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穿越之侠骨神医 > 第一卷 > 第六章 李家小姐的怪病
第六章 李家小姐的怪病



更新日期:2019-12-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叶子豪刚说完,医馆忽然传来李小姐摔东西的声音,她怪异的笑道:“你们谁也别过来,谁过来我掐死谁!”
韩雪和李月娥都慌了,原本安静下来的李小姐,突然间又剧烈的闹了起来,并且面目狰狞,不停地用手到处抓挠。
“韩医师,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李月娥一边抓着李小姐的手,一边焦急道。
韩雪面色煞白,顿时不知所措,心里慌作一团,刚才明明已经好了啊,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这时李小姐突然停止了打闹,身体剧烈抽搐起来,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猛烈起伏,显然有些窒息。
韩雪脸色更加难看,急忙让伙计把李小姐放在床上平躺,双手叠加按压李小姐的胸膛做心肺复苏。
一旁的那个老先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看这情况,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牵连。
“韩医师,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李月娥眼见女儿脸色越来越白,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
“你这个庸医!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这时,突然门口闯进一位男子,破口大骂道:“要是我姐姐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
韩雪额头满是冷汗,不停地给李小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李小姐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动也不动,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
韩雪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开医馆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李小姐哥哥李明月瞬间失去了理智,冲上去要打韩雪。
此时,老先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但他体格太差,被李明月一脚踹到了墙角里,随后李明月一巴掌朝韩雪头上扇去。
韩雪吓得睫毛一颤,见躲不过去,只能咬牙接受。
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韩雪抬头一看,见李明月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
叶子豪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
“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叶子豪一把把李明月的手推开
“我姐姐被这个庸医害死了!”李明月红眼指着韩雪怒吼,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
“有我在,你姐姐死不了。”叶子豪坚定道。
看着神情坚毅的叶子豪,韩雪一时间有些恍惚,内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安全感?
怎么可能,这个一无是处的傻瓜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
“好,那你就给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李明月疯了似得大吼大叫。
叶子豪没搭理他,转身探了下李小姐的脉搏。
“你干什么!你哪里会治病?”韩雪过来拽了叶子豪一把,低声呵斥道。
“一直没告诉你,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多少懂一些。我这些年来一直装傻,你信吗?”叶子豪瞎扯道。
“装傻?胡扯,看几本书怎么可能就会治病!”韩雪一边说话,一边呆呆的看着叶子豪,任由他看病,这时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说话的功夫,叶子豪已经把李小姐放到自己的右腿上,然后右手四指并拢,大拇指卡在食指第一节,手掌中空,轻轻的在李小姐后背拍了两下。
“你干什么!”李明月怒吼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原本休克的李小姐突然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浑浊的黑痰,可能是长时间缺氧,大口的吸着空气,喉咙不断发出怪异的声音。
随后叶子豪将她扶正坐在椅子上,大拇指在她脖颈内侧稍微按压了一下,李小姐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
李小姐忽然疯狂的用手抓挠叶子豪,表情狰狞,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叶子豪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着李小姐,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
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练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
叶子豪现在十分确定,李小姐是被脏东西上身了,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自己一样心善,要置李小姐于死地。
虽然现在叶子豪修为尚浅,但看到叶子豪眼中的光芒,原本嬉闹的李小姐顿时安静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
这时,李小姐突然乖巧的说道:“妈,小弟,我好了,我们回家吧。”
看到女儿恢复正常,李月娥欣喜若狂,三口人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韩雪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她有些自责,自己怎么没想到李小姐是被痰噎住了。
接着她有些愠怒的看向叶子豪,这个白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根本不会医术,就敢逞能,能侥幸治好李小姐,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要是李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她也得跟着担责。
不过她心里多少对叶子豪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这个白痴都往她身后躲,今天竟然为了自己站了出来,难道他真的装傻充楞吗?
