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14.哪来哪去的争端(中)
14.哪来哪去的争端(中)



更新日期:2012-12-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自从胡文娜和许褚在哪来哪去的那次谈话后,我和胡文娜,就开始了一种冷战状态。

    这个冷战,可以说是我一手制造的。接下来的几天里,对于胡文娜,我几乎都是一种爱搭不理的漠然。胡文娜自然是一点都不明白原因的,在她碰了一鼻子的灰,两鼻子的灰,三鼻子的灰后,她终于明白了一点,目前,我对于她个人,是一种爱搭不理的冷漠态度。

    我开始和她冷战了。

    我先出的招,她被动的只能接招、拆招了。

    这一点,在猴子、官书记、橙子、方片七他们觉得,是鲜有觉察的。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关心的主题,那就是期末考试。

    宿舍里四处弥漫着考试的硝烟味。

    为了充分利用时间,猴子甚至还做出了一个大胆创新的方法。那就是,把一些难以记住的内容,用MP4录制下来了,然后,挂在脖子上,无论是上厕所,还是洗脸刷牙,还是平时走路,甚至晚上宿舍里都躺下了,他也是要塞上,一遍一遍的回放。

    橙子和方片七则像是压缩饼干一样,抽空了平时的恋爱时间,只剩下了每天晚上的一个电话,互道一声晚安。然后,其他的时间,就完全是备考状态。

    官书记看到橙子和方片七的状态,老气横秋的来了句方片七式感慨:曾几何时,我们是如此的的执着于青春的未来,爱情的过往。

    这句话,不仅令方片七大惊失色,连猴子、橙子、板牙,也开始要奔走疾呼了。

    方片七经过一番的调研后,得出了他所声称的能颠覆牛顿力学定律,达尔文进化论,哥白尼日心学说的结论,官书记想在他那贫瘠而又荒凉的一亩三分地上,播种一颗爱情的种子,然后,静静的等待它开花结果。

    话虽这么说,官书记却到底不愧是我们班专门拿奖学金的人,依然雷打不动的自习室、宿舍、食堂,三点一线的生活。

    嗯,再来说下板牙吧。

    自打上一次,在哪来哪去,和许褚几乎短兵相接,差点赤膊上阵了。板牙就斩钉截铁的表示,一定要给姓许的那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对于板牙的义薄云天,我当然是感激涕零。

    老实说,对于那天的事情,因为板牙的掺入,我心里是有几分惴惴不安的。我有点担心,万一板牙真的把持不住,哪天和许褚遇见了,一个板凳下去,这非闹的左邻右舍,鸡犬不宁不可。整个学校,说不准,也就沸沸扬扬了。

    追究起来的话,我呢,则成了个雇凶的主,那三百块钱,则成了我难以开脱的理由。

    所以,我心里不免有点不安,于是,找到板牙,又千叮万嘱了一番,让他切不可冒然行事,只需点到为止就行了。

    板牙则照样甩着他那两片又肥又大的板牙,吧嗒吧嗒的抽烟,吐烟圈,再抽,再吐。最后,我有点急了,板牙,你不为你自己考虑,也不为我考虑,至少,你应该为卢小樱考虑一下吧,人家多好的姑娘啊,你一个板凳下去了,许褚是住院了,你怕是也把自己整进去了,卢小樱天天非以泪洗面不可。

    板牙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真他妈的磨叽,这事该怎么办,我自有分寸,我又没说,一定要打他个满地找牙。

    撂下这句话,板牙就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留下一脸茫然的我。

    然后,我发现想不通板牙的话,就不去想了。

    再然后,就专心致志的,专注于我和胡文娜的这场冷战。

    其实,任何一对恋人的交往中,难免出现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磕磕碰碰,然后,使出浑身解数,力挽狂澜,接下来,有人转身道歉,最后,握手言合,皆大欢喜。

    这就是爱情。

    现实中,最真实的爱情。

    从某一方面来说,我觉得自己很自私自利。胡文娜和许褚,只不过是那样的一次简单谈话,就让我怒气冲天,愤愤不平。

    那样的谈话,并不涉及任何儿女私情,也不涉及任何轻佻成分。

    可是,为什么,会让我心中如此的大动干戈呢?

    只能说明,我太在乎她了。可是,这种的在乎,是对还是不对呢?我是不是有点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了,把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她,是不是有点过火了?还是偏激了?

    我觉得自己有些无理取闹了。

    那么,爱,究竟是信任还是猜疑呢?

    我找方片七,和他谈论这个问题。

    方片七说,“爱一个人,就信了一个人的全部,无论,她是否愿意告诉自己真实,都坚定不移的相信。”

    隔了几秒钟,他又说道,“爱一个人,就疑了她身边的全部,无论,这些人是否在善意的提醒自己,都毫不迟疑的怀疑。”

    这更让我难以释然了。

    方片七又问我,“趣来,你觉得人的本性是善良的还是罪恶的?”

    “善良的呗。”我脱口而出。

    “嗯,那么,爱就是信任。”

    “为什么?”

