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13、哪来哪去的争端(上)
13、哪来哪去的争端(上)



更新日期:2012-12-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期末考试还是一如既往的气势汹汹的来了。

    盛夏也以一种君临天下的姿态,轰轰烈烈的登场了。

    自习室里太吵,太闷,于是,操场上、人工湖畔、树林边,挤满了密密匝匝、挥汗如雨的备考大军。

    猴子对于考试,曾有这么一句经典的话,大学里,如果你不拿奖学金,不考研,只需要两个星期的时间,就能应付过考试了。

    这句话,我是深以为然的。

    橙子、方片七、板牙,也是同感。

    只有官书记,他是我们班拿奖学金的人,所以,不在我们考虑范围内。

    不过,话虽这么说,拿根火柴,撑着眼皮,在学校里走一遭,你会发现,数目相当可观的学生,连两个星期的备考时间,也吝惜不止,舍不得拿出来。

    要么,网游厮杀中,要么,球场驰骋中,要么,三五成群的,在大大小小的店铺中,鱼贯而入,又空手而出。

    挂科,需要的,仅仅是一份心态。一份与世无争的淡定,一份物我两忘的从容,不言成败,不患得失。

    然后,勇气,就被拿出来了。

    这是宿舍几个人讨论出来的。

    他们在讨论,这个学期,我们332宿舍会有几个人挂科,每个人又会挂几科的时候,我还在哪来哪去咖啡屋,抱着高数,一通狂啃。

    胡文娜也阂一块,她在静静的看她们建筑系的书。

    拉了窗帘,关了门窗,把新近才装的空调打开了。屋里的空气,就陡然降到了二十六度。屋子的一角,还放着一台青蛙型的加湿器,忽啦忽啦的往外吹着湿濡濡的水气。

    唱机里,舒曼的《浪漫曲》,宛若月光倾泻的海面,一轮明月,冉冉升起。瞬间的安谧,瞬间的柔和,瞬间,凝成了每个人心间的一道永恒。永恒的感动,永恒的渗透。

    咖啡屋里除了我和胡文娜,还有五六个人,在同时看书备考的。

    其中,有一对情侣。男孩子叫陈云霄,女孩子叫杜诗雅。之所以知道这两个人的名字,是因为,这两个人经常过来,且每次的时候,都要求坐在同一个位置,点一成不变的香草味奶茶,而且,更重要的原因是,两个人的爱情,很让人羡慕。

    第一次来的时候,男孩子问,有薰衣草味的奶茶吗?

    胡文娜愣了一下,之前有人反应薰衣草奶茶的味道,像漱口水一样,感觉怪怪的。我们就没再推出这个口味的了。我给你们推荐香草口味的吧,我个人也蛮喜欢喝的。

    男孩子笑了一下,看着女孩子。

    女孩也是轻轻笑了一下,好的,那来两杯香草味的吧。

    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笑。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男孩子要薰衣草味道的奶茶,陈云霄和杜诗雅两个人,原本父辈就认识,都出于书香门第之家,两个人从小就定了娃娃亲,毕业后,家里就会安排两个人去法国巴黎留学,他们约定好了,一起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

    另外,我还认识的一个也是同样经常来哪来哪去咖啡屋的人,叫许褚,大三,土木系。一个喜欢国学,嗜好佛学,言必孔孟,语必老庄,五句话内,不离佛陀、菩提的人。

    猴子对于许褚这个人,是很推崇的,觉得他精通很多东西,比如单单周易里的八卦,单单那些奇门遁甲,就让猴子觉得他形象很高大,需要仰视。于是,就把他介绍给了方片七。

    方片七和许褚聊了几次,大有相见恨晚,惺惺相惜的感觉。于是,一转手,介绍给了官书记和橙子。

    官书记和橙子,对于许褚,也是印象很不错的,觉得他懂很多东西,看问题很有深度。

    只有板牙,对于许褚,是很不以为然的样子,他觉得许褚有点玩深沉的样子。他甚至想把许褚从哪来哪去赶出去,不让他再去了。因为他觉得许褚有传经布道,蛊惑人心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很理解不透,为什么许褚,总是一再强调,自己是个唯心主义者。而不是像我们这种马列主义成长下的唯物主义。

    板牙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很多时候,我们也是不懂,只不过,生活教会了我们不懂装懂。

