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二十三章 李闯王攻陷洛阳
第二十三章 李闯王攻陷洛阳



更新日期:2019-09-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李自成和高夫人知道此事后都十分高兴,高夫人便决定叫上兰馨一起去看望红娘子。兰馨也十分乐意帮忙,心想正好可以把智善大师的书信告知高夫人,然后再想办法替夫报仇。
在军帐之中,红娘子羞的抬不起头来,推说:“婚姻大事,母亲做主就是了。”
兰馨也高兴的说道:“恭喜妹妹了,很快就有夫君了,什么时候打算成婚啊?”
红娘子娇羞的说道:“姐姐光拿我开心,坏死了。”说完面红羞涩,跑到后帐去了。
高夫人见状只说二人见面没个正型,说完领着兰馨回去了。再回去的路上,兰馨突然跪倒在高夫人面前,高夫人大吃一惊,问道:“女儿,这是何意啊?快起来。”
兰馨起身后,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于高夫人,说道:“母亲,孩儿有一事相求,您看完这封信就明白了。”
高夫人看完书信,对兰馨说道:“孩子啊,你受苦了,没有想到你还有如此境遇,我和智善大师认识多年,书中所写,我也了然于胸,等攻破洛阳之后,把红娘子的婚事办完,我便让红娘子和你一起率领兵马降服青城派,替你夫君报仇雪恨。另外我们义军也想巩固那南方的底盘势力,正好日后把青城作为根据地,到时候我门一统天下,百姓不再受苦!”兰馨听后高兴地不知道如何是好,便有深深磕了个响头,随后搀扶着高夫人回军帐休息去了。
红娘子见高夫人到前厅和闯王等人商议去了,心里充满着喜悦,便叫身边的女兵们备马,到校场练武去。
红娘子翻身上马,围着练武场跑了一圈,突然在马屁股上抽了一鞭子,使战马跑的跟快,然后将弓箭扔到地上。
只见红娘子身影一晃,滚下马鞍,来了一个“镫里藏身”。一伸手,拾起地上的弓箭;然后一个翻身,又稳坐在马鞍上。大家还没有来的及喝彩,只见她轻举双臂,“嗖”地一声,箭如流星,三箭皆中靶心。大家一阵喝彩。
这时,在前厅,闯王和高夫人等正在商议红娘子的婚事。宋军师献策说:“李公子只是顾虑当日别人造谣,说红娘子把他掳去,强迫委身于她。如今结为夫妻,众人不知道实情,倒是真的将那无端栽诬的话信以为真了,其实......”
高夫人说:“李公子倘若有那个顾虑,这倒好办,把婚事办隆重一点好啦。”最后决定先订婚,等攻下洛阳,再举行婚礼。
为了攻打洛阳,闯王要召开重要军事会议,因为红娘子和李岩刚订婚,怕她不好意思参加。闯王就派李双喜前去通知,来不来由红娘子自己决定。
因为这是一件很重要的会议,红娘子不顾同李岩尚未成亲见面不便的旧习,毅然以女将的身份参加了。红娘子心想,我是闯王帐下的一员女将,不是娇滴滴给人看的新媳妇。
军师会议上大家各抒己见,闯王在对进攻洛阳的计划上做了周密部署。闯王重申军令:
一、不许妄杀一个百姓。
二、不许奸淫妇女。
三、不许焚烧民房。
四、不许掠抢民财。
五、要平买平卖,对商贩秋毫无犯。
以上各条,违犯者立斩!众人对闯王下的命令由衷的佩服,这才是真正为民请命的队伍。
古都洛阳乃豫西重镇,是明朝福王建藩之地。朱常洵就藩洛阳,同明初以来分封的诸王相比在时间上虽然要短得多,但拥有的财物却是“富甲天下”。福王朱常洵,是明朝神宗的第三个儿子。王皇后没有生儿子,王妃生了长子,就是后来的光宗。朱常洵比他小,但常洵母亲郑妃最宠爱。皇帝很长时刻没有立太子,郑贵妃想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这遭到了太后和大臣们的竭力对立,神宗皇帝为此苦恼不已,最终仍是只要退让,万历二十九年立了光宗为太子,常洵则被封为福王。
但神宗对常洵的宠爱却并没有因此削弱,不久后,福王完婚,婚费达三十万金。紧接着,又在洛阳花了几年时刻,为常洵缔造王府,用去了二十八万两银子,是一般的十倍,并一次赐河南良田四万余顷。河南本来是富有之乡,但连年灾祸,加之明廷七藩封于此地,土地高度集中,贫穷公民非死即逃。这位重达三百斤的肥王爷一辈子纸醉金迷,终日闭阁畅饮美酒,遍淫女娼,纸醉金迷,体重达三百六十多斤。流贼猖炽之时,河南又比年旱蝗大灾,公民易子而食,福王漠不关心,仍旧收敛赋税,连基本的赈济姿态都不表明一下。
