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25、官书记的爱情
25、官书记的爱情



更新日期:2012-12-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些人,上天安排好了,注定要出现的。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在那场沙龙中,收获最大的,除了许褚、我、胡文娜之外,还有一个人,官书记。

    许褚的收获是,哪来哪去的那场遇见。

    我的收获,是和许褚一样的一场遇见,还有那一份于内心深处的触动。自那场沙龙之后,那个飞向光芒的画面,在我脑海中,又闪现了好几次。我说给胡文娜听的时候,她也说不出为什么。她说自己当时现场的时候,也有类似的感觉。

    胡文娜的收获,除了那一份内心深处的触动外,还有一句话,是杨海峰在拉开车门时说的,你们要不要把这场沙龙办成一个长期、固定的活动?

    当时胡文娜愣了一下。长期、固定?

    嗯,杨海峰点点头,我这边认识雁坛市的一些经理老总的电话,你们要是想把这个沙龙长期固定的搞下去的话,我可以帮你们联系那些经理老总,另外,也可以邀请一些你们学校的老师或学生,老师的话,找退休的老教授,他们会很高兴分享自己的成果的,学生的话,可以找有知名度或有影响力或有思想的人,比如可以找找学生会的一些人,找找在校期间,就有创业经历的一些人,找找策划组织过一些大型活动的人。

    杨海峰的话,听的我和胡文娜当时就眼前一亮。是啊,我们还可以把这个沙龙长期、固定的做下去呢,做成哪来哪去的一个特色。

    两个人忙不迭的点头,好啊。

    那好,回去后,我给你们发邮件吧,我先打电话过去,问一下那些经理老总的意思,然后,就把电话号码留给你们。刚才记了你们的QQ,就直接发到QQ邮箱吧。

    我和胡文娜又是千恩万谢一番。

    然后,和许褚一起,目送着白色捷达车,缓缓消失在视线中。

    这次的沙龙,算是告一个段落了。

    每个人心头,俱是一阵的轻松。

    这三天以来,为了这场沙龙,每个人都忙里忙外的,准备了很多。

    不过,从最后的结果和反响来看,这些的辛苦忙碌,是完全值得的。

    嗯,再来说下官书记吧。

    当沙龙结束了,人也逐渐退去后,猴子、橙子、板牙、方片七都在忙着打扫屋子,并把桌椅板凳,搬回原位的时候,每个人都发现,少了一个人。

    官书记不见了。

    起初的时候,我们以为他去厕所了,谁都没有在意。

    可是,直到十五分钟过去了,官书记还是没有回来。

    猴子自告奋勇的说是去找找官书记,发现他迷路了的话,就把他领回来。

    结果,猴子刚出去了不到两分钟,就急匆匆的跑回来了,脸上带着不可琢磨的惊喜,你们猜,官书记在干嘛?

    板牙嘿嘿笑着,瞧你那得意劲,不会是官书记知道我们几个人下午没吃饭,帮我们捎饭回来了吧?

    猴子白了板牙一眼,就知道吃,这种场合,你就不能不正经一点?你平时的歪点子都哪去了?

    板牙还没反应过来,橙子先说话了,不会是官书记掉沟里了吧?

    猴子又瞪了橙子一眼,不是掉沟里,是掉河里啦。

    掉河里了?我们这只有海啊,哪有河?板牙不明就里的问道。

    方片七,你给这个榆木疙瘩解释吧。猴子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板牙。

    笨啊你,官书记是坠入爱河了。方片七嘿嘿笑了一下。

    坠入爱河?板牙、橙子几乎同时脱口而出。

    低调,低调,这事咱们回宿舍,再刨根究底,现在先打扫卫生。猴子说着,示意几个人赶快动手干活。

    果然,官书记是最后一个回到宿舍的,一直拖延到了十点半多,才回去。

    推开宿舍的门,官书记就发现气氛不对。橙子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猴子和方片七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坐在电脑前,看电影,板牙更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来后就倚着墙,晃动着大脚丫子,摆弄他的手机。

    而是所有的人,都屏声敛气,戒备森严的样子,仿佛两军即将交锋,现在正处于对峙时期。

    “怎么啦?”官书记见状,略略一惊。

    “嘘,别出声。”橙子做了一个禁言的手势。

    “有杀气。”板牙又搬出了他经典的一句。

    “什么杀气?”方片七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板牙,这几天,你感冒了,鼻子不大利索了吧?分明是一种胭脂气嘛。隔着这么远,我都闻到了。”

    “官书记——”猴子拉长了声音。

    “老实招来,”我把眼一瞪,“今晚去哪了?”

