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23、轰动全校的一场沙龙(上)
23、轰动全校的一场沙龙(上)



更新日期:2012-12-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不得不承认,许褚当时的力荐,是大有道理的。

    沙龙召开的当天下午,我才见到杨海峰。

    下午五点。

    当一辆白色捷达车,在哪来哪去缓缓停下,然后,车门打开了,从车上陆续下来了三个人。

    为首的一个年轻男子,干净利落的脸庞,干净利落的发型,干净利落的表情,只见他一身具是白色装束,白色的休闲西装,白色的休闲西裤,白色的休闲皮鞋,远远望去,颇有白衣胜雪之味,显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

    虽然年轻,眉宇之间,却显得几分霸气,几分刚毅。

    紧跟其后的,是一个同样年轻的男子,却是一身黑色西装,右手拎着一个笔记本包。再往面上看去,亦是同样的刚毅之色。

    他的身边,是一个长相颇为恬美的女孩子,一身黑色的职业装,黑色西装,黑色短裙,黑色的尖头皮鞋,她头发扎在脑后,显得清爽干练,她的左肩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似乎是微型投影仪之类的东西。

    我还在出神之间,许褚已经迎了上去,“好啊,海峰。”

    那个白色西装的年轻男子,见到许褚,呵呵一笑,紧走两步,“好啊,许褚。”

    “嗯,这位是张趣来,这位是胡文娜,哪来哪去的两位掌柜的。就是他们策划组织的此次沙龙,找到了我,我就举荐了你过来主讲。”许褚笑着,向杨海峰用手指了一下我和胡文娜。

    “好啊,趣来。”

    “好啊,文娜。”

    杨海峰呵呵笑着,笑我和胡文娜打招呼,“这位是我们公司的小孟,全名孟庆刚,这位是苏晓筠。”

    “你好。”

    “你好。”

    几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好,我们边走边说吧。”说着,许褚右手做了个这边请走的姿势。

    “好的。”

    于是,一干人,向哪来哪去走去。

    “嗯,你这是刚从青岛过来的吧?”

    “可不是嘛,本来昨天上午还在重庆的,因为惦记着你的这场沙龙,于是下午就坐飞机早早的赶回青岛了,略略收整了一番,今天中午就驱车朝这儿赶。”

    我这才明白,原来杨海峰为了这场沙龙,临时改变了很多的行程安排,当下心中有点过意不去了,“海峰哥,你看这老远的麻烦你,真挺不好意思的,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麻烦你了,我们再另外想办法就是。”

    杨海峰闻听此言,哈哈一笑,“趣来,这就是你的见外了,我和许褚,几时这样客气了?说实话,虽然一直辗转于各个城市高校,做巡回演讲什么的,不过,这雁坛市,我还是第一次来啊。早就听许褚说,雁坛的海很美了,不知道这次有没时间去看看,想来,免不了又是一场遗憾啊。”

    “是啊,”我点头笑笑,“他们兜,中国有四个城市,可以看海,一个是青岛,一个是威海,一个是雁坛,还有一个是大连,都是让人流连忘返,美不胜收的海滨城市。”

    “呵呵,青岛和大连的海,我去看过,威海和雁坛就没有看过了。”杨海峰笑着说道。

    “那这次可以的话,在雁坛多住几天,去海边走走看看,也不枉来这一场了啊。”胡文娜笑道。

    “唉,我也是想呐,可却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今晚做完这场沙龙,还要赶回青岛,明天公司还有事情安排。”杨海峰略略一笑,“以后再有时间的话,一定过来看海,对了,许褚还跟我提起说,你们的奶茶很好喝的呢,等会可一定要好好尝尝。”

    “哈哈,那是,那是,哪来哪去的咖啡屋的奶茶,绝对让你第一口,就让你以后念念不忘,历历在目,恨不能一天三餐,早中晚都泡在里面,不再出来了。”许褚笑着说道。

    “是泡在奶茶里还是泡在哪来哪去里?”杨海峰呵呵笑着。

    “这还不都不一样吗?”胡文娜笑着反问道。

    几个人又大笑起来。

    走进哪来哪去,官书记、猴子、橙子、方片七、板牙、赵小梅、赵可欣、李佳一、卢小樱、夏培、王璇、苏笑笑、于雯静、陈靓、周家扬一干人早已等待多时了。

    彼此简单的介绍了几句,每个人脸上都是欢天喜地的样子。

    此时,哪来哪去已收整成了另外一番模样,原本路两边的桌子、柜台,已堆到一个角落。

    原本七十平米的咖啡屋,经过这一番收整,腾出了大阅十多平米的一块空场。然后,围绕了一圈的凳子,并在几个凳子前,放置了几张桌子,以供搁放奶茶或咖啡。

    杨海峰看到这个情形,略略笑了一下,“趣来,等会我想给大家演示一个大学四年生涯规划的PPT,我带来了投影仪和幕布,你看可以吗?”

