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17、332的集体军令状
17、332的集体军令状



更新日期:2012-12-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期末考试的车轮驶过去了,留下一地斑驳,一地狼藉。

    有风吹过,就上下飞舞着,叫嚣着,飞来流矢般,暴戾恣睢。

    很不幸的是,方片七首当其冲的被击中了,挂了一门课。

    然后,是猴子、橙子、板牙,也纷纷落马。

    我自然也是无法幸免于难。

    这其中,橙子最为伤痕累累,也是最为硕果累累。一下子就挂了三门课。

    除了官书记,整个332折戟沉沙,铩羽而归。

    其实,这不能怪我们的,整个班级都是一种悲凉肃杀的气氛,四十五个人的班级,一共有二十二个人挂科倒下了。

    这也创下了我们这个院有史以来的最高值。

    辅导员也是连连摇头,悲哀啊,悲哀。

    于是,我们大家决定先长歌当哭,然后,再拟把疏狂图一醉,最后,再去痛定思痛。

    这是猴子设计出来的路线图,先KTV,歇斯底里的呐喊发泄一通,后去学校西门对面的那家“妙来酒庄”,要上三五小炒,吃晚饭,抱头痛哭一番,然后,摔门而去,泪奔火车站。

    猴子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响应,并且,决定了,所有人,都不准带家属。

    然后,一干六人,就神色凝重的出现在了雁坛市数一数二的华宇KTV。

    要了一个包间,一行人神色匆匆的进了包间,从各自的包里拿出特意准备的矿泉水,啜饮几口后,就准备开始声嘶力竭的嚎叫。

    这不是我们第一次出来K歌,官书记过生日的时候,我们来K过,板牙生日的时候,我们来K过,橙子生日的时候,也来K过。

    不过,却是第一次以这种宣泄方式来K歌。

    K歌之前,官书记先做了简短的一份口头报告,“诸位332宿舍的兄弟们,今天下午,过去的事,咱啥也不说了,都整歌里面了。下个学期,开学后,我亲自监督着你们,恋爱归恋爱,学习却坚决不准落下。这是我们第一次,如此有组织,有规模的挂科,但是,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以后,谁要是敢给我摸这根高压线,我官运辉,第一个,就跟他过不去。”

    下面一片唏哩哗啦的掌声。

    “下面,有请侯生伟同学发表一下自己的挂科感言,并立下自己学习上的军令状。”

    猴子慢慢腾腾的走上前,接过话筒,“各位332宿舍的兄弟们,此刻,面对大家这一双双真挚的面孔,诚恳的眼神,我心里百感交集。

    之前,对于挂科,我并没有多少的概念。这个学期,也只是按照自己的性子,该玩的玩,该吃的吃,该睡的睡。在我印象里,大学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而据我了解的,其他人的大学,普遍也是这个样子的,逃学啊,旷课啊,男生要么在球场上打篮球,要么在宿舍里,睡觉、上网玩游戏,女生则要么出去逛街,要么在宿舍里上网看电影、电视剧。

    就这样的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直到,挥霍尽了我们的大学四年,也荒废了我们的青春时光。

    其实,静下心来,想想我们的父母,扪心自问一下,我们究竟在干什么?他们起早贪黑,披星戴月的奔波、忙碌,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自己的儿女,有个好的将来?不至于像他们那样为了那可怜巴巴的一点钱,抛头露面,四处奔波。

    可怜天下父母心,他们宁肯自己吃糠咽菜,缝缝补补,把一分一分的钱,攒下来给我们,怕我们饿着了,又怕我们冻着了,可是,想想我们,我们又在干什么呢?

    当烈日炎炎,他们还在田间辛苦劳作的时候,当风吹雨打,他们仍蹬着自行车往家里赶的时候,当他们为了买菜时省几分钱与小贩争来争去的时候,当他们为了能多拿一点钱宁愿空着肚子去加班的时候,我们又在做什么呢?

    我们是不是还在花前月下,和女朋友谈情说爱?是不是躺在宿舍里,瞪着天花板两眼呆洲神的发愣?是不是坐在电脑前,吆三喝五的在网游中厮杀叫嚣?是不是还在为一部没有来由的爱情电视剧,哭鼻子抹眼睛?这些又阂们何干呢?你知不知道,父母对我们的爱远胜过这些电影、电视剧里的所谓矢志不渝?

