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十九章 出囹圄李信起义
第十九章 出囹圄李信起义



更新日期:2019-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李信见状循声望去,盗匪约十人左右,但见手中只拿棍棒未曾使用刀刃,便道:“你们是什么人,朗朗乾坤你们竟敢拦路抢劫!”
见那骑马之人怒道:“少废话,给我绑了!”一刹那,主仆二人便被绑了个严严实实,动弹不得。随后有人也把双眼也蒙住了。不多时,二人便跌跌撞撞被推进一所庙宇模样的住宅。院内小径悠远,苍柏挺拔,路边柱上大红灯笼把院落照的通明,不远处一个石桌旁边,坐着一位红衣女子正在等候押解之人。
骑马之人前面领路,见到红衣女子便道:“红姑娘,贵客已经来了。”
这位红衣女子正是红娘子,听闻便惊喜道:“赶快给公子松绑!”
这时李信听是红娘子的住处,真是悲喜交加,大喜道:“果真是红娘子吗?”
等二人被移去眼罩,被眼前的一切都惊呆了,只见不大的院落倒是布置整齐,各个险要位置都有红兵把守,可谓安排得当,更加凸显红娘子的军事才能!
红娘子向前歉意说道:“让公子受惊了,这样的礼遇也是无奈,还望公子海涵,请这边坐,小娟上茶。”李信坐定后,摆摆手道:“红娘子过谦了,这没有什么,我倒是见到你近期的变化,的确让我很吃惊,想必你已经有了很壮大的队伍组织,可喜可贺,势必把贼人打败。”
红娘子趁机问道:“公子既然能体会百姓疾苦,为何不加入我们的队伍?我这里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才啊,不瞒公子说,这次佯装把你劫持而来,就是为我军中出谋划策,壮大我们的力量,还请公子考虑一二。”
李信又摇摇手,说道:“红娘子的一番心意在下心领了,不过造*反起义势必会伤及更多的百姓,相信大明朝廷也是有清官的。百姓脱离苦难,神州必有青天!”李信虽然这样说,但是底气终有不足,自己难道不是避世的书生吗?总想通过政治手段来拯救百姓,可是何止用艰难二字来形容呀。
红娘子此时便不悦起来,便道:“想那袁崇焕算不算忠臣呢?为何落得凌迟的下场?”李信听闻此言,手中紧握水杯,几乎要把杯子捏碎。随后还是表明心意,很同情红娘子,但是不赞成造反。
红娘子也不再强说什么,便安排主仆二人安歇。
翌日,李信要回杞县去了,临走之时便对红娘子道:“多谢红娘子的盛情款待,在下有事情先走了,我走之前有两句话相赠。”
红娘子拱手接纳,便道:“公子请讲。”
李信道:“兵精粮足,不守一地;严整军纪,多行仁义。”话毕,辞别红娘子便回杞县去了,红娘子谨记此话,再也没有强留。站在高*岗之上目送友人离去,却油然而生了一种伶仃之苦。
红娘子非常赞赏李信的主张,并照计而行。他们的队伍往往出敌不意,攻破山寨,惩罚地主恶霸,替穷苦百姓出气,使豫东一带官府和土豪闻风丧胆。
再说李信回到杞县后,经常想起红娘子所说的话语,不觉满怀羞愧,感觉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敢不上一位女子。故此,李信伙同其他有志之士一起发动赈济贫民的行为,但是这些举动却被祁县县官方正看在眼里,非常之不满,又听说他和红娘子有来往,于是诡毒之计油然而生。便使出鬼主意,给李信加了一个私通“反贼”的罪名,把李信打入大牢,目的就是引红娘子上钩,来报他小舅子被杀之仇。
李信的弟弟李侔得知此事后四处奔走,设法营救。因为仇家势力大,官府又恨他处处替百姓说话,所以花了很多银子也无济于事。
红娘子也听说了李信因她入狱之事,便派人请李侔上山,商议如何营救李信,李侔见到红娘子万分感谢之意溢于言表。他们议定要攻城劫狱,搭救李信。因为杞县城池坚固,红娘子兵力单薄,决定让李侔回去联络饥民,里应外合一举破成。
杞县官府狗官方正听说红娘子人马在周围活动,防守便更加严密。红娘子也便出了相应对策,为了迷惑敌人,故意把人马拉到商丘西北,扬言要过黄河。杞县上下以为红娘子真的要走了,各个关卡便又放松了警惕。
等到时机成熟以后,红娘子得知李侔已和当地饥民*联络好了,便按照约定好的时间,突然回杞县攻打城门。
这时杞县大牢内漆黑一片,若不是牢房内微弱的油灯,根本无法辨认牢门在哪里?李信所在的牢房破旧不堪,室内墙皮脱落大半,蜘蛛网和霉斑布满墙的四周,老鼠也时不常吱吱而过,一张陈旧条桌放在牢窗下面,桌子上油灯的火苗不停的跳动着,想要跳出窗外一般。李信戴着手镣脚铐,不停地在牢内走动。攻城的呐喊声惊动了李信,他便想道:“是谁来攻打城池呢?难道是李闯王的农民起义军吗?可是为什么近来没有听说过他的队伍来到豫东的消息呢?”
