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穿越之侠骨神医 > 第一卷 > 第八章 存仁馆的房契
第八章 存仁馆的房契



更新日期:2019-12-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叶子豪此时最想回回春堂,感觉在家里感觉总比这里强百倍,于是对李大人说道:“李大人,李小姐的病已经没事了,在下就告辞了。”
李茂林感激的说道:“叶医师,这匹快马送给你,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叶子豪拱手道:“李大人客气,这匹马我就却之不恭了。”
叶子豪说完便准备向门外走去。
“大傻瓜!你给我站住!”茯苓见李小姐已经无恙,她很想知道叶子豪是怎么把她治好的,所以冲口而出。
叶子豪假装没有听见,继续往前走。
“喂!喊你呢!”茯苓这时急了。
“你喊我吗?”叶子豪慢吞吞的走到茯苓面前。
“我不叫大傻瓜,我叫叶秋白!记住了吗?”
“切!你神气什么?”
“你叫我干什么?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看见你我就想.....”
“你想干什么?干什么?”茯苓挺着胸脯一步步向叶子豪逼近。
“既然你有事求我,我想知道你的名字也不过分吧。”
茯苓思索了一下,不想和这个傻瓜再纠缠,便说道:“本姑娘叫茯苓,我想让你把刚才的医治方法给我讲一讲。”
叶子豪笑着说道:“茯苓是吧,本草纲目所述,茯苓气味淡而渗,其性上行,生津液,开腠理,滋水源而下降,利小便,故张洁古谓其属阳,浮而升,言其性也;东垣谓其为阳中之阴,降而下,言其功也。而且呢,还主治心神不安,惊悸失眠,怪不得你做事急躁,真想不到,你爹娘当初怎么给你起这么难听的名字。”
“你,你胡说什么?”茯苓气的直跺脚。
“哎,对了,你的那位方孝孺呢?”叶子豪又故意问道。
茯苓这次被问到了痛点,气愤的说道:“让你管呢?白痴!”说完扭身做到椅子上不再理他。
“叶神医,给我们讲解讲解吧。”
“对啊,我们虚心向你学习。”
几个懂行的伙计顿时也好奇起来,纷纷让叶子豪讲讲这是怎么回事。
韩雪斜视着叶子豪,心中怒火不打一处来,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挑衅,当着自己的面,两个狗男女竟然打情骂俏。我这是在吃错吗?她自己也纳闷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叶子豪见大家执意要求自己讲述治病过程,便谦虚说道:“各位言重了,我能看出李小姐的病情,也不过是侥幸而已,其实她的病症并不复杂,主要的病因是发烧 引起的肺热。”
“这点我也发现了,但是只凭肺热,怎么可能会引发这么严重的症状。”这时茯苓也走不住了,赶紧坐起来说道。
“在回春堂的时候,我就说过,李小姐患有隐疾,我没看错的话,以前有过肝中毒。”叶子豪转头望向李大人夫妇。
李茂林连忙点头,说道:“对,对,我女儿半年前中过一次毒,不过已经治愈了。”
叶子豪点点头道:“确实治愈了,但是还有少量的毒素残留,加上长时间发烧导致心火上升,在两者的作用下,简单的肺热就形成了夺命的重病。”
叶子豪说的这些都是病症的主因,但其实并不至于这么严重,主要是那团黑气在利用这个病症作怪,导致李小姐差点有生命危险。
一众伙计听完他的分析后纷纷点头,茯苓也暗自佩服,单凭不用任何检查,就能看出李小姐得过隐疾这点,自己就做不到。
韩雪听他说的头头是道,不禁有些诧异,不过心里仍旧不屑一顾,他看过几本书,自己心里最清楚,这次不过是走运撞上了而已。
叶子豪离开医院的时候,茯苓特地追了出来,好不服气的对叶子豪说道:“叶秋白,你敢不敢和我下个月初一比试医术,看看谁的医术高?我不相信你的医术这么好!”
叶子豪瞥了她一眼说道:“茯医师,我们的医术是用来治病的,不是杂耍,用来比试的?”
茯苓微微一笑,轻蔑的说:“那就是你不敢喽!”
叶子豪见众人都在,犹豫片刻便答应了比试。
“丢人现眼,不知所谓!”韩雪冷冷的看了一眼叶子豪,气不打一处来,一直以来都是她在帮这个废物,自己什么时候用的着他帮了。
“你的手链掉了,我捡到了,能送给我吗?我希望身上留一件你的东西。”叶子豪晃了下手上的红绳,怕韩雪生气。
“随便。”韩雪冷声道。
“瞎猫碰上死耗子。”韩雪冷冷说了一声,转身走了。
叶子豪再也没有停留,便骑马回到了回春堂。
茯苓看着叶子豪走远,竟然有点恋恋不舍,她心惊自己内心为何会泛起微澜?