    当每年的情人节、圣诞节,我们和女朋友,在西餐厅里点上一桌子的牛排、烤肉、咖啡,享受烛光晚餐的时候,我们又有谁想过自己的父母,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或许,他们这个时候,正在街头,冻冻缩缩,守着冷清的路灯、街道,守着清冷的货摊、店铺,只为了多卖出去一点货,好给你打下个月的生活费。

    大学,是应该来学习、成长的,而不是拿来挥霍、荒废的。

    是的,成长要付出代价。可是,这样的代价,我们付出的值得吗?好好用心想一下,真的值得我们付出吗?

    因为,我是我们宿舍里挂科的五个人中,唯一没有谈恋爱的,这篇感言,我想,我更有理由去指责你们,但是,我也是最没有理由去挂这个科的。

    在官运辉阂说,要好好的准备一下这篇感言后,这几天,我想了很多,就像是官运辉说的那样,他不反对我们谈恋爱,我也没想过,去拒绝谈恋爱,但是,我想,即使谈恋爱的话,我一定也会好好的把握平衡我的时间,坚决不再挂科了。

    此刻,我侯生伟立下军令状,如若大学这四年,再出现挂科,我第二天就去剃个光头。”

    “哗——”雷鸣般的掌声,瞬间响起,经久不息。

    “好,大家都做侯生伟军令状的见证人,如果他再挂科了的话,我官运辉第一个就拽着他往咱学校七餐的理发店走,剃头的钱,我一个人出。下面,请332宿舍的陈梓,做挂科感言,并立下军令状。”

    掌声中,陈梓走上前,从官运辉手里接过话筒,“大家好,我准备的远不如侯生伟充分,这次的挂科,如果不是生伟刚才的那一番话,我也根本不会想那么多。

    在他刚才讲的时候,我也一直在反思,截止到现在,我们的大二已经结束了,四年的大学生涯,已经过完了一半,可是,回过头来看一看,我们究竟学到了什么?收获了什么?

    是不是接下来的两年,我们只是把这种生活,又复制、粘贴了一遍?那么,两年之后,我们的大学四年都上完了,回过头来看的时候,我们又学到了哪些?收获了哪些?

    大一上学期的时候,那时候,我觉得自己还是很有上进心,几乎没有逃过课,无论是专业课还是选修课。可能那个时候,自己还不敢逃课吧。

    接下来的大一下学期,自己懈怠了很多。我自己就感觉到,学习明显的不如上个学期那样用心了。自己变得懒散了很多,经常在宿舍里,一呆就是一个下午。哪儿也不愿去,闷着头在那睡觉。要么,就去踢球,一踢踢一个下午。开始学着逃学了,选修课上的很少了,只上专业课。

    后来的大二上学期,搬了电脑过来。自己开始走向堕落了,开始玩网游,不过,那个时候,还不是很迷恋,只是觉得以前没大接触过,被吸引住了。我把原因,归结为大学太空虚无聊了,需要找个方式打发、消磨的。那个时候,有些重要的专业课,自己还去听一下。选修课,干脆就不怎么上了。

    再往后,就是这个学期,帮着哪来哪去咖啡屋的建立,其实,那段日子,挺不错的,忙碌,但是充实,说白了一点,就是有事可做。闲的发闷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事可做,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然后,就遇到了赵可欣,然后,两个人就开始了恋爱。然后,恋爱了这么一个月,又心生倦意,就一直这样不咸不淡,不痛不痒的拖到现在。

    侯生伟的是感慨,我的算是陈述吧,刚才他的那一番话,我会好好去想想的。这次的挂科,说心里话,我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可能是因为没有在心吧,这次感情的事情,让我觉得看淡了很多东西,看什么都不是那么在心了。

    不过,既然侯生伟立下了军令状,觉得自己下个学期,肯定不会再挂科,那么,我也得表个态,不能辜负官运辉的一片苦心。

    在此,我陈梓立下军令状,如果我以后,再出现挂科的情况,我个人,嗯,给哥五个洗一个月的臭袜子。”

    “哗——”果然陈梓一语既出,引得一片叫好声。

    我们每个人都能感觉到陈梓绝对是真心实意的,因为宿舍六个人,就数他最懒了,踢球回来后,一身臭汗不说,袜子也不愿洗,那么随手一脱,再信手一扔,然后,宿舍里就怨声道载了。