    “好啊,好啊,我们马上挂一下幕布就是了。”我忙不迭的点头,同时招呼身边的猴子、板牙来帮忙。

    苏晓筠把挎包打开了,于是,这边几个人又开始忙碌起来。

    “你们这咖啡屋风格,装饰的很有味道啊,”杨海峰左右环顾了一圈四周的墙壁。上面是我们最初确立的七种独立风格的画面,有米老鼠、喜洋洋,有几米漫画,有抽象图案,有自然风光,有三角形、正方形、菱形,有大海、海鸥、帆船,还有重金属渲染。

    我笑了一下,“最初的时候,我们七个人每人都提出了不同的风格装饰,争论纷纷,仍无法达成一致。于是,索性就每人一块自留地,按照自己的风格来装饰了。”

    杨海峰笑着点点头,“很有创意的嘛。”

    这时,胡文娜端来了奶茶,我双手捧着递给了米海峰一杯,又递给了许褚一杯。

    杨海峰轻吸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细细品味,再慢慢睁开眼,脸上是不加掩饰的喜欢,啧啧有声道,“非常够味。”

    许褚看到此情形,也不禁是笑逐颜开。

    简单的吃了点水果沙拉和蛋糕拼盘,杨海峰、许褚、孟庆刚、苏晓筠几个人便说饱了,于是,撤下去后,几个人又是一番闲谈。

    闲谈中,我才知道,许褚和杨海峰这是第三次见面,第一次见面,是在火车上。第二次,是放假的时候,途径青岛,顺便去听了他的一场讲座,也就仅仅是两个多小时,便匆匆别过了。之后,一直都是电话和邮件进行联系。

    这让我更是佩服许褚,只是见过两次面,却已似神交多年,这或许,就是许褚口中的缘分吧。

    谈话的过程,充满了睿智和欢笑。

    我才感觉到,什么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然后,六点半的时候,陆陆续续有人推门进来了。

    先是三三两两,后来是五个、六个的,一来就是一个宿舍的人。

    而且,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大一新生。

    他们都是看了我们贴在宣传栏里的海报,才来的。

    上面用大字醒目的写着,“一场主题关于‘大学该怎么奋斗、大学四年生涯该怎么规划’的沙龙”。

    学校里有七个宣传栏,我们只贴了其中的五个。

    并且,是官书记、方片七、卢小樱、胡文娜、我,一人手写了一张,贴上去的。

    没想到,却让哪来哪去在六点半到六点四十,仅仅的十分钟,就挤满了人。

    原本只放了三十二个座位,却不想,六点四十的时候,就来了五十多个人。我们只得再添座位。

    而人,还在陆陆续续的不间断的进来。

    让每一个现场的人,都觉得,这场沙龙,很是炙手可热的样子。

    这是让我、胡文娜都想象不到的。

    再看杨海峰,他只是笑而不语。

    而许褚,也是同样的笑而不语。

    似乎,于这种情形,他们两人已然早有预料。

    猴子抱怨了,早知道这个样子的话,僧多粥少,我们就该收门票的。

    板牙更正道,是狼多肉少。

    怎么狼多肉少了?你看这屋里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女孩子啊。

    时间,嘀嘀嗒嗒的,一秒一秒的走动着。

    人,越聚越多。

    似乎,每一秒钟,都有人,从四面八方,涌入哪来哪去。

    这让我和胡文娜,最后,索性不去理会新进的人群了。愿意席地而坐,就席地而坐,不愿意的话,就站在那儿好了。

    这绝对是哪来哪去前无古人的一次大规模人员聚集。

    空气愈加的凝重了。

    每个人都静静的等待着,七点钟的时候,一触即发。

    六点五十的时候,咖啡屋里,已经是人挤人,背贴背,插脚都难了。

    看这情形,我和胡文娜、官书记略一商量,把猴子、橙子、板牙喊了过来,嘱咐三个人在门外站岗警戒,告诉后来的人群,屋里已经没有空地了,让他们不要再进来了。

    于是,猴子、橙子、板牙神色匆匆的从人群中挤了出去。

    人群,似乎稳定了下来了。

    我稍稍松了一口气。

    这时,听见外面一阵嘈杂声,似乎,有人吵了起来,之间好像还夹杂着板牙的声音。

    我怔了一下。

    “喂,就进去看一下又怎么了嘛。你们海报上不是还说,欢迎我们来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让我们进去了?”

