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十六章 杞县城内雨潇潇
第十六章 杞县城内雨潇潇



更新日期:2019-06-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李初八听闻沈琼枝所言心下窃喜,忙解释道:“沈姑娘,你误会在下了,我能怎么想呀,我想告诉你,你师姐的老公有可能不在人世了。哎,所以我只想对你说别刺激她,我生怕她做什么傻事呀!”

沈琼枝很惊讶李初八这些言语,心里却也欣慰,没想到一个盗匪还会关心人呢?便疑问道:“哎,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姐夫不在人世了?”

李初八叹声道:“最好是我乱说话,我们前几日经过市集时,一个布衣神相给兰姑娘测了个字时说的,这个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其他人还尚不知此事。”

沈琼枝见到眼前这个男人,虽是盗匪,但也算心地善良,不然不会跟随师姐这么久的,想罢便放下猜疑,坦诚说道:“其实在你们来此地之前,我早已收到巴蜀方面的飞鸽传书,书中所写师姐家中惨遭不幸,兄弟相残,姐夫也被害,惨死水牢之中。”说罢兀自伤心落起泪来。

李初八见状不知道如何收场,便埋怨起自己来,用手不停的掴自己的耳光,怒道:“好的不灵,坏的灵,我这张乌鸦嘴!哎,我很想知道害死你姐夫的人是谁?”

沈琼枝赶忙向前拦阻道:“害死姐夫的人就是他的兄弟司马傲南,这人心胸狭隘,听说投奔朝廷,姐夫一家遭此不幸必与朝廷有莫大关联!可怜我那外甥,孤身一人在少林寺习武。待明日我和姐姐商量如何前去手刃仇人才对,不该耽误如此多的光景呀。”

李初八没想到此晚竟然知晓了如此多的事情,心中仿佛又多了一个仇人,心中仿佛如铅灌注,沉闷异常。二人见天色不早便各自回屋安歇。

常言道隔墙有耳,没有不透风的墙。这日王小六傍晚时分吃东西坏了肚子,半夜三更出恭之时恰巧听到二人说话,竟然忘了肚痛,听得入迷起来,等初八二人走了,方才蹑手蹑脚回到屋内,顿感自己怎么像个偷窃的贼呢?

翌日清晨,其他人尚未睡醒,王小六早已被昨日听来之事困扰的半夜未眠,好不容易天刚亮,闷于心中诸多话语便想找人倾诉,他并不知道其中事情不能与外人称道。性急之下便用手拍了一下睡梦中的阿猫,阿猫登时被叫醒,还以为自己在梦游,便大声骂道:“是谁?谁他娘的扰我好梦,是不是不想活了?”

王小六又是一记巴掌打在阿猫头上,怒道:“是我!醒醒!”,说完又用手拍起阿猫的脸颊来。此时阿猫蹭的一声从床上做起来,冲着王小六面门就是一拳,“让你瞎嚷嚷!”迷糊着眼睛举拳乱舞,嘴中不停的嘟囔着。又一拳不偏不斜正好把床头的灯盏打翻在地,灯盏落地碎裂发出的声响划破寂静的清晨,声音显得异常之大,却把他二人惊吓了。

此时阿猫再无睡意,埋怨道:“大哥,到底什么事情呀?扰人好梦!”

王小六见状呵呵一笑,说道:“兄弟,我给你说个事情,可千万别传出去呀,昨晚我看见初八哥和沈姑娘在后花园......”

还未等王小六把话说完,阿猫抢话道:“哦,我只知道了,他们在偷@情,哎呀,一个未娶一个未嫁,男欢女爱很正常呀,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王小六责声道:“你懂个屁,听我把话说完,他们再说兰夫人的老公,说她老公可能不在人世?详细原因我也不知道,所以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要对人乱讲,知道吗?”说完拿出拳头作恐吓状,不要让他吓嚷嚷。

阿猫用手指放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点头道:“放心吧,六哥,我只喜欢吃鱼,其他事情一概不管不问,嘿嘿。”说完满脸得意的样子。

王小六声称要出去溜溜腿儿,问阿猫去不去,此时阿猫早已蒙头睡起来。

王小六刚到门口,门扇忽的被撞开了,把他撞了个四脚朝天,哎吆声不断于口,骂道:“是谁这么不长眼啊,大清早来砸门!”还未等他回过神来,只见闪进一个人影,一只手抓住他的衣领问道:“你刚才所讲可是真话?”王小六此时定睛一看,心想我的妈呀怎么是兰夫人。

王小六也是六神无主,不知道说什么好,吞吐道:“兰夫人,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昨晚是沈姑娘,还有,还有初八,他们....他们在后花园说的话,我也不知道。”兰夫人一看也问不出什么,此时感觉自己脑袋昏沉,天旋地转起来,她强忍着,径直向沈琼枝房间走去。

沈琼枝正在屋内梳洗打扮,门突然被兰馨推开,登时感觉事情不妙,心想肯定是事情被姐姐知道了,故作疑问:“姐姐这么早,怎么啦?”