    “好,”官书记呵呵笑着,走上台去,接过话筒,“陈梓的一篇感言,可谓句句动心,字字过人啊。如果陈梓下次再要是挂科了的话,要给大家洗一个月的袜子,洗衣粉的钱,我来出就是了。不过,我相信,这大学四年,陈梓也是有且仅有这一次挂科。陈梓了解我这个人,他知道我很抠的,肯定不愿让我出洗衣粉的钱。接下来,有请祁嵩来发表自己的挂科感言,并立下军令状。”

    祁嵩笑了笑,从官运辉手里接过话筒,“你们都知道我是个写诗的,对于这种的场合,我个人比较知趣,就不去抒发什么胸襟,吟诵那些你们所谓的酸溜溜的小诗了。

    说真心话,这次的挂科,一直到现在为止,我心中波动都不是很大。如果这件事重来一遍的话,如果当初知道认识了李佳一,我就要挂科的话,我还会义无反顾的去认识她,去和她谈这场恋爱,去挂这次科。

    我知道这么说,运辉心里一定会很不高兴,因为,我没有表现出怎样的悔改之心。其实,要说这次挂科,我后悔吗?我肯定是后悔的,后悔当时大家都在准备考试的时候,自己却还是一副沾沾以为是的样子,自信满满的认为,自己肯定挂不了科,也就没有去怎么重视,没有怎么去在意。就像是生伟给我拿来了去年的期末考题,我大致扫了那么几眼,也就过去了。结果,考试的时候,很大一部分,都出自那上面。

    看他们两个人说的那样神色凝重,我跟大家说点搞笑的,算是活跃一下气氛吧。记得很久之前,自己曾写过这样一句话,‘你转身的那一刻,青春,已成往事,我,不再年少’。

    今天,我把它拿过来了,改了一下,算作此时的心情吧,‘得知挂科的那一刻,青春,已成往事,我,不再年少。’”

    嗯,得知挂科的那一刻,青春,已成往事,我,不再年少。

    一阵的沉默。

    没有一个人说话。

    更没有一个人笑出声。

    祁嵩勉强笑了一下,“刚才生伟和陈梓都立下了军令状,那么,我肯定也是难逃一状,好,那么我祁嵩,此刻立下军令状,这大学四年,如若再出现挂科的情况,我抱着咱们宿舍的那个十九寸的纯平显示器,在学校里,绕着校园走三圈。我算了一下,走这么一圈,至少要半个小时以上,走三圈的话,要两个小时吧。这应该算是诚心诚意了吧?”

    官运辉瞅瞅祁嵩的身子架,一米七六的个子,却只有一百一十六斤,点点头,“行。这个军令状,也够难为你的了。不过,真有这么一天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摔坏了你,不打紧,可千万别摔坏了那显示器啊。”

    祁嵩略略笑了下。

    “嗯,下面有请曹海强给我们大家发表一下挂科感言,并立下军令状。”

    曹海强站起身,拿过话筒,“嗯,你们都知道我这个人不大善于说话,尤其是在这种正式场合。先谈下我对挂科的认识吧。

    我是咱们宿舍唯一一个挂过两次科的,大一的时候,挂了一次。现在,又挂了一次。他们说,没有挂过科的大学四年,不是完美的大学四年。

    我今天要在这里,说一下,我对于这句话的认识,放屁!谁说的大学一定要挂科?你看我们的官书记,不是也没挂过科么?不是照样踢蹦乱跳的?

    还有,是谁说的,大学四年,没有谈过恋爱的大学四年,不是完美的大学四年?

    放屁!

    你看官书记,不是照样拿了奖学金的时候,在操场上,像头骄傲的小毛驴一样,撒欢奔跑?

    不挂科,不谈恋爱,那是因为,人家有自己的人生追求。

    净他妈的瞎扯淡,说大学一定要挂科,要谈恋爱。

    我现在挂科了,也谈恋爱了,就说明我的大学四年完美了吗?屁话!

    我不知道,刚才侯生伟和陈梓的话,你们听进去了多少。我自己是都听进去了,所以,现在回想一下,我才发现,自己很多想法,是多么的幼稚,多么的不成熟。

    你们没有入学生会,不知道学生会这滩浑水里面,有多么的黑暗、腐败。我自己亲眼见了很多,索性还好的是,我入的是学生会里的体育部,这里面,大家是靠哥们义气来吃饭的,不像是其他的一些部门。很多时候,需要靠托关系,走后门,吃吃喝喝什么的。

    有时候,我也想,自己是不是应该退了学生会,好好的专心学习。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怎么在心。

