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夕阳笔记 > 第一卷 > 10纠结的手机
10纠结的手机



更新日期:2020-12-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黢黑的夜,大热的夜,古华柱杖扶着门槛望着夜空,在思想,在反省。

 

  也许,我以成熟人标准在要求依梅?期望过重,毕竟是个懵懂未开的小孩子心智,怎能过重的要求;也许我太小气,怎能不坦荡面对?即或是自已的孩子也应与世人一视同仁,不该有人的亲疏观念之分。这是我生来人世社会形成的俗念哟!也许是依梅幼稚无知无所精神依靠出轨?哼,我干吗还那么认真?不值!

 

  朱女士来电说,依梅6月5日进的绿园山庄,真它妈不偶然,这一天也是保姆进我古华的门。看来一切乃因果命定,于是有什么难以释怀的?古华想,那么6月5日前半个多月依梅又在干什么?肯定是浪荡在社会。

 

  这一点后来证实了。短信里,依梅吞吐地回答说:“我……我之前在……在与她们……”

 

  依梅再次迫切要手机。古华有两点推测,一说明她没乱来了,或者是山庄管得严她没机会。否则不会没钱买手机,二是我若不给她买手机,必定使其感情生疏,反之则可加强。但另一方面则是种纵容,因为有了手机祸害不浅,一想到依梅过去滥用手机的行径,古华又担心起来,唯有看她有无收敛理智了。但此女最大的缺点就是一点儿人的基本理智也无,无法克制临时的随好。给与不给,磨她与给她,真是两难啦!

 

  还是给予吧,但古华仍坚持要依梅亲自回家取钱,且不能超过500元。

 

  朱女士又给古华通话。“依梅又给我打电话了,又发短信,要我给她寄千块钱,她说急着用。说你不给,16号回去向爸爸要。我不敢给,有个男生电话就找到我这里,问你是不是依梅?我说不是,你找错人了。我怕给她了手机还是为了联系跑。”

 

  “这女子没长进,还是奢侈随欲,千元!”古华无奈的口气。

 

  “她说工资己扣了一半了,不够了。”

 

  “你没问为啥扣了一半了?”

 

  “依梅说经常旷工、迟到,扣了。”

 

  “还是那么随意,没一点生活体验,以为什么工作还是那么自由吗,钱好挣吗?别给她钱,要磨炼她一下,受不了就让她自生自灭,自找的,不可救药,怪谁?”电话挂了。

 

  想了想,古华还是忍不住QQ问话,牵挂大于放弃:“依梅,你要手机主要干啥?”

 

  依梅回答:“有用。”

 

  如果依梅这样回答:主要与亲人、亲友通话,我不再与社会上乱联系了。那么回答正确,这是古华考题答案,他希望她是这样的回答。

 

  “你要手机主要干啥?”是依梅智商低没理解这句话呢还是仍不想悔过?却只含糊回答“有用”。这又挑动了古华的怒气,连续发信息过去。

 

  “你妈的,你这回答错误!”

 

  “好,再给你个死不开窍的东西说说:

 

  1.你仍无生活体验,还是讲究奢侈,随心所欲,开口就要千元手机,400多元的就十分可以了,要耍大款你自已挣钱买。

 

  2.买手机的主要目的又是整天四处联系野男朋友,三煽两煽你个没头脑的东西又跑花心是吧?

 

  3.听说你在山庄不习惯,我告诉你不习惯的原因:你飘游浪荡惯了,这下受到了约束,告诉你,你无论干什么,就是当妓女也要受管制的,天下哪有你想的那么自由?

 

  4.你扣工资的原因就是不改飘游浪荡习惯造成的,你若心好,你每月少跑、少迟到几次,请假回来一次住一晚上也只扣几十元,能是扣几百元吗?况且你若是正常的行为我还会给你钱!

 

  5.可你呢?性质十分恶劣,无人不咒骂你,养你指望你在身边孝顺护理我,你却它妈地13岁多就能忍心离开我,只顾自已好耍,乱在外面搞,你真是个不要脸的东西,还有脸问我要钱?没打死你就是最大的宽容了。 

 

  6.不是我要求你,而是你要改过,求得我的宽恕,不然你非但得不到我遗产,将来你就是结婚了,你那性情挨起打来,诉苦的亲人也没有一个,你还想一走了之不认我,人家会看得起你一个亲人也没有的人吗? 

 

  7.以后要回来只能一个人回来,至少住一晩上,否则老子也不稀罕认你这个不配当我女儿的东西!让你将来自找恶报去!

