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曲别针的传说 > 正文 > 3、和曲别针有关的爱(下)
3、和曲别针有关的爱(下)



更新日期:2012-11-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记得有个叫方片七的诗人曾说过这样一句话,我们每个人都会有一首歌,开始的开始,我们在听别人的歌,后来,我们在唱自己的歌。

    或许,这首歌,这一生,我只会唱一次,但是,我会倾力去唱,唱到你我都刻骨铭心,唱到你我都欲罢不能。

    这是我给胡文娜精心准备的告白。

    方片七的话,让我原话搬过来了。方片七是个诗人,他自己这么认为的,宿舍几个人也都这么认为的,不过不是背着菜刀,看谁不爽,刷的一刀就剁过去的那种,而是那种很文文绉绉,很干净脆落,无论走到哪,兜里都揣着个电动刮胡刀子的那种。

    这么准备的原因,是因为官书记密报打探到的,胡文娜是那种很有内涵很有想法的一个女孩子。真想追她的话,必须得有两把刷子的。

    说实话,追胡文娜的过程,是很一波三折的。

    官书记还帮我打探到的一个重要消息,就是胡文娜每个周的周六下午,都会去学校图书馆六楼的外文阅览室去看书。

    官书记还给了两个大胆的推测,一个是她可能在为英语六级准备,第二个是她可能在为出国留学而准备,他建议我最好对这两方面有所耳闻并了解一二。

    官书记做这两个推测的时候,猴子正把电脑音响扭到最大,声音似乎要冲破天花板,直接把四五六楼掀出去,而我正在宿舍里一只手拼命地往嘴里塞干面包,一只手握着水杯,咕咚咕咚的往嘴里灌。

    不过,官书记的话,我还是听见了。

    我决定,是要采取一点针对性。高中的时候,我的英语马马乎乎的还算凑合,可是,到了大学,就很少去怎么用功了。我知道隔壁宿舍阿祖,他的湖南老乡强子,是我们学校外语协会的会长。

    于是,我就去找了趟阿祖,让他找老乡冯百强借了几本《疯狂英语》。然后,走马观花了一遍。

    让我所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准备把这几本《疯狂英语》还给冯百强,他让我直接去英语协会的办公室找他,正站起身打算离开的时候,竟然意外的遇到了胡文娜。

    没错,是她。纯白的高领打底衫,清瘦修长的直筒牛仔裤,翘翘马尾,如花笑靥,既勾勒出靓丽的线条,又洋溢着青春的热情。

    那一瞬间,我就像是发现狼群的草原藏獒一样,开始敛息静气,作出时刻蓄势爆发的样子。

    这句话是我给宿舍的官书记、猴子、橙子他们交差时说的,很大义凛然、英勇无畏的样子。在官书记、猴子一行人的啧啧道好声中,旁边的板牙掷来一句,“你这牛犊子,还藏獒呢,别净整些没用的,到底当时胡文娜怎么说的?”

    板牙一向都是这么快人快语,说话颇有几分黑云压城之力、雷霆万钧之势。而我和猴子、方片七都是属于温吞磨叽型的。

    “板牙兄,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这么美丽而浪漫的邂逅,当然得加几分渲染了。你觉得情节发展的慢了,这好办,你找个摄像机,老三的话你都录制下来,回去自个按快进键不就得了?不然的话,哪凉快,哪呆着去,别在这里瞎捣乱,败坏哥几个的雅兴。”方片七站出来说话了。

    其实方片七的力挺我,是有原因的。他说要原汁原味的我的心里感受,回头写成一篇优美抒情的叙事诗,再往《诗刊》、《星星》上投稿试试。

    方片七说这个想法的时候,我心里回应了他这么一句,到底就是写诗的,真他妈的懂生活。

    扪心自问下,我给官书记、猴子他们的话,应该是落差很大的。当时的真实情景应该是,我由于心虚,而两腿发软,赶紧就近找了个椅子坐下来,并顺手拿起一本刚刚放在桌上的《疯狂英语》,佯装着看书,来掩饰慌张的内心。

