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穿越之侠骨神医 > 第一卷 > 第十四章 你果然名不虚传!
第十四章 你果然名不虚传!



更新日期:2020-02-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叶秋白看着冰冷的枪口,面不改色心不跳,呵呵笑道:“袁大人真的要打爆我的头吗?”说着把枪用手指往一边推开,接着说道:“袁大人,您如果真的要杀叶某的话,早就抓去喂狗了,怎么亲自见叶某呢?”
袁世凯冷眼说道:“你死到临头还那么多废话?难道你不怕死吗?”
叶秋白微微笑道:“叶某不是不怕死,只是对自己的医术还有一点信心。”
听闻此言,袁世凯突然大笑起来,收起洋枪,摸着秃头笑道:“叶秋白,你果然名不虚传!虽然我知道我的女人并非怀孕,感到有点失望,但是后来看她排出血块,平安无恙,那我就放下心头这块大石。哎,你要何赏赐,尽管说。”
叶秋白淡淡的说道:“叶某只是一个医师,救急扶危乃是天职,不敢要任何赏赐,只希望袁大人你放过那几位大夫。”
袁世凯此时惊讶道:“啊?这个时候你还替那些庸医求情?”
叶秋白解释道:“大人,他们绝非庸医,要不然袁大人也不会找他们来为夫人诊症,我相信他们有怀疑过夫人并非有孕,只不过一来他们怯于袁大人的身份地位,二来受到袁大人对夫人的怀胎期望影响,所以才判断错误。”
袁世凯听完叶秋白的解释,乐道:“看来你真的不怕我啊?”
叶秋白也笑道:“叶某只是一个医师,并非袁大人的敌人,对袁大人有何惧之有呢?”
袁世凯哈哈大笑道:“好,说的好!来人啊,给叶医师纹银三万两!”
叶秋白执意不收,但始终拗不过袁世凯的盛情,最后只有答应下来。事后,便有仆人把银子送到回春堂。
经过这次的诊治,袁世凯十分欣赏叶秋白,便邀请他在花园品起了红酒,接着又让厨子炒了几个可口的美味佳肴,二人便大快朵颐起来。席间,袁世凯好奇的问道:“听闻叶医师也懂得厌胜之术,可否给袁某看一看啊?”
叶秋白一听这话偷乐一声,心想即使这袁大头自己不说,我也要忽悠给他看看,没想到他自己倒是先提起此事。
叶秋白故作谦虚的说道:“袁大人,您太看得起叶某了,鄙人也是略懂一二而已。”
袁世凯听罢更是耐不住性子,非要叶秋白说个明白,要不然今天别想离开袁府。
叶秋白瞅了一眼袁世凯,忽然说道:“大人别动,看,我说的呢?就凭大人眼角周围的几条细纹来看,必定多子多福啊!”
“真的假的?”袁世凯双眼放光,急切问道。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敢拿项上人头向你保证,你会有三女四男之命!多子多福啊!”
这下袁世凯心里乐开了花。但是转念一想,疑虑的问道:“叶医师,我夫人目前这种情况,生儿育女好像很困难的样子,你说的会不会不准啊?”
“袁大人你放心,我一会儿开一副专治夫人血气的药方,到时候血气运行好了,想不生都难啊。”
袁世凯兴奋不已,给叶秋白斟满了酒,说道:“叶医师,我敬你一杯。”
“大人,不过还有一件事,你也要补一补,我给你开个药方,你一定会龙精虎猛的。”
“对对,我也要补一补。麻烦叶医师也给我开一个让袁某继承香火的药方。”
袁世凯叫人拿来文房四宝,叶秋白片刻就把药方写完了,在递与袁世凯时,嘱咐道:“次药方虽好,但是大人一定不要纵欲过多,到时候会对身体不好。”此时袁世凯高兴过度,哪里还能听得了此话。
叶秋白告辞之时,又转身对袁世凯低声说道:“袁大人,以后必定飞黄腾达,一定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叶秋白说完这话,自己心里就发虚,这叫什么未卜先知,就是知道这段历史而已。此时他怀疑袁世凯得病而死,是不是自己开的壮阳药方害了他?
袁世凯看着叶秋白的身影,喜形于色的嘟囔着:“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实在的不多了,这姓叶的小子倒是实在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不是......不是皇上吗?我真有这个命?”袁世凯乐呵着,回到屋里坐起了皇帝梦。
叶秋白回到回春堂,先把看病得来的银子给王妈送了一万两,解决她的燃眉之急。稍后便把部分钱买了上等的药材。
没过几日,韩雪便收到一套新的西洋治疗设备,这套设备原来也是袁世凯派人买来送给叶秋白的。韩雪此时很佩服这个傻瓜丈夫,这些天来的变化,让她确实目瞪口呆。她此时在想晚上睡觉还让不让他再在地上睡了。
对于叶秋白当然十分高兴,他本身就是学现代医学出身的,加上这套设备简直是如虎添翼。
再隔了几日,叶秋白又收到袁世凯的邀请去太白楼饮酒,席间不停的与叶秋白以兄弟相称,还不停的劝酒,呵呵笑道:“一套西洋医疗设备何足挂齿,小意思。”
叶秋白不知道袁世凯葫芦里买的什么药,谨慎客气的说道:“那套西洋设备太贵重了,真是谢谢袁大人。”
袁世凯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袁某人这辈子最怕亏欠别人,你治好了我的女人,这套设备你受之无愧,如今我知道叶医师医术高明,希望这套设备在你那里,如同宝剑配英雄。能发挥这套设备的真正价值,也不枉我一片苦心啊。”
叶秋白闻言后,浅笑一声,说道:“既然如此,叶某就却之不恭了。”
袁世凯见叶秋白如此说,心下也十分高兴,端起酒杯,说道:“好,我们别多说,来......干杯!不然菜肴都凉了。”说完,二人碰杯,两杯白酒一饮而尽。
袁世凯放下酒杯,眯起眼睛,笑吟吟的说道:“听说你们回春堂,是你夫人经营的。”
叶秋白也直言回答:“是。”
袁世凯话锋一转,接着说道:“既然如此,叶医师不想换一个环境吗?”
