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十二章 孤鸽萧萧翎羽飞
第十二章 孤鸽萧萧翎羽飞



更新日期:2019-05-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有诗云:
万山苍莽,千里云峰千里恨;
江水悠悠,万顷烟波万顷愁;
山长水远,遮断行人东望眼;
恨也绵绵,有泪无言对碧空。
哈呱呱听到井下老鼠的撕咬声,惧怕的呆了半响才回过神来,定神回身时,却被人点了穴道,动弹不得。点穴之人正是司马傲南,他向前拿过哈呱呱手中的火枪,冷冷一笑,道:“我的好玩意,怎么会到其他人的手里呢?”说罢举枪便打断了哈呱呱的双腿,接着一脚也把自己手下踢入井内。哈呱呱在井内大喊救命,咒骂声不断,司马傲南哪里管这些,合上铁链井盖,任凭下面人怎么挣扎也是无济于事。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个道理无人不明白,事有凑巧,这些事情却被丫鬟小翠在暗地里看个明白,这日小翠照顾完老太太后接着洗起衣服来,洗完衣物才忽然想起水牢中的大少爷还未曾送饭,所以便过了时日,也就是恰巧哼哈二将行凶之时,小翠躲在花丛在看的清清楚楚,被眼前的血腥一幕吓的昏死过去。
等她睁开眼睛不知道何时场景,便踉踉跄跄回去报告老夫人所发生的一切。老夫人听闻伤心欲绝,怒火攻心时便昏迷过去,小翠伺候多时老夫人方醒,醒来第一件事便叫小翠拿笔墨纸砚来,吩咐道:“小翠,我说你写,把这些事情报与沈琼枝知晓,让她去找兰馨,方能报得此仇!”小翠毕竟陪少爷上过几年学堂,所以书写一般书信还游刃有余。等书信写完,小翠才发现老夫人伤心过度,双眼已经失明,不觉伤心起来。
老夫人双手摸着书信,嘱咐道:“小翠,一会儿把信鸽拿进来,我告诉你那一只是飞去北方,那一只是飞去东方的,迷惑奸人要多放几只,不容易被人捕捉。”小翠应诺,一会儿果真把五六只信鸽带进屋里来,然后关好门。
老夫人听着信鸽的叫声,道:“把那只红嘴的信鸽给我拿过来”小翠一一照做。但见老夫人把书信放入一个筷子粗细一样的短小竹筒里,然后绑扎到信鸽的大腿*根部,生怕丢了,摸了很久才递给小翠。
 
 
小翠按照老夫人吩咐,中午时分便提着鸽笼来到青云府邸后花园,见四下无人便打开鸽笼一只只放飞,因为一次放飞五六只怕别人发现,群鸽飞舞的声响毕竟很大。信鸽虽放飞了,但是个别鸽子并未按人的意愿那样飞向需要的方向,几只竟然飞向飞鹰府而来。
花夫人此时正在院内习武,猛然间抬头看见空中飞舞而来几只鸽子,心中纳闷之余便腾空而起,脚蹬院中石栏,飞出数丈有余,徒手捉住一只树梢停留的信鸽。落地解落信鸽脚上的竹筒,用手“啪”的一声捏瘪,打开书信一看,空无一字。心下狐疑,这是谁在放飞信鸽,难道是青云府有人透风报信不成?想罢,顺手拉弓搭箭,只只穿云箭射落飞舞的信鸽!遂后便认真检查了每只信鸽,未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花夫人怒火顿起,便翻墙越障,直奔青云府而来。恰逢小翠把藏有书信的信鸽放飞,花夫人的穿云箭射穿信鸽的一只翅膀,这只信鸽差一点跌落下来,但见几根鸽毛随风飘落,幸好一阵南风吹过,把信鸽吹出城外。
花夫人见状,怒道:“小翠,你在干什么?给谁通风报信,难道你不想活命了吗?”
小翠见到刁钻恶毒的花夫人,战战兢兢道:“夫人,我,我,鸽子吃食吃多了,我给他们放放风而已。”
花夫人冷笑道:“好你个丫头,还会巧言善辩,我早晚拔光你嘴里的牙,看你还能说不?”
小翠心慌,现在只想回到老夫人身边感觉才是最安全的,便慌张道:“夫人,没有什么事情我走了”,说完便撒腿就跑。
花夫人见到小翠奔跑的背影更加恼怒,便厉声喝道:“你个死丫头,给我回来,我还有话问你!”,小翠哪里听她的叱喝,反而跑的更加快了。眼见就要奔跑出后花园,那蛇蝎心肠的花夫人哪里肯放过一个心善的丫鬟!一只穿云箭快如闪电,贯穿小翠背部从前胸而出,生生的钉死在门扇之上!花夫人箭步上前一只手拧过小翠的脖颈,狠狠问道:“快说,到底给谁送的信!”小翠此时嘴角鲜血直流,咬牙切齿道:“你个贼婆娘,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说完一口鲜血喷到花夫人脸上,可怜的小翠一命呜呼。
花夫人把小翠丢弃一旁,径直向老夫人房间走去。老夫人正在念经打坐,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心如明镜一般,鼻嗅奇异花香便知道是花夫人来了。
花夫人向前,笑吟吟的道:“婆婆,在此念经呢?是不是近日我们家要来贵客呀,你老人家给我说说都请的谁?也好让儿媳妇准备一下,你看好不好?”
