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11、胡文娜和她的英语六级(中)
11、胡文娜和她的英语六级(中)



更新日期:2012-11-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十五。十六。十七。十八。十九。

    这是我掰着指头,算的胡文娜六级英语考试的日子。

    六月二十日。

    自从六月十号之后,胡文娜来咖啡屋的时间,就不像以前那么多了。

    有时候,一天只来那么一次,来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离开了。

    而有的时候,一天都来不了一次。

    见不到胡文娜,我像一只焦躁不安的兔子,不知所然的奔跑着,奔跑着,不知道在要跑向哪,也不知道跑到了哪,只是很害怕,停下来的感觉。

    我觉得自己找不到一个落脚点,也没有一点的归属感。

    我问方片七,没有归属感,是什么样子的。

    方片七说,就像是秋千架上荡来荡去的那只猴子,它不知道,在它荡来荡去的过程中,其他的猴子都离开了。

    方片七这么说,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像兔子,还是像猴子了。只是,我知道,自己心里很折磨、很纠结。

    六月十九号的那个下午,当我把桌前那本杂志,翻了足足有七八遍,心中不仅没有一点释然,反而更加的恐慌不安的时候,胡文娜给我打电话了。

    “喂,”我颤抖着手,摁了接听键。

    “在咖啡屋的么?”胡文娜的声音,听上去,有些的疲惫。

    “嗯,你呢?”

    “我在海边,方便的话,现在过来找我一下吧。”

    说完这句,胡文娜就挂了电话。

    我看了下通话时间,十二秒。

    六月十九号。胡文娜。英语六级考试。海边。

    这几个词,在我脑海里飞快的掠了一遍。我才缓过神来,胡文娜正在海边等着我,我现在要去趟海边。

    是的,现在,马上。

    这个念头闪现之后,我立刻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朝角落里的方片七招了下手,“方片七,你照顾一下店,我出去一趟。”

    说完这句话,我就大步走出了哪来哪去咖啡屋。

    也许,这个世间,很多很多的事情,真的是早已安排好了的。但是,我还是想尽力扭转一下。不然,一辈子都不会甘心。

    这是我去的路上,心中想的话。

    一种突如其来的莫名失落,如渐渐弥散开的灰色暮霭。

    这样心有戚戚的去了海边。

    果然,出了学校东门,隔着很远,我就看到胡文娜在海边,一个人很形单影只的样子。海边的风不是很大,但是足够吹起她的长发,上上下下的在风中,兀自摇摆着。湛蓝的天空、辽阔的大海、细碎的海滩、爽朗的阳光、猎猎的海风、加上一个心事重重的女孩子。唯美的几近心碎的一副画面。

    没有喊她,我只是那样悄然无声的走了过去。一份失落,又有一份侥幸。

    但是,我知道,那应该不是告别。

    想到这儿,我强打起精神走过去,离胡文娜还有七八米远的时候,我低低的喊了她一声,“胡文娜——”

    胡文娜抬起头,那一刻,我分明的感觉到,自己仿若来到了初秋,有一片叶子,从她眼中簌簌而落了。

    那些无以掩饰的苍凉。

    胡文娜勉强的笑了一下,“方片七在照看店的吧?”

    “嗯。”

    “他下午还有其他事么?”

    “没。”

    “那我们在海边走走吧。”

    “嗯。”我点了下头。

    于是,两个人就沿着长长的海岸线,自北向南的走了起来。

    “趣来,你们这个期末,考几门课?”

    “六门。”

    “有几门是专业课?”

    “三门。”

    “之前的时候,考试有挂过科的么?”

    “没有。”

    “你们宿舍呢?”

    “板牙曾经挂过一次英语。”

    “比我们宿舍强多了,我们宿舍有个女生,那一次就挂了三门课。”

    “嗯。”

    “因为她忙着谈恋爱了,男朋友在另外一个城市,她经常去那儿看他。最后考试的时候,那个男生却给她说分手了。然后,她很伤心,整整一个星期,都精神恍惚,不吃不喝的样子。最后考试的时候,七门课,挂了三门。”

    “嗯。”

    “异地恋总是以失败告终,是么?”

    “不知道。”

    “我还以为,你又要说‘嗯’呢。”胡文娜笑了起来,是发自内心的笑。

    “好笑么?”我嘟囔了这么一句。

    “知道我为什么笑的么?”

    “嗯,你觉得我在认真听你说话,不是在敷衍你,对吧?”我也笑了一下。

    胡文娜没有回我话,而是反问了这么一句,“你相信异地恋吗?”