正在这时,看监头目李老九神色慌张的跑来,偷偷告诉李信道:“攻城的不是别人,乃是红娘子。据说是搭救公子而来。”李信做梦也么有想到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一下子呆住了。随后想:“红娘子做事太冒昧,不但救不了自己,反而会把自己推入绝路,唉,这个红娘子呀。”正在寻思时,忽然听到院中一连声的传呼:“大老爷请李公子到县衙里说话!”
李老九虽是官差,但是心地很善良,无奈的对李信道:“李公子请给我来吧,实在不行,老夫半路把你放了便是。”
李信感激的说道:“感谢老九爹的这几日的细心照顾,我怎么能做出如此不义之事,坑害你老人家呢,前面带路吧。”李老九摇头叹息,手拿一盏灯笼前面引路。李信感觉自己的死期要到了。
不多时,便到了杞县县衙,刚进衙门口,方正便在很远处笑脸相迎,喝叫手下赶紧给李信去掉手铐脚镣。李信被狗官的热忱弄迷糊了,便没有做声,想要看看这狗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方正是个矮胖子,留着八字胡须,头戴乌纱,纱翅随着脚步的走动一颤一颤的,甚是滑稽,见到李信深深鞠了一躬,恭恭敬敬的说道:“因学生一时疏忽,使老先生在狱中多受委屈,抱歉,抱歉!,请上做喝茶,这是才沏好的铁观音。”
李信横眉冷笑道:“大人,不必了,有什么话直接说吧,我可没有闲工夫喝茶!”
狗官方正见状呵呵一笑,威胁道:“既然李公子是爽快人,我也不妨直说,红娘子为你而来,包围了县城,而令弟李侔也参与此事,对于你们兄弟来说,都是灭门的大罪。如肯写一封书信,使红娘子退兵,便可立功赎罪,转祸为福。”说完走到案几旁边,铺开纸张,拿出毛笔,然后用手一指示意李信马上书写。
李信看着文房四宝哈哈大笑起来,并斩钉截铁说道:“方今世界,直道湮没,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倘我写出这样的书信,岂不是更要加上“勾贼攻城”之罪么?我是一个字也不写!”
这时只把方正气的浑身打着哆嗦,见李信执意不肯写信,心想计划落空了,脸色一沉,用手使劲拍着桌子大叫:“把李信给我押进牢房,加派人手看管,一只苍蝇也不要放进来!”
李信被押回大牢之后,担心被人暗害,便拿起房中唯一可以当武器的凳子,准备自卫。忽然听到牢外一阵大乱,成群的人高喊:“红娘子破城了!破城了......”顿时,只见外面涌进一群人来,灯笼火把照亮了囚室,为首的一人果然是他的弟弟李侔。李信弟兄二人相见热泪盈眶,红兵已经把准备好的佩刀递到李信手里,另外一人用铁锤铁凿砸开他的手铐脚镣。这是饥民队伍也冲了进来把其他囚室关押的百姓都释放了。
李信和被押的囚犯都被释放出来了,一出大门,人群里爆发惊天动地的声音:“李公子,造*反吧!”
“反吧!反吧!直反倒京城去!”
李信这时不停的向大家拱手以示谢意。
正在这时,一对骑兵拥着一面“红”字大旗奔来,从大旗后面闪出一员青年女将。这女将不是别人吗,正是红娘子。在看红娘子左右分别站着兰馨和沈琼枝,好一派巾帼不让须眉呀!
红娘子见了李信打心里由衷的欢喜,不由激昂慷慨的说道:“大公子,知县被我杀啦,衙门放火烧啦,守备老爷也送上西天啦!你看该怎么办吧?”
李信感激说道:“真是多谢红娘子搭救之恩!”
红娘子一摆手,说道:“哎,其实擒拿方正狗官的是沈姑娘,并非我呀,你要感谢人家才对!”说罢一指旁边的绿意少女沈琼枝。李信见了连忙拜谢。沈琼枝也连忙回礼,声称不要太客气啦,都是红军中的一员而已。
这时李信又要说什么,红娘子插嘴道:“公子事态亦是如此,你也表个态吧!”
李信无可奈何的说道:“哎!你们大家硬是逼我上梁山呀!”众人听完哈哈大笑起来。
红娘子说道:“难道梁山不是人上的吗?并不是我们大家逼你上梁山,是朝廷逼我们大家上梁山。这是官*逼*民*反!”大家随声符合一致赞同红娘子所说的话。
红娘子为李信配了一匹黑色高头大马,和大家一起浩浩荡荡向山寨进发!一路上百姓无不欢腾喜悦,家家都拿出自己的鸡蛋、粮食相赠红军,这些都被红娘子一一拒绝,百姓也欢喜的放起鞭炮来!加上红娘子命令红军开仓放粮,这又使城内百姓欢声雷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