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48、小孩子和大孩子的约定
48、小孩子和大孩子的约定



更新日期:2013-0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胡文娜昏迷了一天一夜,并且一直发着高烧。

    高烧退了以后,胡文娜渐渐醒过来了。

    醒过来的胡文娜,不哭不闹,也不说不笑。

    她的眼神,空洞而又落寞。

    像蒙了尘埃一样,再也找不到一点昔日的光泽了。

    护士过来替她打针,她乖乖的就伸出了胳膊,不会像以前再冲着我撒娇喊疼了。护士喂她吃药,她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冲着我吐舌头喊苦了。在护士转身离开病房的时候,她就忍不住的呕吐起来,把刚刚吃下去的药也一块吐了出来。

    我们喂她吃饭的时候,她只吃一两口,就摇摇头,闭着嘴,无论我们怎么劝,她也不肯张开口了。

    仅仅只是三天,她的身体,就明显的消瘦了下去,也虚弱了很多。

    很多时候,她都闭着眼睛,躺在那儿,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有睡,仅仅不想搭理任何人。

    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找医生给开了一些有营养的针剂,加入到吊瓶中,输液给她。

    胡伯母每天的话,也很少,大多的时候,她都是在那儿一个劲的抹眼泪。

    官书记他们也频频的往医院跑,夏培宿舍也都来了,小纳米们也来了。

    每个人进来,再出去,心情都是非常的凝重。

    这天,正好是星期六。

    上午八点钟,大家就都到齐了。

    官书记、猴子、橙子、板牙、方片七、卢小樱、李佳一、赵可欣、虞梦瑶,还有,夏培和苏笑笑也来了。

    大家在床边围了一圈。

    胡伯母见状,就先出去了。

    官书记又给胡文娜带来了,虞梦瑶一大早就到哪来哪去煲的汤。

    然后,我拿出了官书记之前买的那个白色小瓷碗和白色小瓷勺,盛了大半碗,坐在床边,喂胡文娜喝汤。

    刚喝了两口,胡文娜就不愿再喝了,撇过头去。

    卢小樱见状,走了过来,“文娜,你再喝两口吧。这汤很有营养的,喝了的话,你的身体会好很多的。”

    李佳一也接过了话,“对啊,文娜。这是梦瑶今天早上特意为你煲的,你就多喝两口吧。”

    大家都七嘴八舌的,每个人都劝了几句。

    胡文娜还是置若罔闻的样子,最后索性闭上了眼睛,靠着枕头,像是睡着了的样子。

    登时,一种无名火,从我心头蹿了出来。

    我把碗往旁边桌子上一掼,“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胡文娜,你够了没有?”我大声喝道。

    这一喝,大家都愣了。

    病房里,瞬间,空气凝滞住了。

    谁也没说话。

    我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你到底要折腾到什么时候?你非得把大家都累倒了,病倒了,你才甘心,是吗?”

    “趣来——”卢小樱轻声喊了我一句。

    我没有搭理卢小樱,继续说,“你看看胡伯母,为了你,终日以泪洗面,短短的才几天?她两鬓的头发,都白了很多。你再看看官书记他们,为了你,每天跑来跑去,因为担心你,大家都吃不下,睡不着,每个人都瘦了一圈。你现在安心了吗?胡文娜,你怎么能这么的残忍,这么的自私?你——”

    我说不下去了,泪水大滴大滴溅落在洁白的床单上,洇染了一片。

    “文娜,还记得,你第一次晕倒醒来后,说的那句话吗?你说,即使这场话剧,是我人生的谢幕,我也知足了,因为它,华丽、唯美,赚人眼泪。可是,现在,你的华丽哪去了?你的唯美哪去了?你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这么憔悴。如果,人生也要谢幕的话,为什么,不让它华丽一点,唯美一点,给自己更多一点的温暖,也给观众更多一点的温暖,好吗?”

    胡文娜瘪着嘴,眼巴巴的看着我,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

    隔了一会儿,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大孩子,对不起。”

    只是一个瞬间,我就痛的撕心裂肺了。

    泪水,也在那一刻,更肆意妄为了。

    “文娜——”

    我轻轻抱住了她。

    胡文娜伏在我的肩头,哭的更凶了。

    “大孩子,小孩子再也不会这样了,一定乖乖听大孩子的话,乖乖打针吃药,乖乖吃饭睡觉,不会再让妈妈哭,也不会再让大家担心。大孩子,可不可以,不生我的气?”

    “傻瓜,大孩子哪有在生小孩子的气,大孩子是在生自己的气,气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小孩子,气自己没有能力照顾好小孩子,气自己不能像话剧里的男孩一样,把心送给深爱着的女孩,让小孩子带着大孩子的心,好好的幸福活下去。”

    胡文娜紧紧的抱住了我,哭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旁边的官书记他们,也都在吸着鼻子,不知道是不是也哭了。

    隔了一会儿,胡文娜用带着哭泣的腔调,断断续续的说,“大孩子,可不可以带小孩子回家?小孩子不想在医院中,再住下去了。小孩子不喜欢白色的床单,白色的被褥,白色的枕头,白色的墙壁。还有,小孩子不喜欢医院里每天的消毒水味道,小孩子想念家里五颜六色的墙壁,想念咖啡和奶茶的香味,想喝大孩子煲的那些汤,想看小纳米贴在墙上的那些剧照,想和大孩子一起去海边堆沙滩城堡,想和大孩子一起去海边数星星,想和大孩子一起看平安夜的雪,想和大孩子一起去游戏室里玩赛车……”

    说完这些,胡文娜把头抬了起来,看着我,“大孩子带小孩子回家,好不好?”

    我点了下头,“小孩子答应大孩子,好好的打针吃药,好好的吃饭睡觉,过两天,大孩子就带小孩子回家。大孩子带小孩子去堆沙滩城堡,去数星星,去看雪花,去玩赛车,天天大孩子都给小孩子煲汤喝。”

    “那,大孩子要和小孩子拉钩,不许说话不算数噢。”说着,胡文娜伸出了右手的小拇指。

    “嗯,”我重重点了一下头,也伸出了自己右手的小拇指。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抵赖,谁是小狗,并且是门牙被磕掉了,不能啃骨头的小狗。”

    “现在,大孩子和小孩子拉过勾了,小孩子应该遵守约定,乖乖把这碗汤喝下去吧?”

    “好的,小孩子要大孩子喂噢。”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