    “相信。”我重重的点了下头,用一种坚定不移的语气告诉她。

    因为,我知道,这才是让胡文娜笑的真正原因,我更知道,在今天这种场合,“相信”这两个字,和“我爱你”这三个字,是有着同样意义的。

    “我也相信。”胡文娜点了下头。

    “呵呵,”我笑起来。

    “你为什么笑?”胡文娜有点不解了。

    “嗯,恋爱中的人,在一方说完我爱你这三个字之后,另一方肯定说的是四个字——”,我故意顿了一下,看着胡文娜。

    “我也爱你,”她果然接下了话。

    “嗯,”我想笑,却怎么也笑不出了。

    “干吗这样看着我?”我看着胡文娜眼睛,有点凶巴巴的样子。

    “哼,我兜出了那四个字了,你还没说那三个字呢,让我感觉自己上当受骗啦。”胡文娜嘟着嘴。

    “哪三个字啊?”我故作不知的样子。

    “就是那三个字嘛。”胡文娜像个小孩子似的,撇起了嘴。

    “可以麻烦你说的清楚点么?”我嘻嘻笑着,看胡文娜佯装的一脸愠怒。

    “哼哼哼,”胡文娜有点气的要跺脚了。

    “我真的不知道呀。”我笑了起来。

    “你确定你真不知道?”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我一脸认真的看着胡文娜,“我真的不是不知道。”

    “啊?!”

    “双重否定句,就是肯定句咯。”

    “啊?!”

    “是啊,没错的,我说了的嘛,我不是不知道,只是怕说出来,吓了你一跳。”

    “哼。”胡文娜噘了噘嘴,气的转过身去了。

    我知道,她肯定是假作的生气。

    “乖咯,别生气的嘛,我只是故意的,又不是存心的。干嘛这么生气的啊?你也知道的,我这个人很不错,就是心眼有点坏。”

    “扑哧”一声,胡文娜笑出声来,“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存心的,反正,你都要向我道歉。”

    “为什么啊?”

    “嗯,你刚才的话,惹到我啦,让我很生气,很上火,很不开心,很不快乐。”

    “哇,我的话杀伤力这么强啊。”我故作惊讶道。

    “不是杀伤力,是破坏力。”

    “额,真好。”我点点头。

    “为什么?”

    “要是你具有免疫力的话,就是我很生气,很上火,很不开心,很不快乐啦。现在来看,你是一点免疫力也没有的哦,那么,乖乖就范,束手就擒好啦。”我笑道。

    “啊?怎么个束手就擒法?”

    “嗯,今天你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啊?!”胡文娜怔了一下。

    “就是的哦,你不开心的原因,我一定会很开心,很快乐的。虽然,表面上,是和你一样的悲伤,不过,内心肯定很开心快乐的嘛。”

    “为什么?”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心情,就是这样子的,说出来的时候,虽然两个人都很悲伤,但是,心中却都充满了温暖很幸福。并且,其中一个人的心情,是很乐不可支的。”

    “什么心情?”

    “就是现在的心情嘛,我知道的,你很在乎我,对不对?你的不开心,不快乐,是因为你很在乎我,对不对?”

    胡文娜看着我一脸自信且得意的样子,正了正脸色,“让你失望啦,我的回答偏偏不是‘对’。”

    “什么?”我有点大惊失色,乱了阵脚,“你确定?”

    “确定一定以及肯定,”胡文娜看到我脸上的紧张,笑嘻嘻道,“我不回答‘对’,我回答的是——‘嗯’。”

    “啊?!”

    “啊什么啊,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样简单幼稚的问题,还这么一惊一乍的,咋上的了大场面?”胡文娜把我们宿舍方片七的原话,搬过来了。

    这次轮到我撇嘴了。

    半晌,胡文娜说话了,“嗯,不过,我还是,想听听那三个字。”

    “你真的要听么?”

    “嗯。”

    “这三个字不能随便说的。”

    “为什么?”

    “因为,这是一种承诺。承诺了的话,就要兑现的。”

    “嗯,不过,我还是想听。”

    “为什么?”

    “因为,我都把那四个字说了嘛,不然的话,会觉得不公平的。”

    “你真的一定要听?”

    “嗯。”

    “那可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什么代价?”

    ……

    “抱紧我。”

    “啊?为什么?”

    “那么啰嗦干嘛,要你抱紧,就抱紧就是啦。”

    “我以前没抱过男孩子。”

    “你又不吃亏,我也没抱过女孩子啊。”

    ……

    “这样可以了么?”

    “好的。把脸再贴过来。”

    “啊,为什么?”

    “那么多话干嘛,要你贴过来,你就贴过来就是啦。”

    “我可以弱弱的问你一句话吗?”

    “什么话?”

    “你不会是要阂接吻吧?”

    “废话,不然把脸贴过来干嘛?”

    “啊?!”

    “这是那三个字的代价吗?”

    “当然。”

    ……

    “我爱你。”

    ……

    “喂,傻瓜,那四个字呢?”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的嘛?”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情调啊?”

    “噢,那个样子啊。你刚才说那三个字了吗?风太大啦,我没听见。”

    “啊,你真要我再重复一遍的么?”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风太大啦。”

    “我在你耳边说的啊,风有这么大吗?”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风太大啦。”

    “好吧,那我再说一遍咯。抱紧我,还有,把耳朵贴过来。”

    “好啊。”

    “这回能听见啦?风不大啦?”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