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7、哪来哪去的咖啡屋(下)
7、哪来哪去的咖啡屋(下)



更新日期:2012-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哪来哪去咖啡屋。晚十点。我。胡文娜。还有功放机里的这首《拂袖》。

    敢问天涯在何方一个人一壶酒风里浪里飘流水里火里奔走天大地大任我游古来世间多少愁说聚散说不够一场繁华过后物是人非事后多少感慨在心头纵然是是非非不问恩恩怨怨不论英雄也会泪满襟於事凡尘世事挥不去想要高飞却越陷越深

    “趣来,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听这首歌的?”胡文娜坐在咖啡屋里,手里是一杯自己冲的巧克力奶茶。

    “嗯,去年七月份吧。有个朋友,传给了一份武侠的电子杂志,背景音乐就是这首歌,感觉很浑然大气,就喜欢上了。”我笑了笑。半个小时前,我正躺在宿舍里的床上,和猴子、官书记还有板牙侃谈的时候,胡文娜给我打电话,说没事的话,你来趟哪来哪去吧。

    原本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到了后,才知道,什么事都没有的。胡文娜只是淡笑着,今晚因为学校有个晚会,来的客人少,觉得有点不适应。

    “电子杂志?”胡文娜有点惊讶道。

    “是啊,”我点点头,“你喜欢吗?”

    胡文娜呵呵笑着,“看过两期《开啦》,然后就没怎么关注了。我不习惯在电脑上看文字,感觉很累眼睛。”

    “或许吧,突然一下子改变十几年的阅读习惯,是有点不大适应的。”我笑了笑,“就像是方片七,他那些无论文文绉绉还是歇斯底里的句子,都是先写纸上,然后,才往博客里敲的。”

    “对了,我都两天没见到方片七了,他这两天忙什么呢?”胡文娜像是突然想起来似的,问道。

    “噢,他啊,上个周,在哪来哪去,认识了一个同样喜欢诗歌的女孩子,然后,按捺不住,三天前,向人家表白了,没想到,两个人一拍即合,现在正进展的如火如荼呢。”

    “呵呵,那倒有趣,先是橙子,后来是方片七。没想到,咱们这个哪来哪去成立了不到一个月,就诞生了两份爱情故事了。”

    “你发现了么,这两份爱情故事,都有个共同点。”我笑了下,看胡文娜惊奇的样子。

    “共同点?什么共同点?”胡文娜摇了下头,“这我还真没注意。”

    “故事的女主角,在时间安排上,都是下午六点多就来了,一个人独自坐了三个多小时。在地点安排上,都是坐在靠近吧台的位子,而且,都是一人要了一份不加糖的黑咖啡。”我笑道。

    “哦,那肯定是有心事,想找个人诉说,身边却没有这样的人。”

    “是啊,所以,男主角就趁虚而入了啊。”我呵呵笑着。“恰好那两天晚上是橙子和方片七值班。”

    “嗯,趣来,你觉得,接下来,哪来哪去还会有很多这样的故事么?”胡文娜抬头看看我,笑了一下,又低下头,拿吸管搅拌杯里的奶茶。

    “应该会吧,”我琢磨不透胡文娜的意思。

    “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把哪来哪去做成个校园恋爱集散地吧,”说完这句话,胡文娜呵呵笑起来。

    “校园恋爱集散地?”我笑道,“收集恋爱碎片,重新拼装一起么?”

    胡文娜笑了笑,没有说话。显然,她心中有话,却不愿说出来。

    于是,两个人都沉默了。

    “嗯,我再给你加点热的奶茶吧,”这样过了有大概两三分钟,我打破了沉默。说着,我站起身,从胡文娜手里拿起那杯早已冷却了的奶茶。

    “谢谢,”胡文娜冲我笑了笑。

    “干吗跟我还那么客气?”我笑着,拿着杯子快步走向柜台里面。

    “嗯,趣来,你知道今晚为什么要喊你出来吗?”胡文娜忽然问道。

    “能猜到你可能有事,但是,又不是很确定。”我看了眼胡文娜,灯光下的胡文娜,竟有几分憔悴的样子,我低下头,继续冲手里的奶茶,“是不是前几天‘五一’忙的太累了,没有休息好的缘故,看你有点的憔悴。”

    “那倒不是,”胡文娜笑笑,“虽然前几天是有些抱怨太累了,可是,心中还是挺高兴的。毕竟客人多了,我们才有盈利嘛。”

    “呵呵,可是那几天确实挺累的啊,尤其五一那天,猴子和橙子回到宿舍,躺下来,闷头就睡了。要是在以往,他们俩都要闹腾到十一点多,才睡觉的啊。”

    “嗯,辛苦他们了啊,趣来,看看要不这个星期天,咱们下午早点关门,请大家去吃顿饭。毕竟,他们这样忙活了一个多月,一直也没有什么回报,心里感觉,挺对不住他们的。”