    用橙子的一句话来说,许褚的很多话,就像个铅砣子,我们吃下去了,注定要消化不良的。

    不过,胡文娜对于这个许褚,一直很不错的。每次许褚来了,都是热情洋溢的打招呼,招待他。

    有时候,碰巧闲着没事了,就和他聊谈一会儿。

    因为胡文娜的原因,我个人对于许褚,是有点醋意的,便也和板牙站在了同一阵线。虽然和许褚加上这次,一共见过了三次面,不过,每次我都是冷冰冰的点下头,就算是过去了。没有其他多余的言语。

    所以,这次看到许褚,尽管从刚进门,他就笑呵呵的主动同我打招呼,老实说,我心里委实有些不爽的,再一次的点头而过。

    现在,尽管抱着高数课本,眼睛一直盯在书上,眼神却一直在屋里的几个人身上,飘忽不定。

    尤其,是当胡文娜放下手中的书本,走到许褚对面,开口说话的时候。我的耳朵顿时机警的竖了起来,全神贯注的开始捕捉细小声音。

    “看什么书啊?”胡文娜先问道。

    我皱了皱眉,太过分了,这几天,你都没有这样关心过我呢。

    “呵呵,没什么啊,一本专业课《高层建筑结构设计》,还有,就是下床的时候,在桌子上,顺手抓了本书,喏,就是这本《金刚经》了。”许褚笑着,指指桌上的两本书。

    哼,还顺手呢?看你那表情就知道了,肯定处心积虑了很久,笑的都那么假。

    “上次听你讲国学中的‘善建者行’,感觉真学到了不少东西。只要建设的速度,超过破坏的速度,就最终一定会有所建树,取得成功的。因为自己是建筑系的,之前对于这句话,只是以为,和建筑有关呢,没想到,还是个做人做事的真理。”

    这铅砣子!还善建者行呢?这不是建设银行那句深入人心的口号吗?敢情这厮在代理建行的信用卡吧?还美其名曰国学。我不屑的哼了一声,纯粹一个欺世盗名之徒。

    我之所以这么自信,是因为出了学校西门,没有五十米,就有一个建设银行的大广告牌,上面就是这句广告语——善建者行。

    “是啊,只要建设速度,超过了破坏速度,坚持下去,就会成功的。就像是盖楼房,今天,你盖了三层,可是,有一帮混混,过来给你拆了两层,可是,你的建设速度超过了他们的破坏速度,那么,只要你坚持下去,明天再盖三层,他们又拆了两层,这样,即使每天只剩下一层,最终,你也一定能盖成这座楼的。”

    盖三层,拆两层,你吃饱撑着了,敢情不花你的钱,不兴土木,你是捞不着油水?不劳民伤财,你是心有不甘?

    “是啊,学习也是这个样子,今天你记了十个单词,但是明天一觉醒来忘掉了八个,那么,还剩下两个。只要这样持之以恒下去,十个减八个,一天相当于记住两个,但是最终肯定也能记上几千几万个单词的。这里的建设速度,就是记下的单词数量,破坏速度,就是忘掉的单词的数量。呵呵,我感觉前段时间,六级英语考试的时候,真的很有体会呢。”

    嗬,六级英语考试的事情,你一句也没跟我提。现在面对许褚,你又这么说,还背十个忘八个呢,你怎么不忘十八个啊?有你这么比喻的吗?我冷笑了一声。

    “呵呵,我学的是土木专业,最初的时候,我理解这句话,也是纯粹的和建筑盖楼有关。以为善于盖房子的人,精于建筑的人,一定会在这个行业里,崭露头角,取得成功。正如所谓的‘行行出状元’嘛。后来,才知道,这个意思,也就是告诉人,要活到老,学到老。一生都要追求上进,不要安于现状。不然的话,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啊。还有话,叫用进废退。也是差不多的道理吧。”

    还盖楼呢?当心地基没打稳,造出个豆腐渣工程,盖了三楼,不用人家拆,自己就倒了。看你那模样,一看就知道,净盖烂尾楼的主。

    这时,“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

    有人闪身进来了。

    我没有抬头,正兀自嘀咕的时候,听到板牙的声音,“趣来,嘟囔啥呢?啥烂尾楼啊?哪个小区房子又卖不出去了?”