“吆,看谁呢?师妹!这么痴迷。”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后面紧跟着几个混子。
“要你管!童千斤,你来干什么?”茯苓冷眼说道。
“我来干什么?诺,看看,这是师父去世前给我的遗嘱,整个医馆是我童千斤的。”童千斤从怀中掏出一张按了手印的纸张说道。
茯苓近距离一看,的确是师父的字迹,师父太糊涂了,怎么去世前要把医馆给这个败家子。童千斤整日游手好闲,和几个无业游民混迹于三河县的妓院和赌场,师父的医术却未学的半分。
茯苓实在忍受不了童千斤咄咄逼人的气势,气愤说道:“遗嘱又不是房契,这个怎么能算数?再说师父的心血怎么能毁在你手上!”
说到茯苓的这个师父也是真够气人的,年过半百不好好的经营医馆,却在朋友的蛊惑下染上了赌瘾,欠了一屁股债,分别向回春堂的叶庆天和自己的徒弟童千斤接了很多钱。为了还债,把存仁馆的房契抵押给了叶庆天,医馆的家当营生给了童千斤。
童千斤无心打理医馆,茯苓便把医馆接收下来,近期看到医馆生意红红火火,便打起了医馆的主意。
“我没有房契,难道你有啊?现在这张遗嘱和房契有什么区别?你省省吧,师姐!”
“你!。。。。。。”气的茯苓一时语噻。
童千斤得寸进尺,撇嘴说道:“嫌你们三天搬离此处,我要在这里开赌坊!”
“你好卑鄙!”茯苓气的骂道。
“是啊,太不像话了。”
“这是什么师弟啊,竟然拆自己师姐的台!”
“以后看病可麻烦了!我们县像茯医师这么好的大夫那里去找啊。”
众人议论纷纷,诉说心中的不平。
“我就让你们再折腾三天,都得给我滚出这里!要不然咱们衙门见,我们走!”童千斤骂完领着几个氓流大摇大摆的走了。
茯苓气的坐在椅子上唉声叹气,这房契到底在谁哪里呢?
茯苓晚上回到家,慢吞吞的吃着米饭,心里还是想着医馆的事情,惆怅的表情写满了脸。这是茯苓的奶奶看见了,便问道:“苓儿,怎么了,今天自打你进门就没见你笑过。”
于是,茯苓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给奶奶说了个明白。
奶奶却笑着说道:“其实这个房契在叶家,......”
还未等奶奶说完,茯苓便抢说道:“是京城叶家吗?那个傻瓜家。”
“是啊,你师父做的孽,让你们来承担,哎。但是前一阵子你又在叶家逃婚,要想要回房契,估计很难啊。”奶奶又叹声说道。
茯苓听完此话也点点头,说道:“是呀,怎么办啊?”
奶奶也劝说道:“慢慢想办法,车到山前必有路”奶奶安慰着茯苓。
这时,茯苓忽然灵光一闪,说道:“既然不好要,那么我就去偷,看他们奈我何?”
奶奶呵呵笑道:“真是古灵精怪,这主意你也想的出来。不过还是先礼后兵,最后再说偷的事。”
“遵命,奶奶。我们吃饭吧。”
看到茯苓高兴,奶奶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第二日,茯苓随便拾掇了一下,便向京城出发了。
到达京城之后,茯苓在叶家门口徘徊不前,不知道这脚怎么迈进叶家大门,当日可是让人家给骂出来的。算了,还是硬着头皮进去吧,进去了再说,随机应变,看看这个大傻瓜怎么说。心内做好打算,便挺胸大步向叶家门口走去。
茯苓没走几部,只见叶家大门突然打开了,从里面出来一个人,口中连连恳求道:“叶医师,求你给我爹看看病吧。”
自从叶子豪给知县大人的女儿看完病,名声大振。众说纷纭,都说叶家少爷是装傻,目的是潜伏家中苦读医书,有这样的医术就顺理成章了。所以来找叶子豪看病的人都快把门框挤坏了。
这时叶子豪从门缝里探出头,说道:“我不是不给他老人家治病,他的病已经病入膏肓了,我给你开的药方可以让他多活几日,老人家想吃什么,尽量买给他,你走吧。”
那年轻后生依然不愿离开,还是不断恳求。最后叶子豪关了门,他在摇着头离开。
茯苓不明真相,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想这叶秋白怎么如此冷面无情,竟然把病人赶出来,太没医者仁心了,简直辱没了中医二字。既然你不仁,那么我也不义,一会就去偷存仁馆的房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