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穿越之侠骨神医 > 第一卷 > 第七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第七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更新日期:2019-12-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知县大人李茂林疾步走进回春堂,急声道:“敢问刚才是哪位医师替我女儿医治的怪病?”说话期间,他并未在意坐在椅子上的叶子豪。
“爹,就是他!”李明月一眼瞥见人群中的叶子豪,伸手一指。
李茂林赶紧上前,客气说道:“先生,我女儿怪病复发,在三河县存仁馆一线,还请你出手相救,老头子我感激不尽。”
“在下叶秋白,您老是?”叶子豪不认识这个三河县的知县大人,所有有此一问。
“叶医师,我是三河县知县李茂林,烦请你出手相救,小女危在旦夕。”李茂林说完,又对李明月骂道:“混账!还不滚过来给叶医师赔罪!”
只见李明月面色煞白,不敢怠慢,走向前给叶子豪道歉,“叶医师,对不住,起先……”
“你们需要道歉的不是我,而是我……我老婆。”
李明月刚开口,便被叶子豪打断了。
叶子豪心里苦笑,自己头一次发现老婆这两个字叫起来原来这么别扭。
“对不起,韩医师,之前是我太心急,所以说话难听了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我一般见识。”李明月一脸诚恳,已然没了临走时的嚣张模样。
“没关系。”韩雪很大度的摆了摆手,转头看向叶子豪,眼神中说不出的复杂,她竟然从这个傻瓜身上嗅到了一丝男人味,这怎么可能呢?
“叶医师,那现在你看方便跟我去存仁馆救治下我女儿吗?”李茂林恳切道。
“对不起,李大人,他根本不会医术,刚才不过是运气好,撞上了。”韩雪不得不如实说道,虽然她也希望叶秋白能救李小姐,但这是不可能的。
“李大人,他们说的对,我确实没学过医术。”叶子豪也只能老实回答,他总不能把生前医科大学的学历拿出来啊。听到这话,李知县满是希冀的眼神瞬间暗淡下去,沧桑的脸上突然涌起一丝悲怆。
“爹,您看,我就说这小子是个骗子吧。”听到叶子豪自己承认不会医术,李明月立马来了底气,轻蔑的冷笑了一声。
叶子豪没有搭理他,冲李茂林道:“大人,我虽然没有学过医,但平日里医书倒也看了不少,疑难杂症也略懂一些,您女儿的病我恰好在一本古医书上见到过,您要是信得过我,我愿意出手医治。”
“当然愿意,当然愿意。”李茂林浑浊的双眸再次迸发出神采,急忙拉着叶子豪的手往外走。
李明月也不敢怠慢,急忙跑过去牵马。
“爹,你怎么能相信个骗子啊!”
李茂林这时大怒,把李明月骂了个狗血喷头,他恨自己怎么养了这么一个不挣气的儿子。盛怒之下,让自己的儿子跟在马后面跑路回府,叶子豪在马背上乐开了花。
“这个白痴!”韩雪气的跺了下脚,也骑马跟着去了存仁馆。
李茂林带着叶子豪风风火火赶到存仁馆后,茯苓立马迎了上来,看到叶子豪的刹那不由一愣,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斜眼看着叶子豪说道:“怎么会是你这个傻瓜,你会治病吗?莫名其妙!”
叶子豪看见茯苓也是一惊,这个贱女人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存仁馆是她的?疑惑问道:“这存仁馆是你的吗?你也会看病?真是小瞧你了。”当初亏得没有成我的小妾,要不然有你好看,叶子豪哼了一声便转身跟李茂林进入诊室。
“你!......”气的茯苓直跺脚。
此时存仁馆后诊室里的李小姐面色和四肢,已经蜡白一片,显得死气沉沉,连身子都不怎么抽搐了,奄奄一息如同将死之人。
茯苓这时也赶过来,不由叹了口气,在她看来,这个小女孩已经没救了。
“美女,有毫针吗,麻烦给我取几枚。”叶子豪一边说,一边进去摸了摸李小姐的脉搏。对于茯苓,他现在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所以只能叫美女,大厅广众的怎么能叫贱人呢?再说人家和她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只不过是一次不同样式的逃婚而已。
“你是说要用针灸医治?这,怎么可能呢?太能吹了吧。”茯苓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连忙伙计去取毫针。
存仁馆的几个伙计也纷纷有些纳闷,心里隐隐有些不屑,觉得叶子豪有些托大,他们医馆的茯苓医师都看不出来的毛病,他用几根银针就能医治的好吗?