兰馨进门倾斜着身子坐在屋内圆桌旁,沈琼枝急忙上前搀扶,兰馨责问道:“妹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青云他不在了吗?你不要骗我,你知道什么就全告诉我吧。”说完兀自哭泣起来。

沈琼枝见状知道事已至此,便再无隐瞒必要,便把收到书信和初八见面的事情都一一道出。兰馨听闻更加伤痛欲绝,感觉不只是天塌陷地崩裂,整个世界都是昏暗的颜色,十年前的光景历历在目,花前月下和家庭和美的情景不复存在,目前在她内心只有复仇的种子。

有诗云:“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阵阵,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当年司马青云对兰馨表白爱意时,曾朗诵此诗句,谁曾想真的与君绝!

不管沈琼枝如何劝解,兰馨此时只想着报仇,起身便执意要去巴蜀,沈琼枝夺过兰馨的玉女剑想拦住她,谁曾想她挥起左手甩出柳叶飞刀向沈琼枝打来,沈琼枝身子一斜,飞刀竟然把一扇窗打落!

兰馨趁势转身向门外冲出去,但在此时,李初八闻声正好赶来,二人撞个满怀。李初八一把抓住兰馨的双臂,劝解道:“你要去干什么?去报仇吗?去了岂不是送死?他们人强马壮,就凭你一人功夫再高,也是势单力薄,听我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走了你的孩子怎么办?谁来照顾,谁来看管?你清醒一下!”

兰馨被眼前这个男人摇晃的逐渐清醒过来,李初八说的对,我还有孩子,我死了,孩子怎么办?但是想起司马青云的惨死,又伤心起来,扑在李初八肩上大声哭起来。

此时李初八也知道,兰馨需要一个港湾,一个可以哭泣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用手护着兰馨肩膀让她尽情发泄出来。沈琼枝在一旁见状也落起泪来。

第二日,众人便商讨如何南下去巴蜀复仇。兰馨说出在少林寺时,智善大师让她去找高夫人,伙同李闯王大军一举消灭青城派。沈琼枝也正有此意,便说道:“听说李闯王大军要进入开封,岂不是更好呀!”

(公元1642年,也就是明崇祯十五年。此年十月二十四日,开封失陷后,孙传庭军入河南,遂趋南阳,在南阳与李自成军战。李自成军兵败东走,遂追至郏县。李自成军弃甲仗军资于道,官军忙于拾取,军乱。李自成军乃乘机攻击,官军大败。十二月四日,李自成攻陷襄阳。左良玉自朱仙镇战败后,退驻襄阳。李自成乘胜攻左良玉,至白马渡。左良玉移营于南岸,守浅洲,李自成军十万争渡,左良玉乃拔营而逃,走武昌。李自成军渡过白马渡,遂长驱进至襄阳,襄阳官吏都已逃走,李自成军遂趋宜城。)

兰馨也说道:“只有依靠闯王大军才能成事,我们尽快出发!”大家便收拾行囊,迂回往南方出发。人心急,马也便跑的快,不几日到了到了开封府的杞县。这杞县境内老百姓穿着简单,行程几十里不见有一家富裕人家,只有衙门的大门却朱红鲜艳。百姓见这些陌生人都躲的远远的,生怕抢夺一般,匆匆藏掖包裹躲闪离去。

王小六便下马去买干粮,问了多家方才买来少许。兰馨见状瞥了小刘一眼,怒道:“如此之少,怎能够呢?”

王小六见到兰馨责怪的眼神,结巴道:“我......我,人家就这么多。”

兰馨以为自己也能买到很多干粮,岂料一家店铺主人说道:“刚才不是买了吗?怎么还要?”

兰馨满怀歉意道:“打扰了老伯,我们人多,能否再卖给我们一点呀?”

老伯看看兰馨,再看看不远处的人马,说道:“你们十几口人,我这里的干粮只有这么多,你去其他家看看吧,我们留给自己用的。”

兰馨不解的疑问道:“为何有粮不卖?我们不是没有银两?”

老伯很不耐烦,说道:“你们外地人哪里知道,我们这里要发生大事儿啦,今晚你们不要留宿在此,恐丢了性命。粮食是留给闯王的军队的,有也不给你们,走吧!”

兰馨无奈,回到原地和大家商量如何对策。这时李初八不知道何时出去,有匆忙赶回来,喘着粗气说道:“大家今晚要不要看杀贪官救侠士的戏呀!”

话刚说完,天空忽然下起大雨来,大家急匆匆找了家客栈住了,都埋怨好好的怎么会下雨呢?

王小六望望天空,叹声道:“雨下这么大,戏台可怎么搭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