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冰,凝成的夏天 > 第一卷 > 2、我自己的故事
2、我自己的故事



更新日期:2013-01-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唐碧阳,1986年生,今年25岁,中医系针灸专业。
 
这是我QQ个人简介里的个人说明。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从乡下农村转学到了市区。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我学习还算不错。中考的时候,顺利考进了我们这的宁溪三中。我是零一年考上高中的,那一年,也正好是全国各地网吧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一年。
 
仿佛一夜之间,我们高中旁边就冒出了很多的网吧,比如直到现在,我仍旧记忆犹新的,天顺网吧、飞扬网吧。
 
伴随着网吧的兴起,有一款名叫《传奇》的网络游戏,风靡起来。
 
当时,毫不夸张的一个说法,一个网吧有六十台机器的话,有五十七台都在玩《传奇》这个游戏。
 
在我成长过程中,有两样曾经风靡全国,造就万人空巷的事物,一个是初中时,《还珠格格》的热映,一个就是高中时,《传奇》的流行。
 
我的整个高中三年,就伴随着《传奇》一块度过的,用了三年的时间,经历了二百多个通宵,练出了一个四十二级的魔法师。
 
高考的时候,我考了三百三十二分。
 
当时的我,面临着这么一个选择,要么找个高职随便去混几年,要不,继续复读一年。
 
家里就我一个孩子,全部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父母理所当然的给我报了复习班。在交了三千块钱的学费之后,我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复读生涯。
 
那一年的时间,现在回想起来,能够记起来的事情,寥寥无几。
 
我开始玩一个叫《梦幻西游》的回合制游戏,练的职业是化生。后来又练了一个大唐的号。
 
一年的复习生涯结束之后,我得到了一个一百一十四级的梦幻账号,还有就是三百八十六分的高考分数。
 
在填报专业的时候,歪打正着的就去了一所专科二批学校——曲阳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报的是中医系针灸专业。
 
大一的那一年,和所有的学生一样,忙着学习,忙着考试。
 
大二的时候,因为高中期间,曾经获过的那个很有分量的奖项,于是,就在宿舍几个哥们的撺掇下,注销了声名狼藉的百花园文学社,成立了穿堂风文学社。
 
整整的大二一年,我办了八期的社刊,后来单期的发行量已经达到两千本了。这对于一个只有一万五千多名学生的二批专科学校来说,这个成就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零七年的暑假,我面临着两个选择,要么去实习,要么去专升本。
 
因为我高中玩了三年的《传奇》,复习班又玩了一年的《梦幻西游》,所以,大学的时候,对于网络游戏,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了,整个大一的那一年,我去图书馆看了很多的书,也写了很多的笔记。在考试的时候,还取得了我们班第三名的好成绩。
 
因为有大一的底子,我大二虽然忙着办社团,可是,学习成绩并没有落下。期末考试还是考出了全班第七的好成绩。
 
所以,在当时那种状况下,选择专升本,再继续考研,可能是我最好的选择。
 
可是,我当时给出了第三种选择,退学。去开一家传媒公司,去做一份面向大学校园发行的DM杂志。
 
九月初,我退了学,一个人背着行李,去了东部省份的一个沿海城市——雁坛。
 
那里一共有七所大学,而曲阳,因为是个县级市,只有我们一个专科学校,和一个科技大学的分校区。
 
在雁坛的那段时间里,我如鱼得水。
 
零八年的三月份,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穿堂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而当时的一个现实是,我们家在市区买了套房子,花了三十多万。而我的父母,是在一个私人的物流公司,父亲负责给客户送货,母亲负责帮人记账,生活一直非常拮据。在用光了所有的积蓄之后,又找亲戚朋友东拼西凑借了四五万块钱。
 
而在这之前,我们一家三口住在一个仅仅十平米的小房子里,一晃就过了十三年。
 
直到我大二的那一年,才买了房子。
 
现在,我睡觉做梦,有时候,还会梦见,我们一家三口,住在十平米的屋子里。屋子里除了两张床,一个写字台,一个吃饭的圆桌之外,几乎就没有一点空隙了。
 
零八年年底的时候,房贷还的差不多了。见我创业的念头如此坚决,父母终于决定帮我再筹集十几万块钱,给我成立了公司。
 
开始的时候,一切发展的都很顺利。
 
直到09年的十月份,一张突如其来的法院传票——涉嫌商业欺诈。
 
穿堂风倒下了,不久之后,站起来一个后庭风文化传媒公司。
 
我才如梦初醒,自己被陷害了。
 
公司的倒闭,不是毁在模式上,也不是毁在思路上,而是,毁在团队上。
 
因为遇人不淑,识人不清,而被创业伙伴欺骗、出卖、背叛,而致使公司倒闭,恐怕这是所有创业结局中,最悲哀的一种了吧。
 
这个打击,对我而言,是致命的。
 
在雁坛的一个出租屋里,我一个人又呆了两个多月。每天就是起床,吃饭,发呆,睡觉,没有和任何人交流联系,日子过得散漫枯燥,一直到了年底时,父亲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母亲病了,正在住院,让我回去一趟。
 
于是,我略微打点了一下,便离开了雁坛。
 
没想到的是,从此以后,我便再也没有回去过。
 
而是一直地,窝在家里。
 
我几乎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曾有半年的时间,我玩一个叫《洪荒世纪》的网页游戏,当装备齐全,等级练满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把账号删除了。因为再玩下去,除了浪费时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从零九年的十月份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差不多都是这样的生活状态。我新申请了一个QQ号,新申请了电子邮箱,更换了手机号码,很长一段时间,我的电话薄里只存了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杜凌,一个是黄钧。
 
杜凌是我高中三年最要好的哥们,他家里是开面包店的,所以,从我认识他开始,他身上整天就带着一种奶油味。在一所专科师范学校毕业之后,他回家继续经营着父母留给他的面包店。经过几年的不懈努力,在我们宁溪市已经从最初的一家门店,开到了六家门店,现在已然成了令人羡慕的有房有车,事业有成的大老板。
 
黄钧是我在复习班时的同桌,他的理科成绩非常好,然而,英语却差的一塌糊涂,一百五十分的题,经常考个三四十分,所以高考的时候,也只考上了一个专科学校,学的是机电一体化。毕业之后,先在实习时的一家模具公司,上了三年的班,然后,又回到了家乡,在一个生产水泥凝固剂的工厂里,一直工作到了现在。
 
偶尔的,我会给他们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