    紧跟着,猴子说话了,“呀,这不是许哥么?好几天没见了,最近怎么样啊?考试准备的都挺好了的吧?”说话间,猴子满脸堆笑的快步走向许褚。

    “你这死猴子,当年你当弼马温的时候,老子真该一个五指山下去,压上你五千年,压到你口舌生疮,看你今天还拍马屁不。”我继续自顾自的小声咕哝着。

    “哇,趣来,你没事吧?”板牙瞪大了眼,惊诧不已的看着我。

    我瞄了板牙一眼,目光又移回许褚身上,从鼻子里哼了两声。

    “你的眼神好有感觉啊。”板牙扫了我一眼,迅速移开了视线,移到了许褚和胡文娜身上。

    “什么感觉?”

    “我感觉到一种杀气。”

    “杀气?”

    “是,杀气腾腾,磨刀霍霍。只待刀光一闪,顷刻间,人头落地,人仰马翻,血流如注,血流成河,哀鸿遍野,民不聊生。自从,多少人,背井离乡,多少人,客死他乡。一枚小小的邮票,从此,再也载不动这么多的乡愁了。”

    我像是审视着一个天外来客一样,惊奇的看着板牙,“兄弟,吃错药了吧?我再说一遍,你是进口纯种的波斯小花猫,病了的时候,应该吃的是猫药,不应该是老鼠药的。”

    板牙嘿嘿一笑,“兄弟,说正经的,你不会是吃醋了吧?”他眼神故意在许褚、胡文娜阂,三个人之间,玩起了飘移。

    “靠,你才吃醋了呢。你也不去332宿舍打听一下,我张趣来,是那样的人吗?”我不屑的撇撇嘴。

    “嗬,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口是心非,什么叫心口不一。”

    “板牙,你是不是没烟了,来找我要的?”

    看板牙说话,有些啰嗦了,我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没烟了,而且,烟瘾又犯了。不然的话,他说话做事,一向快人快语,干脆利落的。

    “还是老三懂我,”板牙点了下头,“上个星期,小樱过生日,给她买了双鞋子,花了三百二十八,又买了个生日蛋糕,花了九十六。这个周,帮她报了一个计算机的培训班,又花掉了二百六。加上零零碎碎的一些花销,这个月家里给的一千块钱,就算是都砸进去了,现在连买烟的钱也都没了啊,”

    “你知道,我和胡文娜一块,是绝对身上不会带烟的啊。”我一边说着,一边感慨,板牙才恋爱了两个月,我感觉他身上,就改变了很多,没恋爱之前,他绝对不会这样为了讨几支烟,啰里啰嗦上一通的,那不是他的性格。现在,为了一个叫卢小樱的女生,竟然潜移默化的改变了这么多。爱情的力量,当真是很强大啊。

    板牙嘿嘿的笑起来,“知道你的烟藏在枕头下面,刚才我们哥四几个已经都把它瓜分一空了。幸好我眼疾手快,抢了三根。嗯,不过,我今天过来,不是要找你要烟的。”

    “不要烟?借钱?我听官书记说,前几天,他刚给你借了二百块钱啊。你不会又没钱花了吧。”

    “老三,你真他妈的是我肚子里的一根蛔虫。”板牙狠狠的骂了这么一句。“成,话兜这个份上了,说吧,你能借我多少?”

    “靠,你来找我借钱了,还这么横。瞧瞧你副那丑恶的嘴脸,你就不能客气点么?”我瞅瞅板牙那理直气壮又厚颜无耻的样子,委实有点的恶心,这才是真实的板牙。

    我恨恨的吐了口唾沫,一扭头,又撞见了许褚、胡文娜、猴子,三个人正谈笑风生。登时,心中又是火光冲天。

    板牙看看我的样子,嘿嘿的笑道,“老三,你真的没吃醋?”

    “靠,吃又怎么样?不吃又怎么样?”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中,这事就这么定了,你给我借三百块钱,我帮你搞定许褚。”板牙手猛地往下一按,如果这个屋里只有他阂两个人,他一准的要拍桌子了。

    “怎么搞定?”我哼了一声。

    “别忘了,兄弟我,咱现在可是学校学生会里体育部部长,更别忘了,兄弟我,也和你一样,看他不顺眼。”板牙说的很胸有成竹,且大义凛然样子。

    “靠,你这厮,不会是要动手吧?”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保证他以后不再踏入哪来哪去一步就是。”

    “不踏入哪来哪去一步?”

    “是。”

    我又瞅了一眼,许褚、胡文娜、猴子他们三个人,他们聊的很是投机的样子,脸上都笑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