    这次,侯生伟和陈梓的话,会让我在接下来的这一个暑假,好好想一下,是去还是留,来读这大学四年,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我现在还没有想明白,但是,我知道,读大学,不是为了挂科。

    好了,我就说这么多,最后谢谢生伟和陈梓的话,让我幡然醒悟了很多。

    接下来,我会很用心,很认真的思考很多事情的。

    最后,补充这么一句,犹如祁嵩说他不后悔认识李佳一一样,我也不后悔认识卢小樱。如果,再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会选择在那个下午遇见卢小樱,然后,和她谈这场恋爱。即使,要以挂科作代价。

    嗯,刚才生伟、陈梓、祁嵩都立下了军令状,那么,我肯定也是要立的。在此,我曹海强立下军令状,如若大学这四年,再出现挂科情况,我就扎着一件围裙去上课。”

    曹海强的话说完后,一干人都是沉默不语。

    看我们大家都没有说话,而是面面相觑的样子,曹海强解释道,“看你们军令状都立的挺狠的,我本来想说,穿着件裙子去上课,不过,后来一想,觉得有点过了,担心那个万一真挂科了,我就想,还是买条做饭的围裙,扎着去上课吧。”

    官书记呵呵笑起来,“板牙,你太给自己留后路了,他们这还不够狠呢,你还没听趣来立的军令状呢,他说要是自己挂科了,下雪天的时候,在校园里裸奔一场呢。”

    “啊?!真有此事?”不光板牙愣了,连猴子、橙子、方片七也愣了。

    “喂,谁说要裸奔的啊?”

    “趣来,都是自家人,没有外人,你就别扭扭捏捏的了啊。”官书记嘿嘿笑起来。

    “喂,我可没说啊。我要立的军令状内容是——”我赶紧的为自己辩解。

    “三哥,你可真有勇气。这回可真是破釜沉舟了啊。我侯生伟铁定了心,一生都佩服、跟随你。”

    “我没说我要裸奔啊,是官书记他自己这么说的,不是我的意思。”我急了。

    “哈,不管你有没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不然,你就是看不起哥几个。”

    “橙子,你别欺人太甚了,让趣来裸奔,委实为难他了。好歹咱要考虑下咱们332宿舍的名誉和形象呢。不然人家一问起来,谁在校园里裸奔的?人家就说了,332宿舍的那个叫张趣来的家伙。多伤感情哪。我看,还是叫趣来去海边裸泳一场算了。”

    “裸泳?行,这个主意,也不错啊。那就这么定了。”

    “嘿嘿,这端的有趣,很久之前,记得看过这么一句话,潮水退去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究竟是谁在海里裸泳。”

    “你们怎么不去裸奔、裸泳去?靠!你们这帮厮!”我恨恨的骂了一句。“下个学期,还想不想继续在哪来哪去蹭奶茶和咖啡?”

    果然,这一句话,挺管用的。

    “方片七,我听说,在海里裸泳的话,对那个啥啥啥的生长发育不好啊,影响挺大的。咱不能拿趣来下半辈子的幸福开玩笑啊。”猴子先说话了。

    “就是啊,方片七,我也想起来了,以前在书上看过,在海里裸泳的话,海水有盐分,且近海领域,因为乱排乱放工业及生活废水,污染很大,会对身体的某部分特柔弱部位有腐蚀的。不然的话,你想想,为什么,人家下海游泳,有专门的游泳裤啊?”橙子也说话了。

    “没错,海水的密度和盐分,以及海水污染,决定了,裸泳的话,只图一时的快乐,却要付出一辈子的痛苦代价。”板牙也义正词严的说到。

    “噢,对了,经你们这一提醒,我也想起来了。在海里裸泳确实对某些人体器官不好,弄不好的话,就是趣来做男人这一辈子的遗憾了。我忘了具体怎么说的,网上搜一下的话,就会出来了,有十几万个相关网页呢。”

    “哇,危害这么大啊。”

    “可不是嘛,所以,咱们千万不能这样把趣来往火坑推啊。”

    “不是往火坑推,是把趣来光着身子往海里推。”

    “要是趣己想光着身子往海里跳呢,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怎么办?”猴子又补充了一句。

    “嗬,那咱们问下趣来呗,看看他有没有这么个自虐的倾向。”方片七咂咂嘴,“人若是想开了,什么都好办,若是想不开,什么都不好办。”