    “噢,你们说的这个啊。”官书记恍然明白过来似的,点点头,蓦地,伸长了脖子,“你们说的啥意思?我咋听不懂呢?”

    “官运辉,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铁证如山,还容得你狡辩不成?”橙子正色道。

    “我感动天,感动地,怎么感动不了你?”猴子扯着嗓子嚎叫起来。

    “好了,好了,猴子,我怕你了,你别嚎了,我招,我全都招。你们想知道什么,尽管问就是了。”官书记作了个痛哭流涕表情。

    “这还差不多,”板牙点点头,“猴子,别唱了,把哥几个耳朵里的棉花团,都拽出来吧。”

    “靠,我唱歌有那么难听吗?”猴子恨恨的骂了一句。

    “不难听,不难听,就是比较难懂罢了。麻烦你下次用中文来翻译一下歌词好吗?我们实在听不懂猴子和猩猩之间的对话,尤其还夹杂着土话和方言的,并且还由你一个人来扮演猴子和猩猩两个角色。”橙子呵呵笑着。

    猴子忍不住要骂娘了。

    “喂,你们别窝里斗啦,当心刚打上来的鱼又跑了啊。”方片七不愧是写诗的,文绉绉的来了这么一句。

    几个人这才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官书记身上。

    “官书记,你说这事咋办?给个说法吧,要不要你给我们每人明天早上煮两个红鸡蛋,哥几个揣着去教室啊?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了。”橙子笑着道。

    “什么交代啊?”猴子不明白了。

    “傻啊你,你们猴子部落,生小猴子的时候,不挨家挨户的送红鸡蛋吗?”方片七也觉得猴子多问了。

    “噢,我明白了。”猴子点点头,这回倒没有恼,“敢情官书记是一马绝尘,哥几个都望其项背啊。”

    “哇,猴子,你啥时候,进化速度这么快了,一连用了两个成语,你他妈的,真不是一只简单的猴子,简直就他妈的是一猴精啊。”板牙吧唧了几下嘴。

    “板牙,我只听过有狐狸精,真的还有猴精的吗?”橙子问道。

    “这个问官书记呗,他今天这么晚回来,应该就是去研究这个课题了。”方片七看几个人又把话题扯远了,赶紧往回拽。

    “嗯,官书记,你研究的这么晚才回来,得出了个什么结论啊?”我又往炉灶里添了把火。

    “噢,你们说的这个啊,我还真研究出了个结果,经过我这二十多年如一日的不懈努力和夜以继日的孜孜不倦,我发现,不仅吃西瓜吐西瓜籽,吃葡萄吐葡萄籽,吃石榴还要吐石榴籽。把这一重大发现公布出来的话,肯定会引起世界性的恐慌。所以,这事,最好,咱们还是先保密一下。”

    “靠,你怎么不说吃樱桃还要吐樱桃籽,吃山楂还要吐山楂籽,吃辣椒吐辣椒籽。”猴子瞪着官书记。

    “那叫樱桃核、山楂核,对了,好端端的,你吃辣椒干嘛啊?”橙子问道。

    “我被官书记气的,他太令人失望,太让人上火了。”

    “吃辣椒的话,更容易上火啊。”

    “没事,火大了的话,正好给官书记借点啊,他现在应该正嫌自己身上,爱情火花太小呢,想想也是,擦着了才多大一会儿啊?”我怕是猴子又要转话题,再次把焦点拉到了官书记身上。

    果然,所有的人,把目光又一次都聚焦到了官书记身上。

    “我招,我招,我全招,我绝招,还不行吗?”众人凌厉的眼神下,官书记几乎又是痛哭流涕了。

    “猴子,笔墨伺候。”

    “好。”

    “我要让官书记这份忠贞不渝的爱情,千古流传,成为绝响。凡有井水之处,便要有人来传唱。”

    “嗻——”

    下面,是官书记的娓娓道来:

    散场的时候,瞅见了她,看她要走,我就追了出去,一问才得知,她陪朋友来的,问她名字,她说叫虞梦瑶,要了她电话,我就回来了。

    “就这么多?”

    “嗯,就这么多。”

    与此同时,方片七飞快的在纸上写道:

    散场时,瞅见爱,她要走,我紧随,追问之,陪友来,问名字,虞梦瑶,说电话,放她走,归来后,仰天笑,苍天啊,大地啊,狼终于,入室啦。

    “鉴定完毕,情况属实。”

    接着,我们六个人,出了官书记,一人在上面摁了一个指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