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36、电话里的剧本之争
36、电话里的剧本之争



更新日期:2012-12-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正月初八。

    我正在睡梦中的时候,电话响起了。

    我抓起电话,“胡文娜,你还没改完剧本吗?你不拿个奥斯卡最佳编剧奖,你是不罢休是吧?”

    因为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初七,胡文娜每天早上七、八点钟,都要打来电话,阂讨论剧本。

    而昨天晚上,她告诉我,剧本就这么定了,并且,等一会就把剧本和角本发给大家看。

    这一大早就打来电话,肯定又想改剧本了。

    我恨恨的咬了下牙,心想这一天的好梦,又被搅了。

    这时,只听电话那端传来一声抽噎,我正在纳罕的时候,猴子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入耳朵,“趣来,胡文娜的剧本,我刚看完,结局太悲了,赚了我这么多的眼泪,嗯,趣来,你等下,我拿纸巾擦下鼻涕。”

    我愣了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趣来,你看看,能不能叫胡文娜改改结局,别拆散人家。”猴子一边抽抽搭搭着,一边说道。

    “啊,这样啊,我等会和她打电话商量一下,你要知道,这是她的剧本。”我说着,挂断了电话。

    刚挂上电话没有十分钟,电话又嘟嘟的响了起来。

    我再次抓起电话。

    我刚说了一个“喂”字,电话那端传来方片七的声音,“趣来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长地久有时尽,此爱绵绵无绝期’,为了讴歌这份世间罕有的惊天地泣鬼神之爱,我特地赋诗一首,以表我心:

    那天

    那天的天很蓝,

    那天的云很白,

    可是,那天的风,

    却吹的我泪流满面。”

    我皱了皱眉,正要骂方片七一句的时候,方片七又说话了,“趣来啊,跟你商量个事,成不?”

    “什么事?难不成你要说,你嘴里可以吐出象牙了?”我有点恼火,看来今天上午的好梦,要被搅翻了。

    “趣来,你怎么说话呢?过年吃爆竹吃多了吧?”

    “你管我呢,有话就说,说完我还要睡觉呢。”

    “噢,事情是这样子的,嗯,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李佳一说她过年的时候,不大喜欢吃荤馅的饺子,还不大喜欢吃玉米软糖,也不大喜欢吃奶佣的瓜子,她说喜欢吃五香味的……”

    “靠!方片七,你这厮,又给我磨叽。有话你直说,拐弯抹角的提李佳一干吗?再不说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噢,其实呢,这也是李佳一说的,她说,这大过年的,不太喜欢看悲剧,皆大欢喜的结局多好啊。我寻思着,也有这么点味,南瓜子吃起来是不如葵花子方便。”

    “方片七!有话你给我直说,再给我婆婆妈妈的,我拿根擀面杖冲到你家里,非搅个天翻地覆,杀个鸡犬不宁。”

    “好啊,你有本事你就来,我敞开大门,敞开冰箱,敞开锅盖,等你来。”

    “你敞开大门,敞开冰箱就行了,还敞开锅盖干吗?”

    “你不是说要杀鸡吗?我先把水烧开了,好让你烫一下,拔鸡毛的时候更干脆利落点。”

    “靠,我不跟你这样小农思想的人贫了,有话你直说吧。说完,我好接着睡。”

    “嗬,谁跟你贫了?笑话,我方片七会和一个连吃鸡都不拔毛的家伙逗乐子?我看你还是蒙着头,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这可你说的啊,好,我挂了。”

    “等下,等下,我话还没说完呢。”

    “说。”

    “嗯,趣来,你觉得胡文娜的剧本,是不是有点小悲情啊?李佳一找我,希望让我和你商量一下,把结局改一下,改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噢,这个啊,我等会和胡文娜打电话商量一下吧,你要知道,这是她的剧本。”我把跟猴子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说完,我又兀自嘀咕了句,“搞什么搞啊,大清早的就打电话,还叫人睡觉不成。”

    然后,挂断了电话。

    蒙着被子,却已然没有多少睡意了。

    我开始想胡文娜,是不是这个时候,她正梦到剧本被搬上了舞台,嘴角露出一抹的笑意。

    还是,她已经起床了,正坐在床上,披着被子,倚着墙壁,望着天花板,想话剧演出的情景。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又响起来了。

    我一把抓了过来,这时电话那端板牙说话了,“喂,趣来啊,你小子起来了吗?”

