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穿越之侠骨神医 > 第一卷 > 第十章 我还有一个条件
第十章 我还有一个条件



更新日期:2019-12-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住手!”一个男子的声音大喊道,接着冲上来,抓住了童千斤的手腕。
“葛根!你干什么?少管闲事!”童千斤惊呼道。
这时,茯苓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叶家的仆人葛根在这里?也惊讶的问道:“葛根,你来干什么?”
葛根痛快的回答道:“茯医师,稍后告诉你怎么回事?童千斤你是不是想找事啊!”
“哎吆!疼!你放开我。”童千斤努力挣扎着,双手已被葛根反拧到后背。
“三天未到,你太欺负人了,不服你试试。”葛根说着又加大了力道。
“葛根你不要嚣张,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我们家事,不用你管!”童千斤怒吼道。
“我就是爱打抱不平!怎么着吧。”葛根虽然是叶家的仆人,但是同时担负着叶家安保巡逻,所有平时没事学了点功夫,对付一般地痞流氓当然是绰绰有余。
“葛根我告诉你,哎吆.......,我有师父的遗嘱,房子是我的,这个死丫头有什么?”童千斤仍然不服输,硬着嘴皮子争辩道。
“呶,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葛根说完,从怀中一张白纸,这正是存仁馆的房契。
茯苓惊喜的跑过去,把房契拿到手里,惊喜万分。感觉此时万般委屈在那一刻释然了。
茯苓转身拿着房契在童千斤面前摇晃着,说道:“童千斤,你看好了,从现在起,存仁馆不是你待得地方,跟我滚!”
童千斤眨眨双眼,始终不相信这是真的。挣脱掉葛根的手,大骂道:“死丫头,你等着,我还会回来的!”说完领着几个狐朋狗友走了。
茯苓看着已经回来的存仁馆,心中喜悦无以言表。随后便吩咐人找那几个懂医的伙计。葛根一看事情基本处理完了,便要告辞。
茯苓这时走过来说道:“葛根,今天谢谢你,我送你吧。”
走在县城的胡同里,人来人去,街道如此繁华,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茯苓憋了很久的话这时说了出来,对葛根说道:“葛根,我有话要问你。”
葛根看一眼茯苓,知道她有话要问,便说道:“说吧,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其实我想问你,今天怎么突然送来房契?你家少爷先前给我说,等我们医术比试分出高低之后,再谈房契的事情吗?”
“我估计,我们家少爷可能是怕耽误你们比赛的日程吧,怕影响你比赛发挥,即使我们家少爷赢了,也不公平啊。所以我们家少爷找老爷要来了房契。提前把房契给你了。”
“是啊,就是到了第三天,我拿不到房契依然不能要回存仁馆,毕竟离比赛还有五六天的时间。真的要谢谢你们家叶少爷。”茯苓此时突然对叶秋白顿生好感,心里存满了感激,不知道真的见到叶秋白不知道如何面对?他难道真的为自己着想吗?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哎,不多想了,反正房契在手,一切万事大吉。
“我们家少爷自从不傻了之后,这医术可大增啊,而且医者仁心呐。他对每个人都很好,比如说,他还给丽春院的妓女看病,要是换做别人,谁愿意给烟花女子看病,都怕脏了名声不说,以后这生意怎么做啊。”葛根说完,眼神中出现崇拜的目光。
茯苓这时才明白,原来她误会了叶秋白,而且误会的如此之深,随着葛根的解释,她也感觉叶秋白的形象自己心中突然高大起来,一种特殊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哦。茯医师不用送了,谢谢你。”
“你还客气什么,我该谢谢你才对!”
“谢谢我们家少爷吧!”葛根嘻哈着跑远了。
茯苓送走葛根后回到存仁馆,看着房契,想起了去世的师傅。忍不住落下泪来,自言自语道:“师父,你放心,我会让存仁馆发扬光大!”
终于到了阴历六月初一,比试定在京城的回春堂。今天只见回春堂门口摆着花篮门牌,旁边有个牌子上写着“今日看病一律五折优惠!”,一红一白两只绣锦狮子正随着锣鼓声欢快的舞动着,周围满是围观的人群,因为大家都知道今天是回春堂和存仁馆比试医术的日子。
“快来看看啊,消费集满十个小红花免费拿药一次。”葛根对来往的人群介绍着馆里的新活动。这一套当然是叶秋白自己从现代社会带过去的。
众人一听便驻足围观,这可是一件新鲜事。
“茯医师你来了!”葛根老远就看见茯苓向这面走来,她后面跟着戴眼镜的老头和几个存仁馆的伙计。
看到茯苓来的这么早叶秋白颇有些意外。
“茯医师,来的挺早啊。”叶秋白笑道。
“怎么不欢迎吗?”茯苓语气冷淡。
“哪里?怎么会呢?茯医师来了,我回春堂蓬荜生辉啊!”叶秋白依然笑道。
“哦,我真是要谢谢你还给我房契,不过你也不要神气,毕竟我们还没有比试!”茯苓瞥了叶秋白一眼,还是有些不服气。
叶秋白乐了,微微一笑说道:“茯医师,你不用谢我,我只过是怕少一个给我比试的高手而已,况且你也不想留下遗憾,不是吗?”
