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十八章 红娘子怒烧谭府
第十八章 红娘子怒烧谭府



更新日期:2019-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原来那红娘子是个孤女,出身贫苦。自小便在马戏班里学艺,不仅绳技超绝,而且弓马娴熟,武艺出众,在江湖上颇有名气。每次庙会杂耍,红娘子都要使出自己的绝招,一只脚站在马背之上,一只腿往后翘起,平压身体搭弓射箭,箭箭穿杨,不时引来众人的沸热掌声和啧啧称赞声!
后来,红娘子的师父得病去世了,她便率领这个戏班,走南闯北。虽然行走江湖时间不时很长,但是她最讲义气,遇到江湖上的朋友有困难,她总是慷慨帮助;遇到逃荒要饭的人,便尽力周济。所有江湖上和河南的百姓,提到红娘子,无不称赞。一次红娘子在杞县卖艺,知县的小舅子和一个缙绅子弟想要调戏她,便打起了肮脏的主意,知县的小舅子叫谭狞滑,这小子长得贼眉鼠眼,拿一把纸扇遮挡住半面脸,一边用手捋着小胡子一边对下人说道:“这小娘子绳上功夫不错,人又长得貌美,一会你多叫你个家丁把她抢到家里,给我做九姨太!”
那下人应诺后便悄悄溜走了,不一会儿功夫,只见一帮家丁拿着刀剑,呼啦一下子便把红娘子的场子包围起来,众人见状便快速都闪到一旁。 红娘子戏班的人见状,便都抄起家伙,势必要打斗一番方罢。一个家丁边上前道:“小娘子,听我的话,今天跟我们谭爷走不动大家分毫,还能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呀美人!”
红娘子呸了一声,正想拔剑刺将过去,这时突然出现一位衣冠楚楚的公子,这位公子站在两伙人中间,便道:“诸位听我一言,不可把此事搞大,免得杞县百姓受到伤害!”
这时谭狞滑站出来说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小子,敢管大爷的事,活得不耐烦了?给我拿下!”
那公子大声说道:“慢着!在下李信,县官大人还让我三分,何况你是他的小舅子,如果滋事闹大,恐惹了杞县百姓,你们不怕闯王的兵马来找你们吗?”
谭狞滑听到此言心里也是咯噔一下,嘴里仍然说道:“你这是想造*反,是不是和李自成一伙的!”
李信哈哈笑道:“我若真是和他们一伙的,你们今天还有命吗?”
众人听闻李闯王三字便来了劲头,一起向谭狞滑及其众家丁涌去。谭狞滑边退边叫嚷道:“你小子给我等着!”
辛亏李公子出面,要不必然酿成大祸,事后红娘子后悔不已。二人来到客栈后,红娘便不停的感谢,李信也不好意思起来。在二人的话语中,红娘子了解到这位李信公子,家中几代都是明朝的大官。他能文能武,是杞县有名的举人,他为人正直,对朝廷的腐败不满,不愿意出来做官。李信曾劝官府暂停征钱征粮,劝地主发善心赈济饥民,自己也带头捐粮放赈,在豫东百姓中颇有点好名声。听到这里,红娘子很敬重他。李信便把当时写的一首劝赈歌念给红娘子听。
歌曰:
“年来蝗旱苦频仍,嚼啮禾苗岁不登。
米价升腾增数倍,黎民处处不聊生。
草根木叶权充腹,儿女呱呱相向哭。
釜甑尘飞炊烟绝,数日难求一餐粥。
官府征粮纵虎差,豪家索债如狼豺。
可怜残喘存呼吸,魂魄先归泉壤埋。
骷髅遍地积如山,业重难过饥饿关。
能不教人数行泪,泪洒还成点血斑?