 

  8.生身父母小,养身父母大,何况我单身把你养大,何况我身有病残,13岁多你就只顾自己离我这个病残人而去,你尽到责任了吗?如果是个正常女孩会这样吗?会想的乖女孩即是把你身体献给我也是值得赞赏的,那还得看你有不有那个本事,可你呢?在外不把自己当人,还以为时髦,他们给了你什么?得到的是什么?吃里扒外的贱人!

 

  古华似在与成熟女子对话,13岁余的依梅,谁叫你早熟,生理早熟而非心智早熟呢?那就把你当成熟人对待吧,你不是也自以为超年龄成熟,想把身份证年龄改为17岁吗?

 

  9.翅膀养硬了能飞了,你就只顾自己,不想你从何而来,这是性质最恶劣的事!你简直不是个人,狗就不如!

 

  10.没有老子这里你的户口,将来你结婚就难! 

 

  几天后依梅回了QQ:

 

  啥?我是那种人吗?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再说了,我现在改了好多了,不会成为那种人。

 

  古华回话:你不本来就丢下了我吗?你还担心爸爸跌倒一跤不起吗?要是你有这样的善良天性会抛弃病残的爸爸吗?我这样子你本身就走不脱,至少将就到我退休进养老院后,主动送你出门打工,可你这么小的年龄就忍心抛弃我不管,你尽了正常孩子的责任了吗?

 

  只不过,你的心野,在家也尽不到起码的责任,只能在外。

 

  你根底太浅,一个非凡养你之人你却不识货,不懂珍惜! 

 

  一株人參在你眼中是萝卜!

 

  依梅回话:没有,我十四号回来看你。

 

  古华回话:看你。我不需要谁看我,我需要的是为我作饭、洗衣、拉一把、跑跑腿。

 

  在我最需要生活护理的时候你抛我不顾,只顾自已当时玩乐,以后我进了光荣院还需要你吗?该你尽的责任你没尽,你管了吗?我无法原谅你这个不正常的天性之女,

 

  你还有脸索要钱?

 

  要钱你就回来尽责任,一切作得像保姆一样,否则我的钱要付保姆工资。

 

  依梅:我要回来工作了,我可以照顾你了。

 

  但是我要手机,我十六日就回来了,然后我去渔渡新开的超市报名,我就在那上班了。

 

  古华:你哪里都呆不住几天,你必须在一个地方干半年以上才算有进步,这样给你买手机没问题。

 

  依梅:那是,在这里里(离)家太远了,我要回来工作,那样里(离)家进(近)些,可以照顾你。马婷她妈去给我和她报名的,我可以在超市上班。

 

  古华:己说成了吗?

 

  依梅:不知道,昨晚她给她妈说的,她妈过几天去给我们报名。

 

  幼稚!以为什么亊说风就有雨,怪不得经不起煽动。古华心下埋怨,回话:你最好在那干,半年后我要进城郊光荣院。

 

  依梅:啊?那我手机咋办??

 

  古华:超市要你吗?要知道你不够14岁。联系成功了再与马婷回来,反正我有人护理生活,你不愿失去我就改正毛病,尽你的责任,这样可以原谅你过去。手机,回来拿500元,多了不行。若你再哄我,又联系野男朋友们胡跑,那你就彻底完了。

 

  不过,从依梅QQ首语的变化,古华觉得她有所省悟了,出现了这样的语言,虽然是转载的,她无那文学水平:

 

  光弄花了影,分辩不清怎样救赎自已。

 

  角落里,欲哭无泪。

 

  古华幸灾乐祸:哭,就是要你哭,哭才说明你有进歩。

 

  第二天,古华又想到了新的语句:你愿回来,但若不收心,敷衍了事作家务,待不住几天又跑,不如不回来,反正你把人整怕了,谁都难以相信你了,护理我到光荣院后,再给你找工作,其实光荣院也肯定要服务员,负责的有我同学。

 

  你要回来,好,对老板说,就说知错了,回去护理爸爸,等几个月后爸爸进了光荣院你又去绿园山庄。

 

  依梅回话:哦哦,知道了。

 

  行。

 

  我们后天就回。

 

  看来有转变了,是否真的转变?古华没料到依梅决定回来,虽然并非为了专业护理自己,稍感欣慰中不免后怕。这个专来折磨我的依梅呀,会不会为了得到手机骗人?

 

  这个依梅,古华多次绝望后又出现希望,也许她必然的折腾、后来的变迁、保姆的出现,只有经过这样的体验才使她感到了生存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