    “是不是人若想开了的话,蓝莓味的奶茶就能喝出凤梨味来?”我剜了方片七一眼。

    这话,其实是话里有话的。第一次的时候,我给方片七冲了一杯蓝莓味的奶茶,结果他喝了一口,就“哇”的一声吐了出来,从那以后,在哪来哪去,他只要凤梨的奶茶了。

    果然,方片七明白了我的意思,脸上笑逐颜开,“趣来兄,你咋不早说呢。”说完,向身边的猴子、橙子、板牙,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

    “这个事,就到此为止好了。下面,请官书记发话,让趣来发表挂科感言,并立下军令状。”

    “靠,你们这帮厮,好不容易酝酿起来的情绪,都被你们破坏了,本来还想赚你们点眼泪的。好了,我也不发表什么感言了。先把话筒递给官书记吧,我的军令状内容,刚才一不小心忘掉了。记起来的时候,我再跟大家说。”

    说着,我把话筒递向官书记。

    官书记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是,究竟没有说,只是把话筒接过去了。

    稍稍喘了几口气,稳定了下心神,他说话了,“刚才侯生伟的那一番讲话,确实很不错。把很多我想要说的内容,都贯穿其中了。可能,是因为我和他都没谈恋爱的缘故吧,爱情可能就这么个样子,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嗯,其实,最初的时候,我想要立下的军令状的内容,和侯生伟的是一样的。我想的也是,如果自己挂科了,去剃个光头,警醒自己。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每天晚上一百个俯卧撑。后来,我想,每天晚上一百个俯卧撑远不如剃光头的影响力大,因为你可以把俯卧撑当作是锻炼身体的一个方法,那样,做的时候,你心中就没有多少的羞耻感了。而假如剃个光头的话,因为大家都能看见,觉得很纳闷,就会相互询问,肯定自己会觉得耻于出口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但是,毕竟侯生伟先提到过了,如果他自己再挂科的话,就去替个光头。我要是重复和他一样的,你们会说,太没有创意了吧。

    所以呢,刚才我想过了,我不知道趣来内心是怎么想的,这个军令状的内容,不过呢,我想,先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如果侯生伟、我、张趣来,三个人中,不管谁挂科了,三个人都必须去一起剃光头,我们仨就像是捆绑在一起了。还有就是,我作为宿舍的舍长,我也应该有这个责任心,监督着他俩不去挂科。”

    “好!”方片七第一个叫出声。

    “同意”板牙也紧跟着拍砖。

    “顶一个。”橙子也是眉开眼笑,“之前,我还想,官书记是我们班拿奖学金的主,即便他说自己挂科了去裸奔,我们也没多大的兴趣。就冲着官书记平时学习的那认真劲,想要挂科,一个字,难。我宁肯相信方片七买彩票中了五百万,猴子整天被一帮如花似月的女孩子追的满大街跑,我也不肯相信官书记会挂科。”

    “行,这回这出戏,有看头了。不管猴子还是趣来挂了科,官书记都去剃光头。哈哈,有悬念。万一这两个人,同时都挂了呢?”板牙笑着。

    “靠,你这乌鸦嘴,回去我就找钳子,把你那两片又丑又硬的大板牙给你拔下来。”我忍不住的朝板牙瞪去。

    “谢谢你,官书记。”猴子说话都有些哽咽了。

    “说啥呢,生伟,我官运辉相信你,我也相信趣来,相信我自己。我们仨肯定不会有人去剃光头的。”官书记说着,走到猴子身边,用力拍了拍他的肩头,又走到我的身边,用力拍了拍我的肩头。

    “官书记,我借用板牙一句话,来表达一下,我内心的想法吧。”我望着官书记,神色很是郑重。

    “什么?”

    “官书记,你真他妈的是我肚子里的一根蛔虫,不,错了,是一条蛔虫。”

    “哈哈。”

    几个人相继大笑起来。

    似乎,好久没有这么快活了。

    “此刻,我官运辉、张趣来、侯生伟,立下军令状,如若大学这四年,我们三个人中,不管是谁,出现挂科,我们三个人第二天都去剃光头。”

    “好!”

    经久不息的掌声。

    “这才叫兄弟。”

    “这才是咱们332,荣辱与共,进退与共。”

    “哈哈。”

    那边,猴子开始扯着嗓子吼叫了: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感情多深只有这样才足够表白死了都要爱不哭到微笑不痛快宇宙毁灭心还在穷途末路都要爱不极度浪漫不痛快发会雪白土会掩埋思念不腐坏到绝路都要爱不天荒地老不痛快不怕热爱变火海爱到沸腾才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