    “靠,一大清早的,你们就挨个的打电话折腾,我能起不来吗?”我没好气的说道。

    “啊?除了我还有谁啊?”板牙愣了一下。

    “还不是猴子和方片七那两个厮,还有谁啊?”我心头还兀自恼火,“你别说你也是因为刚看了胡文娜的剧本,就给我打电话的啊。”

    “妈的,趣来,我说的那话,你还记得不?你他妈的就是我肚子里的一根蛔虫,”说完,板牙又加了句,“胡文娜太他妈的有才了,她怎么不考中央戏剧学院啊?考到咱雁坛大学,真是他妈的浪费人才。”

    “赶明儿你问问她好了,我也不知道。兴许中央戏剧学院,没有建筑系吧。”对于板牙的这种白痴问题,我只能给他一个白痴答案。

    “那倒也是,我寻思着还有一种可能,中央戏剧学院,没有大海,净是人头攒动的,不大适合谈情说爱。”板牙很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去你的,你他妈的考大学,就是为了谈情说爱?看我回头把这话告诉胡文娜,非让她臭骂你一顿不可。”我恨恨的骂道。

    “嘿,我的意思是说,谈情说爱的人多了,才会有哪来哪去存在的理由啊。胡文娜不是为了圆上一个梦想,才开的哪来哪去吗?这样一来,不就找到了她为什么来雁坛大学,不去中央戏剧学院的原因吗?”板牙很是深以为然的说道。

    “靠,板牙,你这厮,我一再跟你强调,就你这小身子骨,一天吃一斤瓜子皮就够了,你不听,非要吃两斤不行。你看,现在后果严重了吧?一大清早的,就神志不清,胡言乱语的,跟我谈这么瞎扯淡的问题。”睡意全无了,我索性拿板牙开涮起来。

    “你才整天的净吃瓜子皮呢,行了,别把话题扯远了,我板牙觉得,这个剧本的结局,太悲伤了,非得改一下不行,具体怎么改,你和胡文娜商量着办吧。嗯,这也是卢小樱的意思。好了,我挂电话了。”说完,板牙“啪嗒——”一声扣掉了电话。

    而这端,我还拿着话筒,兀自愣神。

    “板牙,你自己跟胡文娜说去。”我冲着话筒,狠狠的喊道。

    然后,也“啪——”的一下子,扣了电话。

    一群可恶的家伙,想改剧本的话,自己跟胡文娜打电话去。我恨恨的在心中骂道。

    这时,电话又“嘟嘟——”的响了起来。

    我忍着心中的火气,抓了过来,“喂,谁啊?”

    “是我,”电话那端橙子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等会我和胡文娜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把结局改一下。不过,你要知道,这是她的剧本,能不能改,我还得听她的。”我没等橙子开口,就一口气说完了,然后,“啪嗒——”一声,扣上了话筒。

    隔了几秒钟,只听电话又“嘟嘟——”的响了。

    我瞅了一眼,又是橙子打来的。于是,一股无名火,又腾空而起了,“喂,橙子,你有完没完?刚才我不是说了的吗?等会我和胡文娜商量一下,怎么改结局的事。”

    “什么改结局?是剧本吗?噢,对了,我给你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跟你说一下,今天早上,我们家电脑不知怎么搞的,突然死机了。然后,刚才开机后,我发现,桌面的文件都被破坏了,包括那个剧本,怎么也打不开。我想,要不,你重新给我传一份吧。那剧本,我还没开始看呢。”橙子解释道。

    “干吗要我传一份给你?你就不会找胡文娜要吗?剧本可是她写的啊。”听到橙子这么说,我更恼火了,觉得他一副存心要给我找麻烦的样子。

    “噢,我刚刚一直跟胡文娜打电话,都是说电话占线。我就想到你了,于是,就给你打的这个电话。”橙子再度解释道。

    “好了,我知道了,看看等会,我再给你传一份吧。”说着,我挂了电话。

    挂断电话,我掰着指头,算了一下,从早上七点十分,猴子打来的第一个电话,然后是方片七、板牙、橙子,嗯,还差一个官书记。

    我抬头看了一下表,这已经是八点二十了。

    应该官书记的电话,该打来了吧。

    嗯,就差这一个电话了。

    这样想着,我不仅是睡意全无,而且,是睁大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瞅着桌子上的电话机,只待电话一响,我飞快抓过,然后,跟官书记说一声,好了,我等会就跟胡文娜打电话,把大家的意见都告诉她,让她改改结局。

    再接着,我就要跟胡文娜打电话了。

    终于,八点五十的时候,电话响了。

    我一把抓过来,“官书记啊,你可打来电话了,你知道吗?我等你这个电话,等了半个多小时啊,我目不转睛,一动不动的瞅着电话,惊了告诉你这一句,等会我就给胡文娜打电话,告诉她,咱们332宿舍对她的剧本,集体都有意见,我们想把结局改一下。”我几乎是没有停顿,一口气说了下来。

    电话那端竟然不作声了。

    “喂,官书记,搞什么搞啊?要不,我看看挂电话了啊。”说着,我就要扣上话筒。

    “等一下,表哥。”见我要挂电话,那端一个声音急切的喊道。

    表哥?我愣了一下。

    “我是洋洋啊。”

    “洋洋?”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姨妈家的那个刚上初一的小表弟。

    “怎么啦?”我不禁又问道。

    “表哥,我刚刚从网上下载的《魔兽争霸》,不能玩,他们说要一个什么CD—key,去哪找啊?”