茯苓脸色绯红,不知道说什么,毕竟欠人家一个人情。心想一会有你好受的。这时叶秋白看到茯苓脸色红晕,突然坏笑着离开了。
“臭流氓!不要脸。”茯苓暗骂了一句。
存仁馆的哪位老者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说道:“叶少爷,谢谢你救了我们存仁馆,不过事情一码归一码,听说你医术高超,而且还能施展问命针法,老头子我仰慕不已,不知道今天能否也展露下医术,让老头子我也开开眼?”
哪位老者这番话讲的极有技巧,听起来像是在捧叶秋白,但实质上多少带着一些挑衅的意味。
存仁馆这么多年名声在外,从来都是中医界的标杆,还未曾输给过谁,没想到竟然被回春堂给压了一头,老者心里自然多少有些不服气。虽然已年近古稀,但仍旧有些争强好胜,尤其是在中医学上。
“前辈过奖了,我只不过是稍懂一些医术而已,哪里敢在您老面前卖弄。”叶秋白急忙推脱,他还是十分敬重老人的,虽然第一次在存仁馆有所不愉快。
殊不知他这番自谦的话,在老者听来,更像是一种自大。
“年轻人果然盛气十足,正好你们回春堂今天来了不少病人,我们不妨借机切磋切磋,就当互相学习了。”说完老者直接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叶秋白进堂比试。
“这……”叶秋白一时间有些为难,难道这就算是开始了吗?这老者的医术还真是没有见过,莫非存仁馆也是藏龙卧虎之地。但现在老者坚决的态度,似乎不容自己拒绝。
“叶医师,你就亮一手给他们看看。”众人怂恿道,似乎也十分期待,因为有人见过他给李家小姐看过病,传的神乎其神。
“前辈,请问你是代表存仁馆呢?还是茯医师代表呢?”叶秋白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老者输了将会丢尽存仁馆的脸面,到时候茯苓再插手也会引起大家的嘲笑。更何况第一局便退缩,不像是存仁馆的做派。
众人也是期待叶秋白和茯苓过招,二位都是中医界的翘楚,他们两个比医术的话,定然会是一场好戏!所以众人纷纷指责老者不知好歹,充什么愣啊?当日厉害怎么不治好李家小姐的病,真是马后炮!
对于他们的比试大家不禁翘首以待,当然,部分人认为茯苓肯定稳赢,叶家少爷毕竟是一个傻子,谁知道中途范不范病呢?
“怎么,叶秋白,你怕了吗?如果你要再不敢应战,那就说明你是个只会装神弄鬼的庸医,就请你以后退出中医界,别再害人!”茯苓突然站出来咄咄逼人道。
上次眼看叶秋白治好了李家小姐,她内心仍然憋着一股火气一直到了现在,所以很想利用这次机会打一个翻身仗。
哪位老者相信茯苓能赢,想起上次叶秋白给李小姐治病的过程,他感觉叶秋白倒更像个神棍。
“好,那我便与你切磋切磋。”被茯苓一激,叶秋白便张口答应了下来。
“慢着!我还有一个条件。”此时韩雪突然出现在大家面前。
第一次见到韩雪的人都惊呆了,这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极品女人。她的出现让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什么条件?!”茯苓不耐烦说道,瞥了韩雪一眼,心想她能有什么好主意。
叶秋白也惊讶的看着韩雪想说什么。
韩雪哼了一声,笑着说道:“你若是输了,不光是存仁馆归回春堂所有,茯医师你也要嫁给我相公,如何?”
“你......”茯苓有点恼怒,这外表美丽的女人怎么心肠这么黑啊,虽然她对叶秋白有好感,也不至于输了比试就要下嫁吧。
此时叶秋白满心欢喜,这是怎么了,难道今天开挂吗?又要抱得美人归不成?他不知道,韩雪的鬼主意,让茯苓嫁过来主要是想折磨她,谁让她把自己气的够呛,你不是想要我男人吗?行啊,我成全你,不过你始终做小,伺候我一辈子!
“真羡慕叶家这傻小子,两个漂亮媳妇!”
“真他妈,傻人有傻福啊!”
“嫁给他!嫁给他!”
众人怂恿着,兴奋的看着这出戏怎么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