老夫人听完花夫人的一番话后,手中的木鱼敲得的节奏更加频繁起来。这急急躁躁的木鱼声激起了花夫人胸中的怒火,便道:“只要是活的,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我杀一双,青城派老娘说了算”,说完便将手中的一只耳坠投入老夫人怀中,转身回府去了。老夫人一摸怀中之物老泪众横起来,这真是小翠的头饰吗?想到小翠遇害,老夫人只有整日念经诵佛,无量超度!
花夫人回到府中便把此事告知司马傲南,司马傲南责怪她鲁莽行事,便道今日发生了太多杀生之事,唯恐日后会遭天谴。花夫人讥笑嘲讽,说夫君往日的雄风哪里去了,干大事情何惧小节?就是自己家人也不能挡路,成功的路上难免出现杀戮,难免会出现兄弟相残等云云,还举出了一些历史的故事告诉司马傲南听,只讲的他点头称是。遂后,二人便商量如何起兵投奔吴三桂的事情。
有诗云:
孤鸽径直飞,觜眼肖春鸠。
饥肠欲得食,不见林尽头。
夜去向何求,朝夕声不休。
饥色犹未改,翻翅如我仇。
犹记箭伤翅,肃肃风雨后。
谁借吾翎羽,一剑泯恩仇。
话说兰馨离开少林寺,快马加鞭直奔西北方向而来,不几日来到伊河古道,寻得一村落名曰黄蟒崖,便找了间客栈落脚。这日突然头疼的厉害,心中憋闷,六神无主之感徒生,预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又却琢磨不透。
饭毕便在客房休息,谁知却被隔壁窸窸窣窣的声音扰醒,细听辩听,只听一妇人泣声道:“老爷,我们还是逃走吧,水匪初八不会放过我们的。”随后便听一男子低声道:“哭,哭,你就知道哭,我说买几个武林武林高手护送我们吧,你偏不愿意花钱,守财奴,到时候把命丢了什么都完了!”说完不停的在屋内走动。接着那男声又道:“虽然我乃富裕之家,却不曾伤的百姓半分,为何他要扬言非灭我全家,老天真是不长眼”说罢一拳打在桌面上,声响异常之大!那妇人惊慌道:“老爷你小点声音,隔墙有耳呀。”
兰馨正想再详细听点什么,隔壁却突然没有了声响,心下便想此事虽与我无关,但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义心肠却促使她前去探个究竟。
隔壁“平”字号房间的门被叩开,里面走出刚才那对老夫妇,那老翁纳闷中便疑问道:“夜半三更,请问姑娘有何赐教?”
兰馨拱手道:“在下隔壁宿客,刚才被老伯惊扰,所以想来看个究竟,到底所谓何事如此愤慨?”
那老妪解释道:“姑娘好心,这事谁也插不上手,官府还害怕他们三分,我们明日一早便走了,姑娘还是不要问的好。”
兰馨见老妪如此说道更加不想一走了之,便道:“婆婆放心,本姑娘还略懂点拳脚功夫,你们所说的贼人,我想应该应付得来。”
老翁见兰馨装束打扮心中便宽慰了很多,心想带佩剑的女人指定不好惹,便说道:“姑娘侠义心肠,如果能救我们出黄蟒崖,必定重金答谢!”
兰馨听闻便道:“老伯实在客气,和你们在一起我正想见识见识这个水匪初八!你且把此人情况说来一听。”
老翁便把兰馨请到屋内坐定,老夫人见状赶忙沏茶倒水,兰馨谢过后,老翁一捋胡须,慢慢道:“说起这个水匪初八,其实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来自哪里?大约在他十八岁那年来到黄蟒崖,此人一直未婚,由于生计所迫,聚集一伙强人干起了杀人越货的勾当。听人说这个初八还读过几年私塾,深知贫民百姓生活不易,所以专门抢劫官船以及来往的商船,使得远近客商闻风丧胆,称此地段为“死亡之河”。但是近几年收成不好,到处干旱,粮食和金钱都是他们捋夺的对象,而且不分青红皂白,凡是富人之家,皆不能放过,故此我们一家人才分头逃跑,想避此难,明后两日此人便到了,方才惊扰姑娘还请海涵。”
兰馨听闻此事便道:“老伯言重了,想必此人不像是坏人,为何不分奸恶,富人皆杀呢?唯一的好处就是还未曾伤及普通百姓。”那老夫人此时便道:“老爷,这位姑娘说的对,我们还是把金钱分给百姓们吧,姑且初八能放过我们。”
老翁叹声道:“你以为我不想把钱捐出去,那初八能相信吗?到时候有人再出尔反尔,岂不更糟糕!他们嫉富如仇啊,灾荒几乎磨灭了人性,不分好人坏人,凡是有钱人就如坏人一般,我们能逃到哪里去?。”
兰馨更加感觉事态的严重性,可是凭借自己的力量又岂能平息一切!忽然想起擒贼先擒王的这个道理来,心中便拿定主意,非要把这个水匪初八擒住不可,便对二位老人家道:“老人家放心,我兰馨一定会帮你们把这个说匪初八擒住,让他以后不再作恶,您二位早点休息吧,请。”
二位老人便道:“那就多谢姑娘,请。”
说毕便各自回屋安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