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明末女侠启示录 > 第一卷 > 第十一章 英雄气概冲九霄
第十一章 英雄气概冲九霄



更新日期:2019-05-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哼哈二将由惊到喜一时兴奋,像孩童一样把玩起火枪来,司马傲南见二人此状怒道:“事情早晚毁在你二人手上,滚下去,小心行事!”二人收敛形态,不敢多言,匆匆退回寓所去了。
    哼哈二将回到住所,买来酒肴便高声阔论起来,哼唧唧啃着鸡爪,满嘴角油乎乎,一只手还在扣牙缝,嘟嘟囔囔道:“大哥,此事要小心呀,司马青云这些月来虽然身在水牢之中,但功夫依然了得,小心为妙!”
    哈呱呱抿一口小酒,眼睛眯成一道缝,嘻嘻道:“二弟所言不差,到时候就怕捉鸡不成蚀把米,这买卖可就赔大了,我想呀,咱二人若此事不成,便偷偷溜走如何?”
    哼唧唧这时拍案有声,举起酒杯两个人一碰,得意说道:“大哥说的对,这丧尽天良的事,全他妈让我们兄弟干了,会遭报应啊,哎,先别管这些事了,干!”
    二人说完昂首而尽把酒喝干,突然哼唧唧用手抓住自己的咽喉,疾声道:“大哥,我喘不上起来,快来帮”话未说完,脸色已变青紫。但在此时,哈呱呱早已脸色发黑,嘴角溢出白沫,动弹不得!
    哼唧唧用右手指着窗外黑影,声嘶力竭道:“是你,你!”
门外之人哈哈大笑,一掌把门击开,闪入屋内。见此人从怀中掏出两粒药丸推送至二人口中,二人吞咽之后慢慢清醒过来,哈呱呱此时定睛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武林盟主司马傲南。
司马傲南见二人已无大碍,冷冷笑道:“你们二人中了我的蛊毒,若不按时吃药,将会胸闷绝气而亡,不要在我面前耍花样!”说完又掏出四粒药丸,每人得两粒,又接着道:“这是一个月的药剂量,半个月吃一粒!完成我交代的任务,到时候自然会给你们解药。”
哼哈二将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主人会下如此狠手。二人唯唯诺诺不敢再出任何响声,只是点头称是,一切按计行事。
司马傲南走后,二人刚才的雅兴早就云散了,吹灭灯火各自上床后窃窃私语起来。哼唧唧小声问道:“大哥,你看我们明日如何行事?”声音低得比苍蝇振翅的声音还小。
哈呱呱抬头望望窗外,生怕别人偷听,嘘了一声,答道:“兄弟,你我二人算是逃不出这个王八蛋的魔掌了,不干又不行,他娘的!”哼唧唧忙道:“小声点。”
哈呱呱心中的怒气难消,一时差一点喊出嗓子来,轻声道:“你我二人还是过了明日晌午行事,大家正常休息,便于下手,多带点有用的家伙,把火枪也带上。”
哼唧唧应声称好,惆怅道:“原来司马傲南假借我二人之手杀害司马青云,迫于外人说他们手足相残,便暗地里动手,等一切就绪后,便可投奔吴三桂。”
哈呱呱不解问道:“这人够狠毒,想去投奔吴三桂,把一家老小撇下便是了,为何还要残害?”
哼唧唧蹑手蹑脚来到哈呱呱床前,说道:“这叫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一是传到江湖上不光彩,落个手足相残的坏名声,武林盟主之位不保;二是可以全身而退投奔吴三桂!坏名声落到我们身上,你我兄弟二人恐性命不保呀。”哈呱呱听完一席话,倒吸一口凉气,无奈之下二人便互相安慰,不知何时昏昏睡了。
翌日,二人早早醒来,观察外面一切动静,虽在飞鹰府邸,但是还是小心引起别人的嫌疑。午饭过后,狱卒等众人换过岗位,有人便开始打起盹来,由于自己的主人是武林盟主,不会担心外来人员的干扰,所以府内上下仆人也慵懒起来。哼哈二将便以巡逻为名,径直走到监狱后面的花园中,一路竟然也没有人过问,像是一切都安排好了,只等二人下手。密密丛丛的花园,在外人看来定是心中想象的鸟语花香的景致,可是谁曾想这是阴森恐怖的水牢的入口呢。
哼唧唧在南墙暗格推动了水牢的开关,水牢的大铁盖的锁杆“砰砰”自动伸缩回去,哈呱呱上前,用力拽动碗口粗的铁链,随着铁盖摩擦的声响,水牢的井口被打开了,只见从井中袅袅飘起白色雾气,夹杂着腥臭味迎面扑来!二人胆怯的慢步向井的边缘移动,站在井边往下面瞧去,竟然什么也看不见。哈呱呱低声对哼唧唧说道:“兄弟,我这里有根绳子,拴在你的腰间,你下去瞧瞧,有什么动静,就猛拉绳索,我把你拉上来。”
哼唧唧不情愿道:“好吧,大哥,我的小命可在你的手里攥着呢,你可小心点。把我的狼牙棒给我!”说完,把绳索捆绑完毕,手抓铁链慢慢往下降落,只感觉这个铁链既湿滑又腥臭,不多时脚已经触到井下冷水,不由得全身抽搐了一下。当双足站稳时,发现井水没过大腿,尚且能行走,赶忙从腰间抽出火把点燃了,找一个放置把火把放好,整个井底明亮起来。哼唧唧定睛一看整个井底倒也宽敞,约四十平方左右,井壁早已长满苔藓,井壁凹凸不平,像是人工开凿而成。这时,一群饥饿的老鼠见有新鲜活物移动,迅速向他游弋过来,哼唧唧手拿狼牙棒在水中挥舞起来,登时水面被染成红色,水面漂浮大约二十几只死老鼠,还未等他回过神来,突然在他背后伸出一只手来,猛掐他的后脖颈,接着狼牙棒又是一阵乱舞。
哼唧唧惊魂未定,心中只想尽快逃出生天,突听得嘎吱吱一声响,水牢中开启两道机关,一对带刺铁爬犁慢慢向中间移动,若不及时逃脱,定被这水牢刑拘挤成肉酱!正在犹豫之时,喉咙又被十字手锁定,整个人动弹不得,斜目看去,但见一个批头散发之人像是一个恶鬼一样缠着自己。
哼唧唧嘶声力竭道:“放开我,我,我是来救你的,司马青云,咳咳……咳!放开我。”
此人正是被关押已久的司马青云,当他听到“救”字时,慢慢松开锁喉手,粗哑的嗓音质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来救我?”
