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6、哪来哪去的咖啡屋(中)
6、哪来哪去的咖啡屋(中)



更新日期:2012-11-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咖啡屋的宣传,胡文娜找的是冯百强的英语协会,我找的是陈晨的轮滑协会、沈加遥的梅花拳协会,方片七又帮着找到了学校里的冰点文学社和诗社。其中,英语协会组织的英语演讲比赛上,打出了哪来哪去咖啡屋的一条横幅。而轮滑协会和梅花拳协会,则是各自给我们做了一个很大的宣传板,上面粘了很多从哪来哪去咖啡屋不同角度拍摄后,冲洗出来的照片。

    而冰点文学社,则在他们每周一份的报纸上,以大学生自主创业的人物访谈形式,给胡文娜做了整整一个版面的人物专访。在这里面,胡文娜把哪来哪去咖啡屋成立的初衷和想法以及筹备开业过程中的一些小插曲,比如买涂料时,发现买错了,又回去,结果人家不给退,协商了很久才解决,以及粉刷墙壁过程中的有趣事情,都爆料了一把。

    至于诗社,恰好是其三周年社庆晚会,于是,方片七就代表哪来哪去咖啡屋去晚会现场,好好的宣传了一把,并现场派发了两百多张优惠券。

    然后,我们就等待着,四月七号那天,开始营业了。

    四月七号是星期一。

    我们安排了暂时的值班日程,第一个周的试营业,所有闲散人员,都要每天签到。然后,在一个周后,正式营业。人员安排上,由我负责每个周前三天的日常照应,胡文娜负责每周四、五、六的日常照应,星期天的时候,由我和胡文娜同时来负责,除此之外,我还动员了我们332宿舍的全部力量,以作人员上的补充,其中,猴子、官书记星期一、星期三,橙子、板牙星期二、星期四,方片七和胡文娜,还有胡文娜临时喊上的一个叫赵小梅的室友,星期五、星期六,而星期天的时候,是全部人员都要到齐的。

    果然,四月七号那天,如我们的所料,屋内屋外,人潮涌动,要咖啡的,要果汁的,要冷饮的,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这一方面归功于我和胡文娜认识的那一帮来捧场的朋友,再一个就是我们之前强大的宣传力度,以及优惠的价格,奶茶、果汁、冰粥、冰沙都是两元一杯,而咖啡呢,是三元一杯,而且是买二送一。

    我们并专门留下了一个意见薄,请热心的朋友来批评指正一下,以待改进,臻于完善。

    让我所没有料想的,大家对于我们装修风格上的大胆尝试,很是啧啧不断。我们融合了七种独立的格调,并最终统一协调了起来。

    甚至有朋友打趣的说,如果我们的屋子再大一点,很适合周末Party。

    这句话,在我们看来,是一句很不错的赞扬。我们算是彻底的颠覆了传统咖啡屋安静、温馨的主题风格。

    嗯,还有,值得一提的,就是我们开业当天功放机里的歌。因为加上赵小梅,一共是八个人,然后,一人选了一首歌。

    当仁不让,且雷打不动的,官书记选的依然是那首声嘶力竭的《感动天感动地》,他还是抱存了一丝侥幸,可以再次邂逅生命中的那份美好,猴子选了首董贞的《朱砂泪》,是仙剑4里的一首歌,他的理由是,因为喜欢,所以懂得,橙子选的是首很经典的英文老歌《lonely》,他说在很适合一个人品咖啡或花茶的时候来听的,方片七唯恐大家忘了自己是个诗人,选的是游鸿明的《诗人的眼泪》,轮到板牙选歌的时候,他把眼一瞪,来喝咖啡喝茶的,这些情侣恋人什么的,就不会干脆利落点,别整的磨磨叽叽的,于是,他选了首《老婆老婆我爱你》。赵小梅选的,是李贞贤的《IThinkI》。理由呢,《浪漫满屋》的主题曲。方片七问我选《拂袖》还是《天使的翅膀》的时候,因为这两首歌,一首是我的手机铃声,一首是我的手机彩铃。我说,选《拂袖》吧,听着大气点。

    当我们把这些选的背景歌,交给胡文娜,并问她选什么歌的时候,她撇撇嘴,怎么这么没品啊,就不能选个高雅点的?

