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42、游戏室的疯狂
42、游戏室的疯狂



更新日期:2012-12-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下午三点。游戏室。

    “趣来,这个跳舞毯很好玩啊,你帮着看下节拍,到时提醒我一下。”

    “嗯。”

    “喂,你怎么不提醒我?差一点就错过这个节拍了,还好我反应快。”

    ……

    “趣来,这个架子鼓也很好玩啊,来,你也敲一下。”

    “嗯。”

    “今天没吃饭吗,你?敲的力气这么小。来,像我这样,狠狠的用力敲。”

    ……

    “哇,这个摩托车好刺激啊,你看我开的多快啊。”

    “嗯。”

    “趣来,这个太惊险刺激了。不行,你也要来一次,我看看你能不能超过我。”

    ……

    “趣来,这个卡丁车也很刺激啊。你看,弯道这么多,我都开过去啦。”

    “恩。”

    “这么快就到终点了啊。看,我是第一名哦,是不是很佩服我啊?”

    ……

    “趣来,这边还有个拉力赛车哦。我也要玩一下。”

    “嗯。”

    “哇,做的很逼真的哦。肯定玩起来同样的刺激。”

    ……

    “趣来,你拿枪的姿势,好难看啊,你看我,多专业啊。”

    “嗯。”

    “快开枪啊,快,右边又飞来了一只鸭子,哇,两只,三只,五只,好多啊。”

    ……

    “趣来,我这没有游戏币了,你再去买五块钱的吧。”

    “嗯。”

    “都‘嗯’了,还干嘛站着不动啊?快点去,我还等着继续开这个飞机呢。”

    ……

    “趣来,你看,我又投进去了一个球,我都投进去八个啦。”

    “嗯。”

    “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篮球之神?十投八中。哈哈,我太厉害啦。”

    ……

    “趣来,就这样下注是吗?”

    “嗯。”

    “苹果,苹果,苹果。呀,怎么跑了个西瓜?哇,不是吧?这样也能赢游戏币?”

    ……

    “趣来,你拿着这些游戏币,我再赢点。”

    “嗯。”

    “茄子,茄子,茄子。啊,真是茄子?呀,又是十个游戏币。天哪,我们赚大了。”

    ……

    这样一直从中午一点钟,我们玩到了下午三点多。

    确切的说,是胡文娜在玩,我在旁边配合着她。

    疯狂的跳跃,疯狂的拍打,疯狂的尖叫,还有毫不掩饰的大笑。

    胡文娜把压抑了近两个月的心情,在这两个小时内,痛痛快快的宣泄了出来。

    终于,跳够了跳舞毯,敲够了架子鼓,开够了赛车,也打够了鸭子,投够了篮球,也赌够了、,胡文娜说道,“趣来,你玩一会吧。”

    “噢,那我去玩会拳皇了啊。”说着,我指了指角落里的一台街机。

    “好的,”胡文娜说着,挽起我的胳膊,扬起头,阂一起朝我指的方向走去。

    然后,两个人坐在了拳皇97的街机面前。

    “嗯,我也帮你投个游戏币进去吗?”弯投币的时候,我抬头看了胡文娜一眼,只见她脸上略显几分疲倦了。

    “要不,你自己玩吧。我觉得有点累了。”说完,胡文娜打了个哈欠。

    “那我自己玩了?”见胡文娜说累,我问道。

    “好的,你玩吧。我看着就行了。”胡文娜说着,又忍不住的打了第二个哈欠。

    “嗯,”我投进去了游戏币,然后按了启动键,很快,切换到了选人的画面。

    “你觉得我选哪个人物啊?你喜欢这上面哪个人?”说着,我指了下屏幕上的二十九个人物。

    “你平时喜欢最喜欢哪个人物啊?”

    “八神和丽安娜。”

    “那就选他们吧。”

    “嗯,还差一个人呢。”

    “那,就她吧。”

    “玛丽?”

    “嗯。”

    “好的,等会我给你用她的无限连招给你看啊。”

    “很厉害吗?”