    “呵呵,这是一个二元的世界,有爱就有恨,有好就有坏,有对就有错,有真就有假,有黑就有白,有阴就有阳,有舍就有得,有善就有恶,那么,同样的,有信就有疑。”

    “嗯,”我若有所悟的点头。

    “其实,我们生活的世界,本身就是这样的,说复杂的话,也并不复杂,其实,看透了本质的话,很简单的,只是一个简单的二元世界罢了。不过,若是看不透的话,雾里看花一般,活了一辈子,还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啊?”我惊诧的几乎张大了嘴。

    方片七看我惊诧的样子,笑了笑,“你相信的么?这个世界上,很多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是以人本性恶,为出发点的。”

    “说来听听。”

    “三字经的观点是,人性本相近,后天的环境和学习,才导致的渐行渐远。

    先秦时期,孟子与荀子同为此时的儒家大师,然而,孟子提出来的是,人本性善,而荀子提出来的却是,人本性恶。

    说人性本善的人,是说人一出生,就是一张白纸,后来,在成长的过程中,被慢慢污染了。而说人性本恶的人,是说人一出生,就会有吃、喝、玩、乐的贪念,小孩子看到喜欢的东西,就想据为己有,不然的话,就会哭闹不止,然后,就需要教育、法律,来学习、纠正,走回正途,即所谓的善。

    孔孟都是典型的是儒家思想,而荀子,同样也是先秦时的儒家大师,可是后来他的学说,却被李斯和韩非子演绎成了法家思想。

    在当时,孟子提出了中庸之道,中庸就是即不善也不恶的人的本性。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个“临界点”,这就是难以把握的“中庸之道”,这有点像“和”的智慧。现代社会里的一国两制、小康社会、竞争与合作、互利共赢等概念,其实,都是所谓的中庸之道。在中庸的观点里,人性不善也不恶,从临界点向上就是道;向下就是非道,向上就是善;向下就是恶。

    再说荀子,他门下的两个学生,李斯和韩非子,把法家思想,发扬光大,并自成一派,形成了法家学说。李斯辅助秦始皇登基,并制定了秦朝的法律,用来规范当时的社会。而韩非子,著写了《韩非子》一书,书中对于法家的思想,可谓表现的是淋漓尽致,故此,这本书也就成了法家的代表作。

    汉武帝时期,结合当时的需要,为了维护当时统治阶级的利益,董仲舒提出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观点,并将阴阳家、法家等思想,结合在一起,把“君、臣、父、子”的思想和“三纲五常”的概念,继续加以大力推广开来,于是,自此以后,儒家思想,一直就占据着主流的位置。”

    方片七的话,我愣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我印象中,方片七一直都是写那种有点醋溜大白菜味道爱情诗歌的人,不想他现在却给我扯出了这么一番诸子百家的学术纷争,并且,是在我找他聊一个爱情问题,而引发出来的。

    靠,这厮。我心中恨恨的骂了一句。

    “你知道我这些学说从哪儿得来的么?”方片七嘿嘿的笑起来,“是不是让你有一种‘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的感觉?”

    “刮目相看倒算不上,不过,人不可貌相,倒是觉得有点。”我故作轻松的笑了一下。

    “嗬,趣来,告诉你吧,我这些思想,其实,是和许褚交流的时候,得来的。”方片七继续得意洋洋的笑着说道。

    “许褚?”听到这个名字,我头又大了,恨恨的咬紧了牙关。

    “是啊,他的很多思想,非常有见解,有深度呢。我一直想找个时间,好好介绍你们认识一下的。”方片七没有在意我脸上的表情,继续说道,“我觉得你和他肯定有很多话题,很多共鸣,还记得之前,你提到的那个追女孩子的三个境界吗?第一步,做到口中有她,心里有她,第二步,做到口中有她,心里无她,第三步,做到口中无她,心中也无她。我当时跟许褚聊了,他觉得你的思想很独到,眼光也很犀利的呢。”

    我从鼻子里哼出一声,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胃里却是一种翻江倒海的感觉,感觉那些大肠小肠都被扭的横七竖八了,那个纠结啊。

    “要不是这段时间我们都忙着考试,真应该介绍你认识一下他的呢。猴子、我、官书记、橙子、板牙都和他认识了,现在大家都是很不错的朋友,之前那次在哪来哪去,你当时不在场,几个人聊了挺长时间的。后来又有一次,我们几个,还有胡文娜也在,你又不在场,我们几个人聊的也是很尽兴的呢。”方片七啧啧道,“他可真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

    “哦,”我轻笑了下,“看你这么说的,等打完这场战争,我去认识一下他好了。”

    “战争?什么战争?”

    “啊,这个啊,就是,”我才注意到,自己差点就将我和胡文娜之间的冷战公之于众了,“没什么,不就是这次的期末考试吗?我把它比喻成一场战争。”

    “妈的,这哪是一场战争?”方片七听到我说期末考试,愤愤的骂了一句,“这他妈的分明就是一场战乱,一场□□,血腥屠杀,知道哥还得忙着兼顾爱情,还要忙着写诗,这不摆明了硬把哥往死里整吗?

    我彻底的无语了,匆匆别过了方片七。

    往哪来哪去的路上,许褚这个名字,又一次,蹦蹦哒哒的,跳进了脑海。盘旋起舞着,荡来荡去。

    天杀的许褚!天杀的方片七!天杀的猴子!

    我恨恨的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