    嗯,从现在开始,为了良心上过得去,我把接下来事情发生的经过都拧干了水分,如实相告给宿舍哥几个,以不辜负他们的煞费心机的倾囊而助。当然,这个囊,是锦囊的囊,不是皮囊的囊。

    “冯学长,好啊,”胡文娜笑着和冯百强打招呼。恩,冯百强是06级的。

    冯百强笑着回了一个。

    “恩,这位是——”

    十几平米的办公室,胡文娜很一览无余的就看到了坐在椅子上,捧着杂志正读得津津有味的我。

    “噢,张趣来,07经管的。我老乡罗宜祖的同班同学。”

    “罗宜祖?就是那个头发有点卷卷的男生?”

    “嗯。”冯百强点点头。

    “他可真有意思,去年管理学院元旦晚会上表演的那个话剧,我还记得呢。”胡文娜说着,冲着我笑了一下,“你们管理学院人才很多的哦,不像是我们建筑学院,少的可怜呢,连个元旦晚会都组织不起来。”

    “妈的,天杀的方片七。”我内心骂了这么一句。

    胡文娜说的那个话剧,我知道,名为《说说自习室》,讲的是大学自习室里发生的一出闹剧,有点无厘头的味道。其中最吸引人的,是剧中三个男生自发排演的一段很纠结的舞蹈动作。而罗宜祖,是三个男生中的一个。他们仨因为这个话剧,而声名鹊起,大红大紫,整个管理学院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我之所以骂方片七,是因为,本来班里的团支书李紫铭找到我,让我来出演三个男生中的一个,我满口答应了。偏偏赶上方片七吃坏了肚子,得了急性结肠炎,要住院。这住院总要有人来陪床吧,而宿舍六个人,猴子和橙子在一个餐馆做兼职,板牙忙着准备他所在学生会体育部的年终报告总结,官书记呢,忙着院里元旦晚会的采购工作。于是,我就自告奋勇的找到官书记,说我去医院照料方片七。

    于是,整整一个星期,我每天下午五点放学后,就直奔我们的市人民医院,晚上九点半再披星戴月的赶公交回去。当然,也就错过了这场话剧。然后,李紫铭找到了罗宜祖,让他来代替我的位置,出演三个男生中的一个。

    唉!我心中说不出的沮丧。

    本来这个场合,胡文娜会很容易认出我来的。

    “哎,对了,我还没有介绍我自己呢,我叫胡文娜,二胡的胡,文艺的文,雅典娜的娜,07建筑专业。”

    “你好,我叫张趣来。我们宿舍是这样给我释义名字的,有张某人在,趣味自然来。”我放下手中的杂志,笑着打招呼。

    “这样说,你一定是个很幽默、风趣的人了。”胡文娜笑道。

    “还好吧,我在的时候,他们就拿我的人开涮,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就拿我的事开涮。一不经意,就被涮了很多年,涮成了现在这样,只长骨头,不长肉。”我笑着指指自己。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冯百强的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他阂差不多高,都在1米75左右,而他大概有170多斤的样子。而我呢,尚且不足120斤,相比之下,很是有特点,另一个原因,听阿祖说,他这人像弥勒佛似的,待人很大肚很宽容。

    胡文娜笑了起来。

    冯百强笑着道,“我也听阿祖说,趣来一直都是个很能活跃气氛,很乐观向上的人呢。果然,一语既出,便笑声朗朗了啊。”

    “呵呵,见笑了,乐观向上,这个评价是四个字的,再给说个,别人对我的四个字的评价,挺能折腾。”

    “挺能折腾?”胡文娜稍稍愣了一下。

    “是啊,大一刚来时,跟着朋友先贩卖了一段时间的爆米花和贺年卡,又贩卖了一段时间的网站域名,下学期,做了一段时间的网站论文代理,同时组织了5个朋友,一起从烟台骑自行车去爬了趟泰山,帮着我隔壁宿舍的陈晨,把轮滑协会建了起来,又帮着我老乡虞加遥把梅花拳协会建了起来,再就是在我们院的学生会里,打了一圈酱油,混了个脸熟,然后出来了。大二呢,代理了厂家半年的吉他,又同时接了两个培训班招生的单,目前是办了个自娱自乐的SNS小网站,因为是从网上直接下的模板,加上没有推广,现在都半年了,注册用户才300多个,我也就懒得管它了。”我笑着,说的很淡然不经的样子。