    “我们不是来参加这个沙龙的,我们是为了看看那位传说中的年轻董事长。”

    “就是,就是,我们听说杨海峰要主讲这场沙龙,我们特意请假过来的,你就让我们进去看看,好不好?”

    我拨开人群,向门外走去。

    只见三个女孩子,正跟猴子、橙子、板牙再三商量,请求他们网开一面,放三个人进去。

    看见三个女孩子吵吵闹闹的,我愣了一愣,“怎么啦?”

    “噢,趣来,是这样的,”橙子看到我过来,脸上带着苦笑,“她们三个说非要进去,哪怕不是为了听这场沙龙,只是为了看一眼,传说中的那位年轻董事长。”

    “什么年轻董事长?”我不解了。

    “我也不知道啊,”橙子说着,摇摇头,摊摊手,“你问她们吧。”

    我抬起头,正要问这三个女孩子,只听一个声音由远而近钻入耳朵,“哇,你们等下我,先别开始啊,我来啦。”

    转过头,只见一个女孩子,正气喘吁吁的跑来,手中高举着一张光盘。

    我正愣神的时候,那个女孩子已经来到了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边喘边问,“你好,请问,杨海峰主讲的沙龙是在这儿吗?”

    我点了点头,“你也是来听的吗?”

    见我点头,那个女孩子抹了一把额前的汗水,大口的喘了几下,“总算没有迟到。”

    看到我在看她手里的光盘,那个女孩子一脸兴奋的笑容,“我暑假的时候,在青岛买到的,海峰哥主讲的光盘啊。等会,我想让他给我签个名呢。他一直都是我崇拜的偶像哦。”

    “额,我们还有他出的书呢。上面还有他的签名,是我过生日的时候,一个朋友送的礼物。”听到这个女孩子说光盘的事情,三个女孩子中的一个,从身后的背包里,翻出了一本书。只见书面上赫然醒目的书名《大学,你就要这么过》,然后,旁边另外写着几个字,杨海峰著。

    我愣住了。

    这些,许褚都没有给我提过呢。

    他也不知道呢。

    应该知道的吧。

    那是什么原因呢?

    是我知道了杨海峰的来头后,心中暗自思忖,我们这么小的庙能不能装的下大神仙,心中徒添了压力、烦恼。还是,许褚和人交往,只是投缘就行,根本不去注意别人的身份?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乡野农夫,他都一概平等对之?

    嗯,应该是这样的吧。

    想到这儿,我笑了一下,“嗯,板牙,你看看安排她们进去吧,今天来的都是客,别怠慢了远道而来的客人啊。”

    “可是,里面不是满人了吗?实在是装不下了啊。”板牙无奈的耸耸肩。

    “没事,没事,我们挤挤就是啦。反正我们几个又不是很胖的那种,应该能塞的下我们的。”其中一个女孩子笑着说道。

    “好吧。”板牙实在没办法了,只好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擦过。

    咖啡屋里刚开始的时候,还是嘈杂一片。

    后来,就一片静寂了。

    大家,都在期待七点整的那一刻。

    期待,一触即发。

    时间,像个踽踽独步的老人,佝偻着背,每走一步,都要用手里的手杖,重重的撞击一下地面。

    “咚——咚——咚——”

    这是后来,方片七的感慨。

    我感觉这个比喻,是很贴切的。

    那一声声的“咚咚咚”声,不是撞击地面的声音,而是撞击在了现场一百二十多个人的心上。

    七点整的那一刻,沙龙开场了。

    首先是胡文娜的开场白,“亲爱的各位朋友,各位来宾,非常感谢大家能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参加哪来哪去的这场聚会沙龙。我叫胡文娜,是这次沙龙的主持人。我们的沙龙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我们有幸请到了水月流萤文化传媒公司的董事长杨海峰,来给我们大家做主题为‘大学,该怎么奋斗和大学四年该怎么规划度过’的演讲。第二部分,是现场提问的阶段,有关于大学规划方面不明白问题的朋友,可以向我们的嘉宾直接提问。