“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治,还得扎几针。”叶子豪盯着李小姐说道。
“不,妈,我不扎针,我已经好了。”李小姐看向叶子豪的眼神带着一丝胆怯。
“你瞎说什么!”韩雪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这个白痴,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
李明月冷冷扫了叶子豪一眼,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激,冷哼道:“还敢让你们治?那我是嫌我姐姐活长了。”
“你们回去再有什么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叶子豪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姐姐的命,不感激也就罢了,态度竟然这么恶劣。
“你找死啊,你诅咒谁呢!”李明月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手,李月娥赶紧拽了他一把。李明月这才压住火气,扶着姐姐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冷冷扔下一句,“我爹是三河县知县大老爷,你们医馆等着被查吧。”
李月娥看了韩雪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
韩雪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病人看病都是千恩万谢的,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瞬间就变为仇人了。
“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叶子豪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
“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韩雪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
“狗屎运。”刚才被李明月踹哭的老先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叶子豪一个白眼。
这医馆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
“早晚有一天我要把整个医馆的主权拿过来”,叶子豪看着门口悬挂的回春堂招牌自言自语道。此时叶子豪突然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
李月娥带着小姐回家后,知县大老爷不及待的跑过去,看到小姐一切正常,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小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
知县大人和李月娥惊慌失措,连忙备轿让人把小姐抬去了三河县最大的医馆存仁馆。李月娥早先没来存仁馆是因为冲着京城地方大去的,没曾想小姐差点没了命。
这次李小姐被送进存仁馆后,李明月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韩雪把他姐姐害成这样的。
知县大人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后堂的门帘,他相信女儿会没事,因为刚才进去的是三河县有名的医师,茯苓医师。整个三河县,能赶上她医术的为数不多。
但是茯苓进去没一分钟,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汗的说道:“知县大人,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小姐恐怕保……保不住了……”
李月娥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椅子上,痛哭起来。
“怎么可能!”李明月一下窜过来,对着茯苓吼道:“治不好我姐姐,你这个医师也别干了!医馆马上关门!”
“明月!”知县大人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茯苓严肃的点点头,说道:“凭我们医馆的能力,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
茯苓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去什么医馆看也来不及了。
其实知县大人心里清楚,如果茯医师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
“爹,我知道怎么能救婷婷!”李明月痛心的看了眼姐姐,急忙把京城回春堂叶子豪如何治疗姐姐的过程描述了一番。
茯苓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去按照李明月说的方法用手拍了拍小姐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不可能啊!”李明月目瞪口呆,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
李月娥想起临走前叶秋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老公和茯苓。
“知县大人,我建议把这个医师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茯苓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李月娥看了李明月一眼,小心翼翼的把李明月跟叶秋白的冲突跟老公说了。
“胡闹!我早告诉过你为人要沉稳!”
知县大人狠狠踢了李明月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说完马上让李明月备马,二人快马加鞭去回春堂请叶秋白去了。这时他这个知县为了女儿也是拼了,还有什么脸面可讲。
京城回春堂。
韩雪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叶子豪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医书,来往的伙计和病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
这算什么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马蹄声,只见二匹快马停在回春堂门口,翻身下马来了二个人。
叶子豪瞅了一眼,惊讶道:“真是冤家路窄啊,这是要来算账吗?”叶子豪刚说完,医馆忽然传来李小姐摔东西的声音,她怪异的笑道:“你们谁也别过来,谁过来我掐死谁!”
韩雪和李月娥都慌了,原本安静下来的李小姐,突然间又剧烈的闹了起来,并且面目狰狞,不停地用手到处抓挠。
“韩医师,你快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啊?”李月娥一边抓着李小姐的手,一边焦急道。
韩雪面色煞白,顿时不知所措,心里慌作一团,刚才明明已经好了啊,怎么突然间又发作了。这时李小姐突然停止了打闹,身体剧烈抽搐起来,眼睛翻白,口吐白沫,胸口猛烈起伏,显然有些窒息。
韩雪脸色更加难看,急忙让伙计把李小姐放在床上平躺,双手叠加按压李小姐的胸膛做心肺复苏。
一旁的那个老先生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看这情况,是要出人命啊,恐怕自己也得受到牵连。
“韩医师,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李月娥眼见女儿脸色越来越白,吓得一屁股瘫在地上大哭。
“你这个庸医!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啊!”这时,突然门口闯进一位男子,破口大骂道:“要是我姐姐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陪葬!”
