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穿越之侠骨神医 > 第一卷 > 第四章 这钱我替老板娘还!
第四章 这钱我替老板娘还!



更新日期:2019-1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葛根被掐的快喘不过气来了,涨红脸说道:“少爷,是大...大清朝光绪二十四年。”
叶子豪又问:“那是公元那一年啊?”
葛根不敢再顶撞叶子豪,他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乖乖答道:“公元一八九八年六月五日。”他干脆把月和日也带上了,省的少爷再问。
“一八九八年,是不是光绪皇帝要搞戊戌变法呀?”叶子豪问道。
“少爷,这皇帝的名讳可不是乱叫的,让人偷听到会杀头的。你说的什么变法,没有听说过啊。”葛根如实回答。
叶子豪自言自语道:“难道我历史记错了吗?明明是戊戌变法的时间嘛。”
葛根无论如何也要忽悠叶子豪去拜堂成亲,要不又要被老爷责罚。
“少爷,过了拜堂的吉日就不吉利了,你还是移步堂屋吧。”葛根诚恳求道。随后心想这是什么事儿啊,人家娶媳妇自己着什么急,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
“我没有媳妇吗?娶得哪家女子?”
“少爷,你这是说哪里话?少夫人在城东开了一家医馆,你岳父姓韩,算是京城的名门望族。”葛根心里说道,这韩府要不是图叶家几十间药铺,才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傻子。
“好吧,前面带路!”叶子豪根本不知道堂屋在什么方位,所以只能让葛根带路。
京城叶家也算是大户人家,通往堂屋的小径曲折幽静,小径两边枝繁叶茂,亭台楼榭,绿水假山相映成趣。
刚到堂屋门口就听见叶秋白的二叔怒冲冲的说道:“你们这对奸夫淫妇,这是胆大包天,竟然私奔?”
只见厅堂内跪着一对男女,女的穿着新娘妆,男的斯斯文文,貌似无半点缚鸡之力。
“还说那么多干什么,把奸夫淫妇抓起来报官!”有人说道。
“什么奸夫淫妇?我和方孝孺是光明正大的。”新娘子争辩道,在她旁边的男子也点头承认。
“抓他们去浸猪笼!”
“对!......抓他们去浸猪笼!”
新娘子见状并未害怕,大声争辩道:“浸就浸,你们以为我会害怕吗?”
叶秋白二叔听到,火冒三丈,自己的侄儿结婚当日,侄媳妇竟然要与人私奔,这是何等的让人气愤,大骂道:“你没有读过书吗?知道何为礼义廉耻吗?”
新娘子不甘示弱,理直气壮的说道:“是,我读的书少,我不及你们知书识礼,但你们懂得,只是蚕食人心,蒙蔽世人思想的封建礼教。一直以来,有多少无辜的人,被你们充满八股的守旧思想所害!要把我浸猪笼?随便,我一点都不害怕!可以跟自己心爱的人同生共死,总比嫁给你们叶家做妾侍幸福得多!”
门外的叶子豪听闻这些话,刚开始还是比较气愤的,没曾想刚活过来,就被人带了绿帽子。本想骂这个女人一顿,当听到这个新娘子的慷慨陈词不由内心佩服和喜欢起来,没想到这个女人的思想还是挺现代,挺开放的,在清朝有这样的思想简直就是逆天。再喜欢也快成别人的老婆了,有什么高兴的。
“我给你说......”新娘子说道。但是她这句话还未说完,就被闯进屋内的叶子豪打断了。
叶子豪怒目圆睁,说道:“你这个贱人给我闭嘴!”
新娘子和众人皆是一愣,被这骂声唬住了。
“抓这对奸夫淫妇去浸猪笼只会玷污我的双手!”叶子豪气愤骂道。
叶子豪的父亲也傻眼了,这是自己的傻儿子吗?怎么突然跑出来,说了这么一句铿锵有力的话,难道被刚才的话刺激着了。立马上前说道:“儿子,你没事,要不你还是回里屋休息吧,这里没你的事。”
叶子豪轻声对父亲说了一句:“老爸,我没事,我来处理此事。”
此事参加喜宴的众人又说道:“抓他们去报官!对!”
叶子豪突然转身对新娘子道:“我们叶家在京城也算是薄有名声,我岳父也是名门望族!如果这件丑事传出去,我哪有脸见人呐!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不是我叶家人,你跟你的奸夫有多远走多远,别再在我面前出现!”
新娘子见痴傻的叶秋白出言不逊,竟然呆在原地一句话也反驳不上来,心下狐疑,他这是真傻还是假傻?。
新娘子和方孝孺在众人的唾骂声中离开了叶家。
下午,叶子豪闲来无事,就去街上溜达,因为他自从复活以来,对京城还不是很熟悉,一切影像都是现代华夏京城的记忆,所以比起清朝的京城来反差很大。当他经过如意巷街头时,发现一家包子铺的老板娘很像一个人,这不是自己的母亲吗?简直太像了!