    原本这场沙龙,我们只备了三十二个座位,想让大家围成一个圈子,以相互交流,自由讨论,自由提问的形式举办的,目前来看,是不可能了。所以,与其说这是一场沙龙,还不如说是一场演讲,更为贴切。这是我们第一次举办这样的沙龙,考虑不周,招待不到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

    好了,下面我们把时间,交给我们今晚的第一位特邀嘉宾——许褚,请他来给我们讲几句话。”

    说着,胡文娜冲许褚笑了一下,作了个请的姿势,同时,把手中的话筒递给了许褚。

    许褚笑容满面的接过话筒,走上前台,“各位朋友,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刚才胡文娜提到我的时候,还提到了一个词语——特邀嘉宾。对于这个词,我实在是愧不敢当啊。我想,今晚我们的焦点,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盛情相邀的,水月流萤文化传媒公司的董事长杨海峰。”

    说到这里,许褚顿了一下,“关于杨海峰,可能现场各位,很多人都没大听过,不过,我说一篇文章,在座的各位,肯定有人看过。那就是曾经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的一篇文章——《一位年轻董事长给大学生的三十个忠告》”

    果然,这一语既出,引来哗声一片。

    “原来是他。”

    “我看过这篇文章呢,当时是在我一个朋友的空间里看到的,我当时还转载了呢。”

    “我也看过啊,好像是在天涯论坛。”

    “我在新浪、网易、搜狐、猫扑和Chinaren都看过呢。”

    “我的空间里也转载了这篇文章呢。”

    一时间,议论纷纷。

    不仅现场这些人惊讶,我几乎也是张大了嘴。因为,这篇文章,我在官书记的空间里,就曾经看到过。

    后来,猴子、板牙每人转载了一遍。

    我这才意识到,为什么刚才在门外,其中的一个女生叫嚷着,我们是为了看看那位传说中的年轻董事长。

    嗯,传说中的年轻董事长。

    许褚似乎已料到了现场的这种情形,“这篇文章,被各大网站、论坛竞相转载,跟帖率,一度高达数百。还有人专门把它打印了下来,贴在床头,以示警醒。所以,在业间,曾流传着这么一句话,杨海峰接下来会有多红,百度、谷歌一下,《一位年轻董事长给大学生的三十个忠告》就知道了。”

    嗯,杨海峰接下来会有多红,百度、谷歌一下,《一位年轻董事长给大学生的三十个忠告》就知道了。

    我张大了嘴,怔怔的站在那儿。

    转头看官书记、猴子、橙子、方片七、板牙他们,只见每个人眼中都闪烁着同样的惊喜。尤其官书记,那都不能叫兴奋了,简直亢奋到了一种不能自拔的地步。

    我想此刻,他心里肯定大叫,天哪,天哪,太意外了。

    “好了,我们把时间留给我们今天的主角——传说中的那位年轻董事长,于水月流萤文化传媒公司的大当家的——杨海峰。”

    许褚的声音,带着几分难以抑制的颤抖。他的心情同现场的每一个人一样,激动、兴奋。

    一首激情澎湃的《Themass》,瞬间响彻了咖啡屋的整个角落。

    “轰——”雷鸣般的掌声,澎湃如潮,似乎要冲出屋顶,直上云霄。

    尖叫声,口哨声,顿时淹没了整个咖啡屋。

    此时的哪来哪去,成了一个狂欢的舞台。

    我站在那儿,说不清为什么,竟而有种想哭的冲动。

    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仿佛来到了塞外边疆,明月当空,映的地面,恍如白昼。风,秫秫猎猎地,吹落千年的恩怨,吹散千年的积淀。一千年前,自己纵横沙场,信马由缰,攻城掠池,势不可当,一千年后,同样地还是这一寸风,一束沙。只是,疏忽间,已而千年。

    是感慨物是人非?还是喟叹造物弄人?

    惊呼声中,杨海峰已经登场了。

    他没有拿话筒,而是带着一个随身耳麦,只见他一言不发,目光掠过全场。

    “哇——”

    “真的是海峰哥耶!”

    “他好帅哦!比书上的照片帅多了。”

    “嗯嗯。”

    “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不是在做梦吧?”

    “天哪,他在看我啊,我太幸福了。呜呜~~~”

    “嗯,嗯,也给我一片纸巾。”

    演讲还未开始,目光这一掠,现场中,已不知有多少人热泪盈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