    板牙呵呵笑着,我没有选《披着羊皮的狼》,就已经很上台阶了。

    胡文娜无奈的摇摇头,嗯,雅尼知道吧?

    胡文娜的这话,让我们达成了自打决定开咖啡屋的第一个一致,一致摇头,不知道。

    压泥是谁?我只知道橡皮泥,小时候玩过。橙子咕哝道。

    难道是压扁了的橡皮泥,简称压泥?受橙子的启发,官书记好奇的发问。

    胡文娜第二次撇嘴,还橡皮泥呢?你怎么不说雅尼是苹果没有洗干净,一口咬下去,牙上都是泥?或者鸭子掉进了泥里呢?

    方片七辩解道,苹果是没有泥的,只有地瓜才有,刚从地里挖出来的时候。

    方片七的话,猴子不同意了,嘟囔道,你怎么知道苹果没有泥?苹果都种在山上,下雨的时候,去摘苹果,山路很滑,人摔倒了的话,苹果从背篓里滚出来,就会沾上泥。

    胡文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猴子,知道猪是怎么死的吗?没有文化笨死的。

    猴子摇摇头,笑嘻嘻道,我听过猪被气死,不知道有没这回事。今天你不会要给大家证明一下,真有此事吧。

    胡文娜白了猴子一眼,没再搭理他,而是问道,知道朗朗么?知道李云迪么?

    噢,你说的他们俩啊,橙子若有所悟的样子,早这样说,不就明白了嘛。

    板牙用手指捅了下橙子,他俩干嘛的?

    嘘,橙子作了个禁言的手势,很小声的说,吹葫芦丝的。

    噢~~~大家又达成了再一次的一致,一致点头。

    照你这说法,贝多芬、肖邦都是一代的葫芦丝大师了?《命运》、《致爱丽丝》、《夜曲》用葫芦丝吹的还挺婉转悠扬的嘛。胡文娜又好气又好笑。

    你早说贝多芬、肖邦不就行了?净整些没用的。板牙责备道。

    嗬,这么一说,反倒成了我的不是了。你们怎么就不知道反省下自己啊,瞧瞧你们,没文化是多么可怕啊。贝多芬和肖邦都搞起第二产业,吹起葫芦丝来了。胡文娜没好气道。

    就业这么压力大,不搞第二产业能行吗?猴子继续气她道。

    好啦,好啦。赵小梅看几个人这样争来吵去的,一时半会是完不了,出来调解道,省省你们的力气,留着用在开业的时候,好好服务顾客吧。

    就这样,一场没有缘由的纷争,也就这样没有缘由的结束了。

    胡文娜选了她的喜欢的一首雅尼经典钢琴曲。

    开业的第一天,猴子、官书记、橙子、板牙、方片七、赵小梅、我,还有胡文娜八个人,上午忙的有些手忙脚乱的,官书记负责冲奶茶,橙子、板牙曹负责制作冰粥、冰沙、刨冰,赵小梅负责榨果汁,胡文娜负责冲咖啡。而猴子、我还有方片七负责屋里屋外,忙前忙后的服务生角色。

    再说一下我们的咖啡。我们买来了咖啡蒸汽机、蒸馏瓶、搅拌器、咖啡壶等工具,不过,在开业的时候,这些却几乎都没有派上用场。

    因为对于咖啡的制作流程不熟悉的原因,光是打一个奶泡就手忙脚乱的花上那么六七分钟,速度明显的就跟上不了,于是,我们就一切从简,去超市买来了速溶咖啡,然后,直接开水冲好了,搅拌一下,就送过去。这样一来,时间就大大节约了,基本上一杯咖啡也就那么两三分钟,就到了顾客手上了。让大家有点泄气的是,一包速溶咖啡,超市里卖一块九毛八,我们忙来忙去,忙活半天,人工、材料、口水、感情都搭进去了,却是一笔赔钱赚吆喝的买卖。

    不过,用胡文娜的话,我们口碑肯定不错,现在做产品要讲品牌战略嘛,价格战没有什么优势的。

    嗯,就算是以后做铺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