“妈!我是子豪!”叶子豪一个箭步冲上去,对老板娘喊道。
老伴娘定睛一看,原来是叶家的傻少爷,对于喊什么倒也不足为奇,因为平常已经习惯叶家少爷的打打闹闹,所以她只当他是三岁的孩子。
“叶少爷,给你个包子吃,饿了吧。”
叶子豪接过包子,三下五除二,两口就吃完了。
“妈,我是子豪啊!”叶子豪还是把老板娘当做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傻孩子,我可不是你妈。”老板娘听见有人喊妈,心里也总是热乎乎的。
二人聊的正投机,不知何时来了几个痞子,其中一人过来就拿了老板娘一个包子就大口吃起来。痞子钱也被给,头也没回,就大摇大摆走了。
“哎,给钱呐!”老板娘喊道。
“给什么钱?毛病不少,没让你交保护费就不错了,还要钱,不识抬举!”吃包子的痞子边说边走。
“站住,吃包子必须给钱!”叶子豪厉声喝道。
“操你妈的,哪来的野崽子,关你屁事!”痞子气不打一出来,看着叶子豪身上穿的松松垮垮,还以为是哪里跑出来的神经病,冲过来扬手就是一巴掌。
叶子豪下意识一躲,伸手一推,痞子整个人瞬间飞了出去,飞了足足有五六米远,在空中划过一到弧线,砰的摔到了巷头的垃圾筐上。
“给老子弄死他!”
痞子捂着胸口惨叫了两声,随后一声令下,其他十几个痞子立马冲了上来,围着叶子豪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叶子豪连忙抬手还击。
接着包子店里响起了一片哀嚎声,小痞子们惨叫连连。
他们十几个人一起上,竟然连叶子豪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叶子豪的拳脚打在他们身上,就如同被车撞了一般。
只需要一拳,他们便疼的起不了身。
叶子豪自己也无比震惊,都说鬼上身力大无穷,没想到竟然是真的,而且这些人的动作在他眼里显得十分缓慢,很好躲避。
痞子被眼前这一幕吓坏了,他见过能打的,但是没见过这么能打的,简直非人类啊。
此时包子店里挤满了人,十几个小痞子叫嚣着让老板娘还钱,跌打损伤的医药费必须包子铺承包下来,要不给就赖着不走了。
“你们要多少钱?我给。”老板娘巴不得让他们走,省的以后再找麻烦。
“五千两!一分也不能少。”痞子说道。
老板娘焦急的说道:“我哪有这么钱,要不我把包子铺给你吧。”“草,你这个破店才值几个钱,我们一走,你要是跑了我们管谁要钱去?”领头的痞子骂骂咧咧道。
“你们放心,我肯定不会跑的,我凑够钱,马上就还给你们。”
“不行,今天说什么我们也要拿到钱!”痞子不依不饶。
“可是我现在真的没钱,……”老板娘沙哑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
“没钱也行,这样吧,你把你家那栋破房子过户给我们吧,就当还债了。”痞子滴溜一转,说出了自己真正的目的。
老板娘微微一怔,房子是自己祖上留下的,虽然有些老旧,但是地段很好,按照京城现在的房价,起码能卖个十万两,他们这简直是在明抢啊。
“不行!老板娘的房子起码能卖十几万两,你们这是抢劫!”叶子豪驾驭着他的新身体站在老板娘身边,大声说道。
“别嚷嚷了,这钱我替老板娘还!”叶子豪冷声说道。
“叶少爷,这怎么能行,怎么能让你替我还钱?”老板娘有些疑惑的看着叶子豪,不知道为什么,叶家少爷给她一种亲人的感觉。
“报官!报官!”围观的百姓喊着。    
一听要报官,小痞子顿时慌了,急声道:“兄弟们,撤!老家伙你等着!”见识过叶子豪的身手,痞子也不敢多说什么,一溜烟的跑了。
“叶少爷,你走吧。没你什么事了。”老板娘说道。
“妈,你说的什么话啊,我哪儿能扔下您啊。”
叶子豪高兴地眼泪都要出来了,明知道这不是自己的亲妈,但是他还是这么喊着,感觉这样喊着舒服,有一种回家的味道。
听到他的称呼,老板娘微微一怔,一脸茫然的看着他。
看着老板娘的眼神,叶子豪瞬间醒悟了过来,自己是活过来了,但是却换了一副身体,自己是叶秋白啊,老板娘肯定人为自己疯症上来了。而且傻得出奇。
“不好意思老板娘,看到您我就想起了我妈,所以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您别介意。”
叶子豪怕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吓坏老板娘,急忙编了个瞎话。
“没关系,叶少爷,你快走吧,我们家的事不能连累你。”老板娘一边说,一边把他往外推。
叶子豪还未回答老板娘的话,突然闻到一股香气袭来,眼神怔怔的望向店外,寻找这香气从何而来。
叶子豪顺眼望去,只见门口不知何时来了一顶红轿子,仆人掀开轿帘,迈出来一截修长的美腿,随后从轿子上下来一个身材高挑,身穿蓝色绣花长裙的美女。
长裙美女下轿后摸了摸自己的发簪,生怕被轿帘碰的歪斜了。叶子豪仰头看去,只见长裙美女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容颜简直惊为天人,霎时看呆了。心想,这个美女相貌和气质确实都属于极品。
长裙美女抬头看了眼包子铺,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快步走了进来。
“美女,买包子吗,要什么馅儿的?”
叶子豪不由的脱口而出,以前他傻乎乎的来老板娘这里玩,时不常的帮个小忙,见人就这么一腔,已经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了。
“你叫我什么?”长裙美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语气不悦。
“美女啊。”
叶子豪觉得自己的称呼没问题,不禁有些疑惑,头一次见喊美女还有不愿意听的,接着又说道:“美女小姐”
长裙美女打量他一眼,冷声道:“行啊,叶秋白,你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怎么娶了小妾,连自己老婆都不认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