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九零翻身大作战 > 正文 > 第十三章 喂新来的,过来参见老大
第十三章 喂新来的,过来参见老大



更新日期:2021-01-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新家屋内除了白白的墙没别的东西了,黄大娘听见动静赶回来,瞅了瞅皮卡车上简单的行李,诧异的很,这时候搬家一般都带着家具的。

见面介绍寒暄了几句,卸下行李,温饰然自告奋勇留下看家,战国强又拉着三个人去建材市场买家具杂物去了。

温饰然坐在院里的凳子上百无聊赖,觉得还是到门口坐会,看看附近情况的好。她对买家具杂物一点兴趣都没有,也信任妈妈的审美水平,让她们去选好啦。

她在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此时太阳刚升起,空气还是干冷干冷的,不过阳光晒到脸上还有一丝暖意。

如今家搬了,房子也买了,下一步还得要好好想想赚钱的法子。温饰然托着腮,正在想自己的生财之道,突然光线一暗,一张孩子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哎哟,你干嘛!”温饰然本来闭着眼睛晒太阳想事情,一睁开眼睛面前一张脸吓她一跳。

那小胖子抹了一把淌下来的鼻涕,趾高气昂的大声说道:“喂,新来的,你以后就住这了是不是?跟我去参见老大!”说着往后一指,五六个孩子在巷口大娘们八卦的石桌那里。

温饰然嘴角抽了抽,还老大,我来了就得让你退位让贤!

也不等小胖子领路,温饰然大步走过去,对其中一个男孩子问道:“你是不是他们的老大呀?”

王帅吃了一惊,套路不该这样的呀!不是应该小胖领回来,恭恭敬敬地喊一声老大,然后这个新来的丫头片子再拜见的么?看她一点也不怕的样子,态度嚣张的很啊,得收拾收拾她。

他从石凳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瞪着她,“怎么,我就是,你有意见么?”

周围的四个男孩和姗姗来迟的小胖,也都围在她的身边,眼神不善的瞪着她。

温饰然撇撇嘴,打量这几个半大孩子,这个为首的王帅看着10岁左右,个子高她一头多,长的浓眉大眼倒是很精神,此时凶巴巴的看着他,像只龇牙咧嘴的小兽。剩下几个跟班,除了矮胖的小胖,还有一个瘦瘦的看上去唯唯诺诺的男孩,虽然和他们站在一排,却明显气场不足应该不是打架的料;另一个穿着干干净净,衣服鞋子都是牌子,正满脸嫌弃的看着她;剩下两个男孩竟是双胞胎,站在那都要抖着腿的得瑟劲儿,一看就是外强中干的小家伙。

哼!虚张声势,擒贼先擒王,看我先料理了你们老大。

“哼,当然是有意见啦,你凭什么做老大,是能以德服人,以才教人,还是能以武治人啊?要是不行我可不认你做我的老大,趁早退位让贤。”温饰然仰着头,毫不畏惧的瞪回去。切,好歹也20多岁的人了,还怕你们不成。

王帅脸色通红,面前这个小丫头穿着土里土气的黄色小棉袄,黑色的棉裤,黑色的棉布鞋,整个人跟个球一样圆。圆圆的杏眼瞪着他,眨都不眨一下,看的他心里发毛。

这么多兄弟看着呢,他可不能认怂,要是连个小丫头都治不了,以后怎么在巷子里混啊!

“少废话,你要不服我做老大,就先打得过我再说!”王帅涨着脸梗着脖子吼道。

温饰然掏了掏耳朵,有点生气了,震的耳朵都疼,简直是个低音炮。“你吼什么吼啊,吼有用那驴早征服世界啦!”

“你敢骂我是驴!”王帅总算找到出手教训温饰然的原因,蹦起来抬脚就踹了过来。

温饰然赶紧往旁边一闪,上班时候她没什么别的爱好,周六周日便报了个班学学散打。一来强身健体打发时间,二来,女孩子有一技傍身,危难时也好有个应对。

虽然会些拳脚,奈何这具小身体才7岁,而且,穿的笨重,劈叉都费劲,刚也是将将躲过那一脚。

王帅没料到她能躲过那一脚,气的大吼一声,挥拳往温饰然脸上打去。

温饰然赶紧往后一仰,右脚抬起狠狠朝他膝盖踢了过去。

“哎哟,个死丫头,你们还看什么,给我打她!”王帅吃了亏,也不顾面子了,坐在地上蹬着地,指挥他的小弟们上。

温饰然不禁哀叹一声,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啊!这小子不仗义,自己打不过还招呼人帮忙,这顿揍,怕是难免了。她咬咬牙,不能这么便宜了他,纵身往他身上一跳,坐在他肚子上,一顿重重的小粉拳就雨点般的捶在了他的胸,额不,脑袋上。王帅的小跟班们被她惊的愣了一下,听见王帅杀猪一般的嚎叫才惊醒过来,一窝蜂冲过想把温饰然从他身上拉开。

温饰然心想,她一旦被拉开,这王帅爬起来,还不给她打成猪头三。不行,拼了老命也得护住脸。这么想着,也不打了,两手紧紧抓住王帅的头发,两腿用力,夹在他的两扇排骨上。

这下王帅嚎的更大声了,像个大泥鳅一样拧来拧去,温饰然怕被甩开抓的更紧了。一时间,王帅的哀嚎声,温饰然的嘶吼声,小跟班们的叫嚷声交汇成一支催人心肝的曲子。周围几家邻居听了动静,开门一看,不由大惊失色,乱糟糟的喊着别打了,然后往这边跑来。不知道是哪个狠狠地踢了她两脚,疼的她直咧嘴,手上却没松劲儿,揪的更紧了。

不一会围在头顶的人都被拉开了,有人来掰温饰然的手,可她眼下打红了眼,哪肯松手。气的那家大人竟挥手就要打她,这时一只细长骨节分明的手,抓住了那大人的手腕,借着力一把把他推了出去。

“然然,我是展望哥哥,你别怕,先松开手下来。”一道清澈如水的声音,像是道溪流,从周围的嘈杂声中缓缓流入她的耳朵。不禁让她滚下热泪,她猛的揪了一把王帅的头发,蹦起来挂在展望的身上大声的哭了起来。

救兵啊,温饰然大声的哭着,用泪眼婆娑的眼睛偷瞄了一眼周围,王帅的爸妈正检查他的头。上面的头发被她揪得像鸟窝一样,她偷偷扔了手里的两绺毛发,继续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