奉劝富家同赈济,太仓一粒恩无际。
枯骨重教得再生,好生一念感天地。
天地无私佑善人,善人德厚福长臻。
助贫救乏功勋大,德厚流光裕子孙。”
这件事充分体现了李岩的侠义心肠,但也很有些书生意气。财主们一向都是损不足以奉有余的,现今却要反过来,他们又岂肯答应?因此,“劝赈”丝毫没有效果。二人谈了许久方才离去,李信有事便到开封去了。
在连续不断的天灾人祸打击下,河南百姓在死亡线上挣扎,即便如此,杞县县令方正仍然在不停地催征钱粮,百姓苦不堪言。这样的现状卖艺怎么会有活路可走呢?戏班的弟兄们都劝红娘子造反,红娘子却担心自己是女流之辈,怕挑不起领兵打仗的重担,一时下不了决心。
一天,红娘子带领戏班在商丘一带卖艺,突然走出来一个人说道:“哪位是红娘子,在下府上的老太太过生日,想开个堂会,请红家班的人来表演杂耍,必有重金酬谢。”红娘子没有多想,心里一直想找这么个大活,因为戏班老少的口粮还是需要解决的,想到这里便一口答应下来。红娘子便让家丁带路,去看看是哪家大户人家搞堂会,顺便把定钱拿了,好解燃眉之急!不多时,这位家丁便把红娘子带到一所红墙绿瓦的大户人家,但是没有走正门,而是走的后门,红娘子纳闷问道:“为何要走后门?”那家丁解释道:“请姑娘不要见怪,我家少爷正准备娶新娘,人多杂乱,行走不方面,这后门离我家老夫人住处也比较近,所以才走的后门,望姑娘见谅。”红娘子一听原因也没有再说什么。进的后门来,红娘子见这宛如就是一个大花园,后门的小径铺满花草,道路两旁假山绿水情趣盎然,一颗大槐树郁郁葱葱,引来不少鸟儿争鸣。突然假山石的后面出现一个人的脑袋,鬼鬼祟祟的样子,红娘假装没有看见,但是一只手确紧握弓箭。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红娘子只顾看风景了,却丢失了家丁的踪影,再往前走是一座凉亭,只见亭内摆设了精美的水果点心,还有一壶热茶,好像是刚沏好的茶叶。
“红娘子,你终于来了,可想死我了。”一个声音从红娘子背后传来。红娘子猛回头看去,惊了一下,大声道:“原来是杞县的小舅子!”说完就要拔剑。谭狞滑笑嘻嘻说道:“哎呀娘子,可千万别动怒呀,我是真心喜欢你呀,我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你看我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你难道就不心痛吗?”
红娘子强忍怒火,正言厉色,斥责恶霸。这个坏蛋不但不听反而嬉皮笑脸起来,紧接着动手动脚,红娘子忍无可忍之下狠狠的打了谭狞滑一记耳光!只见谭狞滑的脸颊登时红涨起来,鼻子里便流出几滴血来。这恶霸恼羞成怒,喊来一大帮悍奴恶仆,想把红娘子捆绑起来狠打,逼她顺从。红娘子便抽出宝剑大声说道:“放我出去,休得近前,饶你们狗命不死!”这些家丁哪里听她的指挥,呼啦一下子,十多个人把她围在中间,这些人手里都拿着剑刀、棍棒指着红娘子示意让她就范。谭狞滑在一旁用手捂着脸颊大声道:“把这个贱*人给我拿下,狠狠的打!”
红娘子被那群狗奴才团团围住,舞刀弄杖,还不停的说着下流话。她一怒之下,使出仙人指路和海底捞月等招数,顷刻间杀了了好几人,此时的红娘子却是第一次杀人,见到恶人被杀,心里顿感痛快,便一横心,心里想到:“反就反了吧!我这可是被逼的!”谭狞滑躲在假山后面,大声吼叫:“快给我上,抓住这个骚娘们!”
红娘子趁着他们惊慌后退,纵身跃上墙头。那群恶奴又呐喊着扑了上去,其中一恶奴右手甩出一个石块儿,向红娘子面门打来,说时迟那时快,红娘子手中宝剑往外一磕,“砰”的一声,石头被削碎数块!碎石打中另一恶奴的眼睛,那人啊的一声,丢掉手中钢刀,在地上打起滚来。其他人见状便撤退一旁,不敢再近前,谭狞滑此时走向前来穷凶极恶的骂道:“贱*人,有本事你给我下来,今晚老子就要和你洞房!”红娘子此时拈弓过肩,把手里准备好的弹珠,顺势向谭狞滑射去,这恶霸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便被弹珠打蒙在地。这时众恶奴便把手中的兵器一起向红娘子掷去,红娘子一个鱼跃纵身跳下高墙,冲出深宅大院,和伙计们去会和!
戏班王五见到红娘子疲惫的样子,便问了原委,红娘子便把事情经过一说,大家都支持红娘子造*反,大伙也十分高兴,伙同戏班伙计们一阵呐喊,有从前院杀到后院,杀了恶霸全家。红娘子一箭射落谭府牌匾,一把火烧了。接着抄出了银钱、骡马,收拾了细软,放火烧了宅子,把粮食散给饥民百姓。
从次红娘子竖起了造*反的大旗,招兵买马,纵横在豫东一带!
红娘子虽然竖起了造*反大旗,但是并无长久之计,后来她打听到李信从开封回到杞县,要经过陈留,就想设计把他留住。
这日傍晚,李信和书童二人眼前就要到杞县了,便顿感劳累起来,便问书童:“砚宝,我们到哪里啦?”
砚宝便道:“少爷,这漆黑夜晚,看不清楚呀,前面好像有灯光,说不定是客栈,我们住宿也好。”“那就快点”李信吩咐道。
突然,“铛铛”一阵锣声,从山坳冲出一对人马,呐喊声震天。为首的一人在马上喊道:“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砚宝听闻吓得躲到李信身后,大叫道:“公子,是强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