福王在洛阳所过的穷奢极侈的生活,同当时河南人民所受的灾难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这种在人间极不协调的丑恶现实,让农民吃尽了苦头,而在此时义军的蓬勃发展给了农民无限希望。
李自成起义军在攻克宜阳、永宁、卢氏等县的过程中,不仅扫除了洛阳外围的明军力量,也使大批新参加义军的战士得到了初步的作战训练。李自成率军在距离洛阳城二十里地安营扎寨,准备在七日之内攻破洛阳。
此时是初春之际,北风呼啸,寒雪未化,天气异常寒冷。李自成站在帐外朝洛阳城眺望,茫茫夜色把洛阳城完全遮掩了,他心里暗道:来时曾对洛阳有过一番想象,如此大城,夜间肯定是灯火通明的。但事实看来,洛阳似乎已经成了一座死城,没有丝毫人气了。
“闯王,这么晚还不睡啊?”参将李岩走过来问道。
李自成叹了口气,说道:“洛阳不是个小地方,福王身居在此,又有重兵把守,打起来怕是真要费些周折。”
李岩说道:“大王考虑得多了,据我所知,洛阳内部关系搞得很僵化。守城将领多受朝廷拖欠饷粮之苦,毫无斗志。福王这个守财奴又不肯动用自己的家财支援士兵。我看我们可利用这一点,攻克洛阳就不周折费力了。我听说援兵通过洛阳的时候,看到金碧辉煌的福王府时,都愤恨的说‘洛阳王府富于皇宫,神宗耗全国之财以肥福王,却让我们空肚子去交兵,命死贼手,何其不公!’兵部尚书吕维祺屡次入王府劝福王,劝他说,即便只为自己打算,也应该开府库,拿出些金钱援饷济民。福王与其父明神宗一样,嗜财如命,不听。”
李自成马上问道:“李将军心里有什么想法,不妨讲出来。”
李岩笑道:“您不必如此认真,我也是在心里下了个底子,琢磨出来的。要想安国,必先得民心。现如今洛阳城已经民心涣散,对朝廷的护守早就失去了信心,您何不从获取民心下手呢?”
“将军请细讲。”李自成有些不太明白。
李岩说道:“我们可派一批人乔装入城,秘密散布义军攻城的消息。说只要义军入了城,百姓就不会再受苦挨饿,能过上好日子。这样一来,义军肯定会受到百姓的拥护,到攻城的时候和城中人里应外合,就可顺利破城。”
李岩的话让李自成很高兴,他说道:“这样说来便是安抚民了,连日来动用武力攻城,我倒是把这些忽略了,李将军的话让我心头一亮啊。”
义军在豫西的发展使统治者如坐针毡,在惶恐中度日。洛阳明南京兵部尚书吕维祺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马上给福王写了一封信。
信中提到:洛阳连旱了三年,这是自古未闻的灾难。村镇的人几乎饿死光了,而城中更是有饥饿者相互残食的。城中强盗横行,再加上和义军勾结,人数已达上万,义军接连攻破了鲁山、郏县、伊阳三县,又在六日之内相继攻破了宜阳、永宁二县,义军来势汹汹,窥探洛阳恐怕早已良久。洛阳虽然有操、义两股重兵把守,士兵却得不到粮饷,毫无斗志。这样下去,等义军攻打洛阳时,洛阳危在旦夕。
福王把吕维祺召来问道:“以尚书之见,本王该如何去做?”
吕维祺回答道:“王爷可命令河南巡抚李仙风派军队来加强防守;另一方面守城将士早就断了粮饷,王爷如果想保住洛阳,还请从府中拨出些钱,解决军队的粮饷问题。”
“这个……”福王含糊道。
“王爷,钱财可以再谋取,但是现在这种状况却是不能拖延下去了。宜阳、永宁二城被义军攻陷的主要原因也出在军队粮饷问题上。希望王爷把眼光放长远些,如果不这样去做,后果会很严重。”吕维祺尽量把语气放平缓,可无意中还是流露出指责福王之意来。
福王抓住了这一点,怒道:“区区粮饷问题,就能导致两座城被义军所占么?分明是另有原因。本王就算把府中的老本全都搭上也未必能解决实际问题,你回去好好想想,本王累了。”说完便不再理会吕维祺,卧榻而眠。
吕维祺被福王的话激了个面红耳赤,带着一肚子怨气回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