    其实,这个台词,是我之前就打好了的。那天我在宿舍里掰着指头,看看自己大学这一年半,到底做了多少事,这一掰,才发现,还真有点小有成绩的样子。

    我也才意识到,为什么,周围人,喜欢用“折腾”这个词来形容我了。

    虽然,折腾了这么长时间,这么多事情,不过,好像没有哪件是我很引以为豪的。名没出来,钱也没赚到,有的只是些经历吧,似乎唯一的好处,就是认识了些朋友。似乎我经历的事,都是和成功,和名声,和赚钱,不大不小,无关痛痒的事情。这让我欢喜的同时,又沮丧了。

    果然,胡文娜和冯百强脸上露出了我预期的惊讶。

    “趣来,没想到,你身上这么富有传奇色彩啊。简直是硕果累累嘛。”冯百强先说道。

    “哎,对了,你现在有没打算,开一家小店啊?”胡文娜没有理会冯百强的话,同时抢着问道。

    “开店?”我愣了。

    “是啊,”胡文娜点点头,很认真的样子。

    “噢,这个啊,你的意思是,嗯,现在?开店?什么店?”我开始猴子起来。“猴子起来”这个词是有来历的,猴子这个人,很多事情,明明不会,明明做不来,可是还是要硬接下来,然后别人问办的什么样子了,就嗯嗯啊啊的,模糊不清,整个人就开始打太极了。

    “现在有这个想法吗?”胡文娜很急切的追问到。

    我看了冯百强一眼,于我的个人经历,他脸上目前还满是钦佩之色。

    我脚一跺,心一横,决定豁出去了,“是啊。”

    “太棒了。”胡文娜几乎兴奋的跳了起来。

    那模样,让我觉得自己的回答傻极了。我心中有点后悔了,太冲动,太草率了。

    我结结巴巴的补了这么一句,“你是要开个网店么?”

    “网店?”胡文娜稍稍一愣,“对了,你都自己有网站了,肯定网络经验很丰富,那我们的店铺也可以同时在网上销售啊。”

    “我们的店铺?”

    “呵呵,趣来你有所不知吧,”冯百强接过话来,“这段时间,胡文娜一直在找个人来合伙开店,因为她觉得自己一个人精力肯定很有限,可苦于没有遇到合适的人选。而你呢,现在来看很合适,一个是你之前就有的很多经验和阅历,另外呢,你刚才也说了,你也有这个打算。”

    “啊?!”我虽然早已能猜到的结局,可是,得到冯百强的证实,还是有点意外。

    看看胡文娜,她笑嘻嘻的看着我,很是赞同冯百强的样子。我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口袋,结果触到了口袋里的那个曲别针。

    想到自己来的目的,曲别针换爱情,登时,我的脸颊有些发烫。似乎现在的场面和之前的预料,大相径庭。

    “怎么了?”胡文娜看到我脸上的不自然,以为我一时适应不过来。

    “啊?!”我怔了一下,有些的心慌。“你想过要卖什么了吗?不会是要卖曲别针吧?”

    这话一出口,不仅胡文娜愣住了,冯百强愣住了,连我自己也愣住了。

    “曲别针?”胡文娜、冯百强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

    “啊,这个——”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究竟在说什么。“没什么,我刚才在书上看到一个关于曲别针的故事,印象比较深,就随口说出来了。”我赶紧打住话题,“你那个店打算什么时候开?”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两个周后。”胡文娜很认真的看着我说。

    “两个周?”我算了一下,现在是三月十六号,两个周,也就是说,会在三月底四月初,开店营业。

    “你不会要在四月一号的那天,正式开业吧?”冯百强问到。

    “嗯,我也有同感。”看到胡文娜在看着我,我也点点头。

    “这个,”胡文娜顿了顿,“先待定一下。”

    “这话,怎么听着像是超女选拔啊。”我笑起来。

    三个人同时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