    我愣了下,心想这么小的孩子,就开始玩魔兽了,而自己是大二上学期才接触到的。

    “嗯,可能是你家机子配置不行吧,我看你还是好好玩上次我给你下的那个《抢海登陆战》好了。”想到自己那个学期对这款游戏的痴迷,我编了个借口。

    “才不是呢,我们班胡小小和朱一南家里的电脑,阂们家一个配置,都是一个G的内存,一百六十的硬盘,为什么他们家能玩,我们家就不能玩?”电话那端,小表弟振振有词的说道。

    “这个,”我哑口了。

    “不会是表哥,你也不知道吧?”小表弟见我不说话了,问道。

    “嗯,”我含糊的应了一声。

    “那我去论坛发个帖子,问下他们吧。”小表弟想了想,说道。

    “嗯。”

    “那表哥,我挂断电话了啊。我问出答案后,在Q上给你留言说一下吧。还有啊,表哥,你的空间播放器该换一个了,要不,我买一个,直接送给你好了。前几天,我刚用我妈给的压岁钱,冲了五十个Q币呢。”

    说完,小表弟挂了电话。

    剩下这端,拿着话筒不知所然的我。

    这个世界跑的太快了,只是一个倏忽,我们没有抓住,它就落下了我们好远。而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离去的背影,却望尘莫及。

    那个《超级玛丽》、《魂斗罗》、《坦克大战》、《冒险岛》、《赤色要塞》、《雪人兄弟》的时代一去不返了,那个《街头霸王》、《恐龙岛》、《三国志》、《双截龙》、《拳皇》、《合金弹头》、《三国战记》的时代也一去不返了。

    究竟还有谁,对八神庵、草稚京、大门五郎、二阶堂红丸、特瑞、安迪、拉尔夫、克拉克、坂崎良、罗伯特、坂崎由莉、丽安娜、不知火舞、神乐千鹤、麻宫雅典娜这些名字,念念不忘?

    又有谁还对雷霆万钧、大海无量、万剑穿心、飞龙在天、大鹏展翅、烽火燎原、天女散花这些招式,耳熟能详?

    那是一个怎样的时代?

    而现在呢?

    这是一个风起云涌的网游时代,武侠类、玄幻类、战争类、休闲类、竞技类,即时制、回合制,还有网页游戏,打怪、任务、升级、PK、拜师、结婚、城战,然后,又出了各种的宝箱、奖券,同时,各种外挂、,也纷至而来。

    让人眼花缭乱。

    甚至,出现了一种新的职业——游戏代练。

    网游世界,已然成了只要你有钱,就能独霸天下的世界,坐拥江山、美女。

    在这里面,级数和装备,不是问题,时间和感情,更不是问题。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

    究竟又有多少人想过,我们的今天,是不是脱节、遗忘了某些东西?

    那么,我们该如何拾起?又该从哪拾起?

    嗯,我们有必要拾起吗?

    嗯,应该有吧。

    为什么?

    扪心自问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嗯。

    正当我兀自愣神的时候,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抓起话筒。

    “趣来——”电话那端胡文娜喊道。

    我怔了下。

    “干吗呢?”胡文娜见我没有像往常那样应声,问了一句。

    “噢,我在等官书记的电话。”我这才想起来,自己一直在等官书记打电话过来的。

    “怎么啦?”胡文娜愣了一下。

    “啊?我觉得他可能也对剧本结局不满意,想让你改改结局呢。”我想起猴子、方片七、橙子、板牙四个人的电话。

    “改什么结局?刚刚夏培她们宿舍几个人给我打电话,说这个结局很好啊,她们很喜欢呢,她们宿舍的六个人都被感动的哭了。夏培说,莎士比亚为什么一直都写悲剧?因为悲剧能唤醒人心中的共鸣,触动人心中的脆弱,并念念不忘、耿耿于心很长一段时间。”

    “她们真这么说的?”我愣了一下。

    “那还有假?不过,我打这个电话,是想和你商量下,要不要把结局再写的悲伤点。我想啊,目前来看,这个剧本感动女生是没问题了,但是,似乎还缺少一点悲情的氛围,我想把你们332宿舍几个人也都感动呢。这样的话,现场演出的时候,才会哭声一片,每个人脸上都泪光闪闪。”

    “啊?你不会还要悲情吧?”

    “怎么啦?”

    “从早上七点十分,我就被吵起来了,猴子、方片七、橙子、板牙好像商量好了似的,四个人挨个给我打电话。”

    “嗯,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他们肯定觉得剧本还不够悲情,连他们都打动不了,更不要说感动现场的观众了,好,那我就再狠狠心,把男女主人公的爱情写的更凄美绝伦一些,我非让他们也哭个唏哩哗啦不行。”

    “喂,文娜,你这人之前是不是真做过白雪公主的后妈啊,怎么这么的冷酷无情,这么的心狠手辣啊?”

    “你不知道啊,趣来,一部好的剧本,就是要折磨的里面女主人公死去活来的才好,你看着,我非得再好好虐她一场不可。好了,趣来,不跟你多说了,我去改下剧本了。”

    说着,“啪嗒——”一声,胡文娜挂断了电话。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