叶秋白疑惑问道:“袁大人的意思是......”
袁世凯见话已至此,坦然说道:“我不妨直说,我正在训练一批新军,我想假以时日,他们一定能成为大清国的精锐部队,你医术高明,我十分欣赏,希望你来天津担任我军军医,到时候我军就无后顾之忧了。”
叶秋白闻言暗想,这老狐狸的尾巴果真漏出来了,他想让我去给他当军医,真是痴心妄想,更何况这新军以后没有帮助戊戌六君子什么忙,我才不干这缺德的买卖呢?这是有违天良啊!他便推辞道:“袁大人过奖了。只可惜叶某老父年事已高,需要有人照顾,前几日还咳嗽难忍,吐了几口鲜血,病症严重。照顾年迈的父亲也是我们做儿女应尽的责任,袁大人也不想让我背上不孝的骂名吧。更何况我那夫人医术有限,弄出人命那就大了,所以本着对医者仁心的道德观,我还是不去了,真是谢谢大人的好意。”
袁世凯听言点点头,对叶秋白的孝心十分赞赏。这时叶秋白接着说道:“再说,叶某生于斯长于斯,实在不想背井离乡,袁大人的好意,叶某心领了。”
袁世凯无奈的说道:“世界上有伯乐才有千里马,以你此等人才,理应大有作为,何必当个小小的医师呢?”
叶秋白想不到这袁大头如此执着,便歉意说道:“袁大人见笑了,叶某没什么大志,作为一名大夫能够救急扶危,令病者药到病除,叶某以心满意足。”
袁世凯听完这些话,反而笑了起来,说道:“呵呵,叶医师,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我也不便强人所难,若日后你改变主意,能助我一臂之力,我袁世凯无任欢迎。”
叶秋白此时心头一块大石方才落下,举杯便回敬了袁大头一杯,二人畅饮多时才分道扬镳。
京城东门有一座洋教堂,里面有一位心善的洋人亚瑟神父,每逢集市总要免费给大家施粥送药,所以大家都喊他是真正的天神。这日清晨也是他给大家发放食品药物的时候,所有教堂四周人头攒动,比肩继踵,好不热闹。
“亚瑟神父,你真是善心啊。”排队的不停的称赞着。
“平时不但送药,今天还将米粮派发给贫苦大众。”
这时叶秋白和亚瑟神父从教堂走出来,亚瑟神父夸奖道:“叶大夫,你更有善心,经常来这里帮忙,我要代替贫苦大众谢谢你才对。”自从叶秋吧还阳之后,东逛西走,便结识了亚瑟神父,因为叶秋白的西医理论更让亚瑟神父折服,毕竟他这齐鲁医科大学的本科生不是白给的。亚瑟神父简直就是像遇见了知己一样,叶秋白会洋文(英语)所以沟通起来非常容易,他也向亚瑟神父请教了很多西医临床手术的问题,毕竟他自己没有做过什么大手术。
叶秋白微微一笑,说道:“言重了,亚瑟神父。你平时和我交流了很对西医方面的知识,令我大开眼界,是我谢谢你才对。”
亚瑟神父也坦然的笑了,微笑道:“你也教我如何望闻问切?算起来我还赚了呢。”说完双手一摊,摆出西方人特有的姿势。
叶秋白谦虚乐道:“能够给你交流一下中西医的医术,对我日常诊治都很帮助。”
亚瑟神父接着说道:“话说回来,我有一位老朋友,近日不知何故咳嗽的很厉害,吃了止咳药也好不起来,不知叶大夫你是否介意帮我看看,给点意见呢?”
叶秋白说道:“亚瑟神父,你还跟我客气什么,你请带路吧。”
亚瑟神父听言十分高兴,二人便带了药箱向神父那位得病的朋友家走去。经过几条大街和几条胡同,房屋逐渐变的紧凑起来,过了一片红砖碧瓦的矮房,便来到一所装修十分豪华的寓所。寓所内看家护院的仆人一看不像是普通的人,看身材面相,应是多年当兵才有的体格,见到亚瑟神父也并未阻拦,一看便知是熟客。穿过前室花园,便来到二楼的书房内,只见一个年龄较大的人坐在案几上翻阅着什么,有时不停地咳嗽几声,见到亚瑟神父来了,便起身迎接,从容说道:“哎呀,亚瑟神父来了,老夫有失远迎。”
亚瑟神父见过礼,便说道:“这位就是我上次给你说过的叶大夫,这位是......”
还未等亚瑟神父介绍完,那老者便插言道:“老夫姓李。”说完面容像是僵住一般,没有丝毫变化。
“李先生,你好。”叶秋白礼貌的拱手说道。
李先生还礼道:“你好。”
李先生二话没说便在案几边上坐定,伸出一只手腕示意叶秋白马上开始诊治,叶秋白瞥了一下,心中顿时感觉不爽,今天这是又碰到了什么牛叉人物,怎么待答不理的,这就是富贵人家的待客之道吗?难道比袁世凯还神气百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