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烈焰雄心 > 正文 > 第11章 突发意外
第11章 突发意外



更新日期:2021-01-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训练场的尽头有座大型设施,专业名词叫消防训练塔,训练塔是军绿色的,足足有六层楼那么高,模拟城市小区楼房布局。七班的新兵们在班长的带领下,离训练塔不远的沙坑前整齐地列成一排,抬头仰望着高大的塔身。

按训练课程的进度,他们安排的训练科目是勾梯连挂上四楼。

所谓的勾梯连挂,也就是由两个人一前一后抱着梯子,从训练塔前30米处跑过去,将梯子搭在窗口,由一人扶梯,一人迅速爬上二楼,再由二楼人员扶梯,一楼人员爬上,随后将梯子抽上去,以二窗的窗台为起点,一人扶一人上,直至两个人全部爬上四楼。

这个动作看似简单,却是一项对人员体力、胆识、配合默契度、相互信任度等多方面训练的综合项目。特别是当班长说,28秒上到四楼才算达标的时候,所有人都惊讶地倒吸了一口气。

王旭东第一个提问:“班长,28秒上四楼,这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班长自信地公布了一个结果,“咱们中队,除了几个新兵班,其他所有人都能达标。”

队列里再次响起了抽气声:“那不得跟练轻功似的,飞上去?”

“看来,队里这是要把咱培养成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啊!”

“会了这门功夫,上大学的时候就能爬女生宿舍楼了!”

“你看你满脑子的不良思想……”

“去你的……”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开起了玩笑,越说越没边儿,班长绷起了脸,严肃地说:“在遇到重大火情的时候,大门往往会因为结构坍塌而被封死,或因为一些物理原因导致打不开,所以,就需要我们消防官兵挺身而出,迅速爬上高层,及时救助受困群众。”

吴道德问:“班长,不是有云梯?”

“遇到重大火情,消防通道陕窄,消防车开不进去的情况怎么办?所以我们和时间赛跑、跟死神抢人,就得用一身过硬的本领冲在最前面。”

说到这儿,班长坚毅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视了一遍,“全体都有,两人一组,记住动作要领,开始向上爬!”

一声令下,大伙迅速结盟,形成二人训练小组,展开训练。王一兵和李增援一组,赵刚旺和杜骁一组,王旭东则和吴道德一组。

大家都是第一次接触这个项目,动作不熟,特别是在爬梯时,往往因为担心自己会掉下来而导致畏首畏尾,所以速度十分缓慢。

王一兵和李增援是第一组上塔,两个人抱着梯子跑向训练塔,奔拙地将梯子竖起来,一个扶一个爬,第一层爬的轻松,但到了第二层的时候,就明显出了问题。

王一兵从窗户里面扶住梯子,所以李增援爬的还算顺利,但到了王一兵向上攀爬的时候,由于起点是在第二层窄小的窗台上,下面又没个扶梯的,只靠李增援探出半个身子扶着梯子顶端那微弱的固定力量,爬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梯子一直在抖,不光是抖,更像是要往外飘。

王一兵放慢了速度,变的小心翼翼:“增援,别太用劲,我咋感觉这梯子不稳当呢!”

“行!”

李增援应着,手上稍稍松了点劲,结果梯脚在王一兵的踩踏下,微微出现挪动的迹象,王一兵吓的脸都白了,出了一身的白毛汗。

他稍稍平复了一下心绪,仰头大声吼道:“增援,扶住!”

“啊……哎!”李增援也吓的不轻,反应稍稍慢了一拍,他紧张地抓紧梯子,“大兵,我扶好了,你上吧。”

就这样,俩人短暂配合,用了将近十分钟,才爬上四楼。

双脚落地的一霎,王一兵长吁了一口气,回头望望塔下的队友,挥起了胜利的手臂。

总结了王一兵和李增援的经验,赵刚旺和杜骁这一组也成功地爬上了四楼。下一组,轮到王旭东和吴道德。

这一组是全班人都看好的组合,王旭东最近的表现有目共睹,吴道德的成绩在班里也是名列前茅,这俩人都是尖子、都是骨干,爬上四楼一定没有问题。

然而,当王旭东轻松上了二楼以后才发现吴道德脸色苍白,手脚发抖,额角的汗一注注地顺着脸颊往下流,一直流到脖梗子里去。

他从窗口探出脑袋,问:“吴道德,你怎么了?”

“没……没事儿,头一回爬,有点不适应。”

“不适应?”王旭东像是意识到什么,眼里流露出一丝讥讽,“是害怕吧?”

吴道德立即否认:“你才害怕!”

“不怕就上来呀!”

“少瞧不起人!”吴道德一脸不屑地吸了吸鼻子,“等着,我这就上去了!”

说完,硬着头皮又往上迈了一步。

王旭东见状,一下子就急眼了:“我说吴道德,人家两个小组才用了10来分钟,照你这个龟速得爬到明天!”

“第一次爬,总要有个适应过程,再说班长又没说计时!”吴道德一时无法克服心里的紧张情绪,又接受不了王旭东的冷嘲热讽,情急之下,他干脆闭上眼,凭着感觉胡乱往上蹬了几步。

由于对于梯子构造和每一层的高度不熟悉,又刻意提高了速度,结果一不小心就踏了空。他本能地闭上眼,只觉得身子往下一坠,手上一滑,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吴道德!”王旭东惊出一身冷汗,立即地探出半截身子,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却还是慢了一步,只见吴道德就像断线的风筝似的,瞬间摔进沙坑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