哼唧唧挣脱了锁喉手,依然猛咳着,像是被呛了水一般,道:“我,咳,我是哼唧唧呀,来救你的。”定眼观看司马青云面目狰狞,哪里还有人的模样,整个人的脸部肌肉突兀,五官移位,分不清哪里是嘴哪里是眼,两只白眼球外翻,凸起如同蛤蟆的眼睛,显然双眼已盲。哼唧唧说话间挥动狼牙棒向司马青云扫来,司马青云虽然眼盲,但是耳灵异常,运用猿搏之术天下无人能敌,攀附躲闪依然灵巧。
哼唧唧挥棒落空便想趁机逃走,对着井口高喊:“大哥,快拉我上去!”
哼唧唧一手抓住绳索快速往上攀爬,一手把狼牙棒向司马青云掷去。司马青云循声接得狼牙棒,抓住铁链紧随其后,挥起左手狼牙棒打在哼唧唧左腿上,哼唧唧惨叫一声手中绳索差点脱手,回头看到司马青云像一只恶鬼扑面而来。还未等哼唧唧转身,狼牙棒便打将其头上,登时脑浆崩裂而亡!尸体跌落井底,一群老鼠袭来,不多时只剩一具白骨。
哈呱呱救弟心切,用力一拉绳索,只见绳索不见了哼唧唧,顿时火冒三丈,感觉大事不妙,取下背后猎枪对着井口猛然开起火来!
井口冒气一缕青烟,哈呱呱以为司马青云中弹身亡,便慢慢移步至井缘,此时猛然在井内窜出一个黑影,双手掐住他的脖子。
哈呱呱把双*管*猎枪顶在司马青云胸口“砰”的就是一枪,整个人被打倒数丈之外!司马青云并未绝气,犹如丧尸一般,腾空而起再一次向哈呱呱扑来!这次枪响却是中的头部,整个脑部开裂,只剩下一个空壳!司马青云接着一脚被哈呱呱踢飞入井,井内又传来群鼠撕咬的声音!
司马青云在毙命一刹那,灵魂却出窍生天,一股怨气直冲天外九霄!玉帝此时正在云霄殿与众位大臣消遣作乐,欣赏嫦娥的翩翩舞姿。忽然二郎神慌慌张张求见玉帝,却不顾周边群臣的雅兴。玉帝怒目圆睁道:“二郎神君何事如此慌张,成何体统?”二郎神回禀道:“启奏玉帝,微臣刚才遛狗,突见凡间一道黑色怨气直冲九霄,故带此冤魂上殿惊驾,还请玉帝恕罪。”
玉皇大帝惊讶道:“真有此事,速把此人带上殿来!”
二郎神一挥手,但见司马青云魂魄被押上凌霄宝殿,玉帝问起缘由,司马青云便从头到尾详细述尽。
不多时,玉皇大帝便和大臣们商议,谁愿意下凡去帮助司马青云一家人。太白金星拂尘一甩说道:“陛下,司马青云一家事情不难办理,但是这也关乎整个凡间的朝代更迭,明朝气数已尽,何不加快它的历史步伐。我夜观星象,发现凡间龙脉已经移向北方,北方游牧民族崛起,大清王朝必定取而代之,所以人选方面还望考虑周全。”玉皇大帝点头称是,正想颁布谕旨,身后撑管宫扇的童男玉女却嬉闹不休,玉帝见状怒道:“你二人如此嬉闹,看来还是凡尘俗缘未了,你二人下凡间去吧,完成任务方可回宫廷!一人曰吴三桂,一人曰陈圆圆,助清灭明不得有误!”说罢,二人早已被顺风耳和千里眼扔下凡尘去了。