。
 
“嗯,我还是问下您女朋友好了,美女,你看这巧克力做得多精美,多漂亮啊,你一定很喜欢,很希望你男朋友给你买一盒,对不对?”导购员转过身,笑盈盈地看着叶冰夏。
 
“给我拿两盒吧,”这话出口的时候,我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叶冰夏,只见她正看着我,这让我一下子觉得脸上又烫又热。
 
“美女,你男朋友对你可真是体贴照顾。刚才我一见到你们俩,就知道你们有夫妻相。今天是圣诞节,祝你们圣诞快乐的同时,也祝你们爱情甜蜜,幸福永远。”说着,导购员把两盒巧克力塞到了叶冰夏的手里。
 
听到导购员最后这几句话,不禁又让我干咽了口唾沫。
 
我朝叶冰夏招了下手,便匆匆走开了。
 
叶冰夏很快也跟了上来,她手中还抱着那两盒的巧克力。
 
见到我脸上的表情,叶冰夏笑了起来,“麦芽糖,你觉得那个导购员刚刚说的是真的吗?”
 
“什么?”我愣了下。
 
“她说咱们俩有夫妻相啊。”叶冰夏继续笑着说道。
 
“啊?”惊讶之余,我张大了嘴。
 
“怎么了?你说啊,真的有夫妻相这个事情吗?”叶冰夏一副沉思的样子。
 
“你相信星座吗?相信算命吗?不知道你信还是不信,我是不信这个。”说这话的时候,我又想到了曾经和纪光远、董兴顺算命的事情。
 
“我也不知道信还是不信,不过,我相信缘分。人和人之间,正是因为有缘分的存在,才会认识。”
 
“嗯,‘缘是天意,分是人为’。有缘有分的人很多,有缘无分的人,也不少呢。人们不是常说,这个社会,有缘者未必终成眷属,有钱者才能终成眷属吗?”我干笑了下,说道。
 
“不过,我不这么认为啊。我一直都相信爱情的存在,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那种纯粹、干净,没有任何动机和目的,没有任何伪装和借口的爱情。”说到这儿的时候,叶冰夏停了下来,她抬头看着我,“麦芽糖,你呢?”
 
看到她眼睛里灼烫的目光,我的心不知为何,忽然砰动了一下。像是一座积蕴已久的火山喷发了,胸腔里,瞬间涌满了炽热的岩浆。
 
然而,只是片刻,这突如其来,奔腾炙热的岩浆,便彻底冷却了。
 
我又想到了那四壁空空,债台高筑的家庭,想到了早出晚归,奔波忙碌的父亲,想到了曾经也名声煊赫,但终究不过昙花一现的公司。
 
我想起了石头曾跟我说过的,这是一个成王败寇的时代,也是一个人穷志短的时代。那种纯粹、干净,没有任何动机和目的,没有任何伪装和借口的爱情,也许,想想还可以,真拿到现实中的话,还是算了吧。
 
正当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叶冰夏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她宿舍打来的,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叶冰夏挂了电话,然后,惊呼起来,“呀,这都六点多了啊。”
 
“不是吧?”我愣了愣。
 
“嗯,咱们该找个地方吃饭了呢。”叶冰夏说道,“不过,我还不怎么饿呢。”
 
“我也还不怎么饿啊,”我忽然想起来,说道,“对了,咱们还没有买羽绒服啊。”
 
“对了,刚刚到广场的时候,还有人给了我这么一个宣传单呢,说是今天晚上六点,羽绒服特卖会开始,除了歌舞表演什么的,还有现场观众互动的节目,答对了题的话,就可以免费得到羽绒服呢,”说着,叶冰夏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宣传页。
 
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圣诞狂欢 羽绒服免费赠送
 
“嗬,你不会是想着咱们去免费领个羽绒服回来吧?”我笑道。
 
“嘿,说不准,还真有这可能呢,”叶冰夏笑起来,“要不,咱们过去凑凑热闹?”
 
“那好的,咱们走吧。对了,得先结账呢。你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噢,没了啊。”叶冰夏赶紧摇头,隔了几秒钟,她笑嘻嘻地看着我,“嗯,麦芽糖,谢谢你送的这两盒巧克力啊。”
 
“你弄错了吧。”我故意逗叶冰夏道,“我什么时候说送你这两盒巧克力了的啊?”
 
叶冰夏愣了下。
 
“你看这包装盒上写的,‘只和最爱的人分享’,我打算拿回家,先存起来呢,等以后有了女朋友,再送给她啊。这巧克力送你,不大合适嘛,我怕人家误会,更怕你误会啊。”我笑呵呵地看着叶冰夏,“你要是真喜欢巧克力的话,我现在去给你买几块吧。有个牌子叫‘金丝猴’,那巧克力味道也不错的。上学的时候,经常买呢,还有‘大白兔’的奶糖。”
 
叶冰夏果然有些生气了,“没想到你这么小气啊,不就两盒巧克力嘛,还这样斤斤计较。还给你就是了。”
 
“喂,喂,喂,这不是小气不小气的问题啊,古人不是有句话吗?‘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我总不能平白无故地蒙受这不白之冤吧。”
 
“哼,”叶冰夏嘟起了嘴。
 
“好了,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这巧克力送给你就是了。还真小孩子气,说两句玩笑话都不行啊。”我笑道。
 
“这还差不多,”叶冰夏脸上登时多云转晴了。
 
看她这样,我无奈地摇头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