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37、剧本的排练
37、剧本的排练



更新日期:2012-12-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新学期,在柳梢青青中,开始了。

    尽管,还是有些的料峭寒意,但是,这挡不住胡文娜和夏培宿舍那群女生的满腔热情。

    理所当然的,胡文娜演剧本中,那个患了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孩子,而我,则被拉去,扮演里面的男主人公。

    这让我禁不住仰天长叹,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这么悲情的故事,要发生在我身上啊?

    猴子听见我的长叹,就忍不住的来气了,你就知足吧,你看看,我作为咱332宿舍,最具潜质,最有魅力,兼最佳上镜,最快入戏的人,还只扮演了一个医生甲。

    我就撇嘴了,人家夏培扮演的你的助手,护士甲,人家还没说什么呢。

    就是啊,人家夏培都没叫委屈,那你还叫什么?猴子反唇相讥道。

    我便只能不说话了,老老实实的来排练剧本。

    这出话剧,是由胡文娜来分配安排的角色。

    剧本里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现实中,男孩和女孩的爱情,另一部分是传说中,那对相爱的恋人,以及战场上的厮杀和平安符的寄回。

    角色也就因此分为两种了。一种是现实,一种是古代。

    板牙和卢小樱,扮演的是女孩的父母,猴子和夏培扮演的是医生甲很护士甲,是女孩住院治疗时的主治医师和护士长,方片七和李佳一扮演的是医生乙和护士乙,负责的是男孩车祸的时候,抢救男孩,橙子被安排为撞飞男孩的那个卡车司机。而夏培宿舍的王璇、苏笑笑、于雯静、陈靓、周家扬和官书记,还有虞梦瑶、赵可欣,则为出入女孩病房的护士丙、护士丁,以及男孩被撞飞时围观的路人甲、路人乙、路人丙、路人丁。

    除此之外,猴子客串曲别针传说中,每个月的月初,给女子送平安符的人,橙子则客串传说中,那个在战场上,男子昏迷时,托付送那根直的铁丝的人,就是男子战场上的战友,至于官书记,则成了,最后出场的,男子的邻居,那个捧着两个紧扣在一起的平安符的老人。

    同时,官书记被委任为这个话剧的执行总监和兼职导演。

    而胡文娜的身份,则是这个话剧的编剧和总导演,及女主角。

    而板牙、方片七、夏培、苏笑笑,因为戏份不多,则还要忙着灯光、化妆、舞台以及画外音等。

    然后,紧张而又忙碌的排练开始了。

    胡文娜想在三月份的第一个星期的周五晚上,在学校的礼堂里,进行这场话剧的公映。

    而我们开学的时间,是二月二十七号。

    换句话说,我们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进行排练。

    这样一来,时间就很紧促了。

    为了专心排练好这个剧本,胡文娜做出了一个决定,哪来哪去暂停营业一个星期。

    刚开始大家都还有意见,后来,胡文娜坚持如此,每个人就都不说话了。

    我们每个人都开始逃课了。

    而官书记,这个我们332宿舍的核心、灵魂人物,上了三年半的大学,从来没有逃过一节课的人,因为肩上的责任——话剧的执行总监兼导演,而也阂们一样,疯狂逃课。

    是的,为了这场话剧能演好,每个人都在全心全意的付出和投入,想方设法的想把话剧演出的更加完美到位。

    当然,这里面,最辛苦的,非胡文娜莫属了。 

    她常常是忙里忙外一整天,而只吃一顿饭,只睡五六个小时。

    而每次我买的饭,通常都是原封未动的,放在那儿。

    每个人都是心疼不已,觉得她这样下去的话,非得病倒不可。胡文娜却一笑置之,简单的喝口水,又开始排练起来。

    在她的感染下,没有一个人喊苦叫累。

    没有一个人不全力以赴,不倾力而出。

    而排练的过程中,常常也会出现很多搞笑有趣的小插曲。

    譬如那场我扮演的男孩被卡车撞倒的戏。

    橙子特地去人家汽修厂借来了一个卡车的驾驶室。

    然后,便挂着忽忽风声,向我冲撞过来了。

    于是,瞬间我就被撞倒了。

    身体飞了出去。

    仰面朝天。

    而怀中抱着那个折满了九十九枚曲别针的罐子,一动不动。

    这时,猴子就大喊出声了,趣来,你姿势不对。

    怎么啦?官书记跑了过来。

    我看电视里,被车撞飞了,不应该是这样子的,应该是这样,嗯,就这个姿势。猴子一边用手比划着,一边跳来跳去。

    好吧。那重来。官书记点了下头。

    朝橙子阂挥挥手后,橙子又拎着卡车的驾驶室风风火火的向我冲来了。

    我按照猴子比划的样子,重新躺了一次。

    停。猴子又大叫出声了。

    怎么了?一干人又围了上来。

    他嘴角没有抽蓄。猴子指着我大声说道。

    为什么要嘴角抽蓄?我问道。

    你又不是木头,肯定当时要有感觉的啊。并且,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猴子很理直气壮的样子。

    好的。那重来。官书记再次点头,挥手。

    橙子拎着卡车头再次风风火火的撞来了。

    停!这时,不是猴子喊停了,而是官书记。

    怎么啦?我还没开始躺下去呢。我恨恨的说道。

    趣来,你怀里的曲别针罐子哪去了?官书记问道。

    我一转身,才发现,原来曲别针罐子被我放地上了。

    橙子只能很郁闷的拎着卡车头,再来一次了。

    接下来,是一阵救护车的声音,猴子、方片七、夏培、苏笑笑穿着白大褂,抬着担架,急匆匆的赶来了。

    只见几个人一阵手忙脚乱,有扯着胳膊的,又拽着腿的,还有拉着衣服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还是没有把我从地上抬到担架上。

    这场戏,前前后后一共拍了六遍。

    而我则翻来覆去的,被又拉又扯了六遍。最后,弄的我胃里翻江倒海,忍不住“哇——”的一口就吐了出来。

    于是几个人再次手忙脚乱,拍打胸口的,捶击后背的,拿纸巾的,递矿泉水的。

    再说下那段古代戏,当时空穿梭,回到了古代战场的时候,胡文娜成了那个为爱殉情的女子。她特意把烫发拉直了,且穿上了古罗马式的衣服。

    我则在和胡文娜分别后,带上头盔,穿上铠甲,拿起利剑和盾牌,成了战场上的一名勇士。

    而两个人分别时的那场戏,在我觉得,是很难演的。因为,用我们宿舍的话来说,我是属于那种很乐观向上、幽默风趣的人。而戏中,那对相爱至深的恋人,则要因为国家的一场战乱,而被迫分离,一个在家乡牵挂,一个在战场思念。两个人脸上,每天都写满了悲伤。

    所以,每次胡文娜进入了戏中,泪水盈盈的时候,而我则总是忍不住的想要笑出声来,怎么也找不到那种的悲伤心情。

    最后,胡文娜生气了,趣来,你就不能专注、投入点吗?大家都排练的这么辛苦,你就不能让我们省点心吗?

    这时,旁边的官书记补白了一句,趣来,你想想,要是文娜离开了,你是什么样的心情,表现出来,就行了。

    胡文娜听到了,也点头,你就想着,要是我哪一天离开你了,你当时会什么样的心情?

    这话果然好用,我很快就进入了戏分。

    用板牙后来的话说,趣来,我感觉,你和胡文娜,天生就他妈的是为了这个传说而生的,演的太出色,太到位,太逼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