“叶秋白!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此时韩雪也跟了过来,韩雪冷冷看着叶子豪,在她认为,叶子豪不懂装懂,实同谋杀。
“我在救人。”叶子豪声音很轻,但很坚定。韩雪还想说什么,叶子豪突然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她整个人身子微微一滞,感觉手掌很温热,甚至有些灼热。
“相信我。”叶子豪看着她的眼神轻声道,感受着手里的软滑,心里慌的不行。
韩雪猛的把手抽了回去,脸微微有些泛红,剩下的话也没说出口。
叶子豪嘴角勾起一个满足的微笑,手掌一翻,攥住从韩雪手腕上偷下来的红绳桃核手链。
茯苓把毫针递给叶子豪,他立马利落的刺入了李小姐后背的大杼穴、风门穴和肺俞穴。
这三个穴位都是掌管呼吸系统的,但李小姐真正的病因并不在此,叶子豪扎这三个穴位,一是帮助她呼吸,二是掩人耳目。
随后叶子豪又在李小姐曲池穴和太冲穴各扎了一针。
扎针的时候,他的手已经覆盖到了李小姐的腹部,暗暗念起了破魂术,手掌陡然间变的炙热起来,李小姐身上立马升腾起一股黑气,环绕在身子四周。
只见李小姐轻轻哼了一声,随后大口大口的呼吸了起来,脸色也逐渐红润起来。
“好……好了!”
“恢复呼吸了!”
“太不可思议了!”
存仁馆懂行的几个伙计忍不住欢呼了起来。茯苓一脸不解,看似随意的扎了几针,怎么就把这么奇怪的病治好了呢。
李月娥激动地泪流满面,连见多识广的李知县,眼中也不禁涌出两行老泪。
一旁的韩雪则一脸愕然,诧异的望着神情泰然的叶子豪,一时间有些恍惚,这还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傻瓜吗?
虽然李小姐恢复呼吸了,但是并没有醒过来,两只眼睛仍旧紧紧闭着。
“叶医师,我女儿为什么还没醒过来啊?”李知县有些着急的问道。
“大脑缺氧,过一会儿就好了。”叶子豪解释道。
“大脑什么氧?”李知县不明白现代的名词,惊讶的看着叶子豪。
叶子豪连忙解释:“哦,就是憋气时间太长了,不会有事的。”
茯苓这时不怀好意的过来冲叶子豪轻声说道:“臭男人,但愿李小姐憋气这么长时间不会变成像你一样的傻瓜!”
“你咒我,死丫头,等着早晚我会让你好看!”叶子豪回复道。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需要观气断神便能看出病人的病兆,而叶子豪一眼能看出李小姐的病情,并断定她大脑没有损伤,可见医术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我要用独门秘法把李小姐的病除根,麻烦诸位回避一下。”
现在李小姐虽然好了,但体内的黑气还没驱除,叶子豪怕吓到众人,所以只能先把他们支开,毕竟鬼神在这个世界对绝大多数人而言都是神秘的存在。
等众人撤出去后,叶子豪刚要动手,谁知李小姐身上的黑气率先窜出,快速的往窗外飞去。
想跑?
叶子豪冷笑一声,念起破魂术,双手夹住从韩雪身上取下的红绳,冲黑气飞去的方向一指,那黑气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倏的一下便被吸到了红绳上的桃核里。
叶子豪将红绳系到手腕上,心想多亏了韩雪这个红绳,要不然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要对付这个脏东西,还真有些吃力。
“可以进来了!”
叶子豪冲门外喊了一声,接着走到李小姐身旁把针取下,在她百会、风池等头部穴位用手指按了按,李小姐便缓缓醒了过来。
看到李小姐的眼神恢复了澄澈,叶子豪才算放下心来。
李月娥进来后抱着孩子泣不成声,差一点让她和女儿阴阳相隔。
“叶医师,我女儿日后还会不会复发?”李知县从兴奋中回过神来,不放心的问道。
“已经根治了,不会再犯,不过以后对李小姐多上点心,她体质弱,需避阴,尽量少让她去墓地等阴气重的地方,还有荒山野岭也不要去郊游。”叶子豪嘱咐道。
“大恩不言谢,叶医师,日后有什么吩咐,我李茂林,义不容辞!
李知县语气中满满的感激。
“举手之劳,您客气了。”叶子豪平淡笑道。
“叶医师,我刚才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你和嫂夫人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大恩大德,以后我一定报答。”李明月此时眼眶湿润,对自己的冲动后悔不已。
听到嫂夫人三个字,叶子豪讪讪笑了笑,回头看了眼韩雪,只见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神情,正皱着眉头望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