韩雪额头满是冷汗,不停地给李小姐做胸口按压和人工呼吸,但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李小姐双眼紧闭,面色发青,动也不动,眼看要没了生命气息。
韩雪紧张的手一个劲发抖,她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开医馆这么多年,还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老子弄死你!”
眼看孩子气息越来越弱,李小姐哥哥李明月瞬间失去了理智,冲上去要打韩雪。
此时,老先生鼓足勇气上来拉架,但他体格太差,被李明月一脚踹到了墙角里,随后李明月一巴掌朝韩雪头上扇去。
韩雪吓得睫毛一颤,见躲不过去,只能咬牙接受。
但预想中的巴掌并没有打来,韩雪抬头一看,见李明月挥来的巴掌在空中被一只有力的手牢牢抓住。
叶子豪不知何时挡在了她身前。
“打人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叶子豪一把把李明月的手推开
“我姐姐被这个庸医害死了!”李明月红眼指着韩雪怒吼,宛如一个要吃人的野兽。
“有我在,你姐姐死不了。”叶子豪坚定道。
看着神情坚毅的叶子豪,韩雪一时间有些恍惚,内心竟然生出一股莫名的感觉。
安全感?
怎么可能,这个一无是处的傻瓜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产生这种感觉?
“好,那你就给我治,治不好老子把你们全弄死!”李明月疯了似得大吼大叫。
叶子豪没搭理他,转身探了下李小姐的脉搏。
“你干什么!你哪里会治病?”韩雪过来拽了叶子豪一把,低声呵斥道。
“一直没告诉你,我以前偷看过你一些医学类的书籍,多少懂一些。我这些年来一直装傻,你信吗?”叶子豪瞎扯道。
“装傻?胡扯,看几本书怎么可能就会治病!”韩雪一边说话,一边呆呆的看着叶子豪,任由他看病,这时她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她说话的功夫,叶子豪已经把李小姐放到自己的右腿上,然后右手四指并拢,大拇指卡在食指第一节,手掌中空,轻轻的在李小姐后背拍了两下。
“你干什么!”李明月怒吼了一声。
他话音未落,原本休克的李小姐突然咳嗽了两声,吐出一口浑浊的黑痰,可能是长时间缺氧,大口的吸着空气,喉咙不断发出怪异的声音。
随后叶子豪将她扶正坐在椅子上,大拇指在她脖颈内侧稍微按压了一下,李小姐的呼吸瞬间变得顺畅起来。
李小姐忽然疯狂的用手抓挠叶子豪,表情狰狞,似乎带着满满的憎恨。叶子豪也不躲,眼神定定的望着李小姐,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
这是祖上传授玄术道法里的破魂术,练到一定的程度,只需一眼,便能将一些修为低下的孤魂野鬼震到魂飞魄散。
叶子豪现在十分确定,李小姐是被脏东西上身了,但是显然这个脏东西不像自己一样心善,要置李小姐于死地。
虽然现在叶子豪修为尚浅,但看到叶子豪眼中的光芒,原本嬉闹的李小姐顿时安静下来,眼神里闪过一丝莫大的惊恐。
这时,李小姐突然乖巧的说道:“妈,小弟,我好了,我们回家吧。”
看到女儿恢复正常,李月娥欣喜若狂,三口人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韩雪悬着的心立马放了下来,她有些自责,自己怎么没想到李小姐是被痰噎住了。
接着她有些愠怒的看向叶子豪,这个白痴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根本不会医术,就敢逞能,能侥幸治好李小姐,完全是走了狗屎运,要是李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她也得跟着担责。
不过她心里多少对叶子豪有些感激,以往出了事这个白痴都往她身后躲,今天竟然为了自己站了出来,难道他真的装傻充楞吗?
