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烈焰雄心 > 正文 > 第19章 决定改变
第19章 决定改变



更新日期:2021-02-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王旭东又作梦了。

梦见了下水管里缩成一团的宠物猫和猫主人满脸焦急的模样,梦见了老大爷紧紧抓着他的胳膊,满是期盼的目光,还梦见了第一次进入火场时的情形。

梦里,他的人生仿佛开了挂,水带一步接到位,拧开阀门,水柱冲天。他救人的方位感也特别强,背着人精准的走位,完全没有迷路。

在乘云梯的时候,由于位置不够,竟然主动要求先疏散被困群众,自己则迎着火势,坚守到最后一刻。他还梦见了宋青凡,梦见他对着他笑……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王旭东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忽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哎呀”一声,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

正在叠被的王一兵被他吓了一跳,手上一抖,好好的“豆腐块”一下子就散了。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训练要迟到。”

王一兵抽了抽嘴角:“你这是老年痴呆的前兆吗?昨天晚上还说今天没有训练,你这睡一觉就忘了个干净?”

王旭东一拍脑门,嘿嘿笑了几声:“作梦太投入,忘了。”

王一兵:“……”

穿衣服、叠被、洗漱,一切准备就绪,王旭东就外出了。

宋青凡的事迹再加上班长的那一番话,让他重新认识了消防兵三个字,也理解了当初父亲非要送他进部队的心情。他不想在荒废青春,他决定改变自己。

他开始瞒着队里,义务给小区的居民讲防火安全知识,教他们四懂、四会、四个能力,教他们火灾发生后的逃生技巧。

这样上一节课大概1个小时,他一天要跑至少三、四个小区,虽然很累,但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与满足。

结束了一天的义务讲解,他准备归队,路过一个老小区的时候,就听见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传来。

听那个声音清脆尖锐,应该还是个孩子。他下意识地加大步伐,迅速往小区里冲,结果就看见人群从四面八方赶来,正在往一个点汇聚,再一抬头,发现一个小男孩从五楼窗台的护栏里漏了下来。

那个孩子短胳膊短腿,看上去不过两、三岁的样子,大概是太过害怕,两条小腿胡乱蹬着。护栏的缝隙很大,孩子的下半身已经全部漏了出来,随着挣扎,身子仍然不受控制地往下坠,随时都有掉下来的危险。

“谁家的孩子啊?有认识的不?快去打电话叫家长!”

“快去拿床单,万一掉下来还能接住。”

……

情势危在旦夕,王旭东来不及思索,三两下拨开人群,抠着砖缝,蹬着排水管,徒手往上爬。

他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徒手爬墙根本难不倒他,但是群众只以为他是过路群众,担心孩子掉下来的同时,也都暗暗替他捏了一把汗。

“小伙子,你可小心点!”

“脚底下踩稳了,别轻易松手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和孩子身上,孩子每下坠一点,他每接近孩子一步,大伙儿的心就跟着揪起一点儿。

王旭东发现孩子的小腿被护栏上的铁丝划伤,透着淡淡的血迹,小臂在身子下坠的时候,也蹭掉了好一大块皮。

小小的,软软乎乎的人儿,让他越看越心疼,一边爬,一边安慰他:“好孩子,别害怕,叔叔来了。”

“妈妈……呜呜……怕……怕……”

“你听叔叔说,别乱动。叔叔马上就过来了。”

“怕……宝怕……”

孩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鼻端还挂着两条青鼻涕,一边哭,一边伸手抹,把小脸抹的脏兮兮的。

“叔叔来了,你看,叔叔已经离你不远了!”王旭东爬到四楼的护栏上,脚在栅栏上一步一步往中心挪。

孩子似乎感受到了王旭东近在咫尺的距离,出于本能便挣扎着想要往他的怀里扎。

始料不及的是,他刚伸出小手,身体由于拉伸变薄,原本卡在护拦上的支撑力消失,整个身体便迅速下落,只听哇地一声惨叫,孩子整个身子全部漏到护栏之外,只剩一颗脑卡在护栏上。

小小的脑袋要承担整个身子的重量,随着身体的摆动,脖子上细嫩的皮肤反复受到碾压,顿时血肉一片模糊。而更加糟糕的情况上,这个姿势,和人们平时说的“上吊”无异,时间长了,孩子很容易窒息死亡。

命悬一线之际,王旭东立即趴到四楼的护栏顶,半蹲着身子,稳稳地将孩子的脚托住。

“不要怕,踩着叔叔,慢慢动一动,看看肩膀能不能进去。”

正常来说,只要能出来,就一定有方法能进去,王旭东引导着孩子慢慢移动身体,但孩子毕竟还太小,只微微胡乱动了几下,便又吓的嚎啕大哭起来。

没办法,王旭东只好一直佝偻着身子,轻轻托着孩子的脚。

四楼的护栏顶与五楼的护拦底部距离也就一米三左右,王旭东一米八的大个子,根本就直不起身子,只能举着两个胳膊,坐一会儿、或者蹲一会儿,交替地变换姿势。

有群众从四楼的窗口探出来身子,隔着缝隙给他递水、递面包:“小伙子,逮着机会吃点喝点,不然太消耗体力啦。”

王旭东心里一暖,接过水,先是举到头顶让孩子喝,接过面包也是最先递给孩子,然后两只手就又回到原位,继续托着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王旭东的胳膊已经酸胀难忍。他咬着牙坚持,汗珠顺着额角滚落,沿着他侧脸的弧线一直流进衣领,衣服被汗水浸透,他始终岿然如雕像一般。

四楼群众似乎也感觉到了王旭东的吃力,对他说:“小伙子,已经联系他们家人了,他们马上就回来,你再坚持一会儿。”

王旭东说:“大叔,如果孩子家人联系不上的话,麻烦您先报警叫个开锁匠,再去找个电锯,这孩子太小,受这么大惊吓又受了伤,我怕他坚持不了多久,一会儿不管谁先赶到,立马开门把护栏锯开救孩子上去!”

“行,小伙子,外头的事你放心。你在这儿托着孩子,千万小心呐。”

“放心吧,有我在,孩子一定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