    “用好的话,肯定很厉害的哦。这里面的人物,每一人用好了的话,都是很非常厉害的。没有哪一个人物最厉害,也没有哪一个玩家会说自己最厉害,因为在拳皇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永远都不会有人说,他这款游戏玩的最好,因为,总会有人比他玩的更好。这就是拳皇格斗的魅力所在。虽然,从拳皇94开始,一直到拳皇2003,一共有十几个版本,但是,最经典的就是这款拳皇97了。”我向胡文娜介绍着。

    “嗯。”

    “你看我攒满了能量,给你用八神庵经典的一个必杀技——八稚女,给你看。嗯,这是八神的葵花,如果攒满了能量的话,还能使出一个大的葵花。能把对手定住,如果爆了能量的话,能连炸三次。这个时候,要是自己再有能量的话,再用一个八稚女,然后等对手被打完后,再一个葵花放出去,用这个A键的,一般对手,都没有反应过来,常常就被打中了。这个时候,基本对手三分之二的血,就没有了。”

    “嗯。”

    “嗬,喜欢拳皇97的人,很多都很迷恋八神庵的。记得我之前有个高中同学,就是特喜欢八神庵,还特意买了一身八神庵的衣服回来,当然不是穿着去上学了,就在家里穿着走来走去,很是拉风的样子。”

    “嗯,趣来,我有点困了,想靠在你肩头睡一会。”

    “好的,给你靠就是啦。”说着,我侧了侧身子,把肩膀朝胡文娜移了一下。

    “嗯。”胡文娜说着,就把头朝我肩上搭来。

    这时,只听“扑通——”一声。

    我急忙转身,只见胡文娜已经摔倒在了地上。

    “喂,文娜,醒醒。”我急了,赶忙蹲,伸手拉了一把胡文娜。

    而胡文娜已经没有一点的知觉了。

    登时,心,像是瞬间被撕裂成两半。

    我连忙抱起胡文娜,不顾周围其他人的目光,急急冲出了游戏室。

    冲到街道上,我一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去市医院。”

    出租车司机见状,赶紧从车里钻出来,帮着我把胡文娜扶进了出租车。

    然后,一踩油门,出租车向着市医院的方向,疾奔而去。

    我看着怀中的胡文娜,此时,她像是安静的睡过去了一样,一点的反应也没有。

    整个的人,霎那间像是被抛向了高空。一种突然而来的巨大恐惧感,袭遍全身。我抱着胡文娜的手,开始不停的抖起来。

    我把颤抖着的手,放在她鼻子下面,那儿只有一息很微弱的呼吸。

    “文娜,你不要吓我,你赶快醒来啊。你睁眼看一下我,好吗?”我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然而,任凭我怎么的呼喊,怎么的推搡,胡文娜始终是一动不动的闭着眼睛。

    我害怕到了极点。

    像疯了一样拼命的摇着怀中的胡文娜,希望她能醒过来。

    泪水,一滴,一滴,又一滴,像是瞬间,整个世界陷入了梅雨季节。

    又是一个瞬间,全世界的灯,都灭了。

    只剩下了滂泊大雨。只剩下了哀嚎遍野。

    我像是个世界抛弃的绝望孩子,除了哭,我什么也不会了。

    没有一点的记忆,没有一点的回忆。

    那么,我能做什么呢?

    出租车在泪眼模糊中,拐进了一条小道,然后,又是几分钟的疾驰,便嘎然而止。

    我看了一眼计价器,三十七。

    掏出一张五十的钱,我喊了一声“不用找了。”

    推开车门,我抱着胡文娜跌跌撞撞的向急救室奔去。

    这时,急救室已有护士看到了,忙推着担架车迎了上来。

    “快放上面。”三个护士,跑了过来。

    也顾不上多问,接过胡文娜,将她放在担架车上,就推着担架车一溜小跑着,直冲进了急救室。

    此时担架车上的胡文娜,仍然是双目紧闭。

    一行人奔到急救室门前,见我紧跟着也要进去,其中有一个护士喊了一声,“你去挂号,这里,交给我们就行。”

    我怔了怔。

    转身向挂号窗口跑去。

    “挂什么号?”