    “文娜,别这么说啊,平时大家闲着也没什么事,反倒是官书记他们觉得,挺对不住你的,自打开了这个咖啡屋,他们就隔三岔五的,不管值班不值班,都要过来蹭杯果汁、蹭杯奶茶喝,喝的都快比卖的多了,”我看看胡文娜还是一脸内疚的样子,笑了下,“并且,大家也知道,这个店,前前后后一共投入了四万多,现在,才回本不到一万,你心里压力很大啊。”

    “趣来,你知道的,我开这个店,不是为了赚钱什么的。”胡文娜笑笑。

    “但是,我也知道,你开这个店,也不是为了赔钱。”我笑着驳回了她,把手中冲好的奶茶递了过去。

    “嗯,”胡文娜看了我一眼,接了过来,“很久之前,我就想有自己的一个咖啡屋,可以每天午后,阳光照进来的时候,CD唱机里放着优美动听的钢琴曲,我坐在桌边,手中一份报纸,边看报纸边啜饮咖啡,好好享受下那份惬意。”

    “那现在感觉呢?是不是,想要达到这种惬意,只需要一套冲泡咖啡的器具,一间向阳的房间,就够了?”

    胡文娜呵呵笑着,没有回答我。

    隔了一会儿,她抬起头,“其实,我挺喜欢现在这种生活的。”

    “喜欢?”我愣了下,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是啊,忙忙碌碌的,而不像以前,总觉得自己是在浪费时间,虚度了很多的光阴。”胡文娜笑了下,“生命,应该有尽可能多的一些尝试。无论,结果如何。”

    “可是,你要选对了目标和方向,再去尝试啊,不然的话,会把自己搞的很疲惫不堪。”

    “嗯,”胡文娜点点头,“趣来,你觉得开店的这一个月,我有过后悔么?”

    “不知道。”我摇了下头,“或许没有吧,反正我自己是没有过,即使那九千块钱都赔掉了,我也没什么后悔的。”

    “我也是,没有后悔过,我从来不会为自己做下的事后悔,我不是那种优柔寡断,患得患失的人。当初,我说想要开咖啡屋的时候,周围的朋友都极力反对,嘲笑的,揶揄的,各种声音都有,因为我不懂专业的咖啡制作。所以,也没人愿意阂合作开这个店,直到遇到了你。现在,我想,即使这三万块赔掉了,可是,我觉得自己收获了很多,无论是经验阅历,还是认识的朋友,再就是,也算是圆了一个一直以来的梦想。我这个人本来梦想就不多,圆了一个,以后就少去牵念一个了。”

    “呵呵,我说即使赔掉了钱,自己也不后悔,是因为一个星期前,我才跟我爸说起借了九千块钱来开店的事情,我爸当时沉默了有七八秒吧,说了这么一句,儿子,爸相信你,真赔了的话,咱就当是交学费了。我当时很感动我爸的这句话,因为我家里并不是很优裕的那种,父母只是普通的工人,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才两千多。而且,还有个在读初二的妹妹。”

    “嗯,趣来,你爸真好。我们一起加油,把这个咖啡屋做起来。”胡文娜望着我,眼中满是郑重之色。

    我重重点了下头,“不要让嘲笑我们的人,嘲笑我们太久,更不要让期待我们的人,期待我们太久。”

    “嗯,”胡文娜勉强笑了下,“趣来,能因为开店而认识你,是我生命中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哦,还记得么?当时送你曲别针时,我跟你说的那个爱情传说。”

    “记得啊,怎么了?”

    “那可是有寓意的哦。”

    “什么寓意?”

    “要知道么?”

    “当然。”

    “知道了,就不能后悔啊。”

    “不是跟你说了的嘛,我做事不会后悔的。”

    “记得有个叫方片七的诗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首歌,开始的开始,我们在听别人的歌,后来,我们在唱自己的歌。

    或许,这首歌,这一生,我只会唱一次,但是,我会倾力去唱,唱到你我都刻骨铭心,唱到你我都欲罢不能。”

    胡文娜愣了足足有三秒钟,然后,回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

    “谢谢你,趣来,今天是我二十岁生日,这是我收到的最美好的一份生日礼物,也是我这二十年,收到的最美好的一份生日礼物。谢谢你给的幸福,无论以后如何,这一生,我都会记住今天的。”

    “啊?!”

    “我有三个生日,第一个,是最初,我爸告诉我的,腊月初四,第二个,是身份证上的,七月六号,第三个,是后来,我妈告诉我的,阴历的,四月十七,也就是今天。”

    “啊?!”

    “怎么了?”

    “你的三个生日,怎么相差这么远?”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上帝比较偏爱我吧。”

    “嗯,我也这么觉得。”

    “为什么?”

    “你看,这不,就把我送到你身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