“你们女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我刚才只是治标不治本,要想根治,还得扎几针。”叶子豪盯着李小姐说道。
“不,妈,我不扎针,我已经好了。”李小姐看向叶子豪的眼神带着一丝胆怯。
“你瞎说什么!”韩雪走过去低声呵斥了他一声,这个白痴,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
李明月冷冷扫了叶子豪一眼,眼里没有丝毫的感激,冷哼道:“还敢让你们治?那我是嫌我姐姐活长了。”
“你们回去再有什么问题,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叶子豪微微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自己明明才救了他姐姐的命,不感激也就罢了,态度竟然这么恶劣。
“你找死啊,你诅咒谁呢!”李明月噌的站了起来,作势要动手,李月娥赶紧拽了他一把。李明月这才压住火气,扶着姐姐往外走,临走前还不忘冷冷扔下一句,“我爹是三河县知县大老爷,你们医馆等着被查吧。”
李月娥看了韩雪一眼,没说话,快步跟了出去。
韩雪心头多少有些酸楚,以往自己给病人看病都是千恩万谢的,没想到现在出了点意外,瞬间就变为仇人了。
“人情冷暖,很正常,别往心里去。”叶子豪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轻声安慰了一句。
“对于自己没接触过的领域,以后少不懂装懂!”韩雪压根不领情,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没再搭理他,忙自己的去了。
“狗屎运。”刚才被李明月踹哭的老先生此时也整理好了衣服,给了叶子豪一个白眼。
这医馆都些啥人啊,自己刚刚才替他们解完围啊。
“早晚有一天我要把整个医馆的主权拿过来”,叶子豪看着门口悬挂的回春堂招牌自言自语道。此时叶子豪突然又想去死,再死一次,然后随便找个人附身,也比这个窝囊废要好吧。
李月娥带着小姐回家后,知县大老爷不及待的跑过去,看到小姐一切正常,这才松了口气。但还没来得及高兴,小姐突然间眼皮一翻,身体再次急速抽搐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有些喘不上气。
知县大人和李月娥惊慌失措,连忙备轿让人把小姐抬去了三河县最大的医馆存仁馆。李月娥早先没来存仁馆是因为冲着京城地方大去的,没曾想小姐差点没了命。
这次李小姐被送进存仁馆后,李明月气的破口大骂,一口咬定是韩雪把他姐姐害成这样的。
知县大人面色铁青,一声不吭,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后堂的门帘,他相信女儿会没事,因为刚才进去的是三河县有名的医师,茯苓医师。整个三河县,能赶上她医术的为数不多。
但是茯苓进去没一分钟,立马风风火火的跑了出来,满头大汗的说道:“知县大人,这种病我实在没见过,小姐恐怕保……保不住了……”
李月娥一听立马瘫坐到了椅子上,痛哭起来。
“怎么可能!”李明月一下窜过来,对着茯苓吼道:“治不好我姐姐,你这个医师也别干了!医馆马上关门!”
“明月!”知县大人呵斥了儿子一声,强忍着悲痛问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茯苓严肃的点点头,说道:“凭我们医馆的能力,最多能让她再撑一个小时。”
茯苓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想去什么医馆看也来不及了。
其实知县大人心里清楚,如果茯医师都束手无策,那去哪里都是徒劳。
“爹,我知道怎么能救婷婷!”李明月痛心的看了眼姐姐,急忙把京城回春堂叶子豪如何治疗姐姐的过程描述了一番。
茯苓不敢耽搁,急忙冲进去按照李明月说的方法用手拍了拍小姐的背,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不可能啊!”李明月目瞪口呆,脸上豆大的汗珠霹雳啪的往下落。
李月娥想起临走前叶秋白提醒过女儿还没有根治,也顾不上哭了,急忙跑过来把事情告诉了老公和茯苓。
“知县大人,我建议把这个医师请过来,说不定他能有什么办法。”茯苓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说道。李月娥看了李明月一眼,小心翼翼的把李明月跟叶秋白的冲突跟老公说了。
“胡闹!我早告诉过你为人要沉稳!”
知县大人狠狠踢了李明月一脚,厉声道:“还不赶快跟我去给人家赔罪!”说完马上让李明月备马,二人快马加鞭去回春堂请叶秋白去了。这时他这个知县为了女儿也是拼了,还有什么脸面可讲。
京城回春堂。
韩雪忙着在诊室里给病人看病,叶子豪便无聊的坐在椅子上看医书,来往的伙计和病人看着他的眼神都十分轻蔑。
这算什么男人啊,自己老婆在里面累死累活,他却在这里无所事事。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急促马蹄声,只见二匹快马停在回春堂门口,翻身下马来了二个人。
叶子豪瞅了一眼,惊讶道:“真是冤家路窄啊,这是要来算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