    “急诊。”

    一个病历本被递到了窗台上。

    “自己填一下,十块钱。”

    我连忙掏钱。

    交完挂号费,我才发现,身上还剩下不到二百块钱。

    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官书记的电话。

    “喂,趣来,怎么啦?”

    “官书记,胡文娜又晕倒了。我现在市医院急救室,身上钱不够,你赶快带点钱过来。”

    “好。我现在就去。你先别急。”

    说完,官书记就挂了电话。

    打完电话,我又回到了急诊室。

    这时,只见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正忙碌着,有查看瞳孔的,有量血压的,有拿着听诊器测心跳的。

    见我进了急诊室,其中一个医生走了过来,“病人怎么晕倒的?”

    “大约二十分钟前,突然一下子就从座位上摔倒了。”

    “她晕倒之前有说过什么吗?”

    “她说自己有点困,想睡一下。结果,还没等她靠到我的肩膀上,她就摔倒了。”

    “病人晕倒之前,有吃过什么东西,或是有过什么剧烈运动吗?”

    “中午的时候,我和她吃了顿饭,只是平常的一顿午餐,然后,我们就一起去了游戏室,她玩的挺疯狂的,又跳又叫,又打又闹的。”

    “那她之前,有过类似的情况吗?比如,在这之前,有没有晕倒过?”

    “两个月前晕倒过一次,那时,是因为排练一个话剧,连续一个星期,没怎么吃饭、睡觉,然后,话剧演完的时候,晕倒了,当时送的校医院,做了一个验血报告,那儿的医生说,有轻微的贫血。再往后的这两个月,她身体一直都挺虚弱的,我每天都给她煲一些汤,有乌鸡汤、老鸭汤、鲫鱼汤什么的,还买了枸杞、党参、沙参、麦冬、黄芪、茯苓、熟地等一些补血益气的中药材,一块炖的汤。”

    “那病人之前,得过什么大病吗?”

    “这个,我不知道,这一年半是没有过,之前的,我就不知道了。”

    “好的,那就先这样,你去给她办个住院手续,我们给她作个详细检查,确定没什么事,就可以出院了。”

    “好的。谢谢医生。”

    说完,我出了急诊室,再次走向收费窗口。

    这时,官书记打电话来了,“趣来,我到了,你现在在哪?”

    “我在急救室门前,收费窗口这。”

    “好的,我马上就到。”

    紧接着,我看到官书记的身影,出现在了急救室大门处。

    我赶紧跑了过去。

    “趣来,”官书记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从身上,掏出十几张一百的钱。

    “这是一千五百块钱,我刚从卡里取的,你先拿着用,我刚才给猴子、橙子、板牙、方片七,都打了电话,他们应该也很快就过来了。钱不够,我们再想办法。你不要想太多,文娜真病了的话,我们大家一块给她治病,我相信,在大家的悉心照料下,很快她的病,就会好起来的。”

    我点了点头,接过官书记递过来的一千五百块钱,喉咙间,已是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

    然后,官书记阂,交了住院的押金。

    两个人,又走到了急救室的门口。

    等待着一个初步的检查结果。

    很快,又有医生出来了,“现在初步来看,她身体比较正常,暂时没有什么大碍。我们需要再做一个更深入的检查,才能知道病因。”

    “好的,麻烦你了,医生。”官书记向医生勉强笑了一下,以示谢意。

    “对了,你住院手续办好了吗?”那医生又问了一句。

    我点了下头,把手中的一张单据递了过去。

    那个医生接过来,瞅了一眼单据,“住院部3楼307室。”

    我和官书记相望了一眼,没有说话。

    “好的,你们两个阂们一起,把病人推过去吧。”

    说着,那个医生冲着急救室里的一个年轻医生招了下手,“小王,过来一下。”

    那个被称为“小王”的年轻医生走过来了。

    “住院部3楼307室,你和小李一块,把病人送过去吧。”

    然后,那个被称为小王的年轻医生,和一个被叫小李的年轻护士,推着担架车上的胡文娜,而我和官书记,则扶着担架车,一干人出了急诊室,到了住院部,进了电梯,向3楼307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