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45、胡文娜的病情(中)
45、胡文娜的病情(中)



更新日期:2013-01-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犹如晴天霹雳。

    我惊呆了。

    报告单从手中滑落,纷纷洒洒,落了一地。

    心,也瞬间滑落。

    溅起大片大片的尘埃,那一刻,我真的想跌坐在一片尘埃里,永远都不再站起来。

    一瞬间。

    全世界的灯,都灭了。全世界的路,都丢了。

    天空中,漆黑一片。

    再也不会有星星了。

    我,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时间,停止了。

    只有心,像是在刀尖上滴溜溜的打着转。

    痛!好痛!

    我禁不住的捂住了胸口。

    眼泪,像是来势汹涌的洪水,瞬间,奔泻而出。

    湮没了一切。

    然后,四处是一片汪洋。

    心,木木地,像是被风打落入水的一片老叶,连挣扎,也不愿了,只是期望着,早一点沉下去。

    这一刻。

    谁又能读懂谁眼里的忧伤?谁又说出谁心中的彷徨?谁还在念念叨叨着那些过往的琐碎?谁还在拉拉扯扯着那些曾经的缠绕?

    究竟谁会陪谁唱一首浮华雕刻的歌?谁又能陪谁笑到青春的散场?

    你曾说过,即使,整个世界抛弃了我,你也会留下来,却不想,整个世界,还没有抛弃我,你却离开了。那么,我该怎么去一个人面对,整个世界抛弃我的那一刻?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当爱情,抽出一点点的嫩绿,我满心欢喜的时候,上天又那么粗暴的把它给掐断了。

    从此,我将何去何从?

    仰起头,我看见,那些从云端落下的回忆,重重的砸到了我的心坎上。晕眩。然后,我,跌跌撞撞在这个春暖花开,阳光明媚的午后。

    谁能告诉?

    我该怎么面对?

    路,在哪?我,在哪?

    全世界都不要我了。

    我又该去哪?

    我还有哪儿能去?

    到处是凄风苦雨,到处是残垣断壁。

    到处是艾蒿,到处是藤蔓。

    是不是,从此,这个世界,就不再有光明,不再有希望了?

    是不是,从此,整个人生,就不再有欢笑,不再有价值了?

    是不是,从这一刻起,我就失去了梦想,失去了信仰,失去了希望,失去了价值吗?

    人生,将像是堕入了无底的深渊?

    绝望!绝望!绝望!

    谁能给我一束光?谁能给我一叶绿?

    谁能给我一片鸟语花香?谁能给我一片春意盎然?

    像是站在一个高高的山崖上,我看到了那一个个从天而坠的幸福,每一个都是触手可及的样子,可是,当我伸出手去抓住的时候,却仿佛遥隔了一个天涯。

    ……

    我不记得怎么捡起的报告单,也不记得怎么回的病房。

    当我回到病房的时候,官书记他们已经来了。

    “趣来,你怎么出去这么久?”官书记见我推门,冲着我喊道。

    我愣了一下。

    这才反应过来。

    我又退出了门。

    “怎么啦?”官书记见状,跟了上来。

    我胡乱的擦了两把脸,这时,官书记走过来了。

    “趣来,到底怎么了?”官书记看到我脸上的泪痕,忙把我往走廊里拽了一下。

    “噢,”我极力笑了一下,“没什么,医生说,是很严重的贫血。”

    “很严重的贫血?有多严重?”官书记愣了一下,脸上也变了颜色。

    “官书记,答应我一件事,先别跟大家耗娜说,好吗?”我眼泪又不争气的往下掉了。

    “嗯,”官书记点了下头,他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

    “医生说,胡文娜的血小板,失去了造血功能。他说这是一种很罕见的病例,目前整个世界的医疗水平,都还没有研究出来治愈的方法。”

    “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胡文娜她——”

    “嗯。”

    官书记傻眼了。

    然而,只是那么一个片刻,他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趣来,你要挺住。说过了,我们大家一起面对的。”

    官书记说着,眼泪也忍不住出来了。

    我们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了。

    沉默了有十几秒钟,官书记说话了,“趣来,我觉得这件事,你得跟文娜的父母说一下。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就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一下吧。”

    我点了点头。

    “嗯,趣来,你跟医生说了吗?不要告诉文娜,她的病情。”

    “说了。”

    “那还好。”官书记点了下头,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们能瞒文娜多久?”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我怕她知道了,受不住这个打击,身体会变得更差。”

    “那医生有说她还能——”官书记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了。

    “医生说,如果她能积极的配合治疗,心态也很好,还能活半年左右。如果她心态很差,自暴自弃的话,病情会恶化的很快,那就不好说了。”

    官书记又沉默了。

    隔了一会,他又说话了,“你先去洗把脸,我在这等你一下。刚才大家都看到了,要是再不回去,他们肯定要胡思乱想的。”

    “嗯,”我点了下头,把手中的报告单,交给了官书记,向洗刷间冲去。

    在洗刷间的镜子里,我看到自己,沧桑了很多。无论面容还是眼神。

    胡乱的洗了两把脸,我回到了病房门口。看到官书记往他口袋里掖了一下,我问了句,“怎么啦?官书记。”

    “待会大家肯定要看检查报告,我把有写着血小板检测结果的报告,收起来了。”

    “嗯,谢谢你,官书记,我刚才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呢。”

    官书记勉强的笑了一下,我们两个人一起推门,走了进去。

    这时,我看到大家的眼睛,都齐齐的望向我和官书记。

    胡文娜也已经醒了,正和卢小樱聊着天。她脸上挂着微笑,应该是两个人正聊到一个开心的地方吧。

    “趣来,你怎么刚才推开门,又退出去了?”猴子忍不住的问道。

    我轻咳了一下,“昨天晚上,不小心着凉了。今天下午跑了好几趟厕所。刚才推门的时候,忍不住又——”

    大家一声哄笑,只有胡文娜紧张兮兮的问我,“要紧吗?要不,让护士给你拿点药吃一下?”

    “噢,下午的时候,找护士拿了点药。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我吃下去了,现在好多了。”我朝胡文娜努力的笑了一下。

    “嗯,趣来,你手里拿的那是检查报告吗?医生怎么说?”卢小樱说着,站了起来。

    “报告都在这儿呢。医生说,贫血有点严重了,之前应该打针吃药的,我们当时都没有注意到。”说着,我把手中的检查报告都递给了卢小樱。

    猴子、橙子、板牙、方片七听到我的话,也都朝卢小樱围过去。

    他们看报告的期间,我坐在胡文娜的旁边,努力的笑了笑,“文娜,你可要配合医生好好治疗啊。可千万不能耍小性子,小脾气,就不肯打针吃药了。医生说,打几天的针,再开一些药,贫血很快就会好了,也不会再晕倒了。如果你不肯打针吃药的话,就会变的更严重了,也就没办法带你出去玩了。”

    胡文娜很听话的点点头,用很小的声音告诉我,“小孩子会乖乖听大孩子的话,好了之后,大孩子要带小孩子出去玩的哦。”

    “嗯,”我重重的点了下头。

    “对啦,刚才,你有没有乖乖吃饭啊?”我忽然想到,现在已经是下午饭的时间了。

    “还没有呢,等着你回来,一起吃啊。”胡文娜像个孩子似的仰起脸,看着我。

    “好的。”我点点头。

    ……

    晚上的时候,等胡文娜睡过去了。

    我悄悄的拿过了胡文娜的手机,和官书记走出了病房。

    “趣来,我们到楼下打电话吧,在走廊里,会打扰到其他病人休息的。”

    “好的,官书记。”

    说话间,两个人下了楼梯。

    “嗯,官书记,今天晚上,又麻烦你了。本来中午的时候,我还说的,晚上我一个人陪床就可以,结果,还是要麻烦你,把你一起留下来。”

    “趣来,你怎么总是这样跟我见外呢?还好,你说你肚子着凉了,我留下来陪床,他们也不会有什么疑心。”

    “噢,当时我也是一时情急,才编出来的谎,不然的话,大家都会怀疑的。”

    “好了,咱先不说了,先打电话吧。”

    我点了下头。

    “嗯,趣来,你想好怎么说了吗?”

    “就说胡文娜生命住院了,医生是严重的贫血,可能要住一段时间的院。她的父母接到这个电话之后,肯定会过来的。到时候,再当面跟他们说。”

    “嗯,好的,你打吧。”

    我翻到胡文娜手机的电话簿,找到写有“爸爸”那个称呼,拨了过去。

    接通电话后,我先自我介绍了一下,然后,把跟官书记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果然,电话那端,胡伯父很是着急,他说明天就赶过来。